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說:重生(七)

辛明


【正見網2012年10月13日】

第十三回  斯德哥爾摩綜合症

所謂的“被轉化”,就是學員聲稱放棄修煉,表示不再學習法輪功。這對於想真心修的學員來說,是非常難辦到的。因為修的就是“真、善、忍”,那是不能說謊話的。那麼為什麼有不少學員此時“被轉化”了呢?

得先說勞教所是如何“轉化”的?到了勞教所,不願意放棄修煉,就是恐嚇、精神和肉體折磨,在這種和外界封閉的環境下,強迫不斷的看歪曲事實、污衊大法的錄 象、書籍和資料;向學員灌輸曲解、歪解大法理論的“感悟和高層次的大法”;還動用原來已經“被轉化”了的學員來做工作。

一般說來,在這種情況下,個別學員迫於壓力,妥協了,雖然不合乎修煉的要求,是一種恥辱,民眾卻可以理解。但是在他的內心深處還是認為大法好的。

另外一種的“被轉化”就非常的不正常了。

大家先看點資料。斯德哥爾摩效應,又稱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或者稱為人質情結或人質綜合症,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對於犯罪者產生情感,甚至反過來幫助犯罪者的一種情結。這個情感造成被害人對加害人產生好感、依賴心、甚至協助加害於他人。

研究者發現到這種症候群的例子見諸於各種不同的經驗中,從集中營的囚犯、戰俘、受虐婦女與亂倫的受害者,都可能發生斯德哥爾摩綜合症體驗。

斯德哥爾摩症狀,通常有下列幾項特徵:

第一:人質必須有真正感到綁匪(加害者)威脅到自己的存活。
第二:在遭挾持過程中,人質必須體會出綁匪(加害者)可能略施小惠的舉動。
第三:除了綁匪的單一看法之外,人質必須與所有其他觀點隔離(通常得不到外界的訊息)。
第四:人質必須相信,要脫逃是不可能的。

而通常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會經歷以下四大曆程:

第一:恐懼:因為突如其來的脅迫與威嚇導致現況改變。
第二:害怕:籠罩在不安的環境中,身心皆受威脅。
第三:同情:和挾持者長期相處體忍到對方不得已行為,且並未受到『直接』傷害。
第四:幫助:給予挾持者無形幫助如配合,不逃脫,安撫等;或有形幫助如協助逃脫,向法官說情,一起逃亡等。 

也就是說,其實在這個時候,患者們已經失去了自由意志,被犯罪者的意志控制。  

最先這種所謂“被轉化”了的學員,其實原本就是當地政府官員所認為的“有地位”、“有能力”、“有影響”的學員。他們被關在中共的監獄或者勞教所,其實就是集中營,而中共就是按這個策略進行的。

第一,中共官員(綁匪-加害者)真正讓這些學員感到了威脅他們的存活。監獄和勞教所折磨學員家常便飯,當場打死學員的事情,屢屢發生,很多學員還親眼見到。使學員感到加害者是無法戰勝,生活在恐懼當中。(恐懼、害怕)

第二,在這個過程中,中共官員總是偽善的面孔,假裝關心,送水、送飯,甚至拉家常,不斷的訴說這是自己的工作,很為難,不然會丟了飯碗......這個很關鍵,讓學員開始同情這些加害者,認為他們是不得以而為之,他們其實都是為了學員好。(同情)

第三,不斷的向學員灌輸所謂的“轉化”理論,曲解、歪解李老師的著作;在沒有“被轉化”前不讓和沒有“被轉化”的學員接觸和交流,家屬、親朋也被隔離。也得不到外界的信息。

第四,學員們相信,要脫逃是不可能的。

等他們所謂的“被轉化”了,就是得了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後,就對他們相對寬鬆了。這些學員已經失去了自由意志,他們把勞教所、監獄的“轉化”理論,也就是中共的“歪理”,作為了自己的思想。他們反過來幫助勞教所、監獄等來迫害其他學員,“轉化”其他學員。

從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把這些學員迫害成精神病症患者,是中共有意迫害的。哪管學員的精神的扭曲,人格的分裂!

其實中共的法制學習班,也是集中營,是“中共特色”的臨時監獄,和勞教所、監獄本質相同。那些“被轉化”的學員被監獄、勞教所釋放後,被當地的政府邀請或者自己主動到學習班幫助中共“轉化”學員。

他們自己被迫害得了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後,失去了自由意志,本身就是中共迫害宗教信仰、人權的受害者;現在卻來幫助迫害其他學員。這正是此病症的特點。

前邊提到的呂寶海、呂金海等一批學員首先成了受害者。他們在聽了這些昔日的“輔導站長”、“輔導員”、“知名學員”的演講和勸說後,沒有幾天就“轉化”了,也得了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其他的學員,看形勢不對頭,也就妥協了,這也就是這個學習班“效果好”的原因。

有一個“知名學員”,楊風清也曾經上訪失去過自由,也很堅定。此時因為和某官員有點關係,沒有關在學習班。起初,嚇的就不敢接觸這些“被轉化”的學員,但是畢竟是昔日的好朋友,就接觸了幾回,沒有多久也“被轉化”了。

一個當時還有一定自由,沒有在學習班的學員也可以“被轉化”,看上去很玄乎。這也沒有什麼不好理解的,因為現在的大陸就如同中共的監獄。楊風清於是“好心”的“轉化”了自己的母親和兄弟。

正是:     

                   
               東方古國做牢房
               十億黎民變馬羊
               可笑豺狼無好計
               天明就要下鍋湯
               
 第十四回    煎熬

柳成蔭們在這個學習班,看似吃的好,可以來牌下棋,實際上是外松內緊,精神的壓力非同小可。為什麼呢?

首先,你不“轉化”或者是妥協,是難有可能放出去了。就是妥協或“轉化”,那也要經過考察一段時間後,認為“合格”了才可以放回家。

其次,那些“被轉化”了的“學員”不斷的做他們的工作,監視和敵視他們。

再次,對於柳成蔭們來說,他們大多的經濟收入都不高,關在這裡,父母的焦慮和淚水,家庭的開支,夫婦關係也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考驗。

在這裡每一天,在柳成蔭的記憶里,都是那麼的深刻。

老張頭是一個退休職工,也是一個煉功受益的人,身體很好,可惜家境也一般,他關在這裡也幾個月了。

要說他頂不住壓力,也向中共妥協了,由於還處在所謂的“觀察期”,還得呆在這裡,苦悶不已。

由於他實在生活困難,也是本地人,就在學習班干起了手工活兒,只不過他是不能出去的。

這也讓林愛山們羨慕不已,自由雖然沒有了,還可以整錢,比自己還強點。

老張頭當然不這樣看,自己煉功後身體才達到無病狀態,如今不能自由,還說唯心話,良心受到很大的折磨。

王大力是個標準的紅臉漢子,人在中年,性格直爽,身體健壯,殺豬宰羊是他的職業。他是如何走上修煉的道路了呢?

幾年前,他的妻子身體差,被檢查得了子宮瘤,當時想去醫院做手術,但是錢不夠,只好等著湊錢;他此時的身體狀況也很不好,頭一疼起來,就像要爆炸一樣,疼的要向牆上撞,找醫生治療一直效果不好,還花了不是少錢。

有個好心人提議找個神漢來試一下,就答應了。這個神漢來了,按照老規矩讓王大里給他跪下磕頭,當時他疼的很厲害,一聽大怒:“我跪天跪地跪父母,能去跪你!”拎著殺豬刀,就要砍人。這神漢一看形勢不妙,趕緊逃跑了。

他們夫妻因病折磨陷入了絕境。這個此時,一個親戚來了,想他們介紹了法輪功。他妻子韓玉梅一聽,便決定試一下。他當時還接受不了,感覺不一定那麼神。

估計一個月後,韓玉梅在廁所解手,從身體下邊掉出來一個物件,一看竟然是那個瘤子!夫妻兩個非常激動,於是他也開始修煉。

果不其然,他的頭疼病症很快也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現在被關在學習班的他非常苦惱,不能回家工作,孩子上學的費用,一家人的開支從哪裡來呢?只好妥協了。想一想李老師的恩德,功法的神奇,自己違心說謊,內心痛苦不已。

柳成蔭們見到一個中年女學員,叫向明明,整天很開朗,在這樣的環境下,有時候也能笑出來。一熟悉才知道,她是某少數民族人,丈夫已經過世了,自己關在這裡,家裡就剩下孩子了,自然是很艱難。

兩年前的夏天,縣輔導站--白愛菊的家來了兩個人,男個身體健壯,帶來了一個女的,大熱天,穿的很封閉,竟然圍的只看見眼睛。一問,才知道身體糟糕透了, 畏寒怕冷,怕見風。白愛菊熱情的招待了他們,盡心的給她教動作,拿資料,令他們很感動。他們那天是想來撞撞大運,對自己根本就沒有信心。

說起她當時的病情,那是被醫生判了死刑。當她從一個醫院到另一個醫院,花了很多錢以後也沒有什麼效果時,禁不住問一個主治大夫:“我到底那個地方壞了?” 醫生不得已說了實話:“你就像爛草房,你要問哪裡壞了,哪裡都壞了,沒有治療的價值了,回去想吃什麼吃什麼,不要管太多了。”

當他的丈夫在自己的田地轉悠時,有鄰居禁不住問他是不是在尋找老婆的墓地。

令所有的村民們沒有想到的是:修煉法輪功不久,她的身體很快康復了!

可惜她的丈夫後來得了重病,彌留之際囑咐她說:“我看來是不行了,也修煉不成法輪功了,你要好好修煉,照顧好孩子們。”

可惜今日關在這裡,如何照顧?

孟瑩有二十多歲,年輕漂亮,可惜原來有先天的心臟病,後來修煉後,也就康復了。結婚後,生了一個女孩子。

可惜一鎮壓,她仗義上訪,就被關了起來,受到了折磨。別說她了,一位六、七十歲的老太太上訪,都遭到了電擊,柳成蔭後來親眼看到了疤痕。丈夫一看他還要繼續修煉,就離婚了。

這裡邊還有一個原因,自從大陸實施所謂的殘暴“國家計劃生育”,很多頭胎是女孩的婦女都被欺騙或者打罵,被逼迫離婚;因為男方要生兒子,續“香火”。

這種情況下,她的精神受到很大的刺激,雖然理智沒有大的問題,仔細觀察反映有點慢。

但是還沒有釋放。

像這種因為中共的暴政、邪惡的鎮壓而家庭解體的,全國有多少呢?

                       罪
                 神州萬里祭邪靈
                 喚雨呼風嗜血腥
                 倒轉乾坤多造罪
                 豈憐百姓淚飄零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