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世詩篇──徹解諾查丹瑪斯的《諸世紀》(29)第四章:活摘器官的罪惡

力千鈞


【正見網2008年02月24日】

第四章:迫害真相

第六節:活摘器官的罪惡

腦死亡和器官捐獻是器官移植業的基礎

第 1紀第11 首
法文:
Le mouuement de sens, cœur, pieds & mains
Seront d'accord, Naples, Leon, Secile.
Glaiues, feux, eaux, puis aux nobles Romains
Plongez, tuez, morts par cerueau debile.

英文:
The motion of senses, heart, feet and hands
will be in agreement between Naples, Lyon and Sicily.
Swords, flame (light), (flush )water, then the noble Romans drowned,
killed or dead because of a weak brain

中文:
感覺到心,足,手的脈動,
就像那不勒斯,里昂和西西里一樣和諧,
(手術)刀,(燈)火,(灌注)水,高貴的羅馬人將被溺死,
被殺死亡或者自然死亡,因為大腦太虛弱。

這首預言詩曾難倒了許多人,過去人們猜測是一個「弱智」的羅馬貴族被殺的情況,其實這裡是預言了在現代西方一個「腦死亡」 的病人捐獻器官後被做器官供體手術的情況。

理解這首詩,最關鍵是最後一句「被殺死亡或者自然死亡,因為大腦太虛弱。」這裡「大腦太虛弱(weak brain)」不是指智力太弱,而是指大腦的功能太弱,弱到已經「腦死亡」的程度。在現代醫學上有兩種死亡概念:一種是大家熟知的「心死亡」,即一個人的心臟停止了跳動,呼吸和脈搏都沒有了;另一種就是所謂的「腦死亡」,1968年哈佛醫學院特別委員會發表報告,對死亡的定義和標準提出了新的概念,把死亡規定為不可逆的昏迷或腦死亡,由此出現了腦死亡這個概念,腦死亡是指人包括大腦、小腦和腦幹等在內的全腦功能完全地、不可逆性的停止。腦死亡的概念主要是根據人體生命活動中樞――中樞神經系統的功能是否存在來判斷人體是否死亡,至於呼吸、心跳是否存在及其存在方式,他們認為意義不大。也就是說即在心跳、腦外體循環以及脊髓等腦外器官功能繼續存在的情況下,均可宣告人的個體死亡。

西方許多國家通過了「腦死亡」立法,這種「腦死亡」立法是器官移植手術的基礎之一,因為除了活體器官的捐贈以外,在有「腦死亡」立法的前提下,「腦死亡」者的內臟器官是內臟器官移植手術唯一合法的器官來源。簡單的說,一個器官能夠被用來作為移植手術器官供體的前提是這個器官必須是「活的」,「有功能」的,也就是說在做手術取下這個人的器官的時候,這個人必須是有心跳的有血液循環的,這樣才能保證器官是「活的」。有了「腦死亡」的立法,就可以在法律上和醫學上,提供了一個人在法律上已經宣布死亡而其器官仍然「活著」的情況,這樣,「腦死亡」的人雖然全腦組織的壞死,與其有關的所有神經的功能全部喪失,但是心跳和循環系統以及呼吸系統可以靠人工系統維持,所以其器官仍然「活著」,在死者生前同意或家屬同意的情況下,可以做為器官移植手術的供體。

雖然人類社會的一些國家通過了「腦死亡」立法,但是對於「腦死亡」的倫理合理性一直都有爭議,所以本預言說「被殺死亡或者自然死亡,因為大腦太虛弱」:有「腦死亡」立法的國家,「 腦死亡」被看成一種「自然死亡」,而在沒有「 腦死亡」立法的國家,這個人的心跳和呼吸實際上是在器官移植供體手術被切斷的,那麼就應該算在供體手術「被殺死亡」。

本預言詩的前兩句「感覺到心,足,手的脈動,就像那不勒斯,里昂和西西里一樣和諧」,就是描述這個被做器官移植供體手術的「腦死亡」的人他的心跳和脈搏都還在,人們可以「感覺到」他「心、足、手的脈動」;如果我們把古羅馬看成一個人,那麼羅馬城就是他的「首腦」,「那不勒斯」就像他的「心臟」,「西西里」就像他的「足」,而「里昂」就像他伸出去的「手」。

本預言詩的第三句預言描繪了現代做器官移植供體手術的場景:「刀、火、水、高貴的羅馬人將被溺死」。這裡「刀」指做手術用的手術刀,「火」指手術時的照明燈火,「水」是指供體手術中必用的「灌注液」。「低溫灌注」是器官移植供體手術必經的一步,因為將「活的」 器官急速降溫,才能使器官較好的低溫保存,送去做器官移植手術。「低溫灌注」是在「腦死亡」的死者體內,當器官切取之前,用大量的「低溫灌注液」灌注沖洗器官,使器官急速降溫,並把器官里的血液沖洗乾淨,當「低溫灌注」完成後,器官馬上被切取放入保存液里。從供體手術的過程看,按照傳統的死亡觀念,實際這個人是「低溫灌注」直接導致死亡的,所以《諸世紀》預言詩中用「溺死」來表示被作為器官移植供體而殺死。那麼,這一句里說「高貴的羅馬人將被溺死」,為什麼說這個死於器官移植供體手術的西方人「高貴」呢?因為根據西方的器官移植法律,只有辦理了器官捐贈手序的「腦死亡」者才能作為器官移植的供體,所以被做供體手術的這個人是個「高貴」的器官捐贈者。

由以上情況可以看出,「腦死亡」立法和器官捐贈是器官移植業的兩個基礎,沒有這兩個基礎,一個國家的器官移植業就不可能合法的存在。可是在世界上,有那麼一個國家,它既沒有「 腦死亡」的立法,器官捐贈也少得可憐,但是它每年進行的器官移植的手術卻達到了世界第二位,這就是中國大陸。如果你問一個外國的器官移植專家,怎麼樣能在即沒有「腦死亡」的立法又缺少器官捐贈的條件下維持一個國家蓬勃發展的器官移植業?他會張口結舌,他不敢想像,因為這表示這個國家的器官移植業幾乎完全建立在「殺人」的基礎上;可是這卻是一個事實:中國大陸的器官移植業就是建立在「殺人」的基礎上,中國的器官移植業其實就是殺人的產業。

那麼中國的器官供體是不是只是在沒有腦死亡立法的情況下取至於實際的「腦死亡」患者呢?不是,人的「腦死亡」判定有著嚴格的程序和標準,在人的死亡過程中經歷腦死亡的比例是很少的,到目前為止在中國醫療界按相關標準判定為腦死亡的病例很少,寥寥十數例,而中國累計的器官移植量卻將近有五位數。直到2000年,在中國大陸的上海長征醫院(第二軍醫第二附屬醫院)才完成了國內第一例「腦死亡捐獻」手術,而此時中國大陸已經累計完成了三萬多例大器官移植手術,這些器官的99%來源於「屍體器官」;在國外,「屍體器官」就是指「腦死亡」供體的器官;在缺少「腦死亡」立法和實踐的中國大陸,顯而易見,「屍體器官」就是他們殺人取的器官,從這方面來講,整個中國大陸的器官移植業就是一個殺人越貨的犯罪體系。

從「腦死亡」的立法,到能夠在器官移植中較規模的應用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日本早在上世紀90年代初就有了「腦死亡」法,但是真正執行第一例「腦死亡」後器官移植直到2003年才實現。而在中國,即使將來有了「腦死亡」法,也至少還要克服三個困難:1. 急救設施和條件跟不上,對於器官移植而言,最有價值的「腦死亡」患者是那些身體健康可是在意外事故中腦死亡的患者,如果急救不及時,這種患者很快會由「腦死亡」變成心死亡;2. 醫療設施跟不上,腦死亡患者需要人工機械來維持呼吸和血液循環,現在中國大多數醫院沒有這個條件;3. 最關鍵的困難是器官捐贈的普及,這在中國幾乎是無法實現的事。所以,在中國大陸,要想開展合法的「屍體器官」 的器官移植手術,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也就是說,很長一段時間內,中國的器官移植業仍然要以殺人為基礎來維持運行。

邪惡之首的罪惡密令

第4 紀第 18首
法文:
Des plus lettrez dessus les faits celestes
Seront par princes ignorans reprouuez,
Punis d'edit, chassez comme celestes,
Et mis à mort là où seront trouuez.

英文:
Some of those studying great letters be wrought up to Heaven
Will be condemned by illiterate princes:
Punished by Edict, hunted, like criminals,
And put to death wherever they will be found.

中文:
一些學習大法而要修煉到天堂的人,
將被不學無術的國王處刑;
被敕令懲罰,追捕,象對待罪犯一樣,
一旦被發現還會就地處決。

本詩第一句英文根據原文重新翻譯,還原預言原來的意思,「 plus lettrez 」譯為「great letters 」 ,「 celestes 」 譯為「 Heaven 」 ,「 faits 」 譯為「work 」 的過去分詞「wrought 」 意思為「錘鍊」 。

這首預言詩準確預言了在以江xx為首的中共邪惡在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所執行的群體滅絕政策。

我們在本書第三章第五節里已經說明在《諸世紀》預言中「great letters (偉大的文字)」 和「divine word (聖言)」 都表示「大法」 的意思,在有些預言詩中有時還簡寫成「letters 」 或者「word 」( 如下文的第 2紀第13 首) 。

本詩前兩句「一些學習大法而要修煉到天堂的人,將被不學無術的國王處刑」 ,前者顯然指在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而「不學無術的國王」 顯然指邪惡之首江xx;在中共邪惡在迫害法輪功的這些年裡,有數以萬計的法輪功學員被以莫須有的罪名判刑,幾十萬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勞教,受盡各種酷刑折磨,上百萬法輪功學員在各種洗腦班被強迫洗腦;可是這些事實只是中共邪惡迫害法輪功行為的一部分,還有許多秘密的,被中共掩蓋的滅絕人性的罪惡事實,它們雖然不為人知,但是蒼天會看在眼裡,最終要向邪惡清算。

本詩後兩句「被敕令懲罰,追捕,象對待罪犯一樣,一旦被發現還會就地處決」 ,預言了在中共邪惡在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不但「象對待罪犯一樣」 被「追捕」 和「懲罰」 ,更為嚴重的是「一旦被發現還會就地處決。」 。

1999年下半年,邪惡之首江xx對羅x就關於「法輪功問題」進行過一次秘密談話,談話要點是:

1. 「對他們要狠點,特別是上訪,發真相什麼的,抓住就打……往死里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2. 「在這個問題上,只要能壓制住,可以不擇一切手段,不受任何(包括法律)約束,整死了人,不負責任。不信我就治不了他法輪功。」
3. 「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窮),肉體上消滅。」
4. 「一般不發紅頭文件,只密碼電傳或口頭傳達,不署名,一概說是『中央批示』就可以了嘛!」

於是 2000年,羅x帶著江xx的密令到各地口傳鎮壓法輪功的密令: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就地火化。正是在邪惡之首江xx對法輪功學員群體滅絕的密令下,中國大陸掀起了秘密屠殺法輪功學員的罪惡狂潮,而活摘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是這個秘密屠殺的罪惡狂潮中最主要的一部分;一面有江魔頭的密令,一面有活摘人體器官能帶來的巨大經濟利益,在這兩者的驅使下,活摘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的滔天罪惡在中國大陸不斷瀰漫。

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

第 2紀第13 首

英文:
The body without soul no longer to be sacrificed:
Day of death put for birthday:
The divine spirit will make the soul happy,
Seeing the word in its eternity.

中文:
沒有靈魂的軀體不再被犧牲;
死亡的那天作為(別人的) 生日;
聖靈將使那靈魂幸福,
能在永恆中看到聖言。

這首預言詩清晰的預言了以江xx為首的中共邪惡在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犯下的活摘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的罪惡。

本詩第一句「沒有靈魂的軀體不再被犧牲」 ,表面上這句話不太容易理解,可是大家把這句話的意思倒過來看,意思就很清楚了,把「沒有靈魂的軀體不再被犧牲」 這一句話反過來說就是:「有靈魂的軀體剛剛被犧牲」 ,也就是說這個「被犧牲」 的人是「活活」 被殺死的,這句話預言有人會被一種很殘酷的殺人方法「慢慢的」 「活活的」 被殺死;從本詩第二句「死亡的那天作為(別人的) 生日」 ,我們可以斷定這種很殘酷的殺人方法就是「活摘人體器官」 ,因為活摘的器官必須在當天通過器官移植手術移植到等待器官的病人體內,對這個等待器官的病人而言這一天是他的「生日」 ,他被這個「提供器官的人」救了,可是這一切卻是以「提供器官的人」 被「活摘人體器官」 而死亡為代價的。那麼這個被「活摘人體器官」 而死的人是什麼人呢?本預言詩後兩句提供了答案。詩中說「聖靈將使那靈魂幸福,能在永恆中看到聖言」 ,我們知道《諸世紀》預言中的「聖言」 指的就是「大法」 ,顯然,這個被「活摘人體器官」 而死的人是名法輪功學員。

同時,本詩後兩句也預言了那些堅持「真善忍」信仰而被中共邪惡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那些被「活摘人體器官」 而死的法輪功學員,他們的生命雖然被奪去,他們的靈魂卻能升上天國,「聖靈將使那靈魂幸福」 ,而且他們「能在永恆中看到聖言」 ,他們將同化和圓滿在宇宙大法的神聖殿堂。

殺人城市--蘇家屯

第9 紀第74 首
法文:
Dans la cité de Fert sod homicide,
Fait & fait multe beuf arant ne macter,
Retour encores aux honneurs d'Artemide,
Et à Vulcan corps morts sepulturer.

英文:
In the city of Fort Sod homicide,
Deed, and deed many oxen plowing no sacrifice:
Return again to the honors of Artemis,
And to Vulcan bodies dead ones to bury.

中文:
殺人城市蘇家屯,
殺人再殺人,
許多公牛在耕地,不作犧牲;
又一次的屠殺,說是為了月神的榮譽,
再用烈火焚燒死者的屍體。

這首預言詩預言了一個令人恐怖的殺人城市,只是許多年來人們不能破譯這個城市在哪裡,只知道預言中把它稱為「Fert sod 」 ;其實,法文的「Fert sod 」 譯成英文是「Fort Sod 」 ,其中「Fort」 就是「保壘」的意思,「保壘」 是軍隊屯兵駐守的地方,所以「Fort」 翻譯成中文可以叫「屯」 ,那麼「Fort Sod 」 翻譯成中文可以叫「蘇的屯」 , 意思是「姓蘇的屯子」 ,我們根據中文習慣可以說成是「蘇家的屯子」 ,由此這個殺人城市的謎底就揭開來了。

對於「蘇家屯」 這個地名,人們就一點也不陌生了。2006年3月份,中共邪惡的活摘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的暴行被揭露了出來:中共在瀋陽市蘇家屯區秘密設置集中營,監禁 6000多名堅定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同時有大批醫生聚集在那兒,在法輪功學員還活著的情況下強行摘取人體器官高價售賣,被摘去器官而死的法輪功學員被就地秘密火化。這種人神共忿的暴行,被稱為「地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讓全世界震驚。而在四百多年前,神目如電的上蒼,早就把中共「蘇家屯」集中營的罪惡看在眼裡,記錄在預言之中。

本詩前兩句「殺人城市蘇家屯,殺人再殺人,許多公牛在耕地,不作犧牲」 ,預言了位於中國大陸瀋陽市蘇家屯區的活摘器官集中營,從2001年到2006年以及以後的時間裡,一直不斷地以「活摘人體器官」 的方式殺害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中共邪惡在這裡極其殘忍地「殺人再殺人」 ,沒有人能夠逃生。預言中說「許多公牛在耕地,不作犧牲」 ,有三層暗示,第一:「許多公牛在耕地」 卻「不作犧牲」 ,說明「作犧牲」 的不是動物,而是人;第二,蘇家屯這個地方是靠近農村的郊區,有「許多公牛在耕地」 ;第三:從「公牛」 兩字來看,「牛」 為「丑」 ,「丑」 地為北方,「公」 為「陽」 ,人們在「東西」兩向中以「東方」 為「陽」 ,所以「公牛」 兩字暗示這個「殺人城市」 在某國的「東北」 地區。

蘇家屯活摘器官集中營從2001年就開始運營,它有一個活摘器官的系統,包括關押地點,體檢化驗地點,活摘器官手術地點,本地的活摘器官消費地點和往外地運送器官的系統。根據有關證人的揭露,蘇家屯活摘器官集中營初期的關押地點就在瀋陽市蘇家屯區的地下工事裡,而它的體檢化驗地點和活摘器官手術地點就在蘇家屯區的遼寧血栓醫院;後來中共大規模擴建了蘇家屯區的康家山監獄,這個監獄就成了集中營的主要關押地點之一。

蘇家屯活摘器官集中營給瀋陽地區的器官移植醫院帶來了異常龐大的活體器官供體群,瀋陽開展器官移植的10家醫院成為了蘇家屯活摘器官集中營的本地的活摘器官消費單位,主要有瀋陽軍區總醫院,空軍463醫院,中國醫科大學附屬醫院和瀋陽醫學院的附屬醫院等等;為了就地消費活摘器官,空軍463醫院不斷在媒體上宣傳它的一天3、4台的腎移植手術,它的器官供體常常在化驗結果出來的當天就找到了,而且這個連醫生加護士只有26人的463醫院泌尿外科在短短的幾年間就做了上千例的腎移植,其背後就是血淋淋的幾百條人命;中國醫科大學附屬醫院則建立了一個中國國際移植網絡支援中心(CITNAC,China International Transplantation Network Assistance Center),拚命向外國人推銷蘇家屯集中營的活摘器官,它在其網頁上的第一句話就是:「在這裡能夠儘快找到供體,請您在病情惡化前,與我們聯繫。」在它的常見問答中赫然有這樣的一組問答:

問題:胰臟移植的器官來自腦死亡病人麼?
答:我們的器官不是來自腦死亡病人,因為那樣的器官其狀態可能不好。

問題:接受腎臟移植,是否會感染上其它的疾病,比如愛滋病、肝炎等?
答:這種擔心是完全不必要的。腎臟移植最重要的是組織配型問題。進行活體腎移植前,首先要檢測供體腎臟的功能及供體者的白細胞,以確保移植用腎臟的安全性。為此可以說比起日本的屍體腎臟移植,這裡更為安全可靠。

這裡,他們赤裸裸的承認他們的器官是活摘來的,他們做的是「活體腎移植」。

蘇家屯集中營的活摘器官還通過航空運輸送到全國各地的器官移植中心,其活摘器官手術地點距離瀋陽桃仙國際機場僅10公里,而且中共的空軍也加入到了活摘器官的運送系統之中。

在中共邪惡在迫害法輪功的這些年裡,象蘇家屯這樣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集中營不止一個,而是有許多這種活摘器官集中營分布在中國大陸的各地。

本詩第三句「又一次的屠殺,說是為了月神的榮譽」,除了預言蘇家屯集中營中「一次又一次」活摘器官的屠殺,也預言了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是中共邪惡迫害法輪功總體罪惡中的一部分,同時也是宇宙中的舊勢力干擾破壞宇宙大法正法的罪惡中的一部分,因為我們已經知道在《諸世紀》預言中「月亮」代表宇宙中干擾破壞正法的舊勢力,那麼這裡「為了月神的榮譽」就是為了「舊勢力」的「榮譽」。

本詩最後一句「再用烈火焚燒死者的屍體」,預言了在蘇家屯集中營和其他關押法輪功學員的活摘器官集中營里,設置了焚屍爐,把殺害死的法輪功學員就地火化,焚屍滅跡。

活摘器官的手術

第 2紀第98 首
英文:
The one whose face is splattered with the blood
Of the victim nearly sacrificed:
Jupiter in Leon, omen through presage:
To be put to death then for the bride.

中文:
那人的臉上沾滿他的鮮血,
又一個受害者將快要被犧牲;
朱庇特在獅子座,預示帶來凶兆;
然後,為了新娘被殺致死。

這首詩預言了中共邪惡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時的血淋淋的場景。

詩的前兩句描繪了一個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時情景,他的「臉上沾滿他的鮮血」,中共活摘器官的器官供體手術是一種非常殘忍的行為,那些白衣屠夫們血淋淋的打開一個大活人的胸腔或者腹腔,然後剝離所要器官周圍的人體組織,對於法輪功學員的手術,他們只用很少的麻藥甚至不用麻藥,然後就冷凍沖洗液灌注,在活人的體內把所要器官沖洗降溫到0到4°C,再把器官完全取出來,這個手術時間長達兩個多小時,是一種非常殘忍的類似凌遲處死的殺人行為。詩中的第二句「又一個受害者將快要被犧牲」,特彆強調了受害者「將快要被犧牲(nearly sacrificed)」的狀態,突出了在整個供體手術的大部分時間中受害者處於快要被殺死又還沒有最後被殺死的長時間在死亡線上掙扎的殘忍狀況。

本詩的最後一句是破譯全詩內容的關鍵,很長時間以來人們不理解「為了新娘被殺致死」到底是什麼意思,其實「為了新娘被殺致死」就是為了器官移植被殺死;我們知道在將近500年前的諾查丹瑪斯所在的年代根本就沒有器官移植(graft)的概念,而移植(graft)這個概念最早是指植物的移植,也就是植物的嫁接,當時在歐洲可能還沒有移植(graft)這個概念,那麼給予諾查丹瑪斯《諸世紀》預言神啟的這個萬能的神就採用了一個巧妙的辦法來讓後人理解這是一個關於移植手術的預言,就用「為了新娘被殺致死」來比喻;因為「新娘」出嫁時,最重要的活動就是接「新娘」出嫁,可以簡稱為「接嫁」,再把「接嫁」倒過來就是「嫁接」,而「嫁接」就是「移植(graft)」。所以在《諸世紀》中有些關於「新娘」的預言,其實是關於器官移植的預言。

本詩的第三句「朱庇特在獅子座,預示帶來凶兆」則包含了一些重要的時間信息,「朱庇特」就是木星,獅子座時間是一年的7月和8月份,也就是農曆的「未」月和「申」月,「木星在獅子座」指的就是農曆的「乙未」月和「甲申」月,根據這句預言我們可以推斷出中共邪惡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惡中的幾個重要時間:

1.2000年的8月,也就是農曆「庚辰」年的「甲申」月,可能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行為在中國個體出現的時間。
2.2001年的7月,也就是農曆「辛巳」年的「乙未」月,可能是中共開始建立集中營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時間。
3.2004年,也就是農曆「甲申」年,中共邪惡已經在全國全面推廣建立集中營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高峰期開始的時間。
4.2005年的8月,也就是農曆「乙酉」年的「甲申」月,是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惡達到頂峰的時間。
5.2006年的7月,也就是農曆「丙戌」年的「乙未」月,這是中共的蘇家屯集中營罪惡被披露後,中共欲蓋彌彰的制定了什麼《人體器官移植技術臨床應用管理暫行規定》要「生效實施」的時間,其實是中共邪惡要求各地的集中營處理剩下的法輪功學員的期限,邪惡之首江xx指示什麼:7月1日前可以公開做移植手術,黨的生日那天,應該都搞「利索」了,要大大慶祝一番;羅幹則要求從5月開始,全面銷毀各地的集中營剩下的法輪功學員。



圖:中國肝移植數量的變化趨勢(來自中國肝移植註冊2006年報告)

我們從《中國肝移植註冊2006年報告》看到一個圖表可以相對看出這幾年中國肝移植數量的變化趨勢,這裡的數量值只是中國國內肝移植手術的一部分,主要來源於中國民用醫院的部分註冊,而中國絕大部分軍隊醫院根本不註冊,但是我們仍然可以從中看出中國大陸器官移植手術的數量的變化趨勢:自從中共邪惡開始迫害法輪功後,中國的肝移植手術才迅速發展,每年的數量幾乎都是令人驚異的成倍增加,其發展過程和我們通過預言分析的五個時間點相符合,尤其是,當蘇家屯集中營罪惡被披露後,中共不得不解決各地的集中營問題,使得2006年7月以後中國大陸的器官供體明顯減少,使過去每年成倍增長的肝移植手術數量在2006年卻突然下降了百分之三十二,這就反過來證明了:過去幾年中國大陸器官移植手術的大幅增長是建立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基礎上的。中國天津的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在2004年,他們共完成肝臟移植507例,打破美國匹茲堡大學器官移植中心保持的世界肝移植例數最多的紀錄。在2005年和2006年,肝移植的數量更是超過了600例。但是在2007年的上半年,他們僅僅完成區區15例肝移植,而這個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在前兩年里曾經一天內就做24例肝移植和腎移植,可見他們過去的所謂「業績」,完全因為中共有大量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集中營,當許多集中營不得不關閉後,他們的供體器官來源就「枯竭」了。

相對比之下,在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被揭露後,為了各地的活摘集中營能在中共要求的2006年7月處理完剩下的關押者,中共各地的器官移植中心瘋狂的進行器官移植手術,實際上是配合活摘集中營的殺人滅口:2006年的4月28日,在湖南的湘雅醫院同時進行17台器官移植手術;與此同一天,湖南省人民醫院在各種媒體廣告,稱將免費為20人換肝換腎,患者可通過其肝膽外科報名電話報名,為了消耗活摘集中營的器官不惜免費奉送。

地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

第 4紀第71 首
法文:
En lieu d'espouse les filles trucidées,
Meurtre à grand faute ne sera superstile :
Dedans le puys vestules inondées,
L'espouse estainte par hauste d'Aconile.

英文:
In place of the bride the daughters slaughtered,
Murder with great evil no survivor to be:
In the mountains vestals inundated,
The bride extinguished by a drink of Aconite.

中文:
在新娘出嫁的地方,女兒們被屠殺,
極大的罪惡,兇殘的謀殺,沒有人生還;
在山區里,純潔的女兒被溺死,
新娘飲用附子溶液而亡。

本詩第三句英文翻譯把法文的「puys 」按原意還原為「mountains 」,我們在上文第 1紀第11 首的分析中已經知道《諸世紀》預言詩中用「溺死」來表示被作為器官移植供體而殺死。而原來的英文翻譯由於不明白這裡「溺死」 的具體意義,就把法文的「山(puy) 」翻譯成了「井(well)」 。

這首詩預言了邪惡的中共在全國各地建立了許多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集中營,用這種殘忍的方法滅絕性的屠殺了許許多多法輪功學員,犯下了「地球上從未有過得罪惡」 。

本詩第一句「在新娘出嫁的地方,女兒們被屠殺」 ,其中「在新娘出嫁的地方」 根據上文第 2紀第98 首的分析,我們知道就是「在器官被用來移植的地方」 ,也就是「在器官被活摘的地方」 ;而「女兒們被屠殺」 並不僅僅指年輕的女子被屠殺,「女兒」兩個字也要倒過來看,就像「 接嫁」 兩個字倒過來是「 嫁接」一樣,「女兒」兩個字倒過來就是「 兒女」,因此《諸世紀》預言詩中很多地方用 「女兒」來表示「兒女」 ,即「男男女女」 ;所以這就話完全翻譯過來就是:「在器官被活摘的地方,許多兒女被屠殺」。

本詩的第二句「極大的罪惡,兇殘的謀殺,沒有人生還」,形容了中共邪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是「Murder with great evil (罪惡極大的謀殺) 」,也表明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集團是極其邪惡的(great evil) ,他們不但用活摘器官的方式極其殘忍的屠殺法輪功學員,而完全滅絕性的殺人滅口,焚屍滅跡,「兇殘的謀殺,沒有人生還」」,慘無人道令人髮指!!

詩的第三句「在山區里,純潔的女兒被溺死」,這裡原文的「山區」用的是複數(puys) , 表示中共建立的活摘器官的集中營不止一個,而是有許許多多個活摘集中營遍布全國,這些集中營中有很多在山區;詩中「 純潔的女兒」表示那些不僅僅是無辜的,而且是純潔無瑕的修煉法輪大法的兒女們,他們卻被殘酷地被活摘器官而死。

本預言詩的最後一句「新娘飲用附子溶液而亡」 ,是預言被活摘的器官被用於器官移植手術後的情況。這裡「新娘」指被用來移植的器官,在中國做器官移植手術的病人,術後都會用中藥來調理身體,其中參附口服液或者參附註射液幾乎是必用的藥,其主要成分就是紅參和附子。在將近500年以前,諾查丹瑪斯在寫《諸世紀》預言詩時,在通靈狀態中看到了移植手術後的病人「飲用附子溶液」 ,可是諾查丹瑪斯本身是個醫生,他在16世紀的歐洲以行醫為生,他知道附子是有很大毒性的,由於不理解中藥,他在這一句預言中加入了個人的主觀判斷,認為「飲用附子溶液」 會造成死亡。

活摘器官的罪惡環節

第 9紀第14 首
法文:
Mis en planure chauderon d'infecteurs,
Vin, miel & huyle, & bastis sur fourneaux
Seront plongez, sans mal dit mal facteurs
Sept. fum. extaint au canon des borneaux.

英文:
Disinfection cauldron put on the flat surface,
Wine, honey and oil, and built over furnaces:
They will be immersed, innocent, pronounced malefactors,
Seven of Bordeaux smoke still in the cannon.

中文:
消毒的小鍋放在平台上,
酒精,糖蜜和油脂,將放置在火上;
他們將被浸灌而死,無辜的人,卻被冠以有罪的名義,
波爾多等七個煙囪仍在冒著煙。

本詩第一句的英文對原文「d'infecteurs」的翻譯有改動,原來翻譯成「染色」,因為法文「infecter」就是「傳染(infect)」的意思,我們根據「d'infecteurs」的詞形把它翻譯為「disinfection(消毒)」,這樣就可以更好理解詩的內容。

這首詩預言了活摘器官的三個罪惡環節:化驗配型,活摘手術,焚屍滅跡。

本詩前兩句預言了一個現代的醫院化驗室的情況,在諾查丹瑪斯的16世紀不知道現代化驗設備和藥品的名字,就用當時的物品來描繪說明,沒有消毒這個詞就用形似的詞代替;「消毒的小鍋放在平台上」,指的是消毒用的坩堝及相關的噴燈等「爐具」放在化驗台上;第二句直譯是「酒,糖和油放在火上」,這裡「酒(Wine)」是指「酒精」,而「糖和油」是指那些含有「糖蜜和油脂」的各種「培養基」和其他化驗試劑。這兩句預言通過對化驗情況的描繪來說明在器官移植手術前,需要經過嚴格的化驗和血液和基因配型才能找到合適的器官供體,化驗配型是活摘器官罪惡的一個環節,也是活摘器官集中營系統的一個組成部分。在蘇家屯的活摘器官集中營系統裡面,遼寧血栓醫院就承擔這個系統的部分化驗功能;其實在北京也有類似的活摘器官集中營系統,北京公安醫院的地下室里常年流動性的關押了大量法輪功學員,他們被關在籠子裡,拷在病床上,每天強制性的抽血化驗,不配合抽血就電擊酷刑;它為什麼要關押大量法輪功學員每天強制抽血呢?其實那裡就是北京活摘器官集中營系統中化驗配型的部分,這個北京公安醫院的地下室和蘇家屯遼寧血栓醫院的地下集中營其實是一個性質的,都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集中營系統的一部分。

器官移植手術前需要器官配型才能找到合適的供體,以腎移植為例,兩個非親友的人之間配型成功的比例只有百分之一左右,也就是一個病人要有一百人的人群的來和他配型才能保證成功,而中國大陸在高潮期每年腎移植達近萬例,供體器官的等待時間一般不到一個月,沒有至少幾十萬人的活體器官庫根本就實現不了,這個活體器官庫就是遍布全國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集中營。

本詩的第三句「他們將被浸灌而死,無辜的人,卻被冠以有罪的名義」,說的是活摘器官的第二個罪惡環節:活摘手術。這裡「他們將被浸灌而死」與第 4紀第71 首和第 1紀第11 首里的「被溺死」是一樣的,都是指在器官摘除手術中被殺死。同時這裡用「無辜的人,卻被冠以有罪的名義」,來表示被活摘器官的是完全「無辜的」被中共邪惡以莫須有罪名迫害的法輪功學員。

這首詩的最後一句「波爾多等七個煙囪仍在冒著煙」,說的是活摘器官的第三個罪惡環節:焚屍滅跡。同時這句預言暗示我們,在2006年的7月以後,雖然中國大陸的大部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集中營被關閉,但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仍在繼續,中共邪惡把一部分關押在其他集中營的法輪功學員轉運到比較偏遠地方的集中營里,繼續他們活摘罪惡,那裡焚屍爐的「煙囪仍在冒著煙」,其中一個就有西南地區的重慶集中營。法國的「波爾多」在法國的西南地區,同時「波爾多」地區靠近加倫河(Garonne)和多爾多涅河(Dordogne)兩條河交匯的地方,我們在第6紀第79首關於三峽大壩的預言分析中知道這裡用來指代中國的重慶地區。2006年的5月上旬,中共邪惡的首惡分子周永康到了重慶萬州,在萬州黨校連續開兩天秘密會議,在5月7日左右,有大量武裝押解的一批身份不明的人士到達萬州,有目擊者說不是穿囚服的犯人,更有確切消息傳出是秘密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顯然他們把一部分關押在其他集中營的法輪功學員轉運到重慶萬州山區的集中營里,同時在這一地區有中共軍方的西南醫院,大坪醫院,新橋醫院等一大批超大型軍事編制醫院,有第三軍醫大學等軍方大型醫學研究機構和其他研究中心,中共邪惡在這種更隱密軍事管制條件下,在2006年的7月以後,繼續進行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活動。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西方預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