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輪迴轉世案例: 薩娜提・迪芙意(上)

K.S.拉瓦特博士

【正見網2001年02月17日】

薩娜提・迪芙意(Shanti Devi)是兒童們對前世記憶的最出色例子之一。不凡之處在於調查是在聖雄甘地任命的知名人物委員會,他們把薩娜提・迪芙意帶到她回想起的前世的村莊。

本文經允許轉載自1997年3/4月份A.R.E. (艾德嘉・柯易研究機構)的雜誌《心靈歷險雜誌》。作者K.S.拉瓦特博士,在印度,是個史蒂文森(美國研究輪迴轉世的著名科學家)式的研究人員。

======================================================

(一)

多日來大家聽到許多轉生的例子,但在30年代初,有個女孩在德裡一個鮮為人知的地方出生,她說想起了自己的前世,這被認為是個重大新聞。開始只有當地人知道這回事,不過新聞逐漸傳遍全國乃至全世界。很自然人們都想知道她的故事的是否屬實。

薩娜提・迪芙意生於1926年,她是推測她整個前世的主人公。1985年,甚至發展到了這樣的地步,印度一家知名的英文雜誌在一期關於再生的專刊上質疑她是否確有其人。這種不問誰死就寫悼文的人讓我嘆氣。1986年2月,我已到達德裡,會見晏・史蒂文森,他是維吉尼亞大學研究再生問題的主要專家。史博士已經調查過她的事例,因此我把文章拿給他看。幾天後我約見了薩娜提・迪芙意,同她處了1個半小時。過後又在德裡、馬圖茹阿(Mathura)、嘉易菩蘭得(Jaipurand)會見了許多同她有關聯的人,包括她今生的和前世作為拉吉・白(Lugdi Bai)的親人們。我還翻閱了不同時期關於她的一些文章,除了幾篇知名學者的論文。她的往事可能是記錄下來的最為知名的再生事例。

(二)

1902年1月18日,馬圖茹阿居民查特爾布吉添了一個女兒,取名拉吉。拉吉長到10歲就許配給了當地的小店主克達爾那司・查烏比(Kedarnath Chaube)。克達爾那司已經是第二次結婚,他的前妻已死。克達爾那司在馬圖茹阿有家布匹店,還在哈得瓦有家分店。拉吉是個虔誠的信徒,很小年紀就曾去過好幾個地方朝聖。在一個聖地,她受傷了,為此不得不在馬圖茹阿和在阿格拉治療。

拉吉第一次懷孕是死胎,做了剖腹產。再次懷孕,她的丈夫擔心地把她送往阿格拉的政府醫院,1925年9月25日,又剖腹產,生了個兒子。然而9天後,10月4日,她因健康狀態惡化而死去。

在拉吉死後1年10個月,1926年12月11日,德裡一個叫次若瓦拉・莫烏拉(Chirawala Mohulla)的小地方,巴烏・讓・巴阿杜・馬圖爾(Babu Rang Bahadur Mathur)添了個女兒,取名薩娜提・迪芙意。她和其他女孩沒有分別,直到4歲時,仍然不愛說話。但當她開始說話時,就成了另一個人-她談論她的“丈夫”和“孩子們”。

她講自己的丈夫在馬圖茹阿有個布匹店,他們有個兒子。她稱自己是查烏比家的(查烏比的妻子)。父母認為孩子瞎說,不以為然。可是當她反反覆覆這麼說,講出了她在馬圖茹阿和丈夫生活中的許多事情,父母開始憂心了。偶爾吃飯時她會說,“在我馬圖茹阿的家裡,我吃過很多種糖果”。有時母親幫她穿衣服,她會講自己過去穿過的樣式。她還提及自己丈夫的3個特點:很白,在左頰上有個大瘤子,看東西要戴眼鏡。她還說她丈夫的店在德瓦卡迪什 (Dwarkadhish) 廟的前面。

當時她6歲,父母對她所說的一切感到憂心且手足無措。她甚至詳盡描述了自己如何從分娩到死去。雙親請教了家族裡的一名醫生,他震驚於這個小女孩能如此詳細地講述許多複雜的外科手術過程。於是謎團更加深了。父母開始意識到這可能是她對上一世的記憶。

 

成年的薩娜提・迪芙意

女孩漸漸長大,她堅持要父母帶她去馬圖茹阿。可是她一直到8、9歲都從未提及丈夫的名字。在印度的風俗就是妻子不能叫出丈夫的大號。哪怕特意問時,她也只是紅著臉說能認出他來,這時也不講他的名字。某日一個叫巴布・比薩那坎德(Babu Bishanchand)(在德裡的達拉甘吉(Daryaganj)拉牟珈(Ramjas)高中教學)的遠門親戚,告訴薩娜提・迪芙意說,要是能告訴她丈夫的名字,他就可以帶她去馬圖茹阿。這個誘惑促使她耳語說名字是帕那迪特・克達爾那司・查烏比。於是比薩那坎德給帕那迪特・克達爾那司・查烏比寫了一封信,詳述了所有薩娜提・迪芙意講過的話,並邀請他來德裡。克達爾那司回信肯定了其中的大部分話,提出允許他在德裡的一個親戚帕那迪特・卡那吉馬拉(Pandit Kanjimal)會見這個女孩。

(三)

在安排的會見中,薩娜提・迪芙意認出了卡那吉馬拉是她丈夫的表兄弟。她講出了自己在馬圖茹阿的家的一些細節,還告訴他自己在某處埋藏了許多錢。當問及是否願意坐火車親自到馬圖茹阿的家裡去一趟時,她肯定地說,只要他們能帶她去。

卡那吉馬拉深深記著當時他去馬圖茹阿說服克達爾那司拜訪德裡。1935年11月12日,克達爾那司攜現任妻子和拉吉的兒子那伏乃爾・拉爾(Navneet Lal)來到德裡。次日他們到讓・巴阿杜(Rang Bahadur)家。為了誤導薩娜提・迪芙意,卡那吉馬拉把克達爾那司介紹成哥哥。薩娜提・迪芙意羞著臉站到一邊。別人問她為何這般。薩娜提沉穩地低聲說,“不,他不是我丈夫的哥哥。他是我丈夫本人。”接著對自己的媽媽說,“不是告訴過你嗎?他皮膚白皙、左頰耳畔有瘤。”

接著她讓母親為客人做飯。母親問要準備什麼,她說他喜歡土豆填薄煎餅和南瓜汁。聽了這個克達爾那司楞住了:這正是自己愛吃的。於是克達爾那司問她可否講出什麼不尋常的來,這樣才能完全相信她。薩娜提回答說,“好啊,咱們屋後的院子裡有口井,我常在那洗澡。”

看到前世的兒子那伏乃爾,薩娜提很受打擊。抱著他眼淚就奪眶而出。她讓母親把自己所有的玩具都拿出來給那伏乃爾。但她太激動了,等不及母親起身就跑去拿來玩具。克達爾那司問她怎麼一看見就認出那伏乃爾是自己的兒子,她去世時兒子還只是個嬰兒啊。薩娜提解釋說兒子就是她的一部分靈魂,心靈之間沒有阻隔。

飯後,薩娜提指著克達爾那司的現任妻子問,“為什麼娶她?我們不是說好了,你永不再婚的?”克達爾那司未答話。

在德裡期間,克達爾那司發現薩娜提・迪芙意的舉止在很多方面都很像拉吉。離開前一天晚上,他請求單獨同她談談,過後說他已經完全相信薩娜提・迪芙意就是自己的妻子拉吉・白,因為她提及的很多時只有拉吉知道。

11月15日,克達爾那司要回馬圖茹阿了,薩娜提・迪芙意很難過。她懇求父母允許她跟他去馬圖茹阿,可是被拒絕了。

她的故事被宣傳得舉國皆知,一些知識分子開始對此感興趣。聖雄甘地聽說這些後,打電話給薩娜提・迪芙意,進行了交談,並請她到自己的)修行處居住。(1986年我見她時,她還記著這件事。)

(待續)

(正見網編譯組編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