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韻推廣過程中生命的昇華

比利時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3年07月25日】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今年,比利時已經是第六次舉辦神韻了。之前每次做神韻過程中和結束後,我都感到很累,再加上例年虧損造成的心理壓力,之後的向內找似乎也沒找到真正的答案。今年是自己在時間上付出最多的一次,也是第一次學會碰到問題及時向內找,儘快歸正自己。結果是整個過程中在法上的悟道,內心時常被喜悅包圍著。雖然在大法中修了14年,卻感覺到現在才學會修煉。這裡分3部分和大家分享。

一、認清歷史使命,多救度眾生

去年上半年,我決定要關閉自己經營近10年且效益不錯的公司,以便全職投入做一媒體項目中。臨近公司即將關閉的時候,我卻時常心臟部分疼痛。之前很少有肉體上這種心痛,除非是過關中執著不去的心痛,但這次實實實在在的肉體上的痛。我沒有捨不得公司的關閉,但這種心痛來自哪裡呢?這種疼痛一直持續了好幾周。

到了12月初,我們當地開始了神韻的推廣。早期能做的是需要到好劇院門前觀眾離場時發傳單。我要求自己認真對待做神韻推廣的任何工作。每次去劇院前我先學法,在去劇院的路上多發正念。有次去劇院的過程中我又開始心痛,就儘量讓自己思考剛才學過的法。

突然間,師父在《什麼是大法弟子》中的一句法打入腦中:“你們是大法弟子,天上有無數生命、無量無計的生命羨慕你們。我今天對任何一個高層的神,不管他多大,我說你來當大法弟子,一秒鐘都用不了,只要我話一落他立刻就跳下來,簡直樂壞了......”。

樂壞了,樂壞了,我一直重複著這句話。那種心痛瞬間一下子就消失了。雖然這段法讀了很多次,但那一刻對這幾個字的認識觸及到了深處。是啊,我是宇宙中被無量無計的生命羨慕的大法弟子,有什麼可以讓我心痛放不下呢?之後就沒有再痛過。

我以為自己已經看淡利益之心,其實真正刺激到我的時候,我才看到自己是否真有放下。後來到年底時,我的房東突然提出來可以減少房租和一些更好的條件,希望我續簽。面對最後這點考驗,我笑著謝絕了他的好意。

在驅車的路上,車裡播放神韻合唱團的唱片。歌詞中重複著創世主的高音部分“創世主早已來,大法弟子傳的真相能把迷解開”時,那種大法弟子的榮耀穿透宇宙中層層空間,一下子觸及到了我心靈深處。我這麼幸運,能和創世主同在一世,助師正法……。我淚如雨下,感動的無以言表,哭了很久。作為大法弟子,真相的傳播者,所做的一切就是為了告訴人們,大法那是你生命中的永久等待。

關閉公司的第二天,我開始與其他四位同修在商場賣票。上午商場人不是很多,我想除了來到我們展位的人之外,我們應該告訴這個商場的幾百個商家,把真相告訴他們,把慈悲留給對方。然後,我們開始一家一家的拜訪,給人介紹神韻。所有的反饋都非常好,幾乎每一家都讓我們放了傳單,還有的答應有空來我們展台多了解並想買票。不到兩小時走下來,我竟然內衣濕透,我感受到被一種巨大的慈悲的能量場包圍著,師父永遠只看我們的心,總是給了我們最好的。

下午,一位中年男子帶著一小孩來到我們展台邊。我打開神韻傳單介紹給他,他卻告訴我他懂天上的語言。我以為我遇到了怪人,我問他你怎麼懂。他說我生下來就懂。我又問你怎麼生下來會懂呢?他說就是這樣的。他給了我他的名片,還是一位社會學家和心理學家。他對我講了一些他對這個宇宙的認識。我就又開始介紹神韻,這時他就打開傳單,指著神韻兩個字和圖片對我說:神就是佛,神韻就是告訴人們都要去看,從中找到他真正的自己。我瞪大眼睛,看著他這麼肯定的說出這話。我對他說:看來你還真的懂天上的語言。那你可千萬別錯失機遇哦!他答應回去和他妻子商量怎麼安排兩位小孩的看管。

接下來的兩天,我們都會碰到不少人介紹幾句就馬上買票的,而且要買最貴的。我真正的感受到眾生急著被救度的願望。我們只有帶著純淨的心,一心救人的心,該趕上這趟船的一定不會落下。感受到了眾生等著被救度的急迫感之後,我每天抓緊任何時間學法。每晚回家後稍加休息,就總結當天的經驗,學習神韻百科。最重要的是每天的大量學法,每天帶著強大的正念思考問題。

師父在《大法弟子必須學法》中說:“本來在去年應該得救的人,卻永遠失去機會了,因為正法是不斷的往前推,一步一步,到了一層那一層的人,上邊到了哪個天國,到了哪一層天體,就是哪一層的人來看,下次那個座位是別人的不是他的。”

師父在《什麼是大法弟子》中還說:“每個生命、每個人都不簡單,背後都代表著宇宙龐大的生命群。一個人得度,他就代表著他背後的所有生命都將得度,因為在世上的人、今天的人,絕大多數都是在天上的王下世轉生成了人。”

這些法理我反反覆覆的學,思考。我知道不管什麼樣的人進了劇場看神韻對他們意味著什麼。對於每一位買票的人我都祝賀他們,告訴他們真的太幸運了。我發自內心的祝賀他們。他們從我們手中買票,基本上都是買的一等票,而且還會再三感謝我們把神韻介紹給他們。有一對夫婦,還握著我們的手說了千萬個感謝。這對夫婦在看完演出後,激動地握著我的手不放,渾身顫抖。他們詢問神韻明年演出的日程,說不管神韻到哪裡,他們都將追尋到哪裡。

我每天白天站商場,晚上經常去劇院發傳單。每天浮現著眾生買到票後的喜悅,一週下來,我一點也不覺得累,而是被一種強大的能量場包圍著。這個能量場不斷的擴大。一些來到我們展台的人說還沒靠近我們,就被一種很強大的能量場吸引過來了。

在商場售票,大家在正念上互相支持,在售票技巧上採取團隊配合。我們今年的展台選擇了最好的地方,而且也裝扮的非常漂亮。我們三天四場的演出以超過百分之一百的售票率圓滿結束。

二、擺正位置,消除怕心,在扶輪社推廣神韻

我們邀請了一位推廣神韻很有經驗的台灣扶輪社成員到我們這裡的扶輪社去推廣。聯繫當地扶輪社的學員準備好了前期工作,希望我能陪著這位學員去拜訪扶輪社。我欣然答應,在這位學員停留的三天,大家約到了4、5家扶輪社。

第一次陪著這位學員去拜訪,因為沒有任何經驗,以為只是給他們送材料,哪知那位社長馬上說我們可以留下就餐。飯後可以給我們10分鐘介紹神韻。我從沒做過介紹會的準備,這些人基本只會講法語。面對這些基本上是公司的大老闆們,我稍有些緊張。在就餐時,我想起師父曾說過我們大法弟子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師父也在講法中多次說過大法弟子每個人的能力都是非常大的,明白自己是誰,那一刻我感到內心異常平靜。我很坦然的站起來給大家做了介紹,有人還沒等我說完,就舉手問哪裡可以買票。

我深切的感受到了師父在《大法弟子必須學法》說的那句話:“真的不需要你太費心,你就堂堂正正的。你大法弟子,你不知道你是在救人嗎?”

最有意思的是第二天扶輪社的拜訪。他們之前改了好幾次時間,最後就定在這位台灣學員在的這一天,而且是好多家扶輪社合在一起,有160多人參加了在郊外一家高爾夫俱樂部的聚會。是一個下雪天,當我腳一跨出車門時,我脫口而出:王者歸來。每一天,每一時,每一刻,我都感受到了師父的巧妙安排,感受到為了每一位下世的各個世界的主,都在等待著被救度。幾天下來,一直有點害怕在這種場合出現的我變得非常平靜,師父一直在加持著我。

還有一件感受很深的事,在我們去一家扶輪社作完介紹會後,一位80多歲的老人馬上來到我桌子對面,問我手上是否有票。我看他年紀這麼大,我馬上答應回去後聯繫我們管票務的人,之後把票送給他。下午在我去另一俱樂部的路上,我接到這位老人的電話,問我什麼時候,什麼方式能確認他要的兩張票到手?第二天晚上,我把票送到他工廠,看到牆上掛著他年輕時國王來工廠參觀的照片。

那時,我們的一等票已經全部售罄了,我只能拿著二等票,當我把票給他,告訴他位置在哪時,他問我,你能否再想辦法找兩張最好位置的票,他說,我願意出5倍,10倍的價格買這兩張票。我說如果有票,我一定會給他的。他又說不管什麼價格我也願意付的!看到老人說出這樣的話,那生命的千萬年的等待就為了這一刻!我又試著打電話給我們的管票務學員,我把電話的擴音也放給他聽到,最後實在是沒有票了。那位學員非常誠懇的說他現在手上的票其實也是最好的,原來也是一等票,看到我們這麼在為他想辦法,這位老人很感動。他告訴我聽完昨天的介紹會,他看到還有這麼一群生活在海外的華人,為了傳播和保留他們國家的傳統文化而努力打動了他的心。

還有很多很多感受,每天都感受到師父對眾生的珍惜,對所有生命的慈悲。只要我們帶著救人的正念,只有我們純淨自己的意念,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的簡單。師父早就告訴我們一切都已鋪墊好了,只要帶著正念去做就行。

三、及時向內找,消除間隔,整體配合

雖然是做著救人的神聖的事,但修煉人總會有修煉提高的因素。在整個過程中,還是過了幾次心性關。有天晚上去劇院發資料,那是當地最高級的劇院,有三個出口。我們地區的協調人認為每次安排最多兩人,說人多了給他們壓力太大。而我每次去劇院發傳單,眼睜睜的看著一個出口沒有人發而感到難過。在郵件組裡提了幾次,在學法時交流了幾次沒人呼應,心中有些怨氣。那天剛好是我和協調人一組發,但又來了兩位學員。協調人從外地趕來,看到我們三人已在,臉上露出不悅的神色。等到發完後,帶著怒色問我,為什麼叫這麼多人來?看到他如此反應,我心裡咯噔了一下。雖說她們不是我安排來的,我還是不需要解釋,提醒自己“如遇強辯勿爭言”( 《洪吟三》- 少辯 )我笑了笑,沒有回答,但我心裡有點難受。

開著車回家的路上,我心跳得很厲害。回到家,有位弟子打電話給我,要和我商量第二天安排多一些人發傳單。這回我忍不住說:協調人非得只要兩人就夠了,我們也不能安排兩個半人吧?對方回答說那位協調人人心重,得交流。我帶著氣說我們已經交流了好幾次了,我今後不會再說了。話一出口,我想自己怎麼這麼生氣呢?為什麼會發生這事?看起來我是為了能讓更多人知道神韻,但我為何這麼生氣啊?

想到第二天需要去商場買票,可不能帶著這顆不平的心去啊。我冷靜下來,看自己的問題。師父在《大法弟子必須學法》中說過:“碰到不高興的事的時候,正好是你修自己的時候、修心的時候。”

師父在《什麼是大法弟子》中還說:“碰到矛盾了,不管我對我錯,會想自己:這件事情我有什麼不對的地方?是不是真的我出現什麼不對了?都在這樣思考,第一念思考自己、想問題,誰不是這樣你就不是一個真正的大法修煉人。”

對照著師父的法理,我找自己的問題,是什麼心要去呢?最後找到那是一顆不能讓人說的心,那是一顆強烈的爭鬥心。還有一顆覺得自己比他悟的好的顯示心。找到後心中一下輕鬆了。我一定要清除這些同修直接的間隔,和大家配合好。看到有不足的地方就是去默默的補充把它做好。還有幾次當心靈被衝擊時,就大量學法,及時歸正自己。

今年在大家整體配合下,我們首次售票率達超過到百分之百。看到滿場的劇場,我覺得什麼也沒失去。

經過了那段時間的修煉過程,內心時常平靜如水,能做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事那是宇宙所有生命最榮耀的事。

以上交流有什麼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感謝師尊!
感謝同修!

(哥本哈根2013年歐洲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