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煉大法經歷的美好與神奇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7年08月24日】

多年來,《明慧週刊》、《正見週刊》等一直就像是我們修煉中的好朋友。每看一期週刊,就像參加一次學法交流會,正好彌補我們學法交流比較困難的缺憾。時間長了,心中產生了一個遺憾:自己老是當聽眾,為什麼就不能把自己「沒文化,寫不好」的人的觀念去掉呢?今天,我就抱著這個想法,嘗試著寫一點自己的修煉體悟,向師父匯報,與同修分享自己修煉後體會到的大法的美好與神奇,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

我於1997年得法。當年的 11月發生了這麼件事:我平時愛吃辣椒,這一天在家做油辣汁,做好後用碗盛,可能碗小了一點,一不小心手一滑,滿碗滾燙的油辣汁潑在手上,頓時手掌、手指就起了泡,就像辣油滲透到肉里去了一樣,火燒火辣疼痛難忍。我忍痛拿起《轉法輪》學了起來,一直學到深夜十二點。我感到手不那麼疼了。連續幾天我都抓緊學法,大約半個月,手心開始起殼、結痂,後來長出新的皮膚,十分光滑,一點疤痕也沒有。我悟到,這次難是為了讓我去掉愛吃辣椒的執著而安排的一關,同時又給我消了不小的業。

以後又出現了消思想業的狀態。在同修們的幫助下,大家圍著我發正念,連續發了幾天,才把思想業消下去。這個消業的過程使我堅定了認識:大法是正法,句句是真的,只要按照大法的法理去做,就可以在大法中不斷的昇華。

當我們在修煉中更加精進的時候,舊勢力扶植的邪黨爛鬼和邪惡小人開始了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一時間黑雲壓城。許多同修上北京護衛大法、證實大法,我也心懷義憤,懷揣著「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去了天安門。在那裡恰好有一群外國人在金水橋前參觀,我趕上前去站到他們中間,展開橫幅,大喊三聲「法輪大法好!」在邪惡不可一世的環境下,讓世人知道:邪惡的迫害不得人心,正義的聲音是壓不住的。當時在離我不到十米遠的地方就有兩個警察,他們好像沒聽見,覺的什麼也沒發生。我知道這是大法的威德抑制了邪惡。

回到家後,我多次用紅紙寫下「法輪大法好」的標語,在城市四周的牆上、電線桿上張貼,用這種形式告訴世人:大法弟子的信仰堅不可摧。

隨著師父正法進程的推進,為了讓更多的世人了解真相,幾年來我堅持著每月幾次騎著自行車去周邊農村、集鎮發大法真相資料,每次三百多份,傍晚出去,凌晨返回,在師父的呵護下,每次發的都很順利。

2006年開始,我和另一個同修一起,他騎摩托帶著我一起出去發資料,每次行程都在200里左右。我們配合的很默契,車速很適中,我一出手,資料剛好飄到住戶的門口,第二天早晨起來,所到之處,幾乎家家都能看到真相資料。

今年5月,我和老伴回老家給親友講真相,勸「三退」,多人退出了邪黨的組織,甚至那位當過邪黨村支書的親戚也退了。我的一位老嫂子,今年八十出頭,得了白血病,醫院不收了,不能吃、不能喝,躺在床上等死。家裡人已為她準備了後事。我們去看她時,給她講了大法能救她,她非常感動,老淚縱橫,看她神智還算清醒,我們就在她耳邊念「法輪大法好」,念了幾遍之後,我們問她:「這幾個字記住沒有?」她點點頭,笑了一下,老伴就將一張護身符放在她睡衣口袋裡,叫她天天念,常常念。我們離開她的第三天,打電話去問她的情況怎麼樣?她的姑妹笑著回答說:「真是出了奇蹟,現在又能吃又能喝,還下床幫著摘菜洗菜做事了,完全成了正常人。她的女兒原來不相信法輪功,看到她從死亡邊緣上走回來的事實,她不能不信服大法的美好與神奇。

(明慧網)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