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實法的每一步離不開師尊的慈悲呵護

多倫多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3年09月29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家好!

一、集體煉功,找回“修煉如初”;師尊呵護,闖過兇險考驗

2013年紐約法會師尊親臨講法,我的心靈被深深震撼。師尊說:“人千萬年的輪迴等待的不就是為了這個嗎?那時生命深處的感受使你什麼人心都能放的下,下定決心一定要修好自己。那個興奮的心情使人精進。可是時間一長漸漸的就沒那感覺了,人的惰性啊,人的各種觀念,在社會上的雜亂現象面前,對人都構成了各種引誘干擾,所以有句話叫‘修煉如初,圓滿必成’。”(《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一段時間以來,自己總是以“忙”為由,其實是“惰性”,煉功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由於忽視煉功,身體容易疲勞,最終影響效率。如何做到“修煉如初”?我想既然是煉功人,那就從最基本的煉功做起。紐約法會回來後我加入媒體同修每天早晨的集體煉功。我想作為大法弟子,不管手頭有多少事情, 千萬不要變成常人做大法的事,應該是煉功人證實法。

堅持集體煉功受益良多。一早發完正念,準時出門。在煉功點,師尊熟悉而又親切的口令讓我每天沐浴在浩蕩的佛恩中,師尊口訣的每個字打入生命的微觀里。隨著煉功,每個細胞充滿能量,身體得到充份演煉,感覺輕飄飄的,仿佛找回了得法之初每天煉功不落而帶來的那份輕鬆和美好的感覺。

一天早起要發正念,剛起身,覺得天旋地轉、頭暈目眩、止不住嘔吐。考驗突如其來,身體反應劇烈,感覺另外空間的黑手爛鬼來勢兇猛,頗有奪命之勢。主意識清楚知道這是假相,不能承認。向內找漏的同時,生命微觀中發出一念:我的生命是來同化“真善忍”大法的,修煉中的不足我會在大法中歸正,另外空間不論多高的神,不配考驗。由於身體從未有過的極度不適,人的念頭隨即翻湧而上:這麼難受,實在不行,就不去煉功了,休息一會再說。很明顯人心與神念激烈交戰。堅持發完正念,開車到了煉功點,看見同修們已開始打坐,我衝到洗手間又拉又吐象虛脫了一樣。堅持打完坐,感覺好了一些,邁進車裡的那一刻還是頭暈目眩。這種假相持續著,從開車送孩子上學,轉乘地鐵上班,上班時堅持對遇到的有緣華人講真相、其同意三退,一直持續到中午發正念。

分分秒秒過關中不論人的這張皮囊怎樣痛苦,覺得難以承受,主意識非常清醒否定這種師尊不承認的安排。午餐時間,找個安靜的地方坐下來學法,一股巨大的能量通灌全身,師尊的法,清理著我生命的最微觀,我體會到師尊的慈悲呵護。下班後,原定的約見沒有被取消,照常進行。來勢兇險的魔難,就在日常生活任何一個細節都不被落下、不受干擾的情況下,被師尊洪大的慈悲化解了!餓了一天,吃過晚飯,象脫了一層殼似的,我渾身輕鬆,感覺一層敗壞的物質從體內被清理掉。我知道舊勢力安排的險惡考驗變成了弟子正信師尊、正信大法提高心性的又一級台階。

定下神來,向內找、問自己:是什麼人心招來這兇險的魔難?剝去表面的呈現,層層深挖下去,是那個後天形成的、生命在降低層次往下掉、增加私心的過程中產生的頑固的“自我”。當這個“自我”因做成一點事,暗藏著心滿意足、沾沾自喜、甚至貪得天功證實自己時,實質已偏離了修煉的真理和正道;當“自我”的觀念、喜好和要求得不到滿足而產生怨氣,甚至心動妄念、對師對法產生懷疑,進而為了滿足人心、擺不正自己與師尊和大法的關係時,那就非常之危險,舊的勢力會竭盡所能讓它們的安排得逞,加大人的執著,幻化出各種假相,進一步誘惑修煉人在敬師敬法和信師信法上誤入歧途。那些後天敗壞的物質和無知中造下的業力雖然一直努力地想要擺脫修去,如果沒有時刻警醒,認清平時的一思一念,雖然一邊在修,一邊也許還積累著這些敗壞的物質。

師尊慈悲,珍惜弟子想要做到“修煉如初”的努力,舊勢力縱有千變萬化的種種邪惡考驗,也難逃師尊正法的“手掌心”。身為師尊的弟子,大法的粒子,弟子何以有幸今生與師同在,與正法同在!

二、看清魔難本質,警察放行,撞車事故“化險為夷”

為了維護我們當地每周五集體學法交流達到整體提高的修煉環境,協調人花費大量的時間逐個打電話,每周找人安排交流。這個集體學法和交流的環境伴隨著我走過了從個人修煉轉向揭露邪惡、制止迫害、證實法、救度眾生的歲歲月月。每次參加集體學法和交流都象參加小法會一樣,自己特別受益,因此形成了期待,總抱著要從中索取和獲益的心。一次聽到一位西人同修呼籲,不應該這樣讓協調同修花費大量時間打電話找人來交流了,這個環境需要我們大家共同來維護,他希望更多同修能主動把自己修煉的體會分享出來。當時聽了特別觸動。每次參加集體學法自己只想從中獲取,從未想到要付出而主動去交流,這是一顆多麼骯髒的私心啊!

我因此動心寫了一篇講真相勸三退的體會,在周五集體學法交流後,一位同修找到我,希望將文章改寫後投給大法網站,她希望我能提供照片,說大法網站不僅是全球大法弟子可靠的交流平台,平時也有邪惡在盯著看。她補充說,如果擔心國內親人的安全,不放照片也可以,當然肯定是放了照片更真實,力度更大了。

同修的交談,讓我感受到師尊對我修煉的珍惜:我只是動了一念想要修去私心,師尊就給機會,就讓我點滴的體會在大法的網站中能與更多同修分享、結識有緣、還同時起到震懾邪惡的作用。我想國內的父母因養育了我這修大法的女兒能被師尊往前推著在證實大法,他們會因此而享有福份,邪惡怎麼可能動到他們?絕對不會的。

交流稿上到大法網站的第二天,開車回家的路上,我的車在紅綠燈路口左拐後,在左線上行駛了一段,因嫌前面的車速度太慢,我打了右燈,在換右線前,倉促的看了一下盲點當時沒看到車,沒想到一位年輕人右拐後,以很快的速度在這條右線上急行。結果,我的車撞上了他的車。可是由於當時我在車裡聽著師尊講法,音量比較大,並沒有聽到車輛的撞擊聲。我只是感覺快要撞上這輛車,就迅速將方向盤打回左線,由於沒有聽到撞車的聲音,我就繼續在左線上往前開。這時這輛被撞的車,加大油門,從右線直直的插入左線上我的車輛的前方,然後,急剎車攔腰停住。一個20齣頭的年輕人,跳下車,衝到我方向盤的正前方,大聲喊叫,他要叫警察,因為我是“撞車後逃逸現場”。一位路人看到對方氣勢洶洶,就主動詢問,告訴我不要怕,什麼情況可以先跟他說說。我就如實的把自己沒有聽到撞車聲,才接著往前開,而不是象他說的所謂“撞車後逃逸現場”的情況告訴給這個路人,這位路人幫著我去給那個年輕人解釋。那個年輕人說,他在車裡聽到的是劇烈的撞擊聲,我在車裡怎麼可能沒感覺,他就是不依不饒不接受,然後揚著手機說,他在報警。

這位年輕人說他在車裡聽到巨響,可前後左右查過他的車,也就是被蹭去了一點油漆,而且幾乎從外觀上還看不出來。而我在車裡什麼撞擊的聲音也沒聽見。我理解:一場原本激烈的車禍在師尊的慈悲護佑下被擋著化掉並將損失減輕到了最低。由於現場沒有人受傷,車輛只是被颳了一點油漆,警察過了快一個小時才來到現場。在等待警察的過程中,我想既然錯在自己,看他要多少錢賠償他,儘快了了這事吧,也不用在這浪費時間等那不知何時才能趕到的警察了。自己一廂情願的這麼想著,對方表現出根本不願搭理我的表情。好不容易警察到了,想上前去跟警察打個招呼,只聽那警察呵斥著,讓我到一邊去等著。我這才坐進車裡,靜下心來認真的從法上想一想這車禍的來由。我想到了發正念。

當我漸漸靜下心來發正念時,我清楚的感受到,另外空間延伸在這個車禍的背後更深遠的原因,舊勢力再次安排的邪惡檢驗:你的文章原來只不過是個集體學法時的交流,現在被登到大法網站,你想起到更大的作用證實大法,那我就檢驗檢驗你的心性。看清這個車禍背後舊勢力安排的檢驗因素後,我的思想變得非常清晰:文章既然被選用登在了大法網站,我認定那是師尊的選擇,那我就要全力的去圓容這樣的選擇。我會在法中純淨自己的一思一念,任何其它因素不配考驗!我念力集中的發完正念走出車外,那個氣勢洶洶不願和我說話的年輕人與到場的警察已談完話。我心生一念:誰說了也不算,該怎麼處理,師尊說了算。只見那警察友好的走過來,看了看坐在車上的兒子,當了解到兒子在附近的某某小學上學,就微笑的問他是否還認得她,因為她不久前去那間小學做過講座,然後就興致勃勃的與兒子聊起天來,好像這起撞車事故根本不存在一樣。不一會,她抬起頭,微笑的看著我,說從她做的調查來看,我不屬於那位年輕人說的“撞車後逃逸現場”,對方的車也只是擦了點油漆,我們雙方留下彼此的信息,沒事,我可以走了。

三、在講真相過程中體會師尊的慈悲呵護

在日常工作與碰到的有緣人講真相勸三退的過程中,我也時刻體會到師尊的慈悲呵護。那些了解了大法好的真相併三退後了的人,由於脫離了邪惡,有了正神在管,在人世間得了福報,人這個空間表現上就是案件大事化小,小事被撤,甚至一些看起來很嚴重的案件神奇般的也被撤訴,他們因此也不用再回到法院來了。我的時間和精力就被派用到與其他更多的有緣人結緣。一些人見過面談過真相後,還沒來得及三退的人,人這個空間就會表現出他們的案件還沒有著落而需要不斷的上庭。我理解,實際上是師尊慈悲,多次安排他們回來找我聽真相最後獲機會了解佛法並得救的過程。

記得一次,一對夫婦,他們在國內有著一官半職,因為兒子惹上了官司,那天跟著兒子到法院來上庭。休庭期間,我們有了機會深入的談了自焚偽案、大法重德修心向善等法輪功真相、活摘器官的邪惡和三退的意義。夫婦倆非常爽快當場都同意三退,臨走時還表示要回去好好看大紀元報紙的法律專欄,一方面為了兒子,也希望能對加拿大的法律有更多的了解,另一方面他們也想更深入的了解法輪功。我想:他們已經三退,還能穩定的每天通過閱讀大紀元報紙,進一步得到更多的真相信息,所以接下來幾周,當他們連續打來電話要求一起吃飯,我都禮貌的推脫了。直到有一天,他們接二連三的撥打我的手機,感覺上好像有什麼事挺緊急的,我就回撥給他們,那位太太說:可跟你通上電話了。我和先生想請你吃頓飯,這次你一定要安排個時間。我覺得實在推脫不了,就答應他們第二天中午一起喝茶。第二天早上十一點半左右,收到那位先生打來的電話,他說他和太太準備來見我的路上,太太想抄小路能走的快一些,不想被車給撞了,剛才路人報了警,所以,一時半會趕不來見我了。他在電話中還詢問,應不應該上醫院。我對他說,要不要上醫院,要遵從他太太本人的意願和她身體的反應和需要的情況,由他太太自己決定。

掛完電話,我如夢方醒,他們拼著命、冒著被車撞的危險也不放棄要來見我,是不是他們明白的一面渴望得聞大法呀?當天下了班後,我打去電話,這回,是太太接的。太太說後來警察來了,他們並沒有要求上醫院,她坐在地上不停的念我告訴他們的九字吉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感覺好了很多,後來他們就決定還是回到家裡休息。我詢問她的身體被撞後的情況,她說沒事,九字吉言真好,幫了她大忙,但就是還想能和我見面吃頓飯。聽她這麼堅持,我答應他們第二天中午我一定見他們。

如期見面後我將自己得法的過程和法輪功如何讓自己身心受益的經歷講給了他們。期間那位先生感嘆地說,在國內,他的手下就有煉法輪功的,他一直不理解為什麼煉了功面臨失去工作、金錢利益、甚至生命都絕不放棄,他說經過這一番交談,他理解了。他還表示會善待他接觸到的煉法輪功的人。他說他去香港就看到《九評共產黨》這本書,在過海關回大陸時,他還想好了怎樣應對,結果就成功的將《九評》帶回大陸。席間,我給他們播放了神韻介紹短片和觀眾反饋。他們說,看了大紀元上登的神韻全球巡迴演出的盛況他們很興奮,儘管錯過了2013年1月當地的神韻演出,他們非常期待能有機會來年現場觀看神韻。吃過飯,臨別前我遞給了他們一本《轉法輪》,他們非常高興的接受,說一定要好好拜讀。

幾周後,那位先生又是三番五次打來電話,通上電話後,他認真的說,有兩件事情著急要告訴我。一是,他們的兒子同意用“李真”這個化名退團退隊。“真”就是“真善忍”的“真”,他說他兒子特別喜歡這個化名。第二件事情就是,《轉法輪》他看完了,寫的太好了,師父真是個了不起的人物。他還說,這種偉大用人的語言形容不了。他問能不能讓他保留這本《轉法輪》一段時間,他雖然看完了,但因為兒子的官司攪得他心煩意亂,他的心不靜,等他靜下心來後,他要反覆多看幾遍。

最近碰到一位從國內北方移民來的高級工程師,因超速的告票來上庭。庭上辦完他的案件後,我推薦他去看大紀元的法律專欄。聽到我進一步向他介紹《九評共產黨》,他說他不喜歡法輪功。我問他為什麼不喜歡法輪功,有什麼問題,不妨說出來,至少大家可以共同探討探討。他問的第一個問題是,法輪功為什麼講“真善忍”而不是“真善美”?這個“忍”有什麼好,是什麼意思?我就對他說,在我現在有限的層次中理解,“忍”具備著非常高尚的內涵。當別人待你不公時,你能夠寬容忍讓的看待這一切,沒有與人發生爭執。這樣寬容忍讓的心,讓你自己生活的很愉快,也同時帶動你身邊的人和環境和睦相處,這種忍往外再擴展下去,就會讓整個群體和社會向良性發展。共產黨講暴力講鬥爭,不喜歡寬容、忍讓。而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忍讓、寬容則是美德,我舉了韓信胸懷大忍之心最終成為劉邦的大將軍、國家棟樑的故事為例,他聽了不住的點頭。

他表示,在江魔頭訪問加拿大期間,他在華人社區里得到中領館的指示,只要是法輪功出現的地方,他們就得出現,他們代表的是歡迎的隊伍。他說,當時他看到一個黑人在法輪功的隊伍里,那個黑人告訴他,他是為了錢才站在法輪功的隊伍里的。我給他講明法輪功教導學員重德修心向善,為了可貴的中國同胞不被謊言蒙蔽,他們是用心在告訴世人真相,絕不會為了金錢。他說,我建議你們把那些明顯是中共派來的不屬於法輪功的人從法輪功的隊伍里清除出去,否則會讓這幫壞人把法輪功的清水給攪渾了。

當我針對他提出的大大小小十幾個問題回答完之後,他明白了法輪功的人不分春夏秋冬都去中領館是為了呼籲停止迫害,是為了可貴的華人不受蒙蔽;他也明白了“三退”人數都是真實的,不僅包括退出黨員的人數,還包括退出共青團還有少先隊的數字;他對難以置信的“活摘器官”的報導也有了認識。他說,你們法輪功應該改變一下策略,不要遠遠的塞一份資料給人,也不說話。有人礙於情面這邊接了,那邊隨手就扔掉了。你們要到華人中間和我們交朋友,要能解答我們心中的困惑和疑問才行。你看今天這兩個半小時的交談,我的很多困惑沒了,我對你們法輪功不反感了,我願意跟你這個法輪功交朋友,我還可以回去告訴我身邊的人法輪功是這麼這麼回事呢。如果你們是這樣講真相,你們應該持續的做下去,越深入越好。我花了兩個半小時講完真相。通常法庭工作繁忙,很難有兩個半小時不叫處理第二個案件的,可是慈悲的師尊看到眾生願意多了解真相,我的工作時間也神奇般地被安排圍著講真相救人而轉。

回到辦公室,坐下來喝口水,辦公室電話鈴響了,我的經理高聲喊著我的名字要我去處理下一個案件。當我們心在法上,一心想著救人,人這個空間還是同樣的時間、同樣的工作。可細細體會,已經被師尊安排得恰到好處。師尊慈悲呵護,每天不間斷地把有緣人領到身邊,我知道又有一個生命等待著聽聞真相與大法結緣,被師尊救度!

個人現階段的有限認識,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叩謝師恩!謝謝大家!

合十。

(二零一三年加拿大法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