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聚千里外,終得見同修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3年10月20日】

我是零八年通過自由門軟體,在網上得法的,在現實中幾乎不認識同修。這次,借到東北出差的機會,見到了一位在網上認識的同修瑛姐。

瑛姐和祝姐到火車站接的我,簡單的吃了碗牛肉麵,祝姐上班去了,瑛姐帶我來到一年近八十的老同修蓮姨的家裡,蓮姨看上去很年輕,一點沒有八十歲老人的樣子。蓮姨房間布置的很簡單,左右各一張單人床,一台能接受新唐人的電視機,靠窗一個大衣櫃,柜子與小床之間是一個雙層的櫥子,下層放著各種大法的經書,我第一次看到了紙質原版的《轉法輪》,櫥子上層用金色的壁紙包裹,放著師尊的法像,法像鑲在鏡框裡,相片前擺著三盤水果,一個蓮花狀的小燈,一個香爐,看得出蓮姨敬師敬法的用心與仔細,每天早上蓮姨都要敬上一炷香。

我們三個人開了一個小法會,我問了瑛姐當時去天安門護法的事情,當時是2000年,是迫害登峰造極的時候,瑛姐說當時天安門廣場上有很多同修,其中包括我們山東的,有舉橫幅喊口號的,有講真相的,有煉功證實大法的,被惡警圍住毆打的時候,不管認識不認識的都抱成一團。我說你太偉大了,瑛姐說,其實回頭看看,很平常的。

瑛姐有事要處理就走了,蓮姨告訴我一些瑛姐的故事,瑛姐人走到哪裡,真相就講到哪裡,誰也擋不住,有一次被壞人誣陷,她就在公安局裡講,把警察都講退了好幾位。先後被抓過三次,每次一出來還是接著講,誰也擋不住,誰也阻止不了!

還有一個同修是見誰都講,正念十足,幾年下來勸退的人數過萬,每天最少十幾個,有一次從外地坐客車到蓮姨這,一路上講退了三十幾個,一起出去買個菜,轉一圈回來又退了十幾個。真正達到了師父所說的“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過中來不及說話你都要把慈悲留給對方,不要失去該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緣的。” [1]

蓮姨還講,迫害初期,兩位站長被抓,惡人讓他們寫大法弟子的名單,說寫了就放,一位害怕就寫了,另一位頂住壓力不寫,不出賣同修,結果,寫的那位被送到監獄去了,不寫的那位反而被放了。類似的,惡警讓一群同修踩師父法像,有踩的,有正念十足不踩的,結果那些踩的被迫害的夠嗆,不踩的因為在法上有師父保護,惡警不敢對他們下手。

有位了不起的同修,在惡警們手持電棍向他走來的時候,正念十足沒有害怕,他說:“不能讓邪惡操控惡警對大法弟子犯罪,惡警也是大法救度的眾生!”這句話一出,那些準備打人的惡警一下子就蔫了,沒脾氣了,不久就把這位同修放了。我想這就是正念的威力吧!

師父說過:“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 [2]

還有一位可敬的同修,被壞人逼著寫保證書不煉了,她不寫,就一句話:法輪大法好!早上,被惡警帶到地下室用四根電棍電的滿地打滾,電完問:寫不寫?她還是那句話:法輪大法好!中午接著電,電完後,她還是一句話:法輪大法好!晚上、半夜都要電一次,她面對邪惡就一句話:法輪大法好!後來,她被放出來,一次講真相時又被抓,她趁著惡警不在,從樓上跳下來打車逃走了,摔斷了一條腿,就一瘸一拐的到處講真相,發小冊子,證實大法。

我們還交流了一些講真相的經驗和修行中遇到的一些神奇的事情,都覺得還有很多人沒有救,救的人數太少了,還需要更加努力。不能得救就不能走入未來,千萬年的等待毀於一旦,其對應的龐大的宇宙體系就會解體,裡面無數的眾生就會被淘汰,多麼可悲呀!師父說過:“大法弟子,你們是濁世的金光、世人的希望、助師的法徒、未來的法王。”[3] “偉大啊,真的偉大。沒有正法這件事情,也烘托不出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偉大。大法弟子,你們面對的事情偉大,你們面對的責任重大,當然啦,還有你們自己的來源,都算在內,我才說你們偉大。要配的起‘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啊。那是宇宙中再也不會有的,開天闢地也就這麼一次,宇宙的開天闢地就這麼一次。” [4]如果我們做不好,不走出來救度眾生,能對得起師父給我們的這麼大的榮耀嗎?配的起“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嗎?

下午兩點,瑛姐回來了,和蓮姨告別離開。第二天,瑛姐到火車站送我,買好票我讓她回去,她說師父送客都要等客人走遠看不見才回去,於是,坐電梯上火車站二樓候車室,揮手和瑛姐告別,轉身,一種常人的傷感湧上心頭,眼淚流出來了。

辦完差事,回到山東,查了一下地圖,從我們這坐火車經由北京站到達同修那裡的距離是2600多里。

[1]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2]李洪志師父著作:《去掉最後的執著》2000年8月12日
[3]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賀詞〉
[4]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2002年6月7日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