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歌評議:網上通訊



【正見網2009年06月28日】

*特別通訊:

原稿:八聲甘州--賀「世界法輪大法日」(原稿略)

簡訊:此詞倒數第二行的兩句「轉金輪、乾坤新造,指歸程、天際競歸帆」,其中兩個三字讀似乎可以另寫新意,特別是「指歸程」三字,內涵與後五字有重複,以換掉為好。

原稿:[通訊]不知這首詞有沒有被轉發投稿
…這兩天發現有幾首隨意寫的和詞被轉發投稿了(見到有在大紀元和看中國發表出來)。不知這首詞有沒有被轉發投稿給正見,上次用另一個ID發的一首和詞已經發信建議取消了,這次如果又被轉發了,請同樣處理,以後我會留意,跟貼時聲明請網友不要轉發。…

簡復:這首詞沒有投到這裡來。如果是和詞,我們會先登原詞,或者至少是與原詞同時登載,而不可能單獨先登和詞的。作者這樣說了,我們也會注意。

***********************************

*正見網2009年6月18日下載、審閱,6月19日登載的詩歌:

原稿:詩五首
學法

晨起臨風坐,手捧大法書。
閃閃金光現,娓娓天理出。
不將其背牢,愧此人間途。
一字不可差,同修緊監督。
比學比修後,內心天地殊。
時時須念此,不可稍疏忽。
努力多精進,助師把塵拂!

偶感(略)

詠李白

氣吞風雅妙無倫,碌碌當年不覺珍。(…)

過西安

離離芳草滿故宮,太宗故殿此城中。
雁塔暮鍾連晚苑,明光曉鼓帶晨風。
一夕渭水西風鋂,獨過荒村悵孤燈。
千古往事俱為此,齊助法王正大穹。

觀神韻

激昂下世猶在眼,奮勇龍泉尚顯雄。
何事九天降人間?破謊除魔救眾生!

修改與評註:第一首(學法)的七個韻腳中,「書、途、殊」屬第四部,「出、督、忽、拂」都是入聲字,分別屬於第17部、15部、18部、18部。因此,如果以「詞林正韻」為準來審閱,這首詩只有後面四句是押韻的。我們登載了,也沒有改,那是因為四個入聲字派入三聲時剛好都派入了「中原音韻」的「魚模」部(也就是「書、途、殊」所屬部)。這只是個巧合,但我們畢竟找到了相當的理由,按「中原音韻」的標準可以通得過了。「中原音韻」歷來是填寫元曲(北曲)的標準韻書,我們也將沿用這個規矩,把它作為(北曲)曲韻的標準。但不會把它作為詩韻的標準,更不能作為詞韻的標準,因為詞中必須用到入聲字,而「中原音韻」中沒有入聲字。提出這個問題,是請作者(以及其他作者)注意,我們定了「詞林正韻」兼作詩、詞的標準,就應該用「詞林正韻」來檢查和規範自己詩歌的韻腳,不要總是憑感覺或按普通話來押韻。第三首(詠李白)首句「氣吞風雅妙無倫」句意不太通順,改為「風流雅韻妙無倫」。第四首(過西安)第六句失韻:「燈」不押前面的「風」,也不押後面的「穹」,因此改為「獨過荒村孤燈蒙」。第五首(觀神韻)末句「破謊除魔救眾生」失韻:「生」不押前面的「雄」,因此改為「破謊除魔威德宏」。其前的一句「何事九天降人間」,尾字是平聲,但此詩押平聲韻,因此非韻腳行的尾字以仄聲為宜,所以改為「何事九天人間降」。值得作者注意的是,這裡的兩個失韻,都仍然是那個第一部「東冬」和第十一部「庚青蒸」混押的老問題。

原稿:告白天下

法輪佛法順時生,彰顯佛法往不同。
世人精算眼前利,身後之事未必明。
天道循徊非人力,善惡報應自促成。
佛法洪傳祥和事,江鬼妒嫉怒波生。
鎮壓在前護法後,何故冠反政府名。
殘害百姓強欺弱,正邪信口雌黃定。
弄權國法當兒戲,昭然若蠍理難容。
共產邪黨主義好,但是殘暴更出名。
多少賢良含冤死,家破人亡悲劇生。
真修不為權勢爭,得道不為權力用。
修佛本是超常事,何必盡與世俗同。
真善忍是通天梯,假惡鬥為入地門。
蟾蜍發狠為私慾,佛徒赴難救眾生。
善惡終究必有報,真相顯時必驗證。
佛法普度十八秋,轟轟烈烈苦做成。
不是佛祖發慈悲,劫難來時怎逃命?!

修改與評註:此詩的韻腳,如果第一句算作入韻,是「生、同、明、成、生、名、定、容、名、生、用、同、門、生、證、成、命」。除了「門」屬於第六部外,其餘韻腳都分別屬於第一部「東冬」和第十一部「庚青蒸」,還是那個混押的老問題。所有修改和改變句子的順序,基本上都是為了解決押韻的問題。

原稿:我還來得及

我還來的及,正法在繼續。
慈悲的師父,一在給機會。
一定要珍惜,一定不放棄。
做好三件事,無悔我自己。

評註:此詩的四個韻腳中,後三個「會、棄、己」都屬於第三部的仄聲字,但第一個「續」屬第十五部。本詩第一句作者是打算入韻的,按詞林正韻也不相押:「及」屬於第十七部,而非第十五部。如果作者能儘快學會使用韻書檢查自己詩歌的韻腳,這些錯誤在投稿之前都能全部消除掉,詩歌也就能順利的發表了。

附帶說一下,好些作者的來稿中都存在「同音錯字」。這個錯誤和使用電腦有關:有些中文軟體用拼音輸入後就會有一大堆同音字蹦出來,在選用時一不小心就可能選用了自己不打算選的同音字。這種情況在一般文章中已經很普遍了。但在詩歌中是不應該有的,因為詩歌的字數與文章相比畢竟是很少的。有的詩歌就只四句,投稿之前仔細檢查一遍也就最多花費幾分鐘,但還是把同音錯字給寄來了。比如此詩中的「一在給機會」的「在」,顯然應該是「再」。

另外,很多人都喜歡說「改錯別字」「不要寫錯別字」,甚至說「消滅錯別字」。對於小學生或初中生,這樣講不能說是錯的,因為他們還在積累和熟習字、詞的階段,不宜把「別字」的概念過早教給他們,以免造成對字詞的不確切記憶。同時,有些地方的中、小學老師說的是「錯白字」,那就對了:「白字」指的就是上面提到的「同音錯字」,而不是我們下面講的「別字」。實際上,「別字」和「錯字」是不同的兩個範疇。「錯字」(包括「同音錯字」)是肯定不能允許的,是要避免和「消滅」的。「別字」雖然有「誤用字」的內涵(包括了「白」字),但詞彙學裡的「別字」是指某字的「別體」,即另一種寫法:兩個字、詞意義完全一樣,但寫法不同。因此,對來稿中的「別字」,我們不算作錯誤,只有當作者所寫的「別體」太冷僻、大多數讀者都不認識,而另一體卻是多數人都認識和理解的時候,我們會把它改為另一體。這不是說作者錯了,而是為了更多的人能更好的理解作者的作品。

比如說,「參與」和「參預」本來是互為別體的,因此意思本來是完全一樣的,也都是常用字。很可能是大陸搞簡化字的原因,「與」字簡化得很多,「預」簡化得少,以至大家都用「參與」,很少有人用「參預」了(在台灣可能不一定這樣)。這一來,「參與」的詞義也被簡化了:只表示某人參加了某事,而不再有「事前知道、商量、計劃」的內涵了。但「參預」的內涵沒有改變。因此,我們在評議中鼓勵作者們積極「參預」地方的正法活動,而沒有用「參與」這個詞。一位作者來函指出說,這個字應該是「參與」,我們沒有改。後來我們又用了,這位作者又來函。順便說,我們不是對作者的來函不重視,而是認為作者一想就能明白:作者指出的某些同音錯字,我們馬上就改了,為什麼這個詞不改呢?而且還堅持再用呢?如果作者想一下:是不是這個字本身沒有錯?立即抄起詞典查一下,問題也就解決了。而且作者可以從中學到這兩個互為別字的詞義現在所具有的細微差別。

原稿:看今朝

百年暴政有多少冤魂嗟嘆,
看今朝中華頹敗,
痞子執政人妖邪,
宇宙大法遭毀謗,
囹圄囚禁善良人,
滅人性,絕人寰,
殘害我中華民眾,
莫傷悲!莫惆嘆!
人神怒!共誅之!
天網恢恢,惡黨殤矣。

評註:這首詩沒有登載,主要是因為不押韻。讀者如願了解押韻方面的常識,可參閱正見網上的有關文章。【詩詞常識】(四) 押韻http://www.zhengjian.org/zj/articles/2003/1/11/20001.html

另外,在用詞方面的問題也比較突出,值得給作者提出來,也值得其他作者們小心在意。比如,第一行的「多少冤魂嗟嘆」。為什麼用「嗟嘆」呢?惡黨幾十年暴政兇殘已極,人們生前不敢反抗,就是因為怕它迫害自己和家人。已經被迫害死了,失了人身,邪黨也無法再迫害了,幾千萬冤魂會只是「嗟嘆」嗎?文章之能,在曉之以理;詩歌之能,在動之以情。廣大民眾積壓了幾十年的不滿、怨憤、反抗的情緒,直到冤死以後的委曲、悲憤,詩人本來應該以之喚醒尚未清醒、對惡黨認識不足的民眾。而作者卻輕描淡寫的用了一個「嗟嘆」來表達。又如末行的「惡黨殤矣」:「殤」作動詞是「短命」、「死得很年青」。這樣寫就等於說,惡黨本來是會活得更長的。象惡黨這種從一產生就靠殺人存活的團體,我們沒有理由說它本來該活得更長。其它的句子,比如「看今朝中華頹敗」(「中華頹敗」不妥),「莫傷悲!莫惆嘆!」(「惆嘆」生硬、內涵不確)等。

當然,我們不是說作者有意這樣寫。但作為詩歌作者,是應該對自己所用的每一個字都小心在意、仔細推敲的。在文章中用錯一個字、詞,不一定就有大的影響,因為文章中的一層意思往往不只用一個詞或一個句子來表達。但詩歌裡面的一層意思可能就集中的體現在一個詞甚至一個字上,那個字一錯,整首詩歌的內涵改變就很大,甚至走到反面去。

原稿:(三首詩,原文從略)
成子¨珍珠「圓」:
盛事開篇:
正念、講真相救世人:

評註:這三首詩沒有登,主要是不押韻。如果作者希望了解押韻的常識,可參閱正見網上的有關文章。(請參上則評議中的網上地址)

原稿:助行

斜陽漸落危欄傾,腥風血雨遍天地,
流氓當道暴惡施,身卑末敢忘憂民!
力挽狂瀾眾弟子!身負使命狼窩裡,
浩然正氣驚天地,正念正行助師行;
講清真相度眾生,揭穿假丑與惡暴!
世人方從迷中醒。

評註:這一首的構句和句讀比上面兩則評議中的作品要好些,但仍然不押韻。如要參閱有關押韻的常識文章,請參上上則評議中的網上地址。

*正見網2009年6月18日和19日下載、審閱,6月20日登載的詩歌:

原稿:詩四首--贊大法弟子(只錄修改過的一首,其餘從略)


雪壓松欲翠,風撼挺且直。十載寒風盡,紅潮解體時。

修改與評註:兩個韻腳「直」和「時」一仄一平,宜改為平仄相同。把第二句改為「風撼挺鐵枝」,使原詩押平聲韻。第一句「雪壓松欲翠」於理欠通,改為「雪壓映青翠」,只強調其顏色的對比,較為自然,而且與第二句在字義上相對。

原稿:真相幣短語十六則 (案:「十六」應為「十五」;只錄修改和刪節部份)

中共要玩完,民眾快迴轉。退出黨隊團,財運路路寬。
真相法徒做,資金自己擱。只為眾生醒,棄黨命能活。
人心留善念,真相抓緊看。退出團隊黨,日月福壽安。
(沒有登載的五首:)
常念真善忍,此命有護神。吉人天光顧,同化入佛門。
法徒講真相,慈悲大善揚。只為眾生您,希望道路暢。
退出黨團隊,保命更重要。要想有好運,退黨真相尋。
常念大法好,邊地是黃金。真心為你好,救命送良藥。
大法澤福地,三退幸運到。真相大家傳,你看我也看。
惡黨畫皮剝,三退咱快辦。

修改與評註:原作十五首小詩,登載了十首,因此標題改為「真相幣短語十則」。其中的第三首(中共要玩完),兩個韻腳「轉」、「寬」一仄一平,不妥。但首句入韻,而且「完」字是平聲,因此掉換前面兩句的順序,使原詩押平聲韻。第五首(真相法徒做),第二句「資金自己擱」,「擱」字可能是用了方言的意義,也可能是為押韻而委曲原意。而且「擱」與「活」兩個韻腳一平一仄。總之,以改為宜。考慮到第一句「真相法徒做」入韻,而且「做」也是仄聲,可與「活」字搭配。因此把第二句改為「資金自己出」並與第一句交換次序,使原詩押仄聲韻,內涵也比較明白好懂。第七首(人心留善念),末句「日月福壽安」詞語搭配不妥:「福」和「壽」都不用「安」修飾。因此改為「保命福壽延」,「延」還是平聲韻腳。(注意,第二句尾字「看」可讀陰平而意義不變)。沒有登載的五首中,第一首第三句「吉人天光顧」構句上比較生硬,內涵上沒有必要,而且與第二句「此命有護神」不太一致。末句「同化入佛門」對常人講也太高了一點。第二首的兩個韻腳「揚」「暢」一平一仄;末句「希望道路暢」抽象而不具體。講真象的句子應該儘可能具體些。第三首不押韻:「要」不押「尋」。第四首不押韻:「金」不押「藥」。而且第二句「邊(遍)地是黃金」內涵不妥:它本身不是事實,而又可能加強、放大常人的貪利之心。末句「救命送良藥」又完全是另一回事了,如果讀者把「良藥」解釋為「黃金」,那就更加誤導人了。二十個字的小詩,最好集中寫一個主題,避免節外生枝,造成不必要的誤解。第五首(六句),前面兩句失韻:「到」不押後面的「看」。

原稿:滿江紅--喚醒

神在憤怒,正人間、制止行惡。
高聲喊、真善忍好,喚醒善念。
萬古難遇師與法,千百年來等和盼。
想什麼、機緣只一次,莫錯過。

舊勢力,害眾生;大法徒,助師行。
發正念、剷除邪靈爛鬼。
排山倒海黑浪翻,佛法神通明途展。
同歡慶、法正人間時,神佛顯。

評註:從來稿可以看出,作者不知道怎樣填詞。凡是這種情況的,只要內涵沒有問題,又合符(或者稍加改動就能合符)詩歌的押韻要求,我們都按詩歌來登載。但這首作品沒能滿足押韻的要求,也不好修改(需要添加的韻腳比較多),因此沒有登載。作者如果仍然想學寫詩詞,首先要解決的是學會押韻。這方面的常識,可以參閱正見網上的有關文章。【詩詞常識】(四) 押韻 http://www.zhengjian.org/zj/articles/2003/1/11/20001.html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詩詞曲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