中共將中國帶往何處?

陳思 整理


【正見網2005年10月03日】

據BBC報導,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9月29日表示,中國經濟改革期間腐敗猖獗正在威脅中共統治的合法性。

報導說,經合組織(OECD)發表的報告說,腐敗造成的損失占中國國內生產總值3.0%到5.0%,約合4090億到6830億元人民幣(500億到840億美元)。

報導說,報告作者之一帕托克(Janos Bertok)接受法新社採訪時說,中國1987年到1992年經濟轉型過程中,腐敗現象大幅度增加。90年代以來,中國的腐敗問題並沒有減少,因為隨著經濟增長,腐敗的機會也增加了。報告引述中國的統計數字,從1993年到1997年,中國調查的腐敗案達到387,352起。

在今天的中國,中共貪官大量外逃。經合組織的報告說,僅在2003年上半年就有8,300名中國官員逃到美國。另外,還有6,500名涉嫌貪污腐敗的官員為逃避法律懲罰在中國國內隱藏起來。

報導說,報告還指出,「在逃官員中大約有三分之二是國有企業的高級主管,非法帶出國的資金數額約在87.5億和500億美元之間。」

自1978年中國經濟改革開始,世界紛紛關注著中國的走向,然而,近三十年過去了,在一方面中國經濟持續發展;另一方面中國政治錯過了改革自新的歷史機緣,一錯再錯,走入絕境。

經合組織的報告強調,「中國公務員和政治精英的腐敗犯罪被認為將會嚴重威脅政府和中共的穩定,但是當局做出的反腐敗努力是否能夠取得效果,仍然是不明朗。」

2004年10月大紀元發表的《九評xx黨》從根源上揭示了中共邪惡的本質,從而讓人們明白:寄予改革希望在中共是徒勞的。並且,當1999年7月中共的頭子江xx發出「xx黨一定要戰勝法輪功」時,眾神就判了xx黨的滅亡。

江xx在位的十五年中全面的腐朽了其黨。「江xx出於維護個人權力的自私本性,以腐敗治國,對政治精英、經濟精英、社會精英和文化精英進行收買,使他們成為中共既得利益集團的一分子,中共的改良動力全部消失。整個權力系統因而徹底墮落蛻變為少數精英掠奪國家資源的工具,權力腐敗、黑幫政治空前嚴重,社會道德一瀉千里。」(《江澤民其人》)

據中央社九月二十九日消息,最新一期亞洲週刊的一篇文章指出,如果中國今天不進行政府再造和社會再造,任由富欺窮、強凌弱、官壓民的現象發展,政府貪腐、無能、失職,不必說中國xx黨能否繼續掌權,就是中國能否繼續生存也存疑。

這篇文章引述中國學者裴敏欣所撰寫的一篇短文指出,「中共的長期生存其實已面臨到各種不可阻擋的力量挑戰,再掌權三十五年的機會並不大。」這樣的論點雖然不新,但是在中國千瘡百孔各類新舊問題已紛然出現的此刻,卻的確更加讓人怵目驚心。中共何去何從?中國何去何從?的確已到了必須沉重反省的時候了。

文章說:「但是我們焦慮的其實並不是三十五年之後,而是二零零五年的現在。過去二十多年中共以『改革開放』作為它政權正當性的基礎,收效甚宏; 但是隨著『改革開放』的常態化,我們看到了貪腐盛行、所得分布嚴重不均,以及國家照顧人民基本職能的荒廢;此外則是中央和地方的關係日益失衡,新的封建意識又告抬頭,最近甚至還出現在損害言論自由上。無能、貪腐、官員與黑道勾結已成了人們共知的事實。」

文章認為,目前的中國,是一個前現代的社會穿上經濟的衣裳,野蠻、粗暴、奢靡、無序、貪瀆乃是它的特性。

文章認為,中共已經不必等到三十五年後,今天就已面對著極其嚴重的危機。

據《逐年增加的示威抗爭事件》報告(銘傳大學助理教授許志嘉主稿),中國「1993年抗爭件數為8千700件;1999年為3萬2千件;2003年發生群體性事件5萬8千起,平均每天發生近160起,82萬人走上街頭。抗爭事件主要原因包括政府貪污腐敗、拆遷補償不足、下崗失業、賦稅過重、少數民族衝突等。」

台灣行政院陸委會8月29日發表了《近期中國大陸社會群體性抗爭事件分析報告》(消息來源:美國之音),報告列舉了具體的抗爭事件數據。報告指出,去年一年中國大陸出現抗爭事件高達7萬4千多次。今年前半年全中國大陸在92個地區發生了341起有組織的集體抗爭和規模性武裝抗爭事件,其中萬人以上的有17次,5千人以上的有46次,傷亡人數達1千7百 40人。公安武警和地方幹部有484人傷亡。這些抗爭事件給中國造成大約340億到400億人民幣的直接經濟損失。

報告中歸結大陸民眾集體抗爭事件的主要原因包括:農地徵用、積欠農民工工資、城市民房拆遷、貧富差距、城市失業、貪污腐敗、幹部素質低下以及中國民間維權意識的甦醒和升高。

同時,中國大陸學者表示,「中國呈現倒『丁』字型社會結構,造成中國社會結構緊張,社會矛盾容易激化,社會發展已進入高風險時期。」

「從政府到民間,人們都清楚地感受到這種朽爛的蔓延,體會到一種無可療治的可怕的質變。這種根本性的病變,將使任何既有的社會成果都形同虛設,如同海市蜃樓一般。因為正如流沙之上的大廈,瞬間就可能化為烏有。但這種危險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意識到。」 (《江澤民其人》)

今天,任何一種挽救中共的辦法都是徒勞的。中共正將今日的中國帶入萬劫不復的深淵。在經濟發展的亢奮中,這種危險隨著退出共xx的潮流漸漸的被人意識到。當擺脫了共產邪靈,中國這一文明古國才可恢復新生。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人與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