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記》試解(六)

撣塵

【正見網2014年03月18日】

四、《西遊記》的寓意和意義

《西遊記》的結構布局洪大而嚴謹。開篇是盤古開天闢地,三皇五帝治世。主體分兩大部分:一是以孫悟空為主體的前七個章節;一是以取經為主體的。結局乃是師徒五位各得果位,諸天對佛、菩薩的敬頌。

《西遊記》中一些詞語的寓意相當深遠,但是只要從修煉的角度去看,還是能看出端倪的,只是有些隱藏的太深而已。例如:菩提祖師教給悟空的躲三災變化之法,其中提到三個五百年,也就是一千五百年,如果乘以孫悟空的變化之數七十二,那就是十萬八千,也就是唐僧取經的距離。如果乘以最大的陽數九,因為物極則反,所以九也是最大的變數,那就是一萬三千五百,正好是悟空金箍棒的重量。而這個數字也暗合了《黃帝八十一難經》上所說的“人晝夜呼吸一萬三千五百息”。

唐僧取經經歷八十難,到了靈山,因為缺了一難,還得補上。共歷經十四年,按黃曆一年三百六十天算,是五千零四十天。可是距一藏之數還差八天,正好加上補上那一難的八天,合成一藏之數五千零四十八,這一藏之數又都與八戒、沙僧兵器的重量一樣。

說起唐僧後來補上的這一難,作者在書中早已作了伏筆。表面看是白黿問唐僧自己何時能脫本売得人身,實則表現了唐僧已脫人身得佛體。另外這一難正是唐僧歷經十萬八千裡一半之途,也就是在人的百會穴這個地方,而這個地方也正是人的泥丸所在的地方,而泥丸在修煉界又被認為是人的元神所在的地方。他們在這裡曾救下了陳關保、一秤金。其中的寓意我們不難看出有以下這些:村人姓陳與唐僧正是一姓,可謂返本歸真;當年因路途一半,此奼女、嬰兒所代表的陰陽正是在此合和之時。七歲的陳關保與八歲的一秤金合起來是十五,也正是三十斤為一秤的一半之數。“關保”之名是關在泥丸保護起來。保護的是誰呢?當然就是一秤金了。 在佛教中,還把“丈六金身”視為佛的三身之一,是佛變化身中的小身。全真道修煉中有這樣的金丹口訣 :“內有金丹十六兩,送在西南坤地上。誰知此物是還丹,只在泥丸宮裡養。”這裡的一兩和一尺對等計算的話,金丹指的也就是金身了。一秤金在這裡指的正是唐僧修成後的金身。

唐僧當初取經到通天河時,被妖魔將通天河凍結,而後將唐僧擒住。八戒說唐僧“不叫做三藏了,改名叫做陳到底也。”唐僧到底沉到了哪裡?書中說沉到了 “水黿之第”這個地方,其實就是人的泥丸。由百會穴向下的大腦中,便是泥丸所在的地方,泥丸又稱祖竅,也就是現代醫學上認識到的松果體。它也是人的元神所在的地方。而這次,白黿想將唐僧掀到水裡時,唐僧已是得道之體,所以就可以起在真空中了。

另外,我們從白黿的壽命也可看出白黿與唐僧的關係。白黿先前托唐僧問如來自己何時得脫本売時,說自己“整修行了一千三百餘年”。這個一千三百餘年,如果按唐僧取經往前推,正是釋迦牟尼傳法的時代,當然也是須菩提或金蟬子在世的時代。

那麼這個老黿是誰?它只不過是人體肉身的一部分,是五行構成的物質而已,也可以說是金蟬子在人間的一個載體。書中用老黿實質上說的是唐僧的本來面目,也即“還元”之意,這也就是書中的詩句“不二門中法奧玄,諸魔戰退識人天。本來面目今方見,一體原因始得全。秉證三乘隨出入,丹成九轉任周旋。挑包飛杖通休講,幸喜還元遇老黿。”

《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簡稱《心經》,是佛教修煉中的經典經書。當初烏巢禪師傳授給唐僧時,說的卻是《多心經》,以後唐僧遇到魔難或自己心中有執著時,念的雖說是《心經》,但是作者在寫作時卻都寫作《多心經》。例如第二十回“黃風嶺唐僧有難 半山中八戒爭先”中,八戒與悟空大戰虎怪時,書中這樣寫:“三藏才坐將起來,戰兢兢的,口裡念著《多心經》不題。”心中如此害怕,當然是一種恐懼心了,唐僧念的也只能是《多心經》了。一直到了天竺國之後,唐僧的執著心已經基本去淨,這時作者才寫唐僧念的就是《心經》。

由此可見,《西遊記》在創作時,是非常嚴謹的,絕不是無中生有的胡思亂編。在情節編排和遣詞用句上如此,在人物形像的塑造上也是這樣。唐僧師徒的形像人人喜愛,深入人心。其實作者是寫出了人的共性,也就是人純潔的心理和性情,從孫悟空身上,人們看到了自己聰明、活潑、機智、調皮又無拘無束的心理及嚮往;從豬八戒身上也能看出自己的慵懶、妒嫉、貪慾、笨拙而又可愛的一面;從沙和尚身上則看到了自己踏實、無怨、忍辱、乾淨的一面;從唐僧身上則看到了自己為探尋真理而永不言棄的堅定。

作為一部長篇小說,作者描寫的主要人物並不多,可是卻寫出了人的共性,得到了人心理上的共鳴。當然,作者對各路神仙特徵的描寫,以及對形色各異的妖魔鬼怪的描寫也都有獨到之處,把天宮的美好、殊勝、壯麗,以及地獄、妖魔洞府的描寫也讓人感到真實可信。這些都非常難得,給人打開了無限想像的空間和感受,讓人對天國世界有了切實可感的想像的空間和體認。當然,這也是作者寫出了另外空間真實的體現,才有這樣的作用。

《西遊記》中的每個形像,都被賦予了修煉的內涵,哪怕是一個小妖,也無不是修煉者念頭的體現。人們看《西遊記》,包括由它改變的電影、電視、戲劇、 評書、故事時,都不可避免的要把這些修煉的因素溶到自己的思想意識深處。所以,對於中國人來說,提起修煉、神佛、神通、法身、法器、天國、龍宮、地獄、妖魔等等,人們頭腦中都有著對應的內涵,而這些又都是正面的。不象法海鎮白蛇的故事,本來是一個正面的帶有修煉內涵的傳說,卻被一些人演繹成完全顛倒了是非的愛情故事。世人在饒有興趣或看、或聽、或講《西遊記》的時候,修煉的因素已經潛移默化地注入到了人們的思想認識中了。所以從這個角度上去說,《西遊記》 在普及修煉文化這方面,真是善莫大焉!

那麼這又有什麼好處呢?真正修煉的人都知道,人來在世上,不是為了做人,而是為了返本歸真。這是在世界各種宗教中也都是這樣講的。特別在中國的傳統文化中,修煉的因素可謂無處不在。人的真正的家園不是在世間,而是在不同的天國。人來在世間就是為了得到正法返回去,從而脫離輪迴之苦。這一點在《西遊記》書中也有體現。如第六十四回“荊棘嶺悟能努力 木仙庵三藏談詩”中唐僧說:“夫人身難得,中土難生,正法難遇:全此三者,幸莫大焉。”第九十一回“金平府元夜觀燈 玄英洞唐僧供狀”中,一個和尚聽聞唐僧來自中華,便倒身下拜,合掌道:“我這裡向善的人,看經念佛,都指望修到你中華地托生。”

在久遠的歷史傳說中,東土是世人嚮往的地方,不只是古時的文明吸引著世界各地的人們,而是有這樣的預言;人類在末法末劫時,將有轉輪聖王以彌勒佛的形像在東土傳正法拯救世人。這在《西遊記》中也有隱喻性的描述。彌勒佛在書中就被稱為東來佛祖。而且彌勒佛收服黃眉怪時曾對孫悟空說起,妖精使用的搭包寶貝就是他的“人種袋”。這一點我們在前文已經闡述過了。那麼這個人種袋又說明什麼問題?因為彌勒佛要下到人間度人,必然要和人類有著這樣那樣的聯繫。這種聯繫在佛家被稱為緣份。沒有這個緣份,到末法末劫時,這個沒有緣份的人就不能夠得度。修煉界的人講,彌勒佛在世間的歷史已經遙遠到上幾個人類文明的歷史。 這一期人類文明開始之初,他就已經來到了人間。然後以不同的分身轉生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時期,和世人建立了這樣那樣的緣份。目地就是等到正法開傳時,讓有緣份的人得到正法。彌勒佛在中國的歷史中也被稱為未來佛,就是未來拯救人類的佛祖。甚至還在彌勒佛像上雕刻上十八個小孩,用來隱喻未來佛將來到人間傳法 是以“李”字為姓的。

其實很多宗教界人士、修煉界人士也都知道現在人類所處的社會就是末法末劫時期。人類道德敗壞到前所未有的程度,人心完全敗壞下來了,而且在中國又是一個無神論的政黨執政的時期。這個黨對世人的殘害,對修煉界人士的迫害無以復加。所以正法傳出後,也必然要遭到這個惡黨的迫害。當然,這都是歷史的安排。 誰能在這個歷史時期得正法並能走過這個時期,那真是無比幸運的。對此《西遊記》雖沒有揭示,但是它隱含的意義中卻有這一點。

其實,《西遊記》中還有一個天機沒有被人揭示出來。孫悟空學道時,祖師既講道、又講禪,這佛和道是不能在一起混修的。就一個人來講,你修佛就是修佛,修道就是修道,絕不允許摻著修的。因為道家和佛家修煉時身體的功都有自己的修煉演化方式,而這些又都是師父幫助演化的。例如,道家修煉講的大小周天, 是指任督二脈的打通,手的三陰三陽,腿的三陰三陽。而佛家的脈卻不是這樣走。拿密宗的中脈來講,在道家中根本就沒有這個說法,也找不到這方面的依據,怎麼修煉?何況釋迦牟尼佛根本就沒有講功這一部分,是叫修煉者連身體都放棄的。

中國的歷史上也確有一些人想把儒、釋、道的修煉結合起來,有些人還搞什麼戴道冠,穿袈裟,踏儒屐,都沒有形成氣候,也形成不了,更不用說有這樣的人能夠修成佛或道了。這只是人的功利心的表現罷了。儒、釋、道的三家文化在歷史的發展中不可避免的要有一些融合,可是真正修煉的人卻不能摻雜在一起去修的。 那麼《西遊記》怎麼能將這三者,特別是佛和道融合在一起進行創作呢?這不只是編排結構時考慮到情節的需要,而是在相當大的程度上預言了將來傳出的宇宙大法中就包含了佛和道。筆者修煉法輪功後,才真正認識到,《西遊記》所講的修煉故事,為法輪功作了很好的鋪墊。

我們在文章的開頭講過須菩提、孫悟空、唐僧是一體的說法。我們就按照書上隱含的內容來探討,孫悟空在明心見性時,須菩提教給他的是道家的修煉內容。 這說明,須菩提修煉佛法後始終放不下道家的東西,所以才有對釋迦牟尼佛講法時的傲慢,也因此被打下界來,從新修煉。須菩提為什麼不讓悟空提起自己?這是他身為佛弟子,但內心依然放不下道家的東西所諱莫如深的。

這又有一個問題提了出來,釋迦牟尼佛管的就是真修他那一門的佛弟子,修道的人他根本不會管的。為什麼在《西遊記》中唐僧師徒就修成了呢?道家講陰陽五行,將金、木、水、火、土視為構成宇宙萬物的基本要素;佛教講的是四大,地、水、火、風構成萬事萬物。修煉理論根本不一樣。這只能說明一個問題,唐僧師徒修煉過程的安排,是一個高於釋迦牟尼的佛安排了這一切。只不過在歷史上他沒有造成過什麼影響,說出來人們的思想也接受不了,所以就託名為釋迦牟尼佛在安排著他們的修煉了。

所以從這個角度講,菩提祖師隱瞞自己修道的身份就不只是一個忌諱的問題了。他是在等待,等待著真正的宇宙大法開傳時,能讓人認識到他的良苦用心。他知道,真正的宇宙大法是能涵蓋佛、道兩家修煉的。他在塵世的修煉歷程,就是為了給將來的正法作一見證。那就是,修道的也好,修佛的也好,在宇宙大法的修煉中都能保留自己本質上原有的東西,進而修煉到自己生命本質的先天中去,並能得到更高層次的提升。

唐僧被補上的那一難中,說他“幸喜還元遇老黿”,其中的意思是說唐僧經過修煉還回到的他的本元中了,可是這個還元之元與老黿是同齡的,不過才一千三百多年的歷史,也就是金蟬子下凡人間的本元。因為他回到了開始來到人間時本性的狀態,當然也就是修煉圓滿了,也就是佛教中所講的見性成佛了。

李洪志先生在《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講到:“只要你到人這來了,誰也上不了天,這是絕對的,沒有能上了天的。”“也就是說,誰進入三界,誰到人這來了,就是掉下來了,就是再也不可能上去了,因為人類過去並沒有能使人回到天上去的真法。”那麼那麼高層次的生命為什麼還要來到人間?他是在等待,等到宇宙大法開傳時,他再到人間按照宇宙大法再修煉。只有這樣,他才能真正的超出三界返回到他的世界中去。這就符合了唐僧所講的“夫人身難得,中土難生,正法難遇:全此三者,幸莫大焉。”唐僧得了人身,又是中土之士,可他為什麼還去西方取經?顯然是宇宙正法還未傳出。那麼唐僧師徒目前何在?天目層次開的很高 的修煉人講,這些人目前都在法輪大法中。

人們一時還難以接受這樣一個說法。其實我們換個角度看就明白了,釋迦牟尼佛都講,修煉有八萬四千法門。在中國有許多佛家大法在民間歷代單傳著,高於釋迦牟尼的佛當然也不計其數了。這也是《西遊記》隱含卻不能揭露出來的另一個秘密。

《西遊記》的結構十分洪大,開篇就講天、地及人的由來。講“天地之數,有十二萬九千六百歲為一元”。天地人的形成和出現也不過幾萬年的歷史。可是書中講的玉皇大帝竟經歷了一千七百五十劫。而每一劫就是十二萬九千六百年。顯然玉皇大帝先天地而存在。《西遊記》中說菩提祖師也是“歷劫明心大法師”。且不說他歷了多少劫,那也是經歷過多少個天地人的生成和毀滅,這也等於是說,菩提祖師先天地而存在。其實世界許多正教中都講了神創世紀的歷史,人是神造的。造人的目地是讓上界的神下凡人間償還他的罪業,同時等到宇宙大法在宇宙的最低層——人間傳出時,能有機緣同化正法,從而使他所代表的天體眾生在宇宙的正法中得救。人在世間是靠父母所生,只不過是神給人設定的一個存在和繁衍的方式。神到人間也只能以這樣的方式存在著。孫悟空以石猴化生的方式告訴世人,人是有先天的,是通靈的,人的先天本性是和宇宙一致的。而至於人的先天是什麼?怎麼描述也描述不清,拿須菩提祖師來講,他是一個歷經多少劫的大法師,來到人間之前就已經存在了。可是這樣的一個高級生命來到人間時同樣要以人的面目出現。而《西遊記》在創作時所需要的人的先天本性又必須有一個讓人接受的生命形式,並以一個讓人接受的出世方法來到世間才行,這就是孫悟空由仙石所生的由來。

就我們今天的世人來講,很多人不知在人間輪迴轉生過多少次了。也許你的生命來源也是更高層次來的生命,下凡人間的目地當初可能只有一個,那就是為得宇宙大法而來。可是在漫長的人世輪迴中,已經迷失於人間了。為了不使人類迷失,這就是《西遊記》傳世的一個目地,那是為了給世人在宇宙大法在世間開傳時留 下一個打開人本性的機會,為宇宙大法在世間的洪傳奠定一個基礎。《轉法輪》中講,“人家說:我來到常人社會這裡,就像住店一樣,小住幾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戀這地方,把自己的家給忘了。”

《西遊記》對菩提祖師的描述,其實就是人的本性的再現:“空寂自然隨變化,真如本性任為之;與天同壽莊嚴體,歷劫明心大法師。”真正得道的人是本性與身體完全合一的。

那麼說到這裡,還有一個問題已經非常明朗了,那就是玉皇大帝與孫悟空、菩提祖師、唐僧的關係。從自身修煉的角度講,他們也是一體的,因為玉皇大帝是一身的主宰,那與唐僧又有什麼不同?這樣看來,菩提祖師所歷的劫數也就是玉皇大帝所經歷的一千七百五十劫。

我們這是從個人修煉的角度來講。而就整個人類來講,三界是存在的,天宮也是存在的,存在於三界之內的玉帝與孫悟空個人修煉中的玉帝不能等同的看。個人修煉中的玉皇說實也好,說虛也好,許多是形像化的比喻,《西遊記》中這樣處理,是從藝術載道與教化的角度考慮的。而三界內的天宮與玉皇大帝及諸神卻是真實存在的,在《西遊記》中從個人修煉的角度是被借用了。可是如果不從個人修煉的角度看,天國的勝景與諸神、佛、菩薩那也都是獨立的。

中國文化是神傳文化,看似歷史的安排中又有多少天意在裡面!我們中國屬南贍部洲,而南方在五行的對應中則屬火。按照五行生剋的關係,火為木所生,又可稱為木之子,木子合起來就是一個李字,這與我們前邊所揭示的彌勒佛末法末劫時在世間傳正法的姓氏是完全一致的。而在唐朝,唐僧所取之經給予的就是唐朝的世民,唐太宗李世民的姓名中早已包含了這樣的要素。

世人對《西遊記》的接受是沒有任何阻礙的。這使筆者想到了法輪功修煉的這個群體,裡面各個階層的人都有,從大學教授、政府高官,富商,到工人、農民、孩童,以及一些不識字的老人,都能毫無阻礙的接受李洪志先生所講的法理。法輪大法中確實有道家的東西,對道家的經脈、陰陽、五行都是肯定的。法輪大法是以佛家為主的功法,裡面根本不涉及佛教的四大,這與《西遊記》是一致的。而且法輪大法修煉者組建的神韻藝術團,被稱為“世界第一秀”,連續幾年都從《西遊記》中取材。二零一二年的舞蹈“金猴出世”,將孫悟空抓在手心的佛的形像就是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形像。其中含義,讓人遐想。

二零一四年神韻晚會的開場更是震撼人心,對人生命本性的啟迪更加深遠。在天國中創世主在大穹之頂開言:誰願隨我下世正法?而鋪就從穹宇最高到最底處的卻是層層的天梯,最接近世間的一層便是四個金字:地、水、火、風。這說明,創世主下到人間,早已奠定了讓人將來能夠得法的基礎,歷史的一切都是為著創世主下世和人類將來的回歸在做著準備。

地、水、火、風是佛教所講的構成世界的基本物質。佛教傳入中國正是東漢初年。神韻舞台上,神佛下到世間轉生為人,人們載歌載舞時,迎風飄揚的旗幟上寫著的就是一個“漢”字,說明正是漢朝。一首歌曲“這是真音”唱完後,接著的一個舞蹈是“漢風綺麗”。對照我們對《西遊記》的解讀,結合佛教傳入中國的歷史,可以看出,十世轉生的金蟬子最初的轉生也正是佛教在中國開始傳入之時。《西遊記》之妙,妙不可言。多少天國世界的眾生在為今天大法的洪傳奠定著久遠的基礎!

我們再看“這是真音”的歌詞:我不知你是誰 無論你在哪個角落 我知道世人多來自天上 為了等待創世主 消去罪業才能重返天堂 神佛來世魔必狂 別信紅魔的謊言 為的是不叫你接上聖緣 快找大法徒了解真相 那是你千萬年的等待 那是你最後的希望。這首歌詞正是在開啟人埋藏在心靈深處的佛性。

最後,我相信李洪志先生在《轉法輪》中的一段法:“因為我們的功煉的很大,等於煉的是整個宇宙。那麼大家想一想,這個宇宙中有兩大家,佛、道兩大家,排除哪一家都構不成完整的宇宙,都不能說是完整的宇宙,所以我們這裡有道家的東西。”可為您破迷。

(全文完)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