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風悠悠:唐太宗因「良弓」而自省(外二篇)

陸真

【正見網2010年11月12日】

一、刻石工 辭不具名

蔡京(北宋佞臣,被稱為“六賊之首”)詆毀司馬光等人,寫了一串“奸黨”的名單,刻在一個大石碑上,並向各州縣頒布,令他們也把名單上的人名,刻在石碑上。

長安有一位刻石工,名字叫安民,被征來刻石,他推辭說:“我們這些愚人,不知刻碑是什麼意思。但象司馬光相公這樣的人,全國人民都稱讚他正直。現在說他是奸臣,我不忍心刻這些。”

府官聽後大怒,要嚴懲他。石工哭著說:“你們指派我刻石的勞役,我不敢推脫。但請允許我不在石碑上刻下“安民刻石”的字樣。”

二、害怕臣子的皇帝

唐朝的時的宰相韓休,剛直不阿,敢於直諫。玄宗常去苑中打獵,或舉辦大的取樂活動,稍微感到過分,一定要問身邊的人說:“韓休是否知道此事?”

玄宗是怕韓休知道了,會有所批評。事後不久,皇上便會收到韓休的諫疏。

玄宗有時對照諫疏,心中不快。有些臣子奏道:“自從韓休入朝為官,陛下沒有一天能夠盡情歡樂。為何不把他趕出朝去?”

玄宗說:“我雖然受了一點委屈,但社稷和百姓,卻可以得到好處。蕭嵩每次奏事,都順著我的心意,但我事後回想,卻睡不安穩。但是,韓休每有諫奏,他所論述的治國的道理,當時雖許多話,讓我無法接受,但我事後想想,確有道理,我反而可以睡個安穩覺。我使用韓休,是為社稷著想,不是為了自己的好惡。”

三、唐太宗因“良弓”而自省

唐太宗對蕭?說:“我年青的時候,有十幾把好弓,當時自以為它們是世間最好的弓。最近,我把這些弓,讓制弓的工匠看看,工匠說:‘這些都不是好弓。這些弓所用木的木心不正,脈理歪邪,弓雖然有勁,但射出去的箭不直。’我是以弓箭打天下的皇帝,但對弓的識別,都很有限,何況是治理天下的大事呢?所以,我應該格外謙虛謹慎!”

於是,唐太宗讓五品以上的京官,夜間在中書房值班;讓御史大夫杜淹,參予朝政。唐太宗希望得到更多的人,及時的來對自己進行批評和指正。

正是:
唐皇太宗,
史頌英明。
何以英明?
時時自省。

自儉者豐,
自力者存,
自律者貴,
自下者尊。

自謙者高,
自勵者勤,
自勝者強,
自省者明。

常能自省,
故而英明!

(以上均據鄭瑄《昨非庵日纂》)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