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對講真相、正念的一點體悟

台灣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7年09月16日】

碰到矛盾,不要跟對方講道理、爭對錯。爭對錯不就是在爭常人的理嗎?

學法時,周遭環境很吵,不正是在考驗自己是否動心嗎?集體學法時,有人念太快,有人念太慢,不正是在考驗自己是否動心嗎?當自己把心完全放下,不管是快或是慢或是吵,都能讀的進去。一定要先想到別人,成全別人。

講真相時,附近商家不讓我們如何如何,即使表面上不會影響到他的生意,我們也要向內找,看看自己是否有爭鬥之心,是否有一顆容易被帶動的心。一定要先考慮對方的立場。為了眾生、為了他,我們處理問題時內心一定要慈悲祥和。平常可以發正念剷除他背後的邪惡,不讓他被邪惡操縱而幹壞事,這是慈悲他。

這次在香港,一常人不讓我在他的店門口講真相,還說我們在搞政治,當時我的心被帶動了,演變到後來他動手要推我走,我的心更是被帶動的很厲害,最後他氣的要我滾,還阻止別人聽真相。我一下子清醒了,懊悔的不得了。之後在另一個景點,我記取教訓,修去爭鬥心,慈悲對待管理人員,結果真的很好。同一個地方,其他同修站不行,我站就行。問題出現真的不能看表面,不能爭對錯,我們是修煉人,有更高的理在要求我們。問題發生通常可以找到表面的原因,但是通常那不是真正的原因,所以就表面原因來解決是解決不了的,從自己的心性上著手才是正途。

網上聊天也是一樣,不能有爭鬥心、歡喜心、自滿心,要順著對方的執著講,一定要考慮到他的感受。以前我認為對方應該知道哪些東西,我就把那些東西塞給他,結果常常自說自話,對方跑掉了。現在我認識到,不要操之過急,要根據對方的接受能力來給他東西。問題發生要先查找自己,有人一退完就後悔,要看看自己剛才是否有生出常人心。我們的歡喜心、擔心,任何一顆心都會帶動對方。常人的話往往似是而非,某天一個常人聽完真相說要退,過程中也一直很正面,可是在我上網貼聲明的半途又說不退。我不為所動,還是替他聲明,結果給他證書號碼並稱讚他之後,他高興的跟我道謝,還說願意幫家人退。我們本身正念強,常人也會有正念,不再擔心害怕。另外我發現,常人的話有時是假象,是邪惡干擾,比如聊到一半,對方突然說出難聽的話,當我問他,他卻說沒有呀,好像剛剛的事情從未發生過。

在家也是一樣,我以前常常對孩子講道理,覺的自己為她們好,可是她們卻說我在說教,不喜歡,不接受。後來我才認識到,要以她們希望的方式來愛她們。對父母也是一樣,以前我以自己喜歡的方式來孝順,還自以為孝順,後來才認識到應該以父母親希望的方式來孝順他們。當然若父母親或孩子希望的方式有不妥,我們可以本著為他們生命的永遠負責的態度與他們討論。畢竟常人看不透因緣,我們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為他們好,但是也只能勸善,不能執著結果。

矛盾發生一定要看它是衝著我們哪顆心來的,只要自己動了心,一定要查找自己。問題一定是出在自己身上,否則矛盾絕不會發生。當我們修的執著無一漏,走在路上,旁人都會對我們笑,哪來的矛盾?沒有了怕,哪來讓我們怕的因素呢?

最近幾次在香港派報紙,當報紙不好派時,除了查找自己,我認識到,即使我有不足,邪惡也不能以此為藉口考驗我,來阻礙眾生明白真相,我的不足自然會在師父為我安排的修煉路上修去,當發出這一念,報紙明顯好派多了。派報的過程是一個清除自己人的觀念的過程,什麼上班族不好派,哪個時段不好派,哪個地點不好派,派這麼慢要派到什麼時候……等等一切觀念通通要破除,越是不好派越要樂觀、心情越要輕鬆,什麼都不想,就是慈悲的看待眾生,就這樣,我堅持了下來,報紙派的很平順。

立即結束迫害才能救度更多的眾生。回想自己以前講真相的過程中生出歡喜心、自我價值肯定的心,不就是為了「證實自己」而希望「在迫害中講真相做好事」嗎?不就是在「求迫害」嗎?講真相不是大法弟子存在的目地,我們是來證實法的,是因為迫害發生了,為了救度眾生,我們才需要講真相,而我以前卻利用「迫害中講真相做好事」來肯定自己的價值,求迫害而不自知。

修去不足是為了救度更多的眾生,不是求層次的提高。在我們做不好而自責喪志中,邪惡在高興。若我們真的是在證實法、救度眾生,發生任何事,我們都不會動常人心的。我們會立刻爬起來從新做好,並堅決否定邪惡利用我們的不足來鑽空子。證實法過程中,任何常人心都是在不知不覺中求「迫害延續」。

層次有限,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pureinsight.org/node/4948)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