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洗去自私的心

黑龍江省大法弟子 修心

【正見網2009年01月13日】

師父好!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在這不平凡的十一年當中,經歷了風風雨雨,在偉大師尊的慈悲呵護下,一步一個腳印的走到了今天。珍惜今天能在大法洪傳時期的修煉機緣,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

一、家庭和睦也是證實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在中國大陸,中共邪黨及江××一夥流氓集團,鋪天蓋地瘋狂打壓法輪功,殘酷迫害大法弟子,把上億人推向對立面,邪惡至極。但再猖狂也打壓不住修煉者的呼聲,作為大法弟子是躲在家裡求安逸?還是走出人來證實法?這就是人神一念間。當時每天都有被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的消息傳來,自己有怕心,家裡人也阻擋,因此很長時間走不出人來;家人不讓我和同修接觸,不能堂堂正正的證實法,心裡急,只是落淚;只能在晚上等家人睡著後,自己偷偷的出去發傳單,貼標語,掛條幅。

在新經文《心自明》發表後,我反覆學習,直到背下來。我認識到:走不出人中,是自己執著心太重,後天的觀念障礙著自己;我要聽師父的話,放下人心,突破家庭的小圈子,走師父安排的路,救度眾生;要象師父說的:「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

我和家人講真相: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助師正法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我是大法中受益的人,家裡人誰都知道我修煉七天後一身輕,自此以後,一片藥沒吃、一針沒打過。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家裡裡外外哪樣活我都干,從來沒讓你們操心,你們是在身邊的人,親眼目睹,心知肚明,我修煉是百利而無一害。我老伴聽後說:「我知道大法好,都按師父說的去做沒錯,只是我害怕你被抓,這個家不能沒有你,不出去,在家怎麼煉都行?」我說:「不行。大法受迫害,師父在為弟子承受苦難,千古奇冤,我要為大法、為師父清白說句公道話,法輪大法好。」從此以後,我就堂堂正正的走出人中,和同修學法交流,互相配合,助師正法;環境寬鬆要自己開創。

在我小孫女剛斷奶時,兒媳婦就要把孩子放在我這裡,我想,大法弟子無論遇到什麼事都要以法為大。我對兒媳婦說:你也沒幹什麼工作,白天你有事我幫你帶孩子,早晚我要學法、煉功,孩子晚上你就看護好,你要理解、支持我做好三件事,也是擺放自己未來的位置。以後,兒媳再也不提把孩子晚上讓我帶了。

由於自己不斷加強學法、修心,逐漸去掉怕心,主動和同修配合,幾年來,堅持不懈走遍了鄉鎮大小村莊,真相資料遍地開花。由於家人明白真相後,主動幫助我傳遞經文,真相資料,有時不明真相的世人說些對大法不敬的話,老伴就跟他們洪揚大法美好;他從剛開始干涉我做「三件事」,到現在能主動提醒我發正念,支持我做「三件事」;只要我告訴老伴一聲,今天有事,也不阻攔了;老伴常對同修說:「隨其自然吧。」

修煉人要修心斷欲,已有兩年我和老伴之間沒有了慾望;在生活中互敬互愛,和睦相處。老伴身體幾年來越來越健康,精神飽滿。我對老伴說: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

要珍惜師父給我安排的在家庭中的修煉環境,學法修心,去執著。因為家人也是救度對像,讓家人在自己身上看到大法的超常和美好,時刻把自己當作修煉人,一言一行用法歸正,一舉一動要體現出大法弟子的風範。我有兩個兒媳婦,在兒媳婦一進門時,我就向她們洪法,講真相。每年過大年時,全家人都圍坐一桌共享團圓飯,在沒開飯之前我就把護身符發給家裡人,並且告訴在心理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兒女們在家呆不了幾天,就都上班了,我就抓緊時間在他們在家呆的這幾天,真相資料、光碟放給他們了解真相。明白真相後,兒女們都「三退」了。我經常囑咐兒女們要按「真、善、忍」去為人做事。我大兒媳婦為了支持我經常出去發真相資料,特意給我買了件防寒羽絨服,二兒媳婦經常提醒我發正念,支持我做「三件事」,支持我參加學法小組,支持我去講真相,救度眾生。

修煉這十多年來,婆媳之間和睦相處,誠心換理解,互幫互敬。我身體健康,沒有讓兒女們擔憂,照顧,什麼家務活我都干,讓他們安心工作,我還經常幫助媳婦幹活。因此,我經常聽到有人對我說:你家的兒媳婦逢人就誇你這個婆婆好,處處為別人著想,都象你這樣煉法輪功的都是大好人。我說:這都是我們師父教我們這樣做的,請牢記大法好!真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轉法輪》)

二、遇事向內找,心性在昇華

今年春季的一天,甲同修來電話,告訴我去幫助乙同修幹活。當時,我答應收拾完院子再去,我邊幹活邊想,昨天我和丙同修做真相資料沒做完,今天還需要幾個小時才能完成;但是,在電話裡不好解釋,又答應去幫乙同修幹活。怎麼辦?今天我與丙同修配合是做證實法的事,幫助乙同修幹活也是大法弟子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狀態,也是證實大法的美好;那就看哪個輕哪個重?我先和丙同修把真相資料做完,那時已是上午十點多,丙同修說:快到中午吃飯時間了,下午再去幫忙吧。就這樣我往家走路過鄰居,鄰居正在園裡栽蒜,鄰居說:壠背不直,讓我幫忙。我就幫忙栽蒜。快到中午發正念時間了,我急忙回家發完正念後,再去乙同修家幫幹活。等我到乙同修家一看紙筒快裝完了。我深感抱歉:修煉人失言,這是有漏。甲同修問我怎麼才來,我就把幫鄰居家幹活的事說了。當時身邊有常人,做資料的事不能說,後來我知道甲同修對我有想法,不相信我說的話,自從那天以後再也沒有讓我做事。

我靜下來想一想,為啥同修對我有想法,矛盾為啥發生在我身上?修煉路上沒有偶然的事,是去我哪顆心呢?師父《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中指出:「大家一定要注意一個問題:你們在證實法,不是在證實自己。大法弟子的責任是證實法。證實法也是修煉,修煉中就是要去掉自己對自我的執著,不能夠反而助長這種有意無意在證實自己的問題。在證實法與修煉中也是去掉自我的過程,做到了你才是真正的在證實你自己,因為常人的東西最後你們都得放下呀,放下常人的一切執著才能夠走出常人。「師父還說:「從另一個角度講,其實你們的矛盾就是你們提高中要過的關。都在提高當中,大家都向內找自己。」

我體悟到,自己思想深處,有做事心,妒嫉心,怨恨心,指責心,執著自我;為啥聽到同修有想法,心理就不平衡,這些人心不去能行嗎?自己要去掉執著自我的心,識破舊勢力間隔同修的邪惡因素,把矛盾當作提高的好機會。向內找,找出自己的執著心,去掉它,從而提高上來。

三、發放大法資料也是修煉

在奧運期間,我和甲同修互相配合發放真相資料,堂堂正正面對面講真相,明白真相的常人很高興,接過大法真相資料,光碟,我們一再囑咐要珍惜來之不易的真相資料,看完後,要傳給親朋好友。有時,我們夜間挨家挨戶送真相小冊子、光碟,掛條幅、手寫標語,噴字。十幾天就走遍三十多個村莊,大法的福音到處可見。我們無論走在路上,或是村莊、地頭、田間小路上,都有人主動和我們招手,還說「法輪大法好」。因為我們已經多次把大法的真相資料發放到鄉鎮大小村屯,而且去年我們又挨家挨戶去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所以,很多明白真相的世人主動要大法真相資料、光碟、和護身符;有的還主動聽真相,我們在大法中修出的慈悲心在講真相中體現出來,順著常人的執著無論遇到什麼樣常人,接受的、或是冷漠的,或是表現出與自己無關緊要的人,我們都不厭其煩的,一次不行還有第二次,有的甚至多次講真相才勸退,苦口婆心,心中只有一念,那就是救人。

有一天,我和甲同修晚上發放資料,做的很順利,每到一個村莊,狗叫的也很少,一路走來一路做。爭分奪秒不停的往前做著,心裡有些常人式的高興。這歡喜心一起,矛盾就來了。當我把一份真相剛剛放在一個門縫後,甲同修在我後面就把我放的拿掉,換上她手裡的資料。我疑惑不解,一樣資料為啥換呢?當時心裡不平衡沒吱聲,默默走開,我人心起來,你自己能做,以後不再和你配合――爭強好勝,證實自己。我回來後心裡還不是滋味,就學法,當我翻開師父《精進要旨》〈再去執著〉那一篇,師父明確指出:「弟子們啊!師父心急而無用啊!你們為什麼就放不下那顆常人之心哪?就不願再向前一步哪?我們的學員,包括我們的工作人員,哪怕是為了大法的工作,你們都相互妒忌,你能為此而成佛嗎?我要鬆散管理就是因為你放不下那常人,從而在工作中心裡不平衡。大法是全宇宙的,不是哪一個小小的人的,工作誰做都是洪揚大法,有什麼你做、我做的,你們這種心不去難道還要帶上天國和佛爭強嗎?誰也包攬不了大法,去掉那顆不平衡的心理吧!當你心裡為什麼事過不去的時候那不是執著心造成的嗎?我們的學員不要自己覺的不在其中啊!」

師父的話讓我無地自容,句句說的是我呀,大法點醒我,大法去掉我執著的不好物質;大法在洗滌我的心靈,真修弟子,要聽師父的話,把自己放在其中悟一悟,不悟不知道,一悟嚇一跳,人心凡重如山:執著自我、妒嫉心、抱怨心,這些人心不去,一遇到事,就不把自己當作修煉人。師父說:「你們在修煉中,不能眼睛總是看著別人。要看自己,修自己,有問題就看自己,怎麼樣能夠發現自己的問題。看到不足了,作為個人來講,怎麼樣把每件事情做好,在做的過程中把思想擺正,困難面前體現出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那才是了不起,作為一個大法弟子那才是在用正念在證實法,你才真正的不愧是一個大法弟子。」(《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作為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要想證實法,就要堅持學法修心,在法上認識法。用法歸正自己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消除間隔同修之間的邪惡因素,擺正證實法的基點,才能做好「三件事」。層次有限、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