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城血淚――勸善信兼揭露迫害

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9年09月27日】

網上流傳了一些經典對聯,其中有一幅:

「和諧社會」

中央機關出上聯:
上級壓下級,一級壓一級級級加碼馬到成功
地方政府對下聯:
下層蒙上層,一層蒙一層層層摻水水到渠成

看到這則對聯,不由讓我聯想到一個地方――聊城。聊城號稱江北水城,其實倒也明符其實,「南有杭州西子秀,北有水城胭脂美」,目前提倡發展「當代科技與傳統文化、現代文明」相結合的古城保護和旅遊建設,聊城要走向國際。可是,其不是靠著對自身歷史文化的真正反思和信心來獨立起步的,而是靠了對中央的鑽營來撈取政治資本。

聊城古城,距今932年歷史,四面環水,方方正正的宋代古城,世所罕見。又有民謠道:「東昌府,有三寶。鐵塔、古樓、玉皇皋。」其中,古樓是明代魯班所建(是保存最完整的全木結構)的光岳樓,顧名思義,在清明的古代時節站在此樓上可以看到遠岱泰山。鐵塔是代表佛家文化,在原護國隆興寺,可現代讓其聞名的卻是旁邊的「鐵塔商場」。玉皇皋是供奉玉皇大帝和道家諸仙的地方,據說有上百尊神像,住著老道。可是文革之後已經蕩然無存,連些許當時的情形也不知道了。

山陝會館、運河古都的功用已被歷史所沉澱,新興的京九鐵路線上,官員們要把聊城打造成「北京的後花園」。 中共斥資30 億修建了國家大劇院,典型的墳包型建築,一心迎合北京老巢的聊城官員,花8000萬也修建了一個歌劇院,土銅色的墳包型結構,徹底破壞了古城水域的美感。在中共體制的影響下,北京有廣場,全國都跟著建廣場,濟南的的泉城廣場甚為豪華,裝點盛世;北京建大劇院,全國也跟著建大劇院,一片「歌舞昇平」。自從北京破天荒的將奧運場館定為「鳥巢」之後,濟南也興建了「鳥巢」做為運動場館,聊城也緊跟其後建了「小鳥巢」。口口聲聲為老百姓,哪一個項目的動機是為了老百姓呢?

1999年,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了,聊城「610辦公室」也成立了,國安、公安出動了,洗腦班一批一批抓人了,勞教所一批一批送人了。冠縣是當年大法師父三次親臨傳法的地方,故被邪惡稱為「重災區」,請看明慧網報導《山東冠縣邪黨「六一零」十年罪惡》,幾千人先後被綁架、已知13人被迫害致死。陽穀更是在農忙時節瘋狂抓人到洗腦班。莘縣22歲的大法弟子張震中,山東工業大法管理系本科大學生,被瘋狂毆打、野蠻灌食奪去年輕、善良的生命。莘縣王鳳偉,一位在大法中受益(得法前是肝腹水晚期)的年輕母親,先後7次被非法抓捕,每一次都被打被折磨的勞教所拒收,最後身體極度虛弱在莘縣看守所含冤去世。聊城市林業局大法弟子亓鳳芹,在派出所被毆打,在聊城市看守所被灌食,昏迷時同室的犯人們拚命砸門卻無人管死活。聊城大學號稱聊城的教育基地,可是其保護處卻與聊城公安局緊密聯繫,多次積極追隨國保大隊非法抓捕學員。亓鳳芹是聊城被迫害致死的第一人(2001年10月),可是至今兇手還逍遙法外!實驗小學優秀青年教師張鋒,被抓後絕食抵制迫害,他絕食了三年,被邪惡非法關押了三年,然後送到臭名昭著的王村勞教所……前610主任咸慶平(已遭惡報病世)曾說:「那裡就是人間地獄」!

中央610辦公室直接指揮控制著各級的黨政機關及公安、檢察、法院、勞改、勞教部門、國安部門以及宣傳機構、新聞媒體,是一個從中央展開的組織嚴密、系統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610超越一切政法機關,又反過來利用著法律。自中央成立610辦公室以後,吳官正在任山東省委書記時多次到省勞教所學習班非法關押學員的地方部署迫害,聊城市也成立了所謂的法制中心對學員強制強化。聊城市610市主任,夥同市、區公安、國安、區委等部門,對聊城市數千名學員實施監控、抓捕。將數百名學員勞教,多人判刑,已知6人被迫害至死。由區政法書記李玉功出面具體主持著法制中心,在一個廢棄的看守所監號內非法關押學員。一天收取每名學員費用30元,一期班辦下來至少1個月。這些610人員無法無天,極端仇視法輪功。在邪黨的所謂法律體系下,隨意的抓人整人,有些人被非法關押幾年之久。

聊城的官員啊,你可知道中共為什麼要鎮壓法輪功?因為法輪功是真正的正法修煉啊,是眾生千萬年等待的宇宙大法啊!不信,你看看風靡全球的神韻藝術團的演出,你看看明慧網和正見網上的迫害真相和神傳文化!聊城的官員啊,你為什麼要追隨中共迫害法輪功啊?不要再被中共蒙蔽了,中共禍國殃民,是西來的幽靈邪教,已經走向解體;迫害法輪功的惡人啊,在天滅中共的時候,將來法律健全的時候,你們罪責難逃!中共理論與普世的價值觀相反,欺騙百姓,翻雲覆雨,中共在徹底垮台之前,卻力圖將其命運與具有五千年文明歷史的中華古國綁在一起,中華文化是神傳文化,而中共戰天鬥地,從來也沒有祭拜過黃帝,它不是中華民族的薪火傳承者,而是竊國奪權、危害眾生的邪靈。

「古道幽,拱橋秀,光岳樓依舊。華麗迷障掩不住,罪惡丑」。這是視頻《聊城血淚》開篇的一首詞,是啊,表面的繁榮算不了什麼,遮不住邪黨的罪惡醜陋。何況還不是什麼真的繁榮,邪黨一倒,這繁榮又是留給誰的呢?聊城有水,但是沒有山,所以古人造樓以助勢,何時,站在光岳樓上,能再看見那清晰的泰山?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