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念解決時間不足的問題

歐洲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2年11月15日】

尊敬的師父好!同修們好!

我是2004年得法的羅馬尼亞學員。我已婚,有個四歲半的女兒,在一家電訊公司做編程員。今天,能夠在歐洲法會與同修們分享我的修煉體會,我感到無比榮幸。

我從小就嚮往人人遵循正法理的幸福美好的世界。然而,我不知道怎樣才能找到這樣的法理和世界。2004年在一個打坐的人旁邊看到“真善忍”的法理,使我認識到:“好,我找到了”。

從那時起,我很想讓人們看到並了解帶來這些法理的大法是什麼。這些年來,我有幸參加了一些項目,如:圓明網、翻譯師父的講法、神韻、大紀元及其它一些項目。每天我都得學法、發正念,擠時間煉功和做一些其它的事。有時,感到時間真的不夠用。

例如寫這個交流也需要一定的時間,所以我本來可以條件反射的說,我沒有時間。但那會不會是一個嚴重的錯誤呢?難道我不是錯過了一個絕好的修煉過程嗎?當我重讀自己的交流草稿時,我的執著和缺點難道不是非常明顯嗎?這不是一個寶貴的提高機會嗎?這不就是我為什麼來的嗎?師父給我們開創了法會這樣一個寶貴的提高機會。那麼這所謂的沒有時間,是不是讓我有機會看看我認為還有什麼比為法會做出貢獻更重要的。這樣一來,那些我認為無關緊要的小執著,不得不向我展示其實力。這反過來又幫助我重視這些執著,並堅定了消除他們的意志。

由於這些原因,我想與大家交流時間不夠的問題,以及它如何反映出我的正念不足。我這個經歷是基於師父慈悲安排的幾件事。

第一件事讓我意識到,“我沒有時間”的說法實際上是假的。每當我找不到時間做一些事情,我就不假思索地使用這句話,反過來這句話給我造成一個印象,我是完全無辜的,因為時間應該是客觀的。但是一位同修很自然的指出,我沒有做那件事的真正原因,不是因為沒有時間,而是因為我認為那件事情沒那麼重要。

當然,這牽扯著很多其他的事情,使我的心在修煉過程中變得非常透明。例如,這昭然揭示了我花多少的時間和精力學法,煉功,講真相或對我身邊的眾生保持足夠的慈悲,正如師父在《轉法輪》中教導我們:“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什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

意識到很多東西都可以如此輕易的被一句習慣性的“我沒有時間”所掩蓋,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有意識的為我自己所定的重要排序而負責,比無知的隨波逐流不是要強得多嗎?

第二件事讓我意識到時間不夠是如何產生的,我收到一位同修發來的信息說:“歐洲隧道有一些技術上的問題,神韻的汽車和卡車仍在法國排隊。請注意正邪大戰一直在進行。“我心想:看,這位同修能夠真正用清醒的頭腦和永恆的正念去對待這樣一個嚴重的問題,而不是像我那樣被三界的假象所迷惑。

之後,我掉了一支牙籤,怎麼找也找不到。這可能是發生在我生活中最不起眼的對時間的浪費之一。儘管如此,一方面我在講真相項目上落下了很多功課,另一方面我得到最嚴肅的警告,正邪之間是一場持久戰,我意識到,這件事情是嚴肅的,我真的不應該浪費任何時間,因此我不再把時間浪費在尋找牙籤上。這只是舉一個例子來說明時間的主次,以及寶貴的時間是如此微妙,看似無辜間損失的。當我的頭腦不那麼清醒,因此正念不夠強時,能夠在不知不覺間用無數種方式浪費了時間。那麼這不就是邪惡的一個重大勝利嗎?

我相信,每一個同修都有心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師父把我們所有的人都當作是大法弟子,使我們成為宇宙中極其珍貴的粒子。當我們說想要什麼,整個宇宙都在聆聽。

那麼,我們怎麼會有這麼多的干擾?我的理解是,正因為整個宇宙都在聆聽,他們希望我們修成圓滿。同時這又給與我們權力和責任。一方面,如果我們的念很正,任何邪惡都無法阻擋,哪怕是很難覺察的,另一方面,如果放鬆正念,就很容易忘卻神聖的使命,那時我們只是無能的常人,可以被無數種方式引入歧途而不自覺。

那麼,什麼是正念?現在我明白了,這是從法中來的思想,因為這是唯一能夠幫助我們擺脫周圍幻像的思想。因此,真正的提高來自於學好法,用法中所學到的東西判斷事物。我想這也就是為什麼在學到的法上的心得交流是如此的珍貴。

在所有的交流和所有的項目中,我們都有機會向內找,用法來衡量。非常重要的是,我們有能力互相鼓勵並以此為驕傲。在光天化日之下丟了一支牙籤,使我親身體驗到了在這個世界裡是多麼容易被即便是看似微不足道的執著引入歧途。

我相信僅僅通過在這個問題上交流就可以幫助身邊的同修減少失去的時間。如果我們能充分暴露這個邪惡,就像任何其他的邪惡,我們就可以瓦解它,它就不能再使我們放慢腳步。

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謝謝同修。

(2012年布魯塞爾歐洲法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