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合一」是實踐不是哲學

胡乃文

【正見網2008年10月01日】

很多的古代聖賢被人稱作哲學家,例如老子、孔子……,那麼“哲學”、“哲學家”到底是什麼呢?
“天人合一”被現代人稱之為哲學的理論,也讓人有點迷惑。

看一看哲學的定義,最早時,哲學這個詞是以philosophy的形式出現,philo就是“愛”,sophie就是“智”,所以哲學就被稱之為“愛智之學”。這裡的“智”不是智慧的意思,而是知識的意思,所以“哲學”這個詞,也就是說“愛那個知識”的意思。

《維基百科》在這個詞的定義專欄,也沒有特別的提出什麼是“哲學”,它是這樣寫的:“古希臘哲學家透過問問題來進行哲學實踐,他們所提的問題大概可以歸類為三類,這三類問題分別形成了哲學的基礎學科:(理論上的)形上學(metaphysics)、(知識性的)知識論(Epistemology)、(實踐性的)倫理學(Ethics)。”

哲學就這樣子,連個定義都付諸闕如;那,哲學理論就更不知該怎樣定義了。實際上,很多的哲學理論都必定具有實踐基礎。“天人合一”的所謂理論就絕不是什麼理論的東西,只要讀一讀《黃帝內經·上古天真論》原文即可知道。

黃帝和被稱為“天師”的岐伯對話中有:上古時代的,“其知道者”,亦即通曉“道”而又能修“道”的人,會像這樣“法於陰陽,和於術數,食飲有節,起居有常,不妄作勞,故能形與神俱,而盡終其天年,度百歲乃去”的生活著。

他們會根據陰陽的季節(春夏為陽、秋冬為陰)和晝夜(晝為陽、夜為陰)周期變化、陰陽的上下內外前後變化、陰陽的物性(寒、熱,干、濕……)變化……又和諧於天地的定數規則,吃、住、勞動等都在這種陰陽變化與物性規則下生活,所以“形”與“神”俱,能盡終其百歲的天年而離世。

黃帝和岐伯的對話中又有:現代的人不照著那樣的生活方式,卻是“以酒為漿,以妄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不知持滿,不時御神,務快其心,逆於生樂,起居無節,故半百而衰也”。拿喝酒當作一般飲料,說妄語當作家常,飲酒後入房行樂,慾望多,而致使精氣神耗散,就只為了一時的快樂,起居沒有任何節制,所以只能活到天年的一半,就已經見到衰老之象了。

陰陽、術數都是天理,起居、飲食、勞動,都和這個天理相關;它不是什麼理論,而是一種實踐。所以說過去的修道者,會在飲食起居等各個範圍,都依著“法於陰陽,和於術數”的理去做、去實踐。

天有陰陽、人也有陰陽,天有五行、人有五臟,天有十二月、人有十二經絡,天有一年三百六十天、人身也有三百六十穴。人和天都是相通的,人必須和天地的那個理和諧相映,如果不照著天的那個一定的理做,就是我行我素的喝酒、說謊、行樂等,不同的生活方式就讓人的身體變化很不同。於是,有人可以活到“盡終其天年,度百歲乃去”,有人只能“半百而衰”。這種天人合一的道理,只要是實踐就可能達到的,為何稱其為形而上的、知識的或倫理的理論、知識或學問?

根據天地運行的道理生活,人就不容易生病。例如對於季節的陰陽變化,能像《內經》中所云:“虛邪賊風,避之有時”,對於心情的調適,能像《內經》中的“恬淡虛無”以至於“真氣從之,精神內守”,哪會得病呢?這些都不是什麼理論,而是只要照著做,就能達到的。恬淡虛無,不過就是慾望、執著少些,捨去名、利、情的執著、慾望而已。再加上隨時內省,讓精神統一,真氣不會散去,那這個人容易得病嗎?這不就是做到它、實踐它的功夫嗎?做到了人與天地之間的關係和諧,一切都達到最好,抗病能力也能增加。

按天理做就對了,完全沒有吃藥治病、吃藥調身的道理。

您看,《內經素問·湯液醪醴論》云:“自古聖人之作湯液醪醴者,以為備耳!……中古之世,道德稍衰,邪氣時至,服之萬全。……當今之世,必齊毒藥攻其中,鑱石針艾治其外也。”

其中的意思是,很久遠以前的“上古”,聖人製作了藥湯、藥酒等保養藥方,只是準備了而不必吃,可稍後的“中古”,人因為道德方面稍微衰退,邪氣就可能會入侵,可那時因為只是道德稍微衰退,只要吃了些藥湯、藥酒,病情立刻好。可至今(黃帝時代)的人們,就必須使用大劑量的、內服的、有毒性的藥湯藥酒攻治其內,而外邊還得針灸砭石的處理。

這裡邊,可以學習到的教訓就是:按天理,保持好的道德操守,沒有必要吃藥湯、吃藥酒治病的事;如果沒有守好那個道德的、操守的底線,於是心情可能會受到影響,而抗病能力就發生一些問題,以至於開始有了吃藥湯、藥酒的需求,吃了它們才能好病;但是更差的、更不堪的,到了難以用藥湯、藥酒治病時,就需要使用更毒的內服藥物(毒藥攻其中)、需要使用更激烈的外科(鑱石針艾治其外)手段調治了。

再舉個《抱朴子·內篇》用藥的例子,有人問“堅齒之道”,抱朴子說:“能養以華池,浸以醴液,清晨建齒三百過者,永不搖動。”用藥湯保養,用藥酒浸泡,選擇天地與人的和諧之時的、人氣未亂的“清晨”,“建齒三百過”,那齒牙就就堅固到“永不搖動”,以上僅是保養之道。還有,就算已經動搖了,得要使它牢固,怎麼辦呢?就用“含藥法”,有“地黃煎”、“玄膽湯”……等可以含於口中而使牢固的。還有就是,如果已經掉了牙,還有服用“靈飛散”的,能使脫落的牙齒再生。

像這樣的用藥治病法,可見得最好的、上乘的“治病”方法,不是等到生病了才治,而是在沒病之時能保養的好些,中醫所謂的“上工治未病”;以上堅齒之道即是。

但是,保養還有上下高低之分,用藥湯、藥酒保養固然是好,但總是已經得病了,《內經》雲是“道德稍衰”,所以“邪氣時至”,如果能學習上古時的“其知道者”,能“法於陰陽、和於術數”那樣天人合一的生活態度,就連“湯液醪醴”也可以免於服用,這不就是最好嗎?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