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前盡孝證實法 正念正行救世人

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4年02月22日】

尊敬的師父好!同修們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二月喜得大法的。回想當初自己從一個疾病纏身,滿身業力、不懂修煉的人,能得到師父的親自度化,成為一名大法修煉者,真是對恩師感激不盡。十七年來,從個人修煉到正法修煉,我在方方面面都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用盡人間所有的語言都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唯有精進再精進,做好師父所要求的三件事,多救度眾生,才配的上“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偉大稱號,才對得起偉大師尊的慈悲苦度。

一、魔難中堅定正念,破除舊勢力的經濟迫害,緊隨師父正法

得法前,我身患嚴重的腦神經官能症,治療時因用藥不當,導致全身都是病,當時就剩一口氣還算活著。修煉大法後身體很快就無病一身輕。九九年七二零, 大法受迫害,師父遭誹謗,我因去省政府和北京上訪,傳遞大法資料,被當地邪惡列為迫害的重點,反覆九次被非法綁架。在看守所、拘留所因絕食反迫害,不向邪惡妥協,身體曾遭受過極其嚴重的摧殘。但是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堅信,我都堂堂正正的走出了黑窩。

走出黑窩後,原單位已破產,我成了失業人員。家庭因懼怕惡黨迫害,實際上也已不存在。我就做小生意來維持生活,堅持正法修煉。生活上一直緊巴巴的, 在錢上老是不寬裕,沒有用正念意識到是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迫害,而是用人心想,是因為沒有好工作,實際上是承認了這種迫害。找到執著後,我加大力度發正念,清除舊勢力的邪惡迫害。到現在,除了堅持前半夜每個整點發正念外,一直堅持每天集體晨煉前的一點、二點、三點準時正點發正念,這樣晚上睡覺時間就很少 了,只能在兩個正點間打個盹就算睡覺了。但仍然很有精神,白天照樣做生意,發神韻,發真相光碟,按師父的要求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並且生意也越來越順了。

我買貨的那家老闆,都是先拿他的貨再送錢,他有幾次在發貨欠條上給我少記了錢。他第一次給我少記一千元,第二次少記二百元,我發現後都給他送去。這樣經過幾次,他全家的人,包括很多親屬朋友,從原來的受邪黨毒害,反對敵視大法,到現在同情、理解、支持大法,並多數都做了三退,得到救度。

二、床前行大孝 親人贊大法

我母親是二零一零年元月去世的。去世前的兩年時間內,癱瘓在床,不能自理。她那次患病住院,我大哥、弟媳都躲著不想管。我因受迫害手裡實在沒錢,沒辦法只有到處借錢給母親看病。後來我姐、我叔拿錢來,才算解了燃眉之急。出院後,我叔安排我姐弟四人輪流伺候老母親。因我姐和我弟都在外地工作,他們倆個照顧母親的事我就承擔了下來。這樣每年十二個月,我自己一個人要伺候九個月。我替我弟弟他們伺候老人,我弟媳不但不想拿錢,還嫌老人髒,想把我和老母親攆走,她好獨占房子。我大哥大嫂倆人不但不想管,還只想弄老人的錢。輪到他們伺候母親時,為了省自己的錢,把老母親送到條件最差的養老院。老母親在養老院被凍得眼看就要不行了,我知道後就把她接回家,送醫院搶救。我一個人每天都是床前餵飯餵藥,床下接屎接尿洗衣物,直到老母親咽下最後一口氣。這期間我任勞任怨,以苦為樂,從不和他們計較。我姐,我叔,我嬸,還有其他親屬,過去因為受邪黨宣傳的欺騙,對大法不理解,看不起修煉人。通過這件事,完全轉變了,認為大法修煉者就是和常人不一樣,方方面面就是好,並公開為我們修煉人和大法鳴冤叫屈,很好的擺放了自己的位置,得到了救度。

三、放下怕心,面對面發神韻光碟和真相資料光碟

從二零一零年起我利用做生意的便利條件,給眾生髮放神韻和真相光碟。每天最多的時候可發四十盤,一般情況是二十盤左右。開始時有怕心,怕碰上便衣, 怕被舉報,還怕被熟人嘲笑。雖然有怕心,但是我知道這是正法弟子必須要做好的。我從完全為了眾生得度的基點出發,不斷堅定正念。我的體會是每天只要學好法,發好正念,發放光碟就會非常順利。凡是看過我給的神韻光碟的人,下一次再見到我時都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感激。這期間我的怕心、面子心也都去掉了很多。

從二零零五年起我就經常夜裡單獨去農村發放真相資料。有幾次夜很深,我單獨一人被困在鄉間小路或莊稼地里,後面是村莊有狗叫,前邊是河過不去。荒郊野外,夜深人靜,我找不到回去的路。這時我就雙手合十,求師父幫助。然後頭腦就清亮起來,也知道該往哪走了,很快就到了回家的大路上,而且每次都是如此。

以上是自己做得比較好的地方,證實了大法。也有做得不好的地方,我會在今後的修煉中歸正自己。我要一直堅持下去,多學法,多發正念,救度更多的眾生,完成史前大願。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