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同修間的互相幫助想到的》讀後感

明心


【正見網2007年04月12日】

我是留著淚讀完這篇文章的,來到海外,深感海外同修的巨大付出,在大陸見證了大陸大法弟子的偉大,在海外同時也見證了海外弟子的偉大,我們都是為彼此而存在的。剛來到海外,心中有所不平,覺得大陸大法弟子付出這麼多,海外如何能比呢?經過一段時間看到海外大法弟子巨大的付出,我現在悟到如果在我的思想中還有海外大法弟子和大陸大法弟子之分 ,那麼我無形中就起到了間隔大法弟子的作用。

當現在有人問我大陸大法弟子的情況時我不願講,因為我會忍不住哭,我目睹了他們受的種種苦,因為我在大陸一直處於身份不暴露的情況,也方便我接觸和聽到一些同修的事。當鋪天蓋地的鎮壓開始時,我迷茫了,當時我學法時間不長,我到處找同修,但他們都不見了,來到了以前的學法小組,同修一見我大吃一驚說你怎麼進來的,外邊沒有警察嗎?我說沒看見呀。他說,我們都去上訪了,有的去了北京,有的去了市里,我被警察帶到警察局,他們幾個人打我,我們都不還手,同修說要對他們善。一個警察說真痛快,好久沒這麼痛快的打人了。一個警察打累了,同修還遞給他手帕,因警察打的他太狠了,他忍受不住一頭撞向了暖氣片,鮮血直流,警察沒辦法把他送到了醫院後回到了家。他的妻子去外地上訪和他兩天後才相見,他們不由的擁抱在一起,仿佛隔世。當時正是7.20 的時候,他們正和我說話時,電話響了,我聽到了電話那頭孩子的哭聲,說媽媽離家出走了,去上訪了。同修對孩子說不要哭,要堅強,要為你媽媽自豪,放下電話時她也哭了。我當時還懵懵懂懂的,不知怎麼辦,他們說以後別來了,出去時萬一警察問就說我們是你的家教,我問他們吃飯了嗎?他們苦笑了一下說不餓。我又碰到了幾個同修,他們有的被拷在暖氣上一夜,有的被毒打,有的從警察局逃跑後流離失所。我經常在警車眼皮底下進出同修的家,看看他們的情況,傳達一些消息。今天不是他被抄家被抓了,就是誰受酷刑了,覺得整個天地一片漆黑。有一個學法點堅持學法,被警察包圍,抄家,搜身帶到警局。99年時,我知道的同修被判勞教的不多,只是反覆的騷擾,去上訪就被關押毒打。2000年開始以後許多同修去了北京後下落不明,我聽說我們的輔導員去北京,被打的遍體鱗傷,衣服都碎成一片一片的了。我們也開始進行反迫害的講真相的活動了,以前學法小組的輔導員,和老學員當時都在勞教所,有的被轉化了,沒有電腦只依靠有海外大法弟子親屬的同修傳遞經文。當時我們是海外大法弟子口述,這邊錄音機錄下後,再轉錄成文字。我們都如獲似寶,對海外同修充滿感激,沒有資料我們就手寫,發信,當面講真相。

當第一次在漆黑的夜晚手拿資料要去發時,很害怕,一直背師父的詩,但還是忍不住全身發抖,想扔掉資料逃跑,但這些資料極其珍貴呀。當極端害怕時,我對自己說沒出息的大法弟子,不就是一死嗎?有什麼了不起的,我要讓所有人知道在獄中同修受到的苦,知道大法的真相。當時突然渾身輕鬆象要飛起來,美妙無比,但以後再發資料時還會出現怕心,特別經常有消息說風聲又緊張了,誰被抓了,打的多厲害,誰不修了。我有時在家看書都提心弔膽,一聽到敲門聲就緊張,如果有警笛聲那就更緊張的不行了。隨著師父一篇一篇經文發表,我們開始認識到了整個正法形勢和事情的根源,同修們也陸陸續續從勞教、洗腦班出來了。他們出來後跟我們講在裡面的情況,同修心齊抵制邪惡,裡面的苦難以想像。每當他們一說我就哭,他們說大法弟子是金剛鑄的,當時沒有悟到是舊勢力安排,他們說當時想就算打爛了,也要堅修大法。和他們在一起我提高很快,遇事不是只知道哭,而是冷靜的用法理分析去化解。但我在大陸始終沒能達到大法弟子應有的狀態,有太多的執著沒有放下。

我曾親眼看到決心要去北京上訪的同修滿臉放出光芒,親眼看到同修在一起擁抱痛哭,親眼看到蹲坑警察的醜惡嘴臉,親眼看到同修為了保護其他同修被警察帶走,親眼看到要去北京的同修抱起剛出生的孩子親了又親。我知道這是執著應該放下,但當時能走出去是何等偉大。一位同修對父親說,如果他們用你來威脅我,我絕不會妥協的。他父親說,如果你妥協了就不是大法弟子,就不是我的孩子,就算當你的面把我打死,你也不能簽那個字。當時沒有悟到要全面否定舊勢力安排所以都抱著死的念頭,都提前安排好了,如果被抓,親人堅決不給惡警一分錢,孩子怎麼辦。當看到師父的講法後,我們為自己的想法很羞愧,我在大陸由於怕心,各種執著,沒有一天是輕鬆的。但來到海外和海外同修巨大付出相比,我還算安逸的了,海外同修雖然環境沒有那麼危險,但付出絲毫不差。如果沒有他們的努力,大陸大法弟子要承受的遠遠要多的多,我們就是一體的。修煉的苦是放下執著的必經之路。每當遇到困難時,學法看書,多和同修交流,一切都迎刃而解了。現在想起大陸同修的一張張面龐,覺得痛徹心肺,在夢中,曾夢見警察手持尖刀把我和同修包圍,每個人都要衝出去為他人一死。當我衝出去,刀鋒砍到我身上時,我很高興,心裡只想,他們都不用死了。這個夢跟同修說時他們也哭了,他們說傻瓜,發正念,清除邪惡,正念強誰敢動我們,到時死的是他們了。

就像文章中的 「同修」二字,何等親切,同修之間不能用情來衡量了,那是可為對方付出一切的,幫同修要在法理上幫。在大陸遇到困難時,找同修解決,同修會為我分析哪裡出現問題,從法中得到解決的辦法,同修對我說要在法中磨鍊成能獨立撐起一片天的闖將。我也曾被他們罵哭過無數次,但每次都是我錯了,提高了,成熟了。我曾看過一個動畫片,兄弟七個,個個具本領,但需要七彩蓮花才能合為一體,願大法弟子早日得到這億彩蓮花吧!

希望同修慈悲指正!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pureinsight.org/node/4529)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