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池心語:做事與修心

蓮子

【正見網2009年10月19日】

總結自己十多年的修煉心路歷程,得出了一個令自己震驚的結論:幾乎是做事做過來的,不是修心修過來的。可能有同修會說你這樣說是不是有點言過其辭了?其實真的是這樣。

最近學到師父《在明慧網十周年法會上講法》中:

「弟子:我們代表長春大法弟子問師父好,弟子想念師父。迫害前各地輔導站的站長都起了很大的作用,迫害中被迫害的很嚴重,好多人現在狀態不好,大家覺的非常可惜。正法已近尾聲,這些人怎麼辦?我們應該怎麼幫助他們呢?

師:講真相對誰都是一樣的。邪惡的迫害使他們受了很多苦。雖然我不承認這種對學員的迫害,正法中也在全面的銷毀它們,可是正法未到之前它們還是瘋狂的迫害大法弟子,所以說能走過來的是最了不起的。不管是輔導站站長也好啊,還是什麼負責人也好,過去他們都是和其他學員一樣的修煉人,不是說他修的好才當站長的,也許還沒有一般的學員修的實,但是他能做事、願意做事,才叫他做了負責人、站長。在對他們講真相時也要看他們的心結誤在哪裡了。」的法時,心中感慨萬千。師父慈悲,體諒弟子所受的苦,可是弟子路走不正,把做事當成修煉了,不但沒有修好自己,還給大法造成了損失,想起來真是難過。

修煉之初,一身大病不翼而飛,心中充滿了對得法修煉的無比喜悅和對師父的無比感激。不久就擔任了當地輔導站的負責人,學習師父的經文《清醒》後知道了「大法的任何工作都要為人得法和弟子的提高為目地,除去這兩點都是無意義的。」(《精進要旨》)那時整天忙著到處去洪傳大法,辦學習班,開法會,相對學法和煉功的時間已經很少了。當時也意識不到學法對修煉的重要,只知道洪傳大法是自己義不容辭的責任。

這場邪惡的大迫害剛開始的第二天,我就被非法拘留在看守所。面對這場突如其來的鋪天蓋地的巨難,因為平時沒有學好法,心中沒有法的保障,失去了理性和清醒,向邪惡妥協了,給大法造成了無可挽回的損失。之後一次又一次的被非法綁架、關押、勞教和流離失所,直到零三年秋從勞教所回來。四年中幾乎沒有幾天學上法、煉上功,反而給自己的修煉留下了永遠都難以抹去的污點。

零四年五月,師父生日那天,我在學法小組含淚讀了我剛寫好的一首《歸途中的心語》詩,作為向慈悲苦度我的師尊的沉痛懺悔。其中寫到:「我曾是一名不爭氣的弟子,辜負了恩師的慈悲苦度;在面對邪惡的騙術中,我曾經把握不住――供出過同修,給同修及家人帶來了本不應承受的痛苦;在邪惡的壓力面前,我曾經懦弱屈服――寫下了所謂的「三書」,玷污了大法弟子那無比聖潔的稱號,留下了難以洗刷的恥辱,鑄就了遺恨千古。四年多,一千六百多個日日夜夜,我曾經背負著由悔恨和內疚裝滿的「包袱」,艱難的行進在回歸的旅途。由於在過去的學法中,>]有打下堅實的基礎;由於在心底的深處,沒有做到堅信大法堅信師父;由於在正法的基點上,沒有做到正信正悟;由於在面對邪惡的迫害時,放不下人的執著、正念不足。因此才一次次的順應了舊勢力的安排,留下了這滿身的污點和恥辱。我曾經期望早日脫離那個邪惡的魔窟,卻又羞澀面見同修,更無顏面對慈悲救度我的師父。從第一次被非法綁架進邪惡的魔窟,到最後一次從那裡走出,整整四年的時間啊,留給我的只有那刻骨銘心的悔恨、自責、愧疚…….

回來後,我仍然背負著悔恨、自責和內疚這個巨大的包袱,想通過做大法的工作來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沒想到又從新步入了「做事」這個怪圈當中。當時妻子仍在監獄遭受著迫害,孩子在外打工謀生,我孤身一人,除了睡覺的時間外,全身心的去做證實大法和協調的工作,逐漸的形成了一種很強的幹事心,把學法修心放在了後面,把做事當作了修心。而且自認為自己協調的好,使本地區的修煉環境得到了根本的改善。做事心、歡喜心、顯示心、名利心、妒嫉心、執著自我、證實自己的心全起來了。而且做事急於求成、易衝動、欠理智。終於有一天被邪惡鑽了空子,我和同修們在農村講真相時被惡警綁架。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我和另兩位同修走脫,其他同修被非法拘留,給當地證實法、救度眾生的環境造成了很大損失。在沉痛的血的教訓中才使我清醒過來,反思自己的修煉歷程,向內找自己,原來自己把當站長、協調人的角色當作了顯示自己、證實自我的資本,把協調工作當作了修煉,把做事當作了修心。更嚴重的是想通過做大法的工作來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利用大法的工作來達到自己「彌補」的目地,這是多大的私啊!其實這就是一個大法弟子不理智不成熟的表現。

今天在這裡談出我的沉痛教訓,是想告訴同修們千萬別象我這樣,在修煉中一定要擺正做事與修心的關係,走正走好自己的路。

修煉中做事是必須的。過去佛教中修煉,每天和尚們也要做打坐、念經、化緣三件事。我們今天的修煉形式,師尊也讓我們每天做三件事,那就是學好法,同化大法,溶於法中;發正念,解體邪惡;講真相,救度眾生。但是,我們的三件事中包含著修煉的全部內涵,每一件事都修在其中,每一件事都和修自己的心性密切相關著。如果我們把做三件事和向內找修自己那顆心割裂開來,忘記了自己是一個修煉的人,單純的去做大法的事,那和常人就沒有什麼區別。因為常人也能做大法的事,也在講真相、勸三退等,可是他不是修煉,他只能積福德。而我們大法弟子則不同,我們是一個修煉的人,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不但要完成救度眾生的偉大歷史使命,還要不斷的修去各種人心和執著,達到圓滿的標準。

象我這樣長期以來把做事代替修心,仍然還沒有完全從「做事」的思維、認識和觀念當中跳出來,擺不正做事與修心的關係從而付出沉痛代價的同修可能也不在少數,其實這是很危險的。我們可能都不止一遍的看過師尊對澳洲學員的講法錄像,這些年來師尊每次講法幾乎都要講如何向內找、修自己、協調配合、消除間隔、整體提高等方面的法。為什麼?我個人所悟,是這個問題已經帶有普遍性,而且有的地方可能還比較嚴重,已經給大法弟子講真相救度眾生和整體提高帶來了一定影響,有意無意的阻礙著師尊的正法進程,應該引起同修們的驚醒了。

師父在《退休再煉》中告訴我們:「修煉可不是兒戲,比常人中任何一件事情都嚴肅,不是想當然的,一旦失去機會,六道中輪迴何時再得人身!機緣只有一次,放不下的夢幻一過,方知失去的是什麼。」(《精進要旨》)經過十幾年摔摔打打的修煉歷程,在一次次用鮮血和淚水換來的教訓中,使我越來越感受到了修煉的嚴肅。想想那位長春同修提出的問題,如果我們修不好,不但沒有做到為法負責、為眾生負責、為整體負責,也對不起自己呀?

師尊在《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中又慈悲的對我們提出殷切期望:「修煉嘛,希望大家能夠鍛鍊的越來越成熟,越來越理智,越來越能夠象個修煉人做事。」「過去我是說過,正法的時間不會太長了、很短。我多希望你們很快就成熟起來、很快就理智起來,使這件事情在很短的時間內就結束了。如果大法弟子都不理智、都不成熟起來,老是在用人心做事,表現的那麼強烈,那這件事情怎麼完哪?怎麼能說大法弟子修煉好了?」學了師父的法對照自己,修煉十多年了還是這個狀態,讓師父為我們操不完的心,真是愧疚得無地自容。自己一定要清醒起來,擺正做事與修心的關係,在做好三件事中紮紮實實的修好自己的心,儘快的理智、成熟起來,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