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基繪圖預示 大明窮途末路

紫悅

【正見網2011年09月06日】

節錄《明史 劉基傳》

劉基(西元1311-1375),字伯溫,浙江青田人。元至順間進士。輔佐明太祖平定群雄,官至御史中丞,封誠意伯,卒諡文成。詩文皆有名,為明初一大家,著有《誠意伯集》。後世因他是青田人,故稱“劉青田”;又因他被封誠意伯,故又稱“劉誠意”。

劉基輔佐朱元璋平定天下,料事如神,個性剛直嫉惡如仇,與許多人格格不入。於是歸隱山中,每日裡惟有飲酒、奕棋,絕口不提功業。縣令屢次求見不得,就穿上一般庶民的服飾來謁見劉基,劉基剛在洗腳,就讓從僕引入草屋茆舍等候,以粗茶淡飯款待他。縣令實告說∶“某是青田知縣呢。”劉基大驚起身,口中自稱是“民”,謝絕縣令的拜訪,請他離去,最終都不願再見他。那涵養韜略的事跡,是如此謙沖,可究竟還是被大奸臣胡惟庸所中傷。

劉基滿面虬髯,容貌修長、偉岸,慨然有大節,談論天下安危,義形於色。太祖體察到他的至誠,任為心腹與左右臂膂,每回召基商討,總是屏退其他人,密語多時。基也認為能得遇朱元璋,是個不世機緣,因而知無不言。遇急難,勇氣奮發,計劃立定,人莫能測,閒暇時,就隨時敷陳王道以及治國之理。

劉伯溫對於明太祖朱元璋來說,不亞於姜子牙之於周武王,張良之於漢高祖,諸葛亮之於劉備。他們能成為各朝的開國之相,除了他們本人的才能才略,還與他們都深明天地變化之理,知道改朝換代,自有天意有很大關係。劉基在《燒餅歌》中預言了久遠的未來,當然也看到元朝氣數已盡,明朝將興以及往後朝代、歷史的變化。

南京蟒蛇倉石碑

南京近郊的蟒蛇倉,一日,忽然無風自倒,內有一石碑出現,碑上的碑文是劉基(劉伯溫)題的:

“甲申年(即西元1644年3月,明亡)來日月枯,十八孩兒(孩兒即“子”,十八孩兒即“李”字,指李自成)闖帝都。困龍脫骨升天去(明思宗煤山自縊),入堂群鼠(指李自成與張獻忠)暫相呼。中興帝主登南極(指永明王在南方一隅即位,抵抗清兵,是為南明),勤王俠士(混亂世局中,有人挺身而起)出三吳。三百十年(明朝建國年限)豐瑞足,再逢古月(古月合成“胡”字,指關外之後金與滿清異族)擾鴻圖。呸、呸、呸!八月中秋絕;呵!呵!呵!此時才見真消息。”

己卯(西元1639)年,我的家鄉紛紛傳誦此篇碑文,大家都說天下即將大亂啦。不出五年,每句話語盡皆應驗,豈不是天數已定嗎?崇禎十二年己卯記。

劉青田繪圖

當初,燕王朱棣登基為明成祖時,曾發現大內有密室。同時,劉誠意留有秘記,鎖頭琬縫,甚為牢固,知道此事的人,都相互告誡,沒啥大變故絕對不可隨意開啟。

癸未秋,大清兵團團圍城,在這節骨眼兒,先帝(指明思宗崇禎)卻想開啟一探究竟,掌印的內臣叩頭如搗蒜,頑固的勸諫而帝硬是不聽,那密室中惟有一櫃,打開之後,取得三軸繪圖。

第一軸繪的是,文武百官數千人,全都手執朝服、朝冠,披髮亂走。皇上向內臣請問何意。內臣叩頭答說:“恐怕是頭髮又多又長,亂起來了。”第二軸繪的是,兵將倒戈棄甲,窮苦民眾背負襁褓四處奔逃,上又問何意。內臣又叩頭答:“想來是軍民背叛囉。”上勃然變色,內臣就請皇上停止再觀看下去。可皇上必欲展開第三軸,軸中的人像,面貌酷似聖上容顏,身穿白背心,右腳光著,左足有穿襪著履,披散著頭髮懸樑自盡。那結局與今日分毫不爽。

內臣曾把這些密言告知國丈,並且叮囑切勿泄漏。有長洲縣官生,陳仁錫的兒子叫陳濟生,在嘉定府設館授徒,對此事確有聽聞,這難道不是厄運也是命定哪。

長洲縣官生陳仁錫,字明卿,號芝台;他兒子濟生,字皇士。父子倆曾告訴我說:“當張獻忠、李自成兩個叛賊勢力日盛之時,南都的史可法屢次報上表章,皇上也時常閱覽。

有一晚,崇禎剛閱覽奏疏,忽見一人身穿素服麻衣站立面前,皇上怪而問之:“禁宮內院,門禁深嚴,咋會有此人?”下命左右拿下。

於是太監們突然往前包抄,可那人徐徐行去,一群人隨後追遂,那人奔至庫門,即刻入內不見。大伙兒一看庫門,則又牢牢緊鎖關閉,根本無法自由進出,大家心中都很驚駭詫異,於是回報給皇上。皇上親自光臨其地。見有一密室,乃是劉青田所封,封緘與鎖鑰甚為牢固。皇上開啟探視,看見三軸繪畫。”等等。

繪圖續記

忽然宮中出現一少婦,滿身遍體都穿縞素,或當黎明時分,或遇黃昏薄暮,就滿宮廷胡奔亂走。只要宮人追逐她,她即刻不見,內府眾人都疑懼萬分。當時外頭叛賊勢力猖獗,而大內原本就有個秘室,是開國元勛劉誠意封存的,封條上書寫著:“是凡遇到國有大變時,方可開門啟視,否則不得輕易泄露,以免招引禍端。”

皇上(指崇禎)此時卻想開封驗視,於是親至秘室門外,瞧見封條題識、重重機密,悽慘的陰風來自空中,瀰漫的惡霧從地而起。掌宮太監叩首奏說:“此乃先天秘存的機密,恐怕不可輕易開啟泄漏。”

皇上不聽,堅持要啟視,於是命小豎仆二人,揭開。

上親自步入密室,黑暗無光,妖氣沖塞鼻端,幾乎不能立穩。皇上與兩班內臣,心中也不由的生起懼意。一會兒,室內微有光線照射,仔細一看,眼前乃是一朱紅木櫃。皇上下命急速打開,小豎仆拿來金斧用力砍向木櫃,櫃內隨即有三軸繪圖掉了出來。看第一軸、第二軸至第三軸,圖中所繪人物,極似聖上的容顏呢。

內臣對皇上說:“未來的徵兆,禍福難分,並非臣下(指劉基)所能預先泄漏的。雖然說這三軸繪圖屢見不祥,可如今皇爺仁愛治民,剛直果斷的治理朝政,自古從來都是以正勝邪的,縱使有些微的禍患為災,其實是不勞聖上深自煩惱憂慮的。”

看完之後,上返還宮內,心中默然不樂。次日臨朝,欽天監上奏,夜來東方有星,名曰長庚,比往昔大而不同,光芒閃爍,有四角,有五角,其中還有刀劍、旗幟、人馬的影子,似乎顯示出有起鬨、爭鬥的天象,而且忽大忽小,忽長忽縮,忽隱忽現。

接著又有南京科道上奏,鳳陽地震,那聲音如吼叫似的,一日三震,人人惶惑。(以上三則均據清 計六奇《明季北略》)

劉誠意秘記

大內有一密室,相傳是劉誠意、劉基特意留下的秘記,封固甚嚴,朝廷不是有大變故不得開視。當張獻忠、李自成等叛賊圍攻京城十分危急時,思陵(明思宗崇禎)親自去開啟,密室中惟有一櫃,其中放置了繪圖三軸。

第一圖繪文武官數十人,披髮亂行。問內臣何意,答說:“難道不是官多法制亂了嗎?”第二圖繪兵將倒戈棄甲,百姓背負襁褓幼兒奔走逃難之狀,說:“莫非軍民都叛變了嗎?”再展第三圖,裡頭畫了一個人像,和聖上的御容酷似,穿白色半臂背心,右腳光著,左足穿襪著履,披頭散髮懸於樹下。皇上覽畢,勃然變色。可最終的結局和慘狀,竟然與繪圖內容完全相符。(明末清初 董含《三岡識略》)

結語

雖然,除了南京蟒蛇倉石碑之外,這幾則筆記所記載的時間,有所出入、哪前哪後不得而知,可內容是一樣的:劉基預示了明朝覆滅的最終結局,三幅圖繪出了明思宗懸樹自盡,以發覆面無顏面對列祖列宗的慘況。

看來,劉基輔佐朱元璋開國,但也預知並預示了二百七十七年之後的大明,氣數已盡時的最後結局,那神機妙算的特異功能,讓人瞠目結舌!

《明史》裡的記載,和劉基開國後退隱所封存於密室的三軸繪圖內容,無甚差別:

……崇禎十七年(西元1644),城外已經是火光映天。此時天色將明,崇禎在前殿鳴鐘召集百官,卻無一人前來,崇禎說:“諸臣誤朕也,國君死社稷,二百七十七年之天下,一旦棄之,皆為奸臣所誤,以至於此。”最後在景山古柏樹上自縊身亡,死時光著右腳,左足穿著鞋襪。身邊僅有提督太監王承恩陪同赴死。死前明思宗於袍服上大書“朕薄德藐躬,上干天咎,然皆諸臣誤朕。朕死無面目見祖宗,自去冠冕,以發覆面。任賊分裂,勿傷百姓一人”。……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