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華山不納糧

唐風

【正見網2014年01月18日】

趙匡胤曾是一名軍卒,性好下棋,而且棋藝高超,很多高手都是他的手下敗將。他自稱天下第一高手,常發難逢對手之感慨。一日隨軍過華山,聽說山上有一老道棋藝了得,遠近聞名。趙匡胤不覺技癢,登上華山去找老道下棋。這老道不是別人,正是大名鼎鼎的陳摶老祖。

陳摶,字圖南,號“扶搖子”,後世尊稱為陳摶老祖。他精通易理,首繪太極圖,並把秘而不宣的內丹學說公之於世,有“天下第一睡仙”的美稱——時常一睡數日,《宋史》記載:“每寢處,多百餘日不起”。相傳他與道家傳奇人物呂洞賓、李琪、譚峭交往甚密。其著述《易龍圖序》、《龜鑑》、《心相篇》等對後世影響都非常大。

陳摶見趙匡胤方面大耳,有帝王之氣,故意激他,嫌他不過一小小軍卒,不願與之對弈。趙匡胤一聽急了,誇口要以華山作為賭注與陳摶一決高下。棋至中盤,局勢兩分;至殘局時,陳摶有意拿言語刺激趙匡胤。趙匡胤怒氣上來,想通過殺吃而一舉拿下,豈料操之過急,敗下陣來。

後來陳橋兵變,趙匡胤黃袍加身,登上帝位。陳摶正騎驢游華陰縣,聽說此事,在驢背上撫掌長笑曰:“天下從此定矣!”當了皇帝的趙匡胤沒有食言,下旨免去華山道士、庶民的賦稅。此後便有“自古華山不納糧”之說。

他們當年的對弈之處——“下棋亭”,如今是華山上的著名景點。陳摶生平事跡主要見於《宋史》和《東都事略•陳摶傳》。
這個故事對於今天的人,有幾個不易理解之處:

其一,趙匡胤信守諾言。我們的祖先是非常守信的,“季布一諾千金”、“桐葉封弟”、“退避三舍”等重諾的典故非常多。這些事對於今天的中國人來說好似天方夜譚。在中共治下,坑蒙拐騙泛濫,政府都出現了嚴重的信用危機。這是中共長期搞“假惡鬥”造成的惡果。例如,57年毛澤東號召知識分子給中共提建議,沒想到這是毛搞的“陽謀”, 是“引蛇出洞”, 55萬多知識分子被劃為右派,送進了牛棚、勞教所。再如,中共《憲法》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當法輪功的“真善忍”與中共的“假惡鬥”不一致時,哪怕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它也要殘酷迫害。中共為了迫害法輪功,編造了許多謊言,還導演了“天安門自焚”,挑起民眾對大法的仇恨。

其二,陳摶的睡功。佛家中達摩面壁九年的修煉故事國人皆知;而許多道家功法和一些奇門功法是通過長睡來修煉的,世人則知之甚少。他們修煉的是副元神。

其三,陳摶的相術。受無神論和實證科學的影響,許多現代人不太相信看相,說是迷信。相術不是迷信,而是很高深的科學。人的生命信息(和特徵)會從人的各個方面表現出來。看相如讀書,也有層次高下之分,小學生只知道加減乘除,中學生只知道乘方開方,高中生才知道微積分。由於人的層次不同,你所能看到的也就不同。比如,從 “白裡透紅、面色晦暗”可以看出人的健康狀況;從“慈眉善目、滿臉橫肉”可以看出人的善惡;僅從頭髮來看,礦工、乞丐、打工仔、官員、警察是不同的,有的亂如枯草,有的烏黑亮澤,普通人也能看出個八九。能從面相看出人的個性、家庭情況的,水平就更高一些。能看出人的過去和未來的人,已非常人。很多高人不僅能“看人”,還能“看天下”。宋朝的邵雍(陳摶的三弟子)作的《梅花詩》就準確地預言了自宋以後幾個朝代的大事。《梅花詩》和唐朝袁天罡、李淳風的《推背圖》、明朝劉伯溫的《燒餅歌》合稱中國古代“三大預言”。這“三大預言”都一致預言了:中共對大法的迫害、中共的滅亡、大法終將在世間全盛。(網上可查看原文,49年以前的解釋都大同小異;49年以後的解釋須高人來解,網上發表的普遍是中共的託兒的東西)

現在的中國人,對於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不是先去研究,而是首先去否定,豈不謬哉?

其四,陳摶為什麼要激趙匡胤?一方面陳摶是為了讓道士有一個好的修煉場所;一方面,陳摶是為了天下蒼生。陳摶目睹了唐末五代的長期戰亂,把天下太平的希望寄於趙匡胤,希望他寬和,行仁政。趙匡胤也不負陳摶厚望,終生勤政愛民,寬和大度,沒有因怒亂殺一人,開創了大宋的太平盛世。還有,陳摶有意留下一段佳話,一段歷史記憶,為後人提供一個參照。這是一般人所不能理解的!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