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文明啟示錄(四):我們應敬誰?(下)

欒樹軍(馨宇)

【正見網2013年12月10日】

水的啟示

我們舉幾個方面來說明中華文明的博大精深和他的一切連帶性及啟示性。

我們從大禹治水說起,這是人人盡知,家喻戶曉的故事。說禹的父親鯀因用堵截之法治水不利被舜誅,舜舉薦禹,禹用疏引之法終治水患,為後人所頌。平時我們大多用此事隱喻我們平常的為人行事、朝政,但很少有人去看他更廣、更深的意義。

其實我們所存在的這個世界無處不存在這樣的涵義和他的引申,尤其是引申不容易被認識到。表面的是水患、人事、國事要以疏引來使其順通、平寧,實際上哪一樣又不是呢?在以往的正常歷史發展中,他就是這樣,無論他將來怎樣,在當時是可以相對穩定各個方面使其能夠發展下去。但我要說的是另一面,如果這樣去做他是可以得利(益處),可他又僅僅帶來的是利嗎?比如說水可以疏引為利,土也可以疏引為利,水流過后土必覆焉,有利耕種。可是源頭並不是這樣,土失壤必薄,經久壤必絕,基必塌,其下游只衝不積便無壤而種,只余水患,經久民必無存。這個過程長也好,短也好,那是他必然的走向,我就說這個道理。這個理就是原有自然中的必然,都想永生,以何永生?在這個理上說還沒算人為的直接破壞和其致水土等的變質(典型的如三峽工程)後縮短其按自然發展本應還有段時日的壽命。

朝堂之上、鄰裡之間、萬物所系是不是也是這樣?都講政通人和,是可以“天下太平”,也只是稍安一時,最終統統走向覆滅,沒有例外,那麼為什麼統統走向覆滅?你說現在美國可以說在整體上是政通人和吧,可是那是他自己的通和,而非世界的通和,當利在眼前時就沒有標準了。說自己是《聖經》立國,可是耶穌又是怎樣講的對待鄰裡呢?什麼樣的人才是彼此的鄰居呢?是不是只要能給你帶來好處,迫害宗教信仰、屠殺其國百姓、活摘人體器官……都可以統統不顧了呢?連對待自己的鄰居尚且如此,又如何去善待天下呢?話又說回來,這種帶來一時快感的好處能給美國帶來長久的穩固的利益嗎?中國有句話叫“離心離德”,當人心遠離你而去時,你的大麻煩就開始了,或者說災難就開始了。我以前說過:修德以謙恭,臨朝匡正,雖族遠也結親;積怨以仇恨,恃強凌弱,即近也奔他鄉。哪一地不是這樣?因為上天在看著你,天下的百姓也在看著你,你說他們會怎樣對待你?這不是不言自明嗎!那個國和家的理是一樣的,從任何一個角度都是說不過去的。

所以說政通人和並非為正通理和,並非更高的標準,正、理的認知標準又每況愈下,一瀉千裡以致面目全非。古今對比、朝起朝落差之天地。我們到了不知其還有原始狀態,以為我們現在知道的就是原始狀態。更不知還有超越原始狀態的更好狀態。因此他當然就無法支撐那個“天下太平”,必然走向末路。不是誰可以阻擋和挽回的,你阻擋和挽回也必然和堵水一樣被其沖毀,因為阻擋和挽回都沒有抬高相對應的標準、沒有這種達到比原先更好的機制(所以他也就不可能比原有更好)。也就是說你解決不了根本問題,他當然就不起作用甚至與你的意願反向而行。就像穿新鞋走老路,而實際上那個現在的路還趕不上老路。儘管哪怕你是發自於善良的願望也不成(實際上那個願望本身也不純淨)。當然這和那種一切發展到最後必然產生的自毀、毀人的邪惡勢力(邪黨為代表的)還是兩把事,目的是不同的。那麼再說疏通,你叫他疏引也好,順通也好,他並不是最好,但他是已有的就這樣演化出來的正常發展,是必然。當沒有全新的法理去把一切從新來過解決這些問題,你是沒有辦法逃脫的,還在其中。你願不願意都要朝向那個最終的毀滅的方向而去。

這些是所謂自然發展(演化)的走向必然毀滅的結果。再有一種就是上面提到的邪惡勢力人為的毀壞導致一切走向滅亡的加速自毀方式。

現在在奴役中華子民的邪黨就是後一種的最主要代表,它沒有好只有壞,不要去期望它,它也不可能會給你帶來好,它與一切的善良願望無關。那個邪黨不只是在“堵”,而是在砍斷、毀滅我們。對眾生一切的好跟它都沒有關係,它跟中華文明的存在目的背道而馳。它的一切是馬列邪教的東西,近百年的實踐證明它是真真正正來砍斷、毀滅中華文明而來。可是令所有人想不到的是它無論如何又徹底毀滅不了中華文明,為什麼呢?因為那是根植於人的內心深處的,他是你用人的辦法觸摸不到的,你或許只能在表面上讓他不存在(比如文革、鎮壓法輪功),甚至於人們平時也意識不到他在自身的存在,他就像在銀行裡的保險箱,在那裡安靜的等待著那把開他的鑰匙,就像那觀看洪揚正統神傳中華文化的神韻巡演的人,他們自己說就像等待很久的事情、親人來到了身邊,找回了自己久遠的記憶,像回到了真正的家園。說這些話的人還不分種族、國家、地域,從此來看,那是不是在輪迴中有與中華文明不可割斷的久遠聯繫呢?是不是事情比我們想像的還要複雜、深澈呢?是不是整個人類都在等待他呢?是不是都在尋找啟示,尋找解脫呢?你說強制改變不了人心也好,你說暴力不會讓人從心裡屈服也好,都是其表現出來的不同說法,實質是這個能讓你得以從生的命脈在起作用。邪惡的勢力廢了這麼大勁也沒有搞明白這個問題的實質。

也就是說,中華文明雖然是過去的產物,但在新的一切來臨之前他是唯一的能夠全方位的點醒世人認識大法正在造就新宇的文明體系。不能認識這一點或者說不願認識這一點的絕大多數人是因為自高自大(主要在大陸)、因循守舊(主要在海外)產生的妒嫉和排斥之心所致。這不是正確對待問題的方式,也不是對自己、對別人、對你所連帶的生命負責的做法。歷史上哪一個先知、聖哲的來臨,當時的人們不是這樣的想法?耶穌:“又說,我實在告訴你們,沒有先知在自己家鄉被人悅納的”(《聖經》)。為什麼人類總在同一個問題上犯錯而不知道接受教訓呢?為什麼不去聽一聽、看一看、想一想給你展示出來的真實的一切呢?事情並非是耶穌說是這樣他才是這樣,而是今天不論哪個覺者來都會說這樣的話,因為那就是人們每一次都這麼做的事實,每一次都先入為主、罔顧覺者所帶來超常現象的結果。他們或許永遠也不會改變這個想法:“我知道那個是木匠的兒子”。這真的是你知道的全部嗎?

古羅馬因自大、罔顧事實(耶穌和門徒所行神跡)而迫害基督徒,致使帝國衰落,終結。它更深的原因我們先不提。有人說我們也看不到,人不都說眼前利嗎,我就說眼前利,對於古羅馬來說,他得到了什麼?他的子民得到了什麼?是得到了一個好名聲還是不斷強盛的羅馬帝國?不什麼好也沒有得到嗎?!相反伴隨著瘟疫和衰敗最終使千年的帝國走向滅亡。這還沒有算隨之而來的相關族群近兩千年來與之如影隨形般的血雨腥風。上天能不震怒嗎?這值得嗎?不管你是一時糊塗,還是處心積慮,或者是有什麼在後邊指使,那個承受所干之事的後果一定跑不了你,這樣的結果不可悲嗎?

歷史是一面鏡子,多數人連鏡子也不看,中國的歷史上沒有這樣的事嗎?在歷朝的演示中不也有滅佛、滅道、滅儒這樣的事嗎。看看史書他們的結果哪一個又是好的呢?

歷史的今天,在這場歷時十幾年至今沒有停息的超越歷史一切迫害慘烈成度的對法輪大法的毀滅式的屠戮還在發生,現今中國的百姓你們得到了什麼?今天邪黨不也在用迫害法輪大法的應用純熟的一切在對付你們嗎?我問問你們,現今的中國就是你們要的嗎?當你們被邪黨管束和欺騙的身心因邪黨的生存危機而迫不得已被稍稍放鬆一點,通過你們自己的智慧、辛勤給自己積累一點財富時,邪黨就恬不知恥的說你要感謝它,那是它給你帶來的,進而就凶相畢露通過各種方式奪取你的一切。這就是那些已被奪取的人們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和那些還沒有被奪取的人們天天提心弔膽過日子的原因。誰也不要覺得不在其中,只是在大的迫害中還沒輪到你,而在小的欺壓中你天天就是這麼過來的。問問你身邊的人,問問你的親朋好友,有多少人是曾經被迫害過的,他們在這之前的想法也和你現在一樣,或許其時還在偷著樂呢。覆巢之下豈有完卵,這個巢不是邪黨,邪黨也從來也沒有給你們築過巢,這個巢是中華文明,是那個曾使我們每一人的祖先悠然的生生不息的存活於這個星球的保證,他才是在歷史上給你遮蔽風雨的真正所在。而現在這個巢被邪黨徹底摧毀了,這就是今天沒有天道、沒有人性、只有邪性導致人人為敵、人人相害的原因。當法輪大法要給所有人從新築起一個全新的得以更好生存的居舍時,邪黨發現它奴役的人已經或者想要獲得自由了,就像摩西帶領以色列人走出埃及去那流著奶與蜜之地,它們就瘋狂了,因為那再也不會給它們帶來各種所謂的好處,這就是在人間的表現。生活在中國的人通過自己的智慧和辛勤創造的財富那是你自己的,你為什麼要去感謝邪黨呢?沒聽說美國人自己給自己創造了財富要感謝民主黨或共和黨,這是十分可笑的邏輯。可是他們會感謝神,當然不是因為他們自身這些的好是神給予的,而是神給予了他們一顆正直的心,才能這樣安身立命得以生存,不致很快的走到自毀的道路上。說實在的在這一點上連大多美國人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要感謝神,還真以為財富是神給的,每個人的財富是自己的福份換來的,無福之人你想換也換不來,縱使是神也沒有辦法,實際上是神勸諭你向善,向好的地方發展,當你聽從了,而讓你有了一顆正直的心後去做好事才換來你的福份。可是現在,我們看看那些表面上提倡正義、自由、民主、人權的西方國家他們是怎麼做的呢?他們實際上和那些破壞這些的國家反倒成為了一夥了,為了千絲萬縷的利益關係裝聾作啞,甚至是助紂為虐。比如說這麼多年近二十個西方國家與邪共的所謂人權對話起什麼作用了?還弄得跟做賊一樣偷偷摸摸(它們管這叫“閉門會議”),你們不就是欺騙這個世界嗎?欺騙中國人嗎?給自己找一個連自己都不相信的理由,好滿足自己的私慾嗎?得來的無非就是邪黨投桃報李的巨大“利益賄賂”;比如說王立軍交給美國的關於邪黨活摘法輪功人體器官罪行的資料已經過去一年半了,至今美國政府靜悄悄不擲一文,為什麼?因為這成為了與邪共在利益上的談判籌碼,至於人命不在他們考慮範圍之內。當年二戰結束後西方國家曾經信誓旦旦說不會讓奧斯威辛集中營那樣的悲劇從演,可我們今天看到的又是什麼呢?在勞教所、看守所、監獄、精神病院、洗腦班、黑監獄和千千萬萬被監控的家庭裡又關的是誰呢?僅僅是法輪功學員嗎?這樣的迫害手段沒用在非法輪功學員身上?更枉論邪黨奴役的中國本身就是一個奴隸莊園,他們有什麼人的權利和作為人應該得到的那部分?沒有,只有被奴役的份。當慾望、利益在前時這些就都看不見了。所以我們說一切都敗壞了,這還有什麼錯呢?!西方也一樣,別看表面的信仰,實質上心理並沒有。別看今天西方社會表面看起來還不錯,每個人想一想當這樣下去你們能夠維繫這些的表面基礎(西方國家自身的人權、民主、自由這些東西)還能延續幾時?當你們在進行利益交換時,你們還怎麼拿出這些來說事?邪惡的滲透和自身的變質已經都使自己處在危險的邊緣了。如果不信,你們自己說現今的社會和三十年前比如何?和六十年前比又如何?歷史的記載看不到麼?神看不到嗎?實際上你們曾經信仰的神早就離你而去了,不管那些神自身有什麼問題(對於人來講實質是他們的道也好、法也好已經沒有能力扭轉這一切,歸正這一切了,歷史所安排的那一段已過去了),當人們在這個狀態時所得到的結果那就是必然。這就像現今的中國許多人都說中華文明,可是連中華文明是什麼都不知道,而知道一些並按其去做的少之又少,你說那個中華文明所連帶的更高級生命他們還怎麼管你?何況他們自身還有問題,已經自顧不暇了。在道理上來說是一樣的。

法輪大法是不是這樣呢?不是。在二十多年的時間裡有目共睹,雖然修煉法輪大法的人也和其他人一樣是從不好中起步,但是整體上都能夠不斷的向好、向更好昇華。在人類有史以來的最殘酷的迫害和這個星球從來沒有過的活摘人體器官這樣的邪惡作用之下這麼多年都沒有出現一起暴力反抗事件,換作其他的人、團體又會如何?而且不僅沒有暴力反抗,法輪大法的修煉者還持之以恆的去講清每一個邪黨製作的謊言和邪黨實際面目的真相,講三退,使人們免於將來被淘汰,講按照大法如何去做一個好人給自己、家庭、社會帶來好處甚至於走向更好。你們在歷史上見過這樣的人群嗎?如果這不是正法那麼什麼才是正法呢?

我們說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得福報,那不是像邪黨洗腦一樣讓誰非要同意大法,或者是一句口號式的宣傳。而是你看法輪大法的所有經文中都在勸導人做一個好人,比好人還要更好的人,把我們每一個已經變得非常不好的人引導回正路,在符合人的標準,符合神的標準的生活過程中去增加威德,得到神的庇護,在你們周圍的修煉法輪大法的人和沒有修煉法輪大法但相信這一點的人他們的實踐不是已經證明這一點了嗎,是這個道理。

就像美國人中很多得好了感謝神一樣是實實在在的,不是虛幻的。反過來說神怎麼會讓一個人無緣無故得到什麼樣的結果呢(無論他是好事還是壞事)?都是有原因的。話說回來許多人不相信大法能怎樣是因為這些年邪黨封閉真相後洗腦的結果。你們從邪黨那裡的得到的一切關於法輪大法的信息全部是謊言,對於幾乎一切都給人們封閉的專制獨裁的社會我們真應該想一想真相到底是什麼?那堵住別人的嘴不讓眾人知道真相的一定不是好人,他說的任何話你都不要去相信,否則你就會是那個倒霉的人。要我說很簡單你只要把《轉法輪》從頭到尾一字不落的看一遍你就什麼都明白了。趕快去找真相!

這麼多年,說法輪功怎樣怎樣,我想問一下,沒有修煉法輪大法的人你們對法輪功是怎樣做的呢?對那些對法輪功做不好事情的人法輪功報復過誰嗎?不是一直好言相勸,告訴你善惡有報的因果關係嗎?至於得到了什麼不好的結果,那是法輪功做的嗎?是法輪功動刀動槍了,還是下毒殘害了?這麼幹的人有病、出禍意味著什麼?還不反思嗎?

法輪大法沒有這些,反過來中國的百姓你們從心裡說,有多少人是從中受益的?雖然這不是修煉應該管的,但是從各個層面誰沒有受益?!

從改善人際關係,維繫家庭、工作、社會的安全生活環境、社會環境(說句實在的,舉個例子,你的愛人是修煉法輪功的,法輪功不允許非夫妻關係的不正常生活,他或她沒有出去找第三者,你難道就不覺得心裡踏實?你不覺得生活有奔頭?這不是實實在在的好處嗎?至於說人被邪黨抓了、被邪黨迫害了,那是誰的錯?那是你愛人的錯嗎?就像邪黨強拆人家的房子,你能說是被強拆的人有罪嗎?那不是邪黨的罪惡嗎!還說什麼轉化就沒事了,那你是不是要把他(她)轉化到去找小三呀?那樣的話將來備不住還去殺人呢。你怎麼辦?人普遍都沒有一個正常的思維了,人哪,是邪黨給你洗腦洗成這樣的,那不是生命先天的本性。)到人們應有的經濟、政治、司法等各項正常人應有的權利,哪一樣沒有使你受益?看看這個世界有幾個人在為你們發聲?如果沒有他們,那些處於悲慘境遇的人你們的命運會更加悲慘,更加會被邪惡悄無聲息的從這個世界消失掉。你們應該清楚的是害人的到底是誰?

我們說經濟、政治、司法等正常人應有的權利被侵害、剝奪問題,實際上是一個問題,就是這個政權是否是專制獨裁的問題,他不在於什麼民不民選。中國古代的朝代哪一個又是民選的?不是也有好,也有壞嗎。那民選的呢?希特勒不也是選舉並最終被推到所謂元首的位置嗎,墨索裡尼也是。可見並不是所謂制度本身的問題,而是主要有兩個因素組成:一個是這個國家在整體上有沒有正的神的信仰體系。如果有也就是他從上到下是被神所約束的,被道德體系所約束的,他做什麼不好的事情是有顧忌的,整體社會環境不給這樣的市場。他只要還相信就不會或者說不敢很離譜,不像無神論那樣肆無忌憚、為所欲為、無惡不作。這一點在中國和西方古代歷史中有淋漓盡致的體現。在最近的一百多年,為什麼邪黨能夠在中國得勢呢?首先就是這個原因導致的。清朝完結的前後,那時的國人出於各種各樣的原因拚命的否定和扼殺自己的中華文明,結果神傳的文明體系被迅速瓦解,被象物所取代,對神的信仰被極大的弱化甚至在邪黨奪取政權後被剷除,這給了無神論市場,給了邪黨發展並最終獨裁專制中國的契機,中國人現在受大難這和每個人的先人有關,也有自身的責任,就是現在還有不少人在無知的推波助瀾。而在西方,你看那些所謂近現代史中就是在選舉出來的做大惡的人中絕大多數都有無神論和共產主義背景。神給的道德體系的敗落,實際上在心裡對神的不信,自私、物慾的急速膨脹不僅是個人的也是整體的,營造出了這樣的環境,就像當時的納粹德國那個神給的道德精神都被替換成了所謂德意志精神,全民如此,它的全稱叫國家社會主義。雖然它也迫害共產黨,但是它們的基礎是一樣的,都是建立在無神論和社會主義、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基礎之上的。而正神的信仰靠邊站了,甚至都不讓你存在了,所以才會有這樣的結果,造成浩劫。因此二戰後極力剷除這種思想,但是這種思想卻在戰後造成了更加慘絕人寰的浩劫,形式卻有不同,它主要是對那個被置於它統治之下的國民(奴隸)下手,在蘇聯、在東歐、在亞洲都是如此,死傷數以億計。

再有一個,就是這一切是誰安排的問題,是誰所導致的?人間的事情,人從來就沒有說的算過,按照佛家講是因果循環導致的。不信,我們每一個人想一想,已經過去的那些歲月有幾件事情是順心的?有幾件事是按照我們預想的在走?少之又少吧!

那為什麼這樣呢?首先在正常的歷史時期,對相信有神的人來說,這都是高於我們的生命按照每個人的不同情況給安排的,所以每個人選擇不了出生的窮富,生命的長短,一生的陰晴圓缺,喜怒哀樂,甚至連是男是女都選擇不了。這是對個人來說,那這個國家呢?這個世界呢?是不是這樣?是一樣的。每個民族、每個國家、這個世界在他不同的歷史階段他的存在和發展方式都是不一樣的,窮富禍福也是不一樣的,都要看他的整體承載能力而定。所以你看在中國古代正常的發展歷史時期同一個民族在不同的歷史時期的境遇也是不一樣的。這也沒什麼,很簡單,福享盡了禍就來,罪遭盡了有好事,就這麼輪來輪去。

但這並不是問題的全部,上面說的是正常的歷史時期,而現在是非正常的極為特殊的歷史時期,除了上面這種安排之外,還有兩種安排。

我們前面說了大家公認的一切都敗壞了,在正教中和不同的預言中都提到整個宇宙都敗壞了,一切都到了毀滅的邊緣,所以宇宙中有一些自以為能夠自救、說的算的比我們以前所知道的神不知要高多少的所謂高層生命它們給下面的生命安排了極其細緻入微的生命過程,人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它們是有它們的目的的,不像前面的正常安排生命的神僅僅是因果循環的安排而已,它們的目的是什麼呢?是想利用這裡達到它們所知道的一定有來拯救這一切的救主在這裡正法時左右正法、逃脫正法。但它們卻忘了它們自己都已經隨著宇宙整體敗壞而敗壞了,連原來的它們自身的原始標準都不符合了,怎麼還能去管別人甚至自身不想歸正還想逃脫被歸正呢?它們本身不是被歸正的對像嗎?就像一個考試不合格的人怎麼去輔導別人達到合格的標準呢?連它自己不都成問題嗎?就說這個意思,這是不可能的。

而且還不止於此,它們沒想明白的是那敢於來正法的一定在這一切之外,要遠高於你,看得明白,解決得了才敢來。學生怎麼能教學生呢?一定是先生才可以,先生才知道你哪裡有問題,是不是這個道理?

這種安排是解決不了任何問題的,不但解決不了還會導致包括它們自身在內的一切全部毀掉,因為如果這樣那就誰都不會達到能被救度的標準,也就只有毀滅,那才是真正的整體毀滅的大災難。

那個無神論、進化論、邪黨體系及世界上一切邪惡的勢力都是它們搞出來的,這就是每個人都看到的這個世界無論你怎麼看、怎麼想都不會覺得正常,無論你怎麼發出正常的聲音都會有邪惡壓制你的原因,每個人想一想我們的周圍是不是這樣。無論你處於人中的什麼樣的環境都是如此,這是一種破壞性的安排,這也就是最危險的時候了。

還有一種就是無論上面兩種怎樣安排,都能在其中圓融一切,歸正一切的安排或者說正在我們眼前發生的進程。這就是法輪聖王給予我們的圓融的法,無論是已修煉的,還是現在沒有修煉的;無論是有惡疾的,還是遭難的;無論在鬧市的窮人,還是在深山的富人;無論是天上還是地下以至微塵。法輪聖王都給予了我們無限的慈悲和不厭其煩的救度。對於那些相信他的並能身體力行的人將會有從未有過的福份;而反之對你無能為力,就等於你自己都不想生存了,在從未有過的佛恩浩蕩下都不能被救度這樣的生命真的不能再怨誰了。每個生命要明白阻擋你認識這真實一切的是邪黨,不是別人。每個人也都要看清邪黨它從來沒有為你們考慮過一時,它為的從來就是它們自己,並且它們自己也在自相殘殺,否則的話就不是今天什麼都不可收拾的結果,一切是死結。該清醒了!

經濟的啟示

我們再來說一說經濟方面。我們的生活是需要經濟來支撐的,所以能否看清經濟運行規律、能否控制經濟運行就成為與上至國家下至我們每一個人息息相關的要事,為此產生了形形色色的經濟學理論和各派經濟學家。但是他們都沒有看到經濟反應出來的本質問題。

先說他們的理論,在西方經濟學方面要數亞當﹒斯密的《國民財富的性質和原因的研究》是開山鼻祖,後來有李嘉圖、凱恩斯等。不論是誰都在企圖用自己的理論來解釋和解決經濟上的問題,比如亞當﹒斯密認為兩個因素起的作用:一是勞動力的技術、技巧和判斷力,二是勞動力和總人口的比例。他講到了市場上“一隻看不見的手”;李嘉圖發展了自由經濟、自由競爭的理論;凱恩斯提出政府干預市場經濟宏觀調節的方法。這裡應該特別提到的是馬克思的“用計劃經濟理論解決問題的方法”和凱恩斯的政府干預不是一回事。前者代表的典型是前蘇聯、東歐和邪黨奴役下的中國計劃經濟時期的那種經濟,不用我說全世界都看到是失敗的,幼稚可笑的,不值得一駁。而凱恩斯的政府干預是在自由市場經濟之下的市場調控,是引導和驅動,不是代替。

我們來看看現在經濟學的最高水平。維基百科:“主流經濟學理論依靠的是先驗的經濟模型,並從中衍生眾多概念。這些經濟論述通常假設在‘其他情況保持不變’之下,研究聚焦的變數是如何因應各種條件進行改變。當進行經濟學論述時,經濟學家重視的是尋找可以以最少觀察資訊來實證、最為明確表達、同時可以衍生出其他研究的理論。在個體經濟學(微觀經濟學)下,主要的研究概念為供給與需求、邊際主義、理性選擇理論、機會成本、預算線、效用、以及公司研究。而總體經濟學(宏觀經濟學)早期則聚焦於對於總體變因的模型建構,然而隨著時間發展,這種路線逐漸被淘汰,取而代之的研究則更注重於以個體基礎出發的總體研究”。“目前的經濟理論仍然處於不斷探索、不斷完善的過程,尚沒有任何一種盡善盡美可以完全解決經濟發展的方法”

《華爾街日報》:前美聯儲主席格林斯潘在他出版的新書《The Map and the Territory》《地圖與疆域》中反思了美聯儲為何沒有預見到金融危機,他自己犯了哪些錯誤,以及這一發現如何徹徹底改變了他的世界觀。

格林斯潘說,我一直認為自己更像是數學家,而不是心理學家。但在美聯儲,模型未能預測金融危機後,他認識到需要預測的不僅僅是數字。他說,一切都土崩瓦解,在一定成度上,沒有哪一個有名的主要預測者或機構料到這種情況。美聯儲有著最精密的計量經濟模型,包括了關於世界如何運轉的所有最新模型──但還是完全錯失了。他說,摩根大通在危機前三天發布預測說,經濟呈上升勢頭。而直到2007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也說,全球危機呈下降趨勢。他說,危機發生幾天後,我讀到一篇標題為“我們經濟學家知道一切嗎?”的文章。

格林斯潘開始逐步找出自己的盲點。他首先得出結論認為,經濟中的非金融領域狀況良好。問題在於金融方面,因為它很容易受到興奮及非理性恐懼的影響。對“羊群行為”的研究出乎他的意料。他說,事實上我大吃一驚。它顛覆了我對於世界如何運轉的看法。

格林斯潘當時信奉主要基於硬科學和經驗事實的分析。蘭德告訴他,如果不考慮到人類天性及其非理性的一面,他將錯過人類行為的一個很大的部分。當時他們討論的內容並不是經濟,但如今他認識到情緒和直覺對於市場的全面影響。

美聯儲是美國經濟能夠表現出來的神經中樞,實際上他也是西方經濟乃至世界經濟的神經中樞。他的任何波動都影響著世界的經濟運行。美聯儲主席可以說是在經濟領域最出類拔萃的代表人物,也可以說他代表的就是經濟領域的最高水平。

但是這種水平卻不能預測金融危機,包括各種經濟類機構,這是為什麼?因為你本身看待問題的路數就已經錯了,而且眼界非常狹窄,最根本的原因是沒有想到或根本就不承認還有超越其更高層面的問題存在。

首先說看待問題的路數已經錯了,現今的世界,無論你在任何一個問題上的認識幾乎像魔咒一樣都要給你套上科學的枷鎖,尤其是這個數學,好像什麼事情都能用公式來套裝。這個科學是這個宇宙中最笨、最蠢、最低級、最狹隘、最物質化、最沒有人性、最沒有生命靈性的對真實世界的認識方法了。每個人只是在其中,在沒有跳出我們生活的這個環境去認識它,就感覺好像現有的一切都是跟它有關,離它不行。可是我們稍微一跳出這個環境去看問題就不是這樣了,你看我們已經發現的許多史前文化和我們的中華文明認識問題的方式和發達成度都遠遠超越於它,他不是看待一種事物的問題,而是看待所有事物的問題。

拿經濟來說,現在最高級的經濟問題解決方法就是經濟模型,就是把各種現在人能認識的所謂可控的因素用數學公式的形式把它計算、推導出來。你看格林斯潘不是說了嗎:“美聯儲有著最精密的計量經濟模型,包括了關於世界如何運轉的所有最新模型”當然實際上就不只是經濟類的了,還有其他類的(這個問題的範圍並不局限在經濟領域)。但不管是什麼類的,最終“完全錯失了”。為什麼錯了?首先你算的絕大多數都是“物”,不是人,更不是連帶的更高的關係。當然他們也意識到了比如“羊群行為”所代表的心理學效應,但那是極為抽象的概念,而你現在也只停留在還是概念的位置上。可是心理學也好,哲學也好它們不能概括人類真實的思想和行為,本身這種學說就是不切實際的、狹隘的,它是在古代既不承認神,又沒有什麼可以依託,可還要給這種人自己和讓別人相信他所說的必須給出一個說法的情況下,打著理性的旗號搞出的東西。而那個理性是自認為的理性,是站在實證的基礎之上的所謂理性,具體來說,就像當年哲學產生的時候,如果你和它說物質是原子構成的,因為當時它看不到,它一定會否定你,因為這不符合它的理性,也就是它不符合實在、存在的所謂實證的可推導的理性(也就是現時的所謂眼可見的正常對這個世界的認識)。說白了就是眼睛不可見,你就會被打入異類,貼上非理性標籤。因為它的所謂理性是站在不承認神所要求的以道德(在中國更具體,就是因果關係)為基礎之上建立起來的信仰體系(也是對這個世界的更高認識體系)的理性。就是說天堂、地獄它看不見,跟原子我看不見一樣,你講那個就不理性,哲學是只承認眼見事物的思想狹隘的人群搞出的東西。它的理性範圍就這麼窄,你也別跟我講解釋不了的現象,說不明白的現實,我一概迴避。就像現在的許多所謂科學家對未知領域連碰都不敢碰一樣,可是嘴上硬說不可能,大家想一想可不可笑,而這就是我們很多人今天正在進行的行為。

那這個科學是哪來的呢?它就是哲學衍生出來的。因為當哲學站在它狹隘的思想認識中不能真正去解釋這個世界(這個世界根本就不是按照所謂哲學的概念產生的,它當然解釋不了),他們又不能承認他們是錯誤時(這是關乎臉面的問題),他們就在想盡辦法去自圓其說。他們發現他們能夠觸及到的所謂現實世界有很多東西可以利用(實際上他們也只能如此,否則他們還能幹什麼呢?),於是他們就逐漸的不斷的把這個世界割裂,分塊,細化,實質上是企圖找到在這條道路上能夠解釋這個世界的答案,於是不斷的衍生,包括心理學都是從哲學中衍生出來的,他們在現有的不同的方向和層面上細化、細化、再細化,就造成了現在所謂的科學體系,它包括了眾多的學科門類,給人的感覺好像很豐富,很具有說服力。尤其在這種體系上造出來的東西本身就更加強化、更加催化了他們的這個想法,似乎成為了顛簸不破的真理。就像小孩玩過家家一樣,把它當成真實世界了。這個科學最致命的不能讓人碰的是對於超越它的更高認識所帶來的一切實實在在反映到這個他們所認為的現實世界來的一切現象,他們就不敢碰了,他們也讓別人這樣,完全迴避,視而不見,甚至予以滅殺。這時他們連他們本身所提出的“實證性”也不看了。這樣做最典型的就是現在高舉科學大旗的中共邪黨,在這一點上來說,它是“科學”發展的高峰。它是“實證性”狹隘思想的最完美體現。當所謂科學發現的東西用科學這種認識問題的路數自身都無法解釋時,當現實世界發生的超常現象、事物用科學無論如何都解釋不了時,引來的就是無情(科學本身就是物質的,既不承認也沒有情感、沒有人性、沒有神性)的滅殺。而其他的沒有這麼激烈的國家他們採取的就是隱瞞、否定。就像最近幾個國家的官方在真實的證據不斷大量出現並通過網絡的力量使全世界都在質疑其隱瞞真相、再也掩蓋不住事實的面前不得不承認有外星人和UFO的問題一樣(他們說不公布是怕人們恐懼、混亂,我看到現在也沒出現什麼恐懼、混亂,讓他們很沒面子倒是真的,揭了科學的丑了,否定了進化論倒是真的,顛覆了頑固的狹隘認識也是真的)。之前他們都在極盡所能的掩蓋再掩蓋,屏蔽再屏蔽。

那麼在經濟上來說,舉個最簡單的例子,眾所周知中共邪黨公布的各個方面的經濟數據(實際上豈止是經濟,哪樣又不是呢?)沒有一個是真的,你作為各種海內外的經濟研究機構怎樣能於此算出真實的結果呢?而且我前面說了,一切是聯繫著的。“羊群行為”那也只是跟風,屬於最簡單的問題。我們要知道我們本身是具有思考能力的,具有極為複雜的感情的,具有不同層次智慧的,具有善、惡兩面性的,具有現今我們可知和不可知的被內外因素所左右的極為不確定的會向難以預計的方面發展傾向的人,這還是對於個體一般性的表現。那麼對於生命本源、生命群本源和他的連帶因素所帶來的變化呢?對於更高級的不同層次生命對人與物的左右之下帶來的變化呢?對於我們今天這個極為特殊的絕大多數人都在說的處於世界末日時期的世界又有多少我們根本就看不見但又能實實在在讓我們感受到的非正常的極為特殊的事物發展呢?哪一樣是能用數學公式計算出來的?哲學本身是狹隘的、抽象的,它推導出來的科學和心理學也不可能會是眼界寬廣的、全面的。你說金融危機沒有預測出來,那一定是這樣的,至於為什麼發生那是另外一個話題了。話又說回來,世間又豈止是一個金融危機的問題,每時每刻都在發生著我們預料不到的事。如果站在有神的角度這些都是可以迎刃而解的,沒有什麼新鮮的。只不過通過各種渠道告訴你、點醒你你不相信而已。所以你站在這個本身就極為狹隘的、沒有人性和神性的所謂科學思想指導之下,你就不會看清事物的本質、規律和他的走向。你就會不斷的從一個失敗走向另一個失敗。無論你是模型計算出來的,還是某些人人為控制的都不好使。

因為你無法預測華爾街有多麼的貪婪、私慾有多麼的膨脹;也無法預測包括主要是美國在內的世界的經濟以不可計算的或明或暗的天文數字的財富去支撐中國那個邪黨去殘害十三億百姓和依附於邪黨勢力的那些國家的百姓讓眾神多麼的憤怒,讓上天多麼的憤怒(要知道被害的人、害人的人、助紂及旁觀者沒有人是在局外的);更無法預測在這不正常的世界中正法的力量超越一切如何以人們、國家對於善、惡的選擇而給予應得的發展走向和他未來的結局以及靜靜的迎候在這一切結束後回歸生命的全新世界。他還不僅是經濟的問題,他是人類所有問題的癥結所在。你經濟學,科學,哲學怎麼能解決呢?在這最後的、最關鍵的、最特殊的也是最能體現生命選擇善、惡後真實本性體現的正法中一切與正法相連,任何生命都繞不過去,無視於此的任何事情都無解。歷代的先知所說不是胡話,已來過的覺者所言也不是嚇唬人。看看今天不就是在活生生的上演“這個星球從未有過的罪惡”嗎?!這如果還不是人類末日---最敗壞的歷史時期,那什麼時候是呢?每個人如果不在已經形成這種局面的其中去找回良知(每個人就是在這場迫害中去選擇,你在地球的任何一個角落都面臨這種選擇,它一定能檢驗出每個人的良知有無)又如何被救贖呢?是你的經濟問題重要還是你的命、你的未來重要?

誰都要在這個天秤上來過,無論我們今天研究什麼,干什麼首先都要從善、惡的選擇中起步,否則未來或好、或壞的一切都是空談,都無法預測。這十多年法輪大法被迫害時所發生的一切已足以證明這一點,善、惡的選擇一定會得到他應得的結果。否則美聯儲就不會預測不出來,世界就不會動盪,人們就不會心慌。這就是他的根本原因。當然你不相信也沒什麼,他也發生了,他也沒有以任何人的意志為轉移的發生了。

善惡有報、因果循環,這在東西方的歷史中演示的比比皆是。只是在西方沒有東方這樣明確的概念而已。而在東方,可以說整個中華文明史就是一部因果循環史(古印度在信仰佛教的歷史時期也一樣,直接就講因果循環,善惡有報),善、惡有報的歷史演義。每件事情都把天、地、人(天人合一)緊緊聯繫在一起,某部分單一的變化不影響其他是不可能的,無論他是士、農、工、商還是三教九流都在其中。這是給誰看的,不就是給現今的人看的嗎?而今天因為道德的墮落和五花八門的變異思想很少有人真正的相信他了,幾乎都當成了解心寬的說辭,只是說說而已,並不當真。甚至都為了謀財(國家和個人一樣)“忙”的沒有時間考慮這些了,覺者的勸告,先知的預言,實事的重擊好像都不起什麼大作用,禍事發生了過後還那麼做,連反思都不反思。當然說不反思也不對,他也反思,可他反思的是是不是禮沒送到位,是不是得罪誰了,是不是還有什麼關係沒照顧到,從上到下、從個人到國家都這樣想,他考慮的是這些。就像世界經濟危機了,他考慮的是是不是模型錯誤了,還有什麼制約因素沒發現(都是人這個層面所謂現實的因素),是這些。至於是不是因為自身(這裡國家和個人也是一樣的)私慾的膨脹傷害到誰了,是不是上天並不同意這樣做,是不是應該過後反思自己的德行,這些都沒有。因為什麼沒有?因為他們根本就不信,在頭腦中根本就沒有這個概念,解決危機的辦法從來就不是從根本上解決,就像西醫一樣治表不治本,解決不了根本問題。下回危機來了還是說不清道不明,然後又找出一堆似是而非的原因,周而復始。這樣就會使問題越來越大,越來越難解,真到了你無法收拾的時候也就一起完蛋了。這不是危言聳聽,尤其是現在這個極為特殊的歷史時期更不是危言聳聽。你也在找答案,可是你的頭腦裡卻沒有這個概念,當然就不會有解決根本問題的結果。當邪黨政權手裡攥著浸血的鈔票(美國或西方國家的利益主要不是私人利益,當然他私人也有也很巨大,只是和整體來比顯得小。它主要的問題是會不會給他的整體經濟帶來好處,比如說買他的國債及其他投資會對他的利率、通脹等能帶來好處,當然促進他的經濟,讓他們的選民得到實惠,對他的選票、執政都會帶來好處。而給他廉價商品的出口可以降低他的資源消耗率,減少污染,減少環境治理成本等等各個方面都是有益的,這只是舉了兩個例子)向他們揮手時,那個腿和腦袋就又不聽使喚了,就連表面的什麼人權、民主、自由也都統統看不見了(當然為了掩世人的耳目尤其是對其抱有希望的中國人的耳目,他們會假模假式的搞個所謂人權對話騙一騙也就ok了),更別說他們腦子裡壓根就沒有善惡之報如影隨形這種想法了。趕緊把美金、歐元、日元奉上(實際上這個絕大部分外幣根本就到不了中國,而是留在美國等這些國家換成了所在國的國債、其他投資、國際結算、黨官揮霍等這些東西,實際上最終都還是邪黨官員的,因為權力在它們手上。它只是在中國對等發行人民幣而已。我們不去說外幣會不會因貶值而損失,就說國內發行的巨量人民幣帶來的好處,比如說銀行放貸、政府投資跟絕大多數百姓也沒有關係,因為你們沒有任何權利對它左右,你們不止沒有這樣的權利,這個國家的任何立法、行政、司法權力你們都沒有,就等於你們什麼都沒有,這些權利是邪黨決對不可能讓出分毫的,否則它一天都活不過去。因為在它們的眼裡這個國家的一切都是它們的,它們決對不會和你們分享,每個人都想一想實際當中是不是這樣。反過來說,卻會給你帶來壞處,因為通貨膨脹,對內的貨幣貶值,你的生活成本一定增加,你的經濟一定緊張,你原有的本來就不多的利益一定被削弱、剝奪。這一切一定會落到每一個沒有權力的人身上。所以它(發行的人民幣)不可能給你們帶來任何實質性的好處,頂多像養豬一樣讓你死不了,臨了還要挨一刀(退休年齡延後)。而那點可憐的豬食都不是邪黨施捨的,都是你拼了命賺來的血汗錢),然後私下裡數著邪黨回報的利益偷著樂去了。他們沒有想到的是任何帳都是會算的,跑是跑不掉的,當下一場危機來的時候就不一定是這麼輕描淡寫了,很可能就是致命的,就是連根拔起的。包括西方人在內的所有給邪黨輸送利益助其為惡的人也應該看看歷史好好想一想了,歷史真的是你們的啟示之鏡。

“理性”的啟示

還有一個問題是“理性”這個問題。哲學以至科學、心理學等等一說到超出它範圍的問題時就提醒你注意理性,好像你不夠理性或者說理智,因為他們把講所有超出他們解釋範圍的問題的都當成不理性,大體是把你給歸為不正常之列了。那麼這個世界是不是這樣呢?神就沒有理性嗎?如果他們沒有理性他們的信仰怎麼能存在幾千年,那麼多的人去信他們呢?難道信他們的人都瘋了不成?所以說神也是理性的,而且是更高的理性。就像神傳的中華文化。神的理性和哲學的理性可不是一回事,神的理性是建立在對這個宇宙真實了解基礎之上的理性。是能把你的疑問解釋得通的,按其去做是有實效的。而不是像哲學的在人中來看都是非常窄範圍內的所謂理性。當人們按照神的理去做時,真的就會產生奇蹟:身體健康了,逢凶化吉了,家庭和順了,事業成功了,環境和睦了等等等等。舉個例子說:不信的人,可以去問問發自內心的信、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修煉人和非修煉人,是否有奇蹟發生,那是一定的。因為每個人都有業債,在日常生活中不可能一帆風順,說不上就遇見這個難那個難,可當他(她)真正相信時,因為你的善念、善行(真正相信的人就會有善行,那些反其道而行的人,有的雖然嘴上說信,可實際上不容易有善行,那就不是真的相信,這樣的人還真應該好好想一想。每個人都有明白的那一面,自己心裡是清楚怎麼回事的,千萬不要欺騙神,如果那樣或許就不是福報了)神就會慈悲於他(她),善解這些冤怨,給予方便。你說哪樣不在理,不理性呢?很多人只是沒有親眼看到或親身體驗到才不相信而已。可那不代表不存在,更不代表不理性。反倒恰恰說明你的認識有局限,不知道超出你認識的層面還有更高的理性存在,而不是你認識的就是理性的全部。

能量的啟示

我們再說說能量的問題。生命只要生存就需要能量來支撐,從古至今我們也在以各種方式尋找並嘗試、利用能給我們提供能量的方法和資源。從我們的食物,到水、火、風、電、核、木材、水利、土石、煤炭、石油、核材料、生物能源、太陽能等等幾乎把我們能夠知道的,探測到的,找到的全部利用上了。但是還不能解決我們的根本問題,仍然面臨著整體上資源枯竭、不能長遠生存的現實問題。為什麼會是這樣?為什麼在這浩瀚無際本應該有取之不盡的資源的宇宙中我們卻面臨著這樣的局面?

首先說一下我們看待問題的想法和層面(說到底是悟性問題),我們看待問題的想法和層面直接導致我們對周圍世界的認識和我們所能得到的結果。這裡就包括我們對能量的認識和利用。

現代人就講所謂的實惠,眼前利,摸得著、看得見的我才承認,否則的話一概不去考慮,誰要一提就會被認為不正常而予以打擊。那個正不正常可不是由著人的標準決定的,人類的發展實際上不也在不斷的刷新著自身的認識嗎?怎麼能對你認識不到的事、物不分青紅皂白的打擊呢?

其實我們對我們所存在的世界形成了許許多多固有的認識,連我們自己都認識不清楚的都敢去下定義。這樣做對嗎?比如舉個典型的例子:我們這裡是不是宇宙中心的問題。或許有人會笑我,說這個問題早就已經解決了,你現在還提這個問題。我想問的是這個問題真的像人們想的那樣解決了嗎?它真的就是終極答案嗎?我看未必。在古代無論東西方都認為我們是宇宙的中心,這不是人類想像出來的,而是在久遠的史前時期由神所告訴人類的,可是到了幾百年前當人類發現並用望遠鏡(有人說是發明,我不這麼認為,因為在史前時期的繪畫中早就清清楚楚的告訴人們這些東西已經出現過,並不是什麼新鮮玩意,人類不過是把它從新“撿”起來了而已,有沒有它或者說它什麼時候出現是看人類的發展而定)觀測天體並計算出太陽系各星體的運行軌跡時,發現地球是圍繞著太陽旋轉,因此而推翻了“地心說”,許多人幸災樂禍的說:你看,你們錯了吧!你們是迷信吧!要我說他們還是高興得太早了,我想問,那個“地心說”是神說的地球是宇宙中心這個意思嗎?啊,地球圍繞太陽轉地球就不是宇宙的中心了,那你向更大的範圍、更廣大浩瀚的宇宙去看過沒有?在更大的範圍看地球是不是宇宙的中心?再往超越我們的這個宇宙範圍看地球他是不是宇宙的中心?那麼更廣大呢?人是不是把神當人看了?認為神的眼界也像人一樣這麼狹窄,只看到地球這麼一粒微塵大小的距離呢?神說的根本就不是人認為的那個概念。他說的是更廣大,更浩瀚無際的宇宙中地球的位置;在你能看得見和看不見的宇宙各個層次的生命中地球的獨特位置;在眾人都說的世界末日來臨之時能夠得到每個體系整體救度的唯一位置,這才是神慈悲於我們讓我們知道的宇宙中心的真實含義。我們每個人都想一想我們怎麼能用人的想法去置換神的所指呢?!

況且,許多人說地球圍繞著太陽這麼轉,那麼轉,我說還不見得,你只能說他相對那樣,地球圍著太陽轉,太陽系也在圍著銀河系在轉,銀河系又在一系列的星系團中形成了自身的旋轉體系,那麼更大呢?他(地球)又以什麼樣的軌跡圍著誰轉呢?在形式上你說太陽、銀河中心、星系團中心以致更大的是我們環繞的中心,哪個都無所謂。他或許都沒有跑出我們是這層宇宙的中心,都沒有跑出他是更大宇宙的中心。是不是這樣?

從另一個角度說,看你站在哪個層面?不同的層面界定中心的概念都不一樣。一個國家的中心是首都,首都裡還有他的行政中心--政府、立法中心--國會、司法中心--最高法院,每個不同部分的人都會把自己的部分認為是中心;那麼這個世界呢?它的概念是不是又有所不同呢?它有信仰的中心,經濟的中心,區域合作的中心,風暴的中心,邪惡的中心…。它都說明了世界上的各種各樣的中心問題;那麼小到一個人呢?你說人體那個地方是中心?如果從維持軀體生存上來說,可以把心臟稱為中心。如果從控制運動來說,可以把大腦稱為中心。如果從思想意識來說,每個人的所謂靈魂也就是我們說的元神是他的中心。所以從這一切來說,能夠把這一切救度起來,能夠讓生命得到從生,能夠淨化這一切來說,地球這裡就是宇宙的中心,因為正法的救主要來這裡,從這裡開始成就全新的一切。

我前面說人類生存也是需要一個安全的宇宙環境的,不是說我們的地球是圍著太陽轉,我們就不是宇宙的中心。為什麼不去想這個環境就是為了維持在地球上的我們而特意創造出來的,都是為地球上的我們安排的呢?我們不能住在太陽裡吧?我們也不能住在所謂空曠的太空環境當中吧?我們畢竟需要各種條件來支撐吧,那不在地球上還應該在哪裡呢?就從我們存在的太陽系來說,你看在我們這個層面其它的行星上有人居住嗎?沒有吧,至少現在看來是這樣吧。那為什麼呢?實際上在這個層面上來說那些是為我們遮風擋雨的,不管是隕石也好,彗星也好,或者是什麼宇宙射線都在這個環境中極大的屏蔽了(比如說各種有害射線被各種形式削弱了,不那麼有害了),阻擋了(比如說有威脅的彗星撞到其它行星上去了),還有其它的問題,哪一樣不給安排能行?我們怎樣能平安的生存?這還是我們現在能夠感知的因素,在這麼複雜的又極其精密的只有神的智慧才能創造出來的宇宙中有多少宇宙中敗壞的東西帶來的危機、又有多少維繫這一切正常運轉的複雜因素、還有多少能夠使得將來挽救這一切的安排在其中起著作用……我們不能感知的還有多少?或許數都數不過來。一切都不是我們想當然的,而我們卻在這裡幼稚的談我們自認為的生存環境應該是什麼樣?

說這個問題的目的是要講出一個事實,就是我們對我們自身存在的環境和我們自身的認識也是很有限很有限的。他不僅是我們認識對生命意義這樣根本的問題,也是關係到方方面面的聯繫、長遠發展和昇華問題。

你停留在這種認識中,必然要在這種認識中去求結果,在這個圈裡打轉。而你不承認的(為了所謂臉面)就打死都不去思考。你看在埃及,那個金字塔就在那裡靜靜的聳立著,可是它卻能使食物像放在冰箱裡一樣保質。它用的是什麼能量?為什麼我們不能跳出現在固有的思維去想一想呢?你看在世界各地出現的飛碟,它們怎麼能以超越我們現在理解的方式飛行甚至是突然消失又突然再現,現在的人尤其是那些所謂的科學家根本就不承認,一句“不可能”就把所有的出現在眾人面前的事實全擋住了,你說那哪能有更高的認識呢?怎麼能找到更高形式的能源呢?這還沒提在各種歷史記載和傳說中史前不同文明時期那時人們所用的形式各異的能量來源,超出我們局限範圍的太多了。眼睛就釘在現有的能源上,看你用完了怎麼辦?

也就是說能量的形式不一定像我們現在認識到的那樣,就是這些,他還有我們認識不到的更多種類。而他的利用形式也不一樣,能量(能源)和利用能量(能源)的主體也是密切相關的,他還有限制你利用不同能量(能源)的標準和我們對不同空間的認識程度,也不是想用什麼就用什麼,可以隨便用的。

我們今天利用能量和能源存在的形式基本上就是我們站在現有空間所謂科學認識層面的東西,沒有超出我們這層空間的認識水平。可是我們如果想突破,那就要放下我們現有的所謂科學研究的認識方式,甚至要更高。並且首先要在道德水平上提高上來。

很多人說利用能量和認識能夠產生更高、更強大能量的能源怎麼能和道德掛上鉤呢?實際上不是掛鉤,他就是一體的。

我們先說中國古代,你看中國古代自清末中華文明結束之前基本上沒有用到我們這個所謂現代能源和他採取的形式。比如電(包括磁,中國古代也用指南針,但那只是用於辨識方向,而現在是廣泛用在很多領域)、各種射線、化學能源、生物能源、核能、風能等,在清末有的只是擦了一點邊。你說中國古人真的認識不到這些嗎?不見得,你看民間的那些預言家他們怎麼知道後來發生的事情?難道他們看不到麼?不會是這樣吧?

我有一個朋友,他生來天目就是能夠看見的,而且前後都能看到很長的時間發生的事情。有一次他和我說了一件發生在他自身的事:高考的時候,考試的試卷都是保密的,一般人不可能知道。可這對於他這樣的人來說根本不是問題,直接就能用天目看到,並且答案都知道。他自己還知道上天是不讓看這些的,看了也不允許用。可是為了一個好成績,他還是沒忍住看了。結果在考試的時候,他說什麼都看不到了,也想不起來了。他知道這是被懲罰了,其實本來平時成績不錯,結果考得非常不理想。

舉這個例子說明什麼問題呢?就是說你知道也不能說,也不能拿出來用,因為相應的發展階段實質上就是整體道德水平處於不同位置那是有對應的不同生存形式和所用的。而且歷史還沒演化到那個時候,那怎麼能隨便拿出來給人用呢?並且他也不見得就比你現在的好,往往是歷史越發展到後期道德水平越低,生存形式越低級,所用方法和所用之物越笨。有人說我們現在都能夠上火星了我們還笨,你是在你這種環境之中說自己,卻沒看人家是什麼樣,甚至是都不知道人家是什麼樣。你怎麼能說你不笨呢?就像上學我只看到我成績好了,就說自己成績是最好了,沒有看別人,或許你周圍的人成績都比你好呢。這道理不是一樣的嗎?

你說你高了,真不見得,上古時期的先民還沒有病呢,你現在怎麼樣?豈止是沒病,上古時期的先民普遍還具有特異功能(實質是人體自身的功能),你又怎樣?上古時期的先民施展功能還能遁入另外空間,在你眼前瞬間消失,在另一個地點又能夠瞬間展現。你說你現代科技行,你給我來個看看?這不是我杜撰,這是在歷史上有記載的,翻開史書奇聞異事比比皆是,歷代的史學家難道都是瘋子?而且你想他能夠這樣展現,他就不能上哪個星球轉一圈再回來?他就不能做出讓我們更想像不到的事?事實上他能穿越不同的空間,你現代的科技對另外空間還一無所知,你說你差了多遠?

那因為什麼他能這樣?就是因為道德水平的問題。當時的社會道德水平相當高,他就適合於給他這些,他也能夠善用這些,社會是穩定的。你現代的人給他試試?那就天下大亂了,他就不行。

等再發展下去,到了黃帝之時,雖然相比現在還是很高,但是他已經就不適用這些了,不能在整體上善用了,所以就不給了。當然在修煉界和民間極少的人還有,可是都不能顯示於世了。但即使是這樣,因為他道德水平相對還是高的。所以上天給予了他一套間接的次發達成度的東西,比如浸透因果關係的發達的中醫(如《黃帝內經》)、現代人難以理解的古建(如《魯班經》)、高超的冶煉鍛造水平(如用記憶金屬鍛造的劍)、現代人也搞不明白的用兵之術(如《孫子兵法》)、豐富的預測形式(這就多了去了,佛道兩家的、奇門的、民間的等等)、來源於各家的為人治世之說(這裡也浸潤著修身、治世之道)等等。總而言之是不離道或法。他是建立在與高層對應關係的基礎之上建立起來的,所以他的真正能量的來源還是高於我們這層的能量形式。

我們現在說他們之間的關係和作用形式。當我們抱著私慾和貪婪無度把我們的本性中善的一面泯滅時,當我們不注重內心的昇華而一味地向外去求時,不只是帶動著道德的整體向下,也帶動著一切整體向下,包括對能量這個問題認識亦如此,什麼都會離他的真正的最好的一面越來越遠。

當我們在向外求時,我們忽視的恰恰是我們自身,而我們最自以為是的就是忽略自身,以為這沒有什麼,誰都不知道這個自身才是真正的寶。你看在地球上乃至於宇宙中你還能在這個層面發現比人體更精美、更完善、更奇妙、更複雜、更難以看明白的東西嗎?有比人更具靈性、智慧、情感、理性、創造性、悟性的生命嗎?人真的是神所創造的萬物之靈,在人能看見的層面也只有人才允許修煉,上面才承認,其它的都不允許。真的看不出來人及自身的身體是與眾不同的嗎?可以說他就是根本的根本,打開人類各個方面向更高昇華的本質和原因所在,包括能量問題。

你看外星人弄個飛碟說來就來,說走就走,在宇宙的星際空間以億光年計這麼遙遠的空間距離來去就像上鄰居家做客,這麼大本事,可是它們卻偷偷摸摸的來到地球研究人,這是為什麼?按現代人的想法,它們技術這麼發達,都可以穿越不同空間去走,為什麼來到地球這個技術如此低能,在它們眼裡不堪一擊的人類做研究,完全是沒有這個必要的。這就是人類站在這個所謂科學的角度看待這個問題無法解答的必然結果。他們根本就認識不到作為人的根本價值。就像我上面說的人可以修煉是特殊的,人體也是特殊的,他都是對應來的。那個不同的能量在哪裡?就在不同的各個層次的空間,當允許人能夠修煉這個事情定下來之後,一切都要在這個基礎之上來安排,不安排能行嗎?如果一個人無論修煉到哪個層次空間的位置,都要在那裡為之作出相應的連帶的一切,包括能量。那是極為強大、龐大、不可思議的威力無比的能夠制約其他空間的能力(我們叫神通)。在我們很多能看到的是憑藉我們自身這個身體就可以騰空,飛行,就已經能做出許多不可思議完全超出我們現有能認識的事情,他連帶的還不是超常的嗎?還不去好好想一想這個問題嗎?當然前提是必須得修煉,不帶任何前提條件的修煉,不能為了這個而去修煉,要在心性上提高。所以說只要你能修煉上去,就不會限制你用那個層面的能量,人這裡與那裡是完全相通的(當然在圓滿之前為了安全還是有限制的,圓滿後就沒有了)。

而人這個看得見層面的其它生命就不可以修煉,它不具備這一切,誰做了還要招天殺,包括那些外星人。連它們都沒有這個機會,都垂涎三尺。所以它們就來這裡研究人,取代人,達到自己返回去的目的。許多人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呢,還渾渾噩噩不知道珍惜這個有人體的機會呢,不知道珍惜能夠修煉的機會呢,人家可都要搶了。當然別以為它們很厲害,在人來看很厲害,在神來看什麼也不是,也是枉費心機。你穿越空間還要弄個飛碟弄個什麼東西來去,你看修煉得道的人哪個是坐飛碟走的?哪個不是就用這個修煉成的身體直接走的?人的科技與外星人的科技差的遙遠,外星人的水平如果對於神來說,直接就可以忽略不計。這就是為什麼它們科技這麼發達能來到地球卻不敢明目張胆大面積的對人下手的原因,是有我們看不見的更高級的生命在看護著這一切,對於我們來說不要以為能夠活著是想當然的事情,每時每刻不知有多少路數的生命在虎視眈眈伺機下手,豈止是外星人?沒有神的護佑我們一天都過不去。每個人都好好品一品是不是這樣?

修煉返回去這才是我們解決能源問題、生存問題、社會問題、自身的長久問題等一切問題的根本。除此之外沒有他法。這是宇宙為我們開的唯一的門,別的還沒有這樣的機會。

在這裡我想說一件事情,在我們的師父李洪志先生二十多年的正法中,為了每個修煉者將來的一切,不就是在這個人的這個身體上起步的嗎?也是在這個身體上和為了這個身體在億萬人的心性提高中創造了無數奇蹟:無病狀態,化險為夷,體現功能等等等等。如果說非得需要證明,這一切不都是證明嗎?還需要什麼證明呢?

邪黨為了迫害法輪功和從中賺取金錢等原因從修煉法輪功的學員身上摘取器官,這是曠古至今未有的罪惡,它們(一切參與其中的和明知如此還來換器官的)必將斷送自己的未來。但是反過來說,連邪惡它們自己都說修煉法輪功的學員身體是健康的,沒有病的,否則它們也不會用。這不正說明修煉法輪功的真實效果嗎?

我們再進一步說,這個世界最優秀的醫生敢不敢說我讓你沒病,讓如此眾多的各個年齡段的人有一個健康的身體,並真正的去做到,甚至超越這一切的做到?連你現今的科學家研究都研究不明白的人體,我們的師父卻可以做到,那你說誰才是更高、更真實的呢?對於你人類都說不明白的人體都能夠通過我們都認識不到的方式和能量去起這樣真實的作用,你怎麼就認識不到這意味著什麼呢?道家講:“人體就是一個小宇宙”,能左右這樣的事情和層面,你說還不是神嗎?還不是覺者嗎?還不是所有人等待那將要來的救主嗎?你還不去相信那還相信什麼呢???許多人非得事到臨頭才明白,那也就不算數,也就晚了。

那些遭災的,遭難的,尋求解脫的,和那些相對過著平靜生活的人一樣。能夠帶你走出這一切的預言中所講的你等待那最後要來的那位就在人間正宇宙一切的法,可是你們要麼就是被邪黨的污衊、謊言擋住了雙眼,被邪惡欺騙著不認能救度你的法輪聖王;要麼就是因為被各種固有的觀念阻擋不承認已經顯現出來的神跡而不敢向前一步;要麼就是痛苦太強了,你已經沒時間去想或想不起來或不願相信或被聽信謊言的人慫恿放棄嘗試一下的打算…。無論哪種都是你做不了自己的主的表現,這是非常可悲的;還有就是人的所謂認高不認低的心理作祟,總是以什麼出身貴賤,富有成度,學歷高低等等這些來衡量能力的大小,認為從人的所謂標準來看我們的師父李洪志先生太普通了,瞧不上眼,心底總是有一種錯誤的想法認為那來的人應該是用人的標準來看十全十美(我上面提的那些因素)的人(照這個標準歷史上所來過的覺者沒有一個符合標準,他們絕大多數都“普普通通”),而且是轟轟烈烈而來,甚至是以覺者的真實面目出現,或者是在人這裡顯現出神通把現在迫害大法的人處理一批讓他們看到這樣他們才會相信。神的能力不是這樣用的,如果這樣了,那還是正法嗎?那樣還怎麼檢驗人心,看清生命的好、壞?那樣也不存在修煉的問題了,對為好的生命是不公平的,那個外在直接顯現導致的變化和自心在迷中真實選擇善的變化是不一樣的,是根本性的不一樣,後一種才是可留的,也是法中認可的。其實就是採用人中不好的手段也不行,你比如暴力或者戰爭,正法怎麼可以那樣呢?要是那樣是不是耶穌也可以帶兵打仗?釋迦摩尼也可以衝鋒陷陣哪?是不是這個道理?

話說回來,你說修煉法輪功的人上億,各個階層、方面都有,尤其是所謂強力機構到處都是,要真像邪黨說的那樣要奪取什麼,以實踐中法輪大法修煉者如此聽和信李洪志先生所講的,要推翻它的邪黨政權或達到什麼其它人中的目標好像不是什麼難事吧?可是怎麼什麼都沒有發生呢?再一個,你想我們的師父都能夠突破空間去淨化人體使人體達到無病狀態,可以改變生命的狀態,難道就不能突破空間輕易的就要了你的命?這還是難事嗎?如果他不是正的,就憑這樣的能力,邪黨是不是也早就不應該存在了?在被迫害的過程當中不也只是那些壞到不可救、不可要的邪惡之徒被處理掉了嗎(在救度過程中的這種處理也是用來警示那些仍然在做惡的人。當然到最後,到末日審判,不能留的那就一起處理了,因為選擇結束了)?而此時每個修煉者只是在苦口婆心地講真相,在勸善,在想盡辦法的能夠讓你在法中得救,也僅此而已。所以說從哪一點來看都足以說明邪黨說的都是謊言,是不是這樣?我不會強迫誰接受什麼,但一定要讓人說話,一定不能堵誰的嘴,一定要把我心裡真實所想的講出來,讓別人去聽,去選擇,而不是強迫人如何去選擇,如果這樣的機會都不給,那一定是強迫消聲,是邪黨那一套邪惡的做法,是滅絕人性的做法。每個人去想我說的對不對?所以說是這些心理在影響著你、阻礙著你不能認識這正法;還有一種人就是日子過得很安靜,沒有什麼大的起伏,也沒有更多的想法和追求(這裡指的是對人生命問題的思考),只想過平靜生活的人。

大體上是這樣幾種人,因為各種原因現階段不能認識法輪大法,不能認識到法輪大法的慈悲和威嚴。可是這卻不能代表你們能夠在從古至今無數的人說的世界末日中得以平安過去,因為在未來的那個日子裡就是以生命對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態度決定的存滅,你相不相信他都是這樣,因為將來的新的宇宙決不可能留下背離法輪大法而行的人,也就是背離真善忍而行的人,你想生命都背離真善忍而行了,它還能留嗎?這個理能越過去嗎?

這是從未有過的機會,是給我們所有生命的機會,稍縱即逝。

崇文的啟示

再說一個問題,就是教育這個問題,好像沒有哪個國家像中國古代那樣重視教育,那麼系統,那麼龐大,在中華文明的歷史中就沒斷過。

古人講“萬般皆下品 唯有讀書高”,士農工商,士要排在前面,可見古人對有學問的人和使人能有學問放在多高的位置。那麼為什麼是這樣?他想達到什麼效果呢?

我想首先就是能使我們的文明綿延不絕,世代相承,把他精華的部分流傳下來,得以在最後的時候,最關鍵的時候用來讓我們在最後的劫難中醒悟過來,從而獲得救度。如果不是這樣,那為什麼邪黨一上來就像瘋了一樣,拚命的要毀滅我們的中華文明呢?而且是連根剷除?因為宇宙中的邪惡看到眾神創造這個文明的目的就是為了要在這個末劫時用,他是末劫時生命能夠得到救度最重要的啟悟保證,沒有他生命真的不容易對未來歸正一切的大法能有全面的啟悟。所以邪黨才不遺餘力的除之而後快,然後它們用邪黨的一切進行替換。但是實際上它們又不能把這些在人的大腦中給摳出來,儘管人不知道是這樣,可是它們能在後來的時間中給你灌輸它們的東西,使之與原來中華文明中表面上能體現出來的部分混到一起去,這樣很多人就分不清哪個原來是自己的,哪個是後來的,實際當中人根本就不知道它們在這樣干,所以連這樣的概念都沒有,就被糊裡糊塗的洗腦了。這就是現在很多國人的狀態。其實要想分清這些也很容易,只要把古代的史書(不要看清朝(不包括清朝)以後寫的,也不要看現代人所寫的白話文史書,就看原文,理解多少算多少,不要緊的,慢慢的就會理解更多)看一下就知道哪個不是自己的,那個是邪黨灌輸的。

再一個就是在這種崇文的環境中能夠使你得到昇華。中華文化不同於其他文化的很重要的一個方面還在於,你在浸潤於這種文化中時,不僅是留於文字表面,還能從中得到昇華,明白許多你在文字上看不到的東西,而且是方方面面。這是其他文明不具備的。這和佛法修煉中對法的理解方面是相似的,同樣啟悟著我們今天認識的形式,這對修煉是很重要的。

另外,他對當時的各個歷史階段來說是起到良性循環,穩定發展的作用的。為什麼在歷史中整體上來說是崇文的環境,而把其他的尤其是商排在了最後。就是讓人們不要重利慾,而要重如何讀書為人,識文才能知對錯、善惡、是非、正邪…,才能知禮儀廉恥,才能知溫良恭儉讓,才能知仁義禮智信。如果在佛道兩家,才能分清人與鬼、道與魔、天國與地獄、神聖與墮落……。他一方面是起這樣的作用,另一方面也是給後世,給現在一個說明,讓我們知道宇宙的豐富並非像我們現在在這個層面看到的一無所有。

說到這裡,我說一下現在宇宙學上的一個錯誤認識,在大尺度的宇宙空間如果像我們現在這樣的認識認為宇宙空間就是真空的,沒有物質存在的或者有極其少量(與地球空間的物質密度相比)的物質,或者說物質是非常稀薄存在的話,那這個宇宙在這麼漫長運行時間中早就應該發生坍縮了,也就是所有的物質擠到一起來了,可是我們今天看到的並不是這樣,反而還在加速膨脹,這說明什麼問題?它說明我們現在認識的是錯誤的,所謂真空的空間它並不空,而是由我們現在還看不見和探測不到的所謂物質和能量所構成,它也不是現在科學上所說的可探測的物質和不可探測的暗物質、暗能量那麼簡單,因為它只能解釋得了(按你現在所謂科學上的算法)不坍縮,而不能解釋得了為什麼在加速膨脹。所謂大爆炸理論的模型應該是能量恆減,逐漸遞減,因為它是總體上消耗的,燒柴取火也好,核能發電也好,沒看到木柴越燒越多,核內能量越發越強的,它怎麼還能膨脹呢?它怎麼增加的?能量從何而來?憑空出現的?何況那能起作用的還不一定是所謂物質,他能不能是有更高智慧的生命在左右呢?就說這個物質的概念也並非人想到的一成不變,比如說我們這個空間的物質就不能把它搬運到其它空間嗎?反過來說把其它空間的東西拿過來放到我們這個空間又行不行呢?這不是所謂科學幻想,因為無神論的科學永遠也不會承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不承認有神論的所謂科學永遠也解釋不了這個世界,它自然也就想不到讓它抓瞎的各種問題真實的謎底,你看外星人的科技不知比你先進多少吧,他都突破不了,還得來地球看神造的人是怎麼回事,而實際上還不止於此。

從崇文的本質上來說就是打開人的智慧,保有人的本性和神性,讓人能從心裡真正的向神接近,不失去這個聯繫。從而在現在我們這個最關鍵的歷史時期啟悟我們達到解脫的目的。

所以這個教育(實際上應叫崇文,崇文之廣達昌盛、明慧不惑)問題就被古人擺在第一位,儘管古人也不一定知道他最終的真實用意,可是在古時他所表現出來的意義已經讓古人發現他的重要性了,所以才會經久不衰。

那麼我們現在的教育是不是古人的崇文呢?不是,而且是決對不是。儒家說“大學之道 在明明德 在親民 在止於至善”,又說“窮則獨善其身 達則兼善天下”說的非常明白,直接點出崇文的目的在德,在善,在惠於蒼生,無論獨處還是治世以善先行。

那麼從小又以何治學呢?“人之初 性本善”,開板就告訴你人應該善,打下一個善良的基礎。在這樣的環境中你想成為“歪苗”都很難。

那麼治學方法又如何呢?是有學,有問,有答,有論,有不拘一格,有涵蓋穹宇。使其啟蒙為學,有疑可問,有惑必答,有難能論。不管你是少小孩童,還是翰林國學,無有例外。為學者並非寬、嚴兩極,一概而論,而是因材施教,著時、著勢、著理、著史、著隨性而化、著蘊學於行。使低者能持守,平者能盡用,高者能升達,有教無類,無有棄、取,一視同仁。

這就是為什麼中國古人出了數不清的能人志士,他與那個整體環境、氛圍息息相關。而現在許多人說現在的教育和教育方法怎樣怎樣,把它所有的問題不加分辨的甚至是居心叵測的一概扣到古人的頭上,別有用心的人進而加以批判,大家想一想對不對?現在在中國的一切包括教育是誰主導的?現在學的又是什麼?從內涵到形式哪樣和古代能掛上鉤呢?這一切不都是邪黨所為嗎?教條式的不可置疑的答案,強制式的滅絕人性的灌輸,奴隸式的喪失思考的能力,瘟疫式的貽害眾生的傳播,哪一樣和古代能合上拍兒?那麼古代有沒有問題?有,一定有,是人就不可能沒有問題,可是他是這麼做的嗎?即使有偏頗會做到這種成度嗎?這麼的邪惡至極嗎?邪黨不允許你對它有任何的質疑,在邪黨奴役的國度有幾個人敢論邪黨的好壞、是非、對錯?還沒等你說呢就會把你抓起來,安上個罪名讓你消失若干年或徹底消失。這還是明的,暗的就更是曠古未有,登峰造極了,它能把你騙的給它當奴隸,你還心甘情願、自我感覺良好、處處維護這個奴隸主;它能把你騙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人財兩空,你還感恩戴德、自相殘殺、助紂為虐。無論是你的變質也好,還是真的好壞不分內心相信,都足以說明邪黨是從未有過的邪惡。而這不都是拜它所謂的教育也就是洗腦所賜嗎?!把中華文明的子民害得人不人鬼不鬼,甚至魔性大發,哪還有中華文明的影子?我們每個人或多或少的都在其中,因為你生活的、沾染的就是這樣的環境。這種環境生產出來的所謂人才和古代崇文的環境造就出的人才完全是兩把事,背道而馳,是現代洗腦製造的變異人。你的所謂本事也僅限於象物方面,對於我們古老文明的內涵和生命存在意義本身幾乎一無所知,所以沒有生命的靈性、創造性和獨立的人的本質、思想(這些是建立在共同的人的本性,神的本性之上而又相互有所不同、各有特點的)。這樣的人是上天絕不承認的,也絕對不能要的。可是它卻是邪黨要達到的目的,它就是要這樣毀掉人,讓人人人為敵、自相殘殺、自我毀滅,最後毀掉一切。

所以說為什麼讓你退黨、退團、退隊,為什麼要出《九評共產黨》、《解體黨文化》等等這些書,就是要中華的子民認清邪惡,脫離邪惡,扔掉那根本不屬於我們卻又在害著我們的東西,回歸中華文化所締造的人的本來面目,進而達到生命的昇華。

中華文明為什麼能那麼博大精深?為什麼能夠綿延那麼久遠歷經摧殘而不絕?他就是為今天在世上的人準備的,為今天所用的,他不分人種、國別,他是為全人類開創的,所以他必須博大精深,必須摧而不絕,否則人類真的沒有認識的基礎了。

崇文的氛圍、形勢也不是一時、一勢的。他不是人在求學的時候用之,過了這個時候就放棄的,有句古話叫“活到老學到老”,在小的時候看的經典不可能當時就會完全理解,古時的先生也允許你隨著歲月的流逝慢慢理解,只是一些基本的必要的(比如說忠、孝、仁、義)必需得明白、做到即可,剩下的留在後面去理解、去做。在人生的旅程中,不斷的領悟要義,博學廣聞。這裡最重要的一點是他是與實踐聯繫在一起的,社會的整體也是這樣的,他不脫節、不相悖,他是可以起到助益作用的,所以才會促使人去相信,去提高,去達到精益求精,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成度。

從這方面來說世俗的這種認識方式與佛道兩家的修煉道很相似,修煉就是不斷的學本門的法或者是道,不斷的悟而達到更高的認識,更高的境界。只是世俗當中的學問沒有修煉這麼高,他僅是用於人這層的理。但是嚴格來說中華文明主體是由儒釋道三家構成,在民間是什麼都混在一起的,認識上很難說是哪一家、哪一門、哪一派。但到了修煉層面就具體分開了,各歸各派。
 

(待續)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