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中的神奇事

山東省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7年11月07日】

我是一個老年大法弟子。下面是近幾年在我身邊發生的神奇事情,寫出來與同修們分享。

一、修煉大法妙不可言

零二年春的一天,我突然發高燒,體溫達四十一度,當時認為是消業。可丈夫非逼我去醫院,我躺在床上,很肯定的說:你再給我半小時時間,如果溫度不降,我就跟你去醫院。這時我就用被子蒙著頭,心裡求師父:師父幫忙讓我的體溫趕快降下來,要不就要跟丈夫去醫院,要是那樣就會給大法抹黑的。就在我想完的那一刻,奇蹟出現了,當時感到「刷」的一下,一陣熱氣從頭到腳,舒服極了,我馬上叫丈夫量體溫,正常!那一刻,我真的激動的想大喊:謝謝師父!法輪大法好!大法神奇極了!我知道不能這樣,但我還是哭了。從那件事後,丈夫再也沒有逼我上醫院。

記得還有一次,師父給我清理身體,我拉肚子兩天兩夜,體重降了七斤,但當時我沒當回事,到第三天早晨上班,一切正常!

今年五月七天長假,丈夫不休息,我準備在家好好學法,可到了第二天,身體就表現出不能吃東西的症狀,哪怕吃一點,肚子就會脹得不行,不吃也脹,到第四天,我只喝了點水,兩天過去了,我只排不吃,到第六天下午,丈夫看我三天沒吃東西,要帶我出去走走。整整六天,若是常人這種情況下能走的動嗎?我卻帶上幾張不乾膠真相貼,隨丈夫出發了,並很輕快的跟丈夫回來了。長假一過,我象什麼事沒發生一樣回校上班,唯一變化的是我的腰圍減了兩寸,但體重基本沒變,上下變化不到兩斤,修煉大法的確妙不可言!

二、師父幫我發送成功的

我是一個電腦文盲,零四、零五年我勸退的名單都是送到城裡一個七十多歲的老同修上網發表,可到了零五年底同修將我勸退的名單弄丟了,到了零六年正月底才告訴我,當時我也很急,但是覺的為什麼這麼重大的事情還會疏忽呢?還好我留了備份,重新交給了同修。

事情過後,我想是不是師父點化我學電腦呢?想到後,馬上聯繫同修幫我找個懂技術的教我,一次的學習只是一知半解,回來後,我用上網軟體打開了明慧網,找出退黨網,將勸退的八個名字打上,點了發表就成功發送了。女兒回家後,我說我能上網了,還為世人退了。女兒聽了我的操作過程說不可能,讓我重發一次,果然不靈了,這真讓我感到了大法的神奇,那是師父幫我發送成功的。

這次趁女兒在家,我認認真真學會了常用的技術,現在我既能上網看明慧網的文章,也能下載文章,並列印真相材料。明慧網的好文章和師父的經文,我都能及時的列印出來發給同修們。

三、老父見證大法神奇

零四年夏天,七十七歲的老父親腿骨摔成粉碎性骨折,我用手捏住受傷的地方,讓他默念「大法好」,一路上他也沒覺的怎麼痛,手術後我在他身邊念大法書,讓他靜靜的睡覺,醫生說象這樣的老人還沒怎麼見過,可是他們不知道他根本不怎麼疼。在醫院共住了八天,同病房的病友們,看到我白天晚上好幾天不睡覺(我一人陪床),也不困,問我看什麼書,我告訴他們我學法輪功,他們都認為神了,六人都表示回家一定找大法書看看。父親八天出院回家,不到四十天就能不拄拐杖在街上玩,這不是神了嗎?對於一個近八十的老人來說能不神奇嗎?鄉親們說:「是不是沒斷啊。」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四、正念顯神威

零五年深秋的一天,我單位執行上級的文件精神,搞「崇尚科學,反對邪教」的千人簽字活動,離活動還有三天的時候,我自己把握不准,問城裡的同修,他們要我拒絕簽字,我說是否可以用沒色的筆簽,他們說是在搞文字遊戲,同修們要我自己去悟。到了簽字那天,我拿了一隻鋼筆走上了簽字台,就在那一霎間,我舉起筆寫下了不太清楚的「邪惡全滅」四個大字,當時個別領導懷疑我煉法輪功,在大布上尋找我的名字,他們找了四、五遍後沒看到我的名字,邪惡的控制使這個頭目再次點我的名字讓我上台簽字。我雙目盯著他,並發正念,剷除他身後的邪惡,只一會,他就變了調,宣布說:「可能人多沒找到這位老師的名字,對不起了。」

接下來活動的內容是攻擊大法,誣衊師父,我發正念除邪惡,並發出讓供電系統壞了,本來以往很好的供電系統壞了,先是變聲,接下來是停電。領導們開始上下忙活,電好了,功放又壞了,不出聲,不到兩個小時的活動停電五、六次,發的言沒有誰能聽到,最後是那個污衊師父和大法的頭目發言,我發出正念剷除會場的大布,就在這時,一陣大風將布一撕兩半,布上的字什麼都看不到了。就這樣邪惡活動落下了帷幕,以後的三天裡,我天天發正念,清除邪惡,千人簽字的丑布,在固定很牢的情況下,第三天從牆上被剷除了下來,所用的鋼釘全部撬斷,那塊丑布至今也沒有再掛出來。信師信法,我們沒有做不到的,沒有做不成的!(都是師父做的)

五、大法真相護身符的威力

零六年正月的一天,丈夫開車拉我和女兒去五里外的地方洗澡,回來的路上,由於路上結了一層冰很滑,車開到一個下坡的拐彎處,連人帶車滑到了一個一米多深的溝里,車頭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撞在了溝壩上,車燈被撞的粉碎,但我們三個誰都沒傷著,因為他倆身上都帶了大法真相護身符,女兒和丈夫又一次看到了大法的神奇!

六、雨下在我們的車後面

零六年春,我回老家,丈夫開車,回來的路上,我讓他停車四五次去貼不乾膠,因此耽誤了時間,離家還有八里地的時候,下起了大雨,丈夫說:你看,如果不是你讓我停車耽誤時間,現在早就到家了,也就不用淋雨了。這時我雙手結印,請求師父讓雨等我們回家再下,否則丈夫就不支持我講真相了。我想完後,雨馬上就不下了。我對丈夫說:你看師父將雨下到我們的車後面去了,等我們到家,放好東西,剛進屋,大雨又下了起來。

七、師父時刻保護著弟子

零六年冬季的一個晚上,夜三點,我揣著一百多張不乾膠,將方圓五里地的幾個村子的大小路邊的電線桿都貼上了不乾膠。當我貼完最後一張,往家走的時候,我整一個人象飛起來似的。算起來,我貼這一百張不乾膠少說也走了二十多里路,常人能不累嗎?但我卻健步如飛!我知道這是師父鼓勵我。還有一次,我在大街兩側貼,派出所大門口燈火通明,我發正念,讓惡警看不到我,我迅速在大門周圍電線桿上貼了四張不乾膠,又將幾份材料放到了門口的郵箱裡。走到工商門口,三樓的燈光直射到門口的電線桿上,我想:如果沒有燈光多好!馬上燈光滅了,我迅速貼上不乾膠,貼完後燈光馬上又亮了,我知道這又是師父在幫弟子,我心裡真是感動。師父每時每刻都在保護著我們!

八、丟失的鑰匙就在腳下

零六年臘月二十三日下午,常人家都在包餃子過小年,我身裝八十多張不乾膠和一些真相材料,帶上一個挖野菜的包上了路。臘月的天氣有點冷,但我卻熱乎乎的,我把中心駐地人們趕集必經路兩側及人們經常聚堆玩耍的附近的電線桿上都貼上了不乾膠,一共走了五個村子,二十多里路,將八十多張不乾膠和所帶的材料發完後,準備回家,可是一摸口袋,鑰匙丟了,怎麼辦?十多把鑰匙,如何回家?眼看天就要黑了,如何找呢?那麼多路,大多是在溝里、地里、坡堰上,要想找到很難,但我沒有放棄,我對自己說:我是救世人的,師父一定會幫我的。我轉到一個我貼第一張不乾膠的地方,轉了兩圈沒找到,心裡求救師父。說來也奇,鑰匙就在我面前不到一米的坡底,我一步邁過去,拿起鑰匙,放在貼心處,心裡酸酸的,甜甜的,我帶著一種常人永遠也感受不到的心情回了家。

九、患偏癱的學生好了

零七年六月二十七日,一個老師領著班上的一個學生來找我,說:你看看我班的這個學生怎麼了?我一看,這個學生完全是偏癱的症狀,嘴角歪著,右手臂彎曲,右腿拖拉著,我拉了拉他的手,硬邦邦的。我開始也是一愣,但我馬上悟到,這不是師父讓我來講真相的嗎?我靜下心來,讓這個孩子坐在我對面,我讓他跟我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開始他說不清,當跟我說到五、六遍的時候還是說不清,我對他說:「看著我,說清楚了。」這個孩子大聲的喊出了:「法輪大法好!」喊完後,他的手不硬了,我問他好受了嗎?他點點頭,我告訴他以後天天默念,不要忘了。孩子說一定會的。

十、大法在老同修身上的奇蹟

零四年到現在,經過我努力講真相,先後有二十幾人走上了修煉之路,有三個老同修學法前眼花,可經過看書,現在不花了,其中有一個同修,以前有高血壓、鼻出血、耳聾、腿麻等大病,通過看書煉功,這些病都不見了,現在她走路生風,全身輕,快活極了。這是大法的神跡。

十一、默念「法輪大法好」 成績進步飛快

為了在學生間傳遞大法的神奇,我找了六年級的學生,讓他們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給他們講真相,看真相材料。半個月後,學習一般的學生說成績有了明顯的提高,過去數學只能考七八十分,現在能考九十多分。又過了一個月,舉行四科競賽,這三個學生,一個沒參加,其他兩個參加了,平時成績好的那個反而沒有選上,那個一般的學生平時在六十六人班裡的最好成績是十七名,而這一次考入了前四名。那個好的,平時成績都在前三名,而這次卻落選了。兩個孩子,出現奇蹟,我找他兩個,問明情況,才知道原來成績好的學生根本沒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個事情發生後,這三個學生都相信了,並且還通讀了《轉法輪》,現在各方面表現的非常好。

總之,走過了這近九年的修煉之路,我真切體會到師父給予我的無一言表的關心和鼓勵。在這條修煉路上,我想我會越走越精進,越走越成熟的。不管大法需要我做什麼,我都會很好的去做,圓容著師父所要的,在做的過程中達到心態坦蕩,不懼不怕,眾生得救放在第一位。我不會執著於將來能夠修多高,達到什麼層次,我都會鐵了心跟著師父走到底,跟師父回家。歷史的將來,後人能記得我曾經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就足以欣慰了。

此稿是在師父的多次加持下,歷經很多波折,排除很多干擾,用了半年多時間完成。當然要寫的太多了,我們每一個真修弟子的經歷,就是一部厚書,也是一部修煉史。寫著稿子,發現自己還是有很多不足,與那些精進的同修相差懸殊,但我會更努力,做師父的好弟子,交流中必有不足,這是弟子遲交的作業。懇請同修們指正,謝謝!

(明慧網)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