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熬的故事

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2年08月19日】

在魯西南地區一個小山村裡,竟然有一個人的名字叫:難熬。大家可能有點奇怪,這是自己的父母給起的名字嗎?這麼不吉利,這個名字還真就是他的親生父親給起的。而且這個叫難熬的這個人今年已快八十歲了,要說原因就得從他父親說起了。

大約在七八十年前的時候,他還沒有出生,他的父親是村裡有錢有地的人,而且也是個文化人。他經常在自個家裡和一些東鄰西舍的人聚在一起念書給他們聽,聽老人講,有時念閒書,但常念的卻是一本被稱為預言書的《推背圖》,邊念還邊解釋。而且他自己也經常講一些話,說什麼:“點燈不用油,耕地不用牛,門上圓環響,路上成集”。別人都不解,就說他磨到(方言意為不正常)了,就連他的大兒子也說他是年紀大了,迂(方言意為糊塗)了。他看別人不解,他也不以為意,仍然說著別人認為的磨到話:“有人蓋屋,沒人住,有人做飯沒人吃,十屋九空,十人難剩一”。後來他的最小的一個兒子出生了,本來是一件喜事,他卻看著他的剛出生的兒子對媳婦說:“唉,這孩子將來沒有好日子過”,“你這不是胡說八道嗎,孩子剛出生,就說他沒有好日子過,你這不是咒他嗎?”話還沒有說完,就遭來媳婦的痛罵。

你們不相信我的話,那就給孩子起名就叫“難熬”吧,他以後的經歷會證明我講過的都是真的。

結果孩子出生沒幾年,兩位老人都相繼過世了,他只好跟哥嫂過活,等到四八、四九年時,共產黨來了,開始鬥地主,他家自然成了批鬥的對像,他十幾歲就被要求每天早上掃大街,哥嫂自顧不暇,更沒法照看他了。在此後一、二十年里,運動不斷,每一次他都在劫難逃。等到七七、七八年過後,開始分田分地的時候,他也上了年紀,對像也找不上了。

八十年代的時候,在村鎮上一個窯廠打工,遇到外地來的一個女子,說是無家可歸了,經大家一說合,就給他做了媳婦。不成想,在他一次外出不在家時,那個女的把他攢的錢從糧屯裡翻出,就攜錢逃走了。經此次打擊後,他一時想不開還是什麼原因,反正從此後就真的有點磨到了,再後來,就是一年四季穿著同樣的衣服,發也不剪,走哪裡一躺,到處流浪,以吃垃圾為生了。

村子裡的人每每看到他的悽慘邋遢情境時,就想起了他爹說過的話來,他這一輩子可真是難熬呢,到今年2012年,已經快八十歲的人啦,還是這樣生活著,你說難熬不難熬吧。

村子裡同樣上了年紀的人也感慨著,同時也明白了他爹當年說過的話,點燈不用油,這不是電燈嗎?
耕地不用牛,現在都是用機械了。
門上圓環響,那是八十年代時家家門後掛的小廣播。
路上成集,現在出去村到城鎮路兩邊蓋的都是商店和門市,那和集不是一樣嗎?

這說的前半部分都成真的啦,可那後邊的:有人蓋屋沒人住,有人做飯沒人吃,十屋九空,十人難剩一,這要真的成真那不是要死很多人嗎,這不是大劫難是什麼呢?

這是發生在山東西南一個小山村的真人真事,當有人告訴你讓你退出共產黨的黨團隊成員能保平安時,千萬不要當兒戲,也不要當成搞政治,這是在救你呢,是在告訴你不要成了那十人難剩一的被淘汰的一員。金錢、財富、權力、地位和生命相比,啥都不是,生命沒有了,什麼都沒有了,生命才是最可貴的。當面臨生死的抉擇時,一定要想想這句老話: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啊!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中國預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