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勝睡魔,用有限的時間救度眾生

―― 早起煉功所悟
重慶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7年08月17日】

在修煉的道路上一關又一關,眼下又遇上早起煉功的關。雖然與以前魔難相比,這關顯的較容易,但如何闖過去,仍然須要我們正念正行,才能達到法對我們的要求。我談談我是如何對待的。

以前全球大法弟子6點發正念對我來說也有難度(因上班要求較高),有時也沒做好。而現在要提前2個小時參加集體煉功就覺更難了。我思想上準備了好些日子才開始,剛開始的感覺是,渾身無力,頭腦發脹,眼睛睜不開也罷,還脹痛,前額脹痛厲害。不時還有翻胃想吐的感覺。最最難受的是起來的那一刻,有時鬧鈴響了一分鐘,也沒鬧醒,有時勉強掙扎著醒來又迷糊過去了。還有時起來煉了,6點發正念後,又倒頭睡,一睡睡到8,9點鐘(周末不上班)。勉強煉了兩天,又歇兩天,整天頭昏腦脹,沒有精神,連學法也學不進去,心裡挺著急。

這樣的狀態使我警覺了:我「從根本上改變觀念」沒有?我把自己當成煉功人了嗎?當成神了嗎?常人少睡覺受不了,只有煉功人才能突破這種狀態,只有走在神的路上的生命才能做得到。作為一個修煉人必須改變常人的思維,改變少睡覺就會疲倦的觀念。修煉大法就是超常的。

師父的「不在五行中,走出三界外」的法講的很明白:「你的身體所有細胞都被這種高能量物質給代替了,你想一想,你的身體還是五行構成的嗎?還是我們這個空間的物質嗎?它已經是從另外空間採集的高能量物質所構成的了。那個德的成份也是另外空間中存在的物質,它也不受我們這個空間的時間場的制約。」表面上看和常人一樣,實質已完全不同。通過學法,從法理上進一步認識到:修煉到一定的時候我們的身體會變成佛體,這個身體可以進入另外空間,和其它空間的許多身體溶合一起。那麼這種身體自然不會受到這個空間的制約。不受常人的理制約。就不會感到疲倦。正如煉功的口訣,「身神合一」了。仔細體會,煉功的口訣都有深刻的內涵和真實的體現。

我早起煉功還出現一個現象,三更半夜起來,睡意濃濃的煉著功都不帶勁,可腦子竟然不閒著,白天做的事情,講真相的問題,心性上的摩擦等就往腦子裡反映,這不是明明白白的干擾嘛?整個不正確的狀態就是思想業,就是魔的干擾!邪惡的破壞!修煉的道路一定會有這樣那樣的干擾。睏倦的狀態是魔的表現,阻礙我們煉功,圓滿修成。正如師父所說:「你煉功,你得道,而你欠下那麼多東西你不還?它可不干,它不會讓你煉的。但是這也是一個層次中的反映,過一段時間以後就不允許再有這個現象存在了,也就是說把這筆債魔過去之後,不允許它再來干擾了。因為修煉我們法輪大法修的比較快,層次突破也是比較快的。」我一定要主意識要強,認識是魔的干擾,從思想上排斥它,不承認它。同時去掉我們貪圖安逸的執著,橫下一條心,意志堅定的堅持下去,就會有意想不到的改變。

於是,我睡覺前發正念剷除思想業,早起煉功時專心聽煉功音樂,動作嚴格隨著師父的口令做,集中精力,心裡想著,師父和我們一起早起在領著我們煉功呢,在一聲聲的召喚著我們,在一旁看護著我們。

我想起師父講給我們的法:「我的法身坐一圈,煉功場的上空還有罩,上面有大法輪,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場。那個場不是一般的場,不是一般的練功那樣的場,是個修煉的場。我們很多有功能的人都看到過我們法輪大法這個場,紅光罩著,一片紅。」全國的大法弟子一起煉功那個場一定是非常壯觀,師父領著全國的大法弟子在走向最後圓滿中在演煉著我們的神體。這是何等殊勝的事啊!是最大的好事。

師父在《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說:「這個應該說是一件好事。我還在看,看看最後效果怎麼樣。」「這是好事。」師父說了的,毋庸置疑。其中的奧妙,雖然師父沒點明,但我們從師父講的法中能夠悟道。我們大法弟子都記得,在濟南講法時,師父叫聽課的人們把扇子放下。當時天熱,禮堂擠滿了人,一定更熱。扇扇子是正常的,為什麼不扇?可是相信的人,有悟性的人,放下了,立刻感到一陣涼風。

好處不能說透,都告訴你了,那不等於去拿了嗎?

悟得到就好,誰悟誰得。而且這也體現是否堅信師父的根本的大問題。說不定哪一天該圓滿了,師父告訴我們如何如何做,我們還猶豫不決,似信非信,貽誤了千萬年的等待,那才是痛悔不已,生不如死了。

大法弟子在修煉的道路上,經過艱苦的魔煉,鍛鍊的越來越成熟,心性越來越高,那麼功會越高和身體的變化會越大,在這個時候明慧編輯部發表的統一煉功的意義是很清楚:統一煉功,整體昇華。

另外,更重要的一點是,我們把睡眠的時間壓縮,我們才有更多的時間做好三件事,才有更多的時間去救度眾生。這是正法進程走到這一步了,接近最後的階段的一步。這是師父在給我們走向圓滿的最好的安排。正法進程出現的新形勢,新要求與人的觀念,個人的執著,舊宇宙的理都是反的。怎麼克服,怎麼去修是我們認真面對的問題。

我們每走一步都不能辜負師父對我們的期盼。難行能行。難,說明法對我們的要求高了,達到的境界更高了,這不就是最大的好事嗎?

法理清楚了,我應該堅持按時起來煉功,一天一天,漸漸的我的心能靜下來了,睏倦消失了,前額昏痛的感覺越聚越小,變成一個小點化掉了。全身溶在悠揚的音樂中,動作輕鬆自如,似乎真的和其他空間的我所有的身體合在一起,在神聖的法光照耀下,提升,提升。

一旦我們心中懷著救度眾生的洪願,早期得法的精進,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自豪感,對這萬古機緣珍惜,和對偉大師父的洪恩的無限感激,睏倦,睡魔就會消失殆盡,這一關就在我們腳下了。

在剛寫完這文章之時,師父在《美國首都講法》發表了,使我們在法理上更清醒了。師父說:「如果不做這些事情,大法弟子的修煉已經結束了,所以大家現在做的都是針對眾生的。我在上次講法中還談到,我說大法弟子個人圓滿已經不是問題,當時很多人可能還不太理解。其實就是這個意思。當然在這個過程中好像延續了最後大法弟子要走的路。我們還有那麼多眾生沒有救度,你們還要在有限的時間裡使自己樹立更大的威德,最後大家不至於為這件事情後悔。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夠做的更好、更了不起」。

那麼我們怎麼還執著睡眠的時間?我們真的應該把這有限的時間,盡我們一切的用來救度眾生。完成我們的史前洪願,因為我們不是為了個人所得,不只是為了個人修煉,是為了眾生的救度。

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慈悲指出。

(明慧網)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