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師 完成大願



【正見網2006年07月31日】

師父來到人世間和正法是眾生的期盼。師父在2006年《洛杉磯市講法》中講到:「我傳的大法是包容一切宇宙的根本大法,……」,「……正法在正著整個宇宙生命與儘量挽救神所留下的一切原始的東西。」「大法弟子,你們是濁世的金光、世人的希望、助師的法徒、未來的法王。精進吧,世中的覺者,現在的一切就是未來的輝煌!《賀詞》。就是在這種背景下我們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修煉法輪大法。

法輪大法大道無形,人們可以作為社會中的任何一個成員進行修煉。我是法律專業的博士生。自從開始學習以後,我就一直因為學業花費時間和有不同程度的困難而掙扎,而且過去經常想到中斷學業。但是我休學一個學期並且思考以後又重新開始學習,因為作為一個修煉人,不管執著什麼和發現什麼困難,那都是我們應當用正念並且尊嚴的去面對。而且,師父在《2006年洛杉磯市講法》中講到:「大法弟子在各行各業中修煉就是承認那些體系的生命,也是在救度著一切眾生。」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到:「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人在常人社會中,你爭我奪,爾虞我詐,為了個人的這點利益,去傷害別人,這些心都得放下。尤其我們今天在學功的人,這些心更得放下。」我之所以選擇法學院是有一些高尚的理由,並且還有其它一些理由,那就是走一條十分輝煌,艱難而且重要的路。畢竟,我們是人修成佛而不是神修成佛。師父慈悲的為我在學校里安排了系統的考驗使我能夠去掉那些對個人利益的執著,特別是對優越感和名的執著,希望得到東西,爭鬥心和感到緊張,焦慮,不幸福以及悲傷。

大法弟子除了對工作,學習,家庭和社會負責任以外還得講清真相,使更多的人認識大法。規模大的大法項目比如新年晚會需要許多學員幫助,他們有責任更大範圍更深度的接觸和救度眾生。新年晚會是我們最高檔次的藝術表演,通過觀賞晚會,成千上萬的世人有機緣淨化心靈和從心裡認識到大法的美好。

但是這個整體的努力要求不僅僅是個人修煉,還要求整體的合作和協調才能達到最大限度的救度眾生的目標。

去年新年晚會我參加舞蹈。在舞蹈隊里出現了不同的問題。比如由於舞蹈指導和舞蹈演員之間的情,一些沒有經驗和業餘的舞蹈演員被安排跳獨舞,而我們最專業的演員卻在舞蹈節目中沒有充分利用。看起來許多業餘舞蹈演員在舞台上是主要角色,而且她們也不願退出這些角色,即使如果有經驗的演員取代她們會提高舞蹈的質量。我經常需要坐公交車5個小時去參加排練,但是即使我有角色也經常是練習做臨時替角。我集中精力努力根除對感情和個人所得的執著並且增強對演出成功的正念。但是即使我放下了這些執著,我感到情況依然不正常,因為我們最專業的演員沒有充分利用,許多演員似乎不願採取措施糾正在這方面的缺點。晚會以後我和協調人就如何提高明年晚會的質量談了自己的想法,但我感到我不知道自己可以更多的做些什麼。在解決一個我認為超越自己個人修煉範圍的問題時我感到無望。

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講到:「可是你想,在這方面修好了,我真的不動情了,我就像個鐵板一塊。不是這樣啊,修煉的人是慈悲的,……」。

最近我參加了天音管弦樂隊,為2007年新年晚會舞蹈伴樂。和我去年參加舞蹈隊的經歷相似,儘管這是一個團隊工作,可我主要是集中精力在與個人修煉有關的事情上。比如我對自己能夠克服許多困難參加訓練並且提高心性而感到滿意。與去年相似,一個單靠我個人修煉不能解決的問題出現了。在最初的幾次訓練中我坐在我們樂團組成部分的後面,但我清楚的聽到前排的某個人演奏的音符和節奏是錯的,而且聲音很大。可是似乎沒有人糾正她的錯誤而是讓她繼續演奏。

為了彌補她的錯誤,我開始在後排大聲演奏,不管這個音量在音樂中的效果。因此我們這一部分的聲音很大,音響吵雜。一位學員聽完樂團演奏完一個曲子後評論說,我們應當都放下自我,演奏出一個聲音,一個純淨的充滿大法能量的聲音。她的話深深打動了我,我清楚的看到了我用競爭去解決問題的方法是錯誤的。我迅速改正錯誤,放下自我。我用應該用的音量和風格去演奏音樂,同時豎起耳朵傾聽其他成員演奏出的音樂旋律以便使自己演奏的音樂與之達到最大和諧。但是我依然有點迷惑,不知對那位演奏聲音很大但卻錯誤的學員以及這對我們整體音樂效果的影響該怎麼處理。

那天下午我們被告知如果我們不能提高音樂的質量達到專業水準的話,我們將無法參加明年晚會的演出。我感到困惑並且向內找,為什麼當我感到自己一直在提高心性但我們的演奏卻沒有穩步提高,突然我一下子悟到,這是一個整體的努力,需要整體的修煉,我應當想到這一點。

師父在《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中講到:「大家記得,我經常跟你們講一句話,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是首先考慮別人。每當發生一件事情的時候、出現一種情況的時候,哪怕一件小事,我的第一念首先想到別人,因為已經形成自然的了,我就是先去想別人。如果你們都能做到,那麼證實法中就不會出現爭執不下的事;你們要真有這樣的堅實基礎,出現任何事情的時候都能冷靜下來想想別人看看自己,我想很多事情都會做好的。」

「那麼作為大法弟子來講,那就是儘量的去抑制這些常人的心,儘量的使它不發揮作用,儘量的走正自己的路,儘量的在一切環境中,在一切發生的事情中,能夠做得堂堂正正的,寬容大度,能夠理解別人,能夠儘量的全面思考問題,那麼我想很多事情可能都會做得很好。這種表現不是妥協!每個人都可以談自己的看法,善意的去衡量。」

在隨後的一個或二個星期里,我想了提高樂團的多種方法並且和其他成員分享這些建議。我想到了我們這個部分成員的強項以及需要提高的弱項。其他學員交流了對晚會和我們樂團在救度眾生當中重要性的理解;我們應當在訓練時加強學法並且在午餐後增加集體煉功。為了在晚會到來之際我們能夠最大限度的提高演奏水準,我們要參加樂團的訓練因此不能參加DC法會,有人建議樂團應該同時舉辦一個小型法會,因為師父講過法會對我們修煉的重要性。樂團協調人也為每個部分指定了提高演奏技巧的日程。我不同意有些學員交換的意見,而且獨斷的說話方式。但是我想了一下他們交換的意見,覺得應當尊重這些意見,因為這是他們的意見並且對某些樂團成員或許非常相關。我感到樂團的能量場徹底改變了,這是一個修煉的環境,帶著救度眾生的使命,利用音樂中攜帶的純淨和強大的能量救度眾生。我徹底不再擔心那位坐在前邊演奏聲音很大的學員,因為我知道我們都在提高,我們都會盡我們的最大努力。

隨後的再次訓練中我和那位演奏聲音很大的學員搭檔。她讓我把我們樂團組成部分的演奏標準化包括演奏的音量─一個完全超常的事情。

在樂團的這個經歷使我悟到集體項目是一個整體努力,要求集中精力放在我們的使命,我們的提高和根除一切阻礙我們前進的個人執著。當我真正關心他人在修煉中的提高和把救度眾生放在首要和最重要的位置時,這就是在修煉自己和珍惜自己。

有時樂團在訓練中為舞蹈演員伴樂,當我看到這些無憂無慮的年輕舞蹈演員時,我感到自從加入這個樂團以後我已經成長了很多。過去我經常把自己當作年青人並且用這個當作藉口不去承擔責任,尋求別人的指導和沉溺於樂趣。在修煉中,修煉者自然的從為自己著想變的為他人著想。當我看到這些年輕舞蹈演員時便情不自禁的微笑。我微笑著鼓勵他們承擔責任去做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因為每個人都能夠修煉圓滿是最好的。在《轉法輪》中師父寫到:「在辦班當中,我講的這些東西全部都是指導大家往高層次上修煉的,在過去的講法中沒有人講這些東西。我們講的東西非常明了,是結合著現代科學和現代人體科學講的,而且講的層次很高。主要是為了大家,讓你將來能夠真正得法,修煉上去,這是我的出發點。」只要我們把學法放在第一位,敞開心扉,我們就能夠繼續提高。

當我嚴肅的向內找時,我總能發現我應該提高的地方。我對一個真正自我的所有行為方式仍然不清楚,我仍然感到自己被一些不能夠完全認識到的人的想法所束縛。因此我希望我們能在這個時期快速的整體提高,因為我們被賜予與正法同時修煉的偉大使命。我希望我們能夠一起做的更好,去掉所有最後的執著,真正的為他人著想,救度所有的眾生,永遠尊敬我們偉大的師尊。這是我目前的體悟。請把你的好主意與體悟與大家分享以幫助我們提高,修無止境,人無完人,但修煉的時間是有限的,讓我們抓住每一時刻。

最後請允許我引用師父《濟世》一詩中的兩句結束髮言:

正念救度世中人
不信良知喚不回

謝謝!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