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世詩篇──徹解諾查丹瑪斯的《諸世紀》(27):邪惡猖狂,正法除惡

力千鈞

【正見網2008年02月06日】

第四章: 迫害真相

第四節:邪惡猖狂,正法除惡

* 宇宙中的正邪大戰

第4紀第43 首
英文:
Arms will be heard clashing in the sky:
That very same year the divine ones enemies:
They will want unjustly to discuss the holy laws:
Through lightning and war the complacent one put to death.
中文:
空中聽到激烈的戰鬥,
在同年,神聖的東西成了敵人,
他們要不公平的討論神聖的大法,
閃電和戰爭,自滿者被投入死亡。

這首預言詩預言了在1999年宇宙中邪惡的「舊勢力」操縱著地上最邪惡的人群―以江XX為首的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引起了宇宙中的一場正邪大戰,這場大戰不僅表現在人類社會中一場迫害與反迫害的鬥爭,也表現在各個宇宙空間中正義與邪惡的決戰,這場正邪大戰將決定宇宙眾生未來的命運。

本詩第一句「空中聽到激烈的戰鬥」並不是指人類空間中的空戰,而是宇宙空間中的「舊勢力」對宇宙大法的正法進行干擾破壞,各個空間裡那些破壞大法的邪惡生命,操縱著人間邪惡迫害法輪功,那麼要清除這些爛鬼邪魔的干擾,法輪大法的正法力量就要在各個宇宙空間中把這些邪魔爛鬼直接清除,而大法弟子發正念的行為,就是用大法賦予的神通直接清除邪惡,這就是發生在「另外空間」的「激烈的戰鬥」。

本詩第二,三句「在同年,神聖的東西成了敵人,他們要不公平的討論神聖的大法」,預言了在1999年7月後,邪惡的「舊勢力」與法輪大法「為敵」,形式上好像是「討論神聖的大法」,實際上是想自己的因素強加於正法的進程,從而破壞法輪大法師父;同時也預言了「討論神聖的大法」是「不公正(unjustly)」,因為宇宙和宇宙中的眾生都要靠法輪大法這部「神聖的大法」來救度,眾生需要的是同化這部大法,而不是按照宇宙中過去的法理來「討論神聖的大法」,甚至最後要什麼「考驗神聖的大法」。

最後一句「閃電和戰爭,自滿者被投入死亡。」,預言了那些「自以為是」的「舊勢力」,將在宇宙正邪大戰中被清除消滅。

雖然1999年7月後邪惡勢力非常猖狂,但是這首預言詩也斷定在宇宙正邪大戰的「閃電和戰爭」中,「自以為是」的「舊勢力」將「被投入死亡」。

* 迫害與啟示

第 2紀第 27首
英文:
The divine word will be struck from the sky,
One who cannot proceed any further:
The secret closed up with the revelation,
Such that they will march over and ahead.
中文:
聖言遭到來自天上的攻擊,
他不能繼續前進,
這個秘密藏在啟示(錄)裡面,
他們還會繼續前進。

這首詩預言了神聖的大法在某個時候會遭到「來自天上的」宇宙「舊勢力」的攻擊,而這個攻擊的秘密藏在《聖經啟示錄》,就是《聖經啟示錄》裡所說的「哈米吉多頓」------最後的正邪大戰。

本詩中所講的「聖言(The divine word)」就是指的法輪大法,我們在前文本書第三章第五節的第 3紀第2 首中有一句「神聖的言語傳給所有的物質(The divine word will give to the substance)」,那裡的「聖言」也是指的法輪大法。「聖言遭到來自天上的攻擊」,就是預言在1999年7月後,法輪大法遭到「來自天上的」宇宙「舊勢力」的攻擊,在人間的表現就是中共邪惡勢力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的迫害。詩中第二句說「他不能繼續前進」,是預言「舊勢力」的干擾和破壞,使的法輪大法的正法進程不能按照大法所要求的最好的過程來「繼續前進」,因為「舊勢力」的干擾和破壞已經發生,邪惡的迫害已經發生,那麼清除「舊勢力」的干擾,反對邪惡的迫害,成了正法進程的一部分,正法還在繼續,所以詩中第四句說:「他們還會繼續前進。」

值得注意的是,這首詩提到了「舊勢力」攻擊和邪惡迫害,「這個秘密藏在啟示(錄)裡面」,這裡就明確指出了:「舊勢力」對正法的干擾和邪惡對法輪功的迫害,就是《聖經啟示錄》裡所說的「哈米吉多頓」------最後的正邪大戰。

其實,通過《諸世紀》預言詩中神的啟示,我們在前面各章節已經揭示了《聖經・啟示錄》的許多謎底:比如邪惡之獸是什麼,獸的數目「666」是什麼意思,大淫婦是誰,巴比倫的大城在那裡,最重要的迷底-----主持最後審判的神是誰,由這些其實可以順理成章的推出「哈米吉多頓」就是「舊勢力」對正法的干擾和邪惡對法輪功的迫害。那麼有朋友會問,在《聖經・啟示錄》裡,法輪功學員們在哪裡提到過呢?

我們知道在《聖經・啟示錄》和《聖經》其它章節裡,一般認為「羔羊」代表「基督」;我在幾年前的文章「聖經《啟示錄》中獸的印記和羔羊的印記」裡,提到「羔羊」代表「善」字,因為中文的「善」字就是由「一隻羊」三個字組成,其中,「羊」字在「善」字的最上方,「一」字在「善」字的中間「羊」字的下面,而「只」字是在「善」字的最下方,不過是倒過來寫的;不管怎樣,《聖經・啟示錄》裡講,在最後的正邪大戰中,「羔羊」帶領著「十四萬四千人」與邪惡之獸爭戰:

啟示錄14-1:「我又觀看,見羔羊站在錫安山,同他又有十四萬四千人,都有他的名,和他父的名,寫在額上。」

這「十四萬四千人」就是《聖經啟示錄》中提到的受了「永生神的印」的基督徒,這件事情敘述在《聖經啟示錄》的第七章:

啟示錄7-1:此後我看見四位天使站在地的四角,執掌地上四方的風,叫風不吹在地上,海上,和樹上。

啟示錄7-2:我又看見另有一位天使,從日出之地上來,拿著永生神的印。他就向那得著權柄能傷害地和海的四位天使,大聲喊著說,

啟示錄7-3:地與海並樹木,你們不可傷害,等我們印了我們神眾僕人的額。

啟示錄7-4:我聽見以色列人,各支派中受印的數目,有十四萬四千。

啟示錄7-5:猶大支派中受印的有一萬二千。流便支派中有一萬二千。迦得支派中有一萬二千。

啟示錄7-6:亞設支派中有一萬二千。拿弗他利支派中有一萬二千。瑪拿西支派中有一萬二千

啟示錄7-7:西緬支派中有一萬二千。利未支派中有一萬二千。以薩迦支派中有一萬二千。

啟示錄7-8:西布倫支派中有一萬二千。約瑟支派中有一萬二千。便雅憫支派中有一萬二千。

接下來,請大家注意:

啟示錄7-9:此後,我觀看,見有許多的人,沒有人能數過來,是從各國各族各民各方來的,站在寶座和羔羊面前,身穿白衣,手拿棕樹枝。
……
啟示錄7-13:長老中有一位問我說,這些穿白衣的是誰,是從那裡來的。

啟示錄7-14:我對他說,我主,你知道。他向我說,這些人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

這裡提到「許多的人,沒有人能數過來,是從各國各族各民各方來的,站在寶座和羔羊面前」,這些人不是「羔羊站在錫安山,同他又有十四萬四千人」中的人,那麼這些人是誰呢?「長老中有一位問」聖約翰「這些穿白衣的是誰,是從那裡來的。」,這個長老是坐在寶座周圍的二十四位長老,他故意這麼問聖約翰,因為這些穿白衣的人來源比較特殊,他們不是來源於教會的人,所以即使身為基督聖徒執筆寫下《聖經・啟示錄》的聖約翰也不知道「這些穿白衣的是誰」;聖約翰於是對這個長老說:「我主,你知道。」;這個長老於是告訴了聖約翰說:「這些人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這裡所說的「從大患難中出來的」,實際就是從被迫害被壓迫的大苦難中走出來,而「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就是在修煉中堅持「善」的準則,哪怕在迫害中付出了血的代價,仍然堅持「真善忍」的信仰,使自己的心靈和本體都得到了淨化;所以說,「這些穿白衣的」就是從邪惡迫害的「大患難中出來的」法輪功學員。


* 不能再迷失了,信仰神的人們

第1 紀第53 首
天啦,我們怎麼能眼睜睜的看著,
一個偉大的國度遭受如此的苦難,
看著神聖的法被毀滅。
基督教完全被其他的法控制,
當除了金銀的新資源被發掘的時候。

這首預言詩我們在本書開篇的序幕中已經解析過,它預言了中共在中國大陸對法輪功的迫害,使這個「偉大的國度遭受如此的苦難」,這場迫害當初是如此來勢洶洶,似乎「神聖的大法」都有「被毀滅」的危險,而基督教和其它宗教「完全被其他的法控制」,在最後的正邪大戰最關鍵的時刻,他們卻迷失在外,整體上處於「袖手旁觀」的態勢。所以500年前,神就通過《諸世紀》的預言詩向他們呼喊:「天啦,我們怎麼能眼睜睜的看著,一個偉大的國度遭受如此的苦難,看著神聖的法被毀滅。」

中共在中國大陸對法輪功的迫害,是非常邪惡的。對於這場迫害,西方國家和人民開始是陌生的;隨著法輪功學員們不斷地揭露中共的迫害真相,有許多善良的人們和團體以至政府機構對中共的迫害進行了譴責,其中包括許多善良的基督徒和基督教團體。但是,整體上,基督教社會對於中共在對法輪功的迫害,到目前為止仍然處於一種觀望態度。這主要原因預言裡雖說「基督教完全被其他的法控制」,其實世界上的許多宗教,拘於宗教的門派之見,都往往不關心其它信仰遭受的邪惡迫害。

本詩最後一句是指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裡,動用了一切可以動用的資源,達到了一種瘋狂的程度,除了金錢以外,它所有的政府機構,宣傳機構,外交機構,包括他們控制的所謂宗教協會,愛國教會等等,都投入到對法輪功的誣陷和迫害之中。

為什麼宗教信徒有時表現得比普通人還沒有善心呢?任何正教正信本來都是講「善」的,我在上文提到「羔羊」代表「善」字,「善」 可以算是基督教應有的精神之一;在西方社會普通人都知道講民主和人權,他們可以做到「我可以不贊同你的觀點,但是我要維護你的合法權利」;可是,往往有些所謂有信仰的「善男信女」,當看到其他信仰的人受到非人道的迫害,其作為連一個普通人都不如,其「善」何在?。

高智晟律師在中國大陸多次為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仗義直言,他成為基督徒後說:「當我不認識基督的時候,我作為人,人的層面上對社會公義的理解,我去做了,替他們仗義執言;當我認識了基督的公義的時候,我更應該去替受迫害者仗義執言」;他還說:「如果基督是今天來到中國的社會,當他看到如此之多的生靈,這麼多法輪功修煉者,如此大規模遭受迫害,基督他會怎麼做?耶穌基督會怎麼做?因為他們都是非基督徒,而不去拯救他們、替他們仗義執言的時候,耶穌基督他還敢理直氣壯的說,我就是道路,我就是真理,我就是生命?還敢說嗎?」

任何一個人,如果不能在道德標準上維持起碼的人道要求,不管他「信」的是什麼,都沒有用。

我在本書裡揭示了許多神的啟示,有些東西可能需要時間去理解,但是有一點,你可以不認識誰是真的神,但是你卻不可能不認識誰是真的邪惡,因為邪惡是非人道的,你只要還講人道你就能分辨,那麼與邪惡鬥爭,和支持與邪惡鬥爭的人們就是沒有錯的;中共邪惡在迫害法輪功的同時,也迫害中國廣大的家庭教會,也迫害其他正信正教。

都知道末世已到,都知道有正邪大戰,都知道會有最後的審判,都知道中共是世上少有的邪惡,可是為什麼「信仰神」的人們還會迷失?

神為什麼要給人留下《聖經・啟示錄》?神為什麼要給人留下《諸世紀》預言等等各種啟示?難道就是告訴人們什麼都不做靜靜等著最後的審判?

不是,神希望人們能夠從《聖經・啟示錄》中得到正確的啟示,認清楚邪惡之獸和它的獸印到底是什麼,這樣才能不被打上獸印和消去已被打上的獸印,分清正義與邪惡,從而能在哈米吉多頓中做一個追隨羔羊與邪惡作戰的勇士,從而配得上天國的印記。

如果一個人連邪惡都分辯不了,或者明知道邪惡是中共卻沒有主持正義的勇氣,那麼他能說他也信仰神嗎?不能,因為真正信仰神的人必然知道什麼是公義,必然會去維護公義。

最後的時間不多了,正邪大戰也到了最後的階段,真正信仰神的人們啊,你們還在等什麼?

也許,在最後的審判中,萬能的上帝問你的第一個問題就是:

你在最後的正邪大戰中都做了些什麼?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