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雅之音與大噪之音

--感悟中華古典樂文化內涵
靜心


【正見網2014年05月18日】

民族音樂是中國傳統文化的一面鏡子,它折射出中華民族悠久的歷史畫面和其博大精深的內涵。大雅之音蕩滌心塵,如沐春陽、如飲甘醴、如品佳茗;反之靡靡之大噪之音,把人引入頹廢陰暗幽冥之地,或激發強烈激情或陷入負面消極之境。加強人的負性一面,對人只能是戕害,更無從談心靈撫慰、提升境界之樂療作用。

人的天生是愛靜的,感知外物之後會影響人的情感,並按照自己的心智產生好惡之情,若不加節制,人就會被無窮無盡的外部誘惑和內心好惡同化而做出許多壞事。所以先王做禮樂來節制人。歌曲要“樂而不淫、哀而不傷”,既抒發感情又對感情加以節制。孔子曰“詩三百,一言以避之,曰思無邪”。紅黨一上台大搞黨文化洗腦,對傳統文化極度地摧殘與破壞。

文藝作為其重要洗腦與精神控制的手段之一。強烈的激情、煽情、為紅黨歌功頌德的大噪之音大行其道。充滿魔性的紅歌邪樂,人被魔控制偏離正常人的思想與行為模式。紅黨在藝文洗腦方面可謂是爐火純青,八九民運學生面對血腥屠殺,手無寸鐵的學生卻唱起了《國際歌》,長期被洗腦後除了紅歌什麼也想不起來了,真是可悲可嘆!更凸顯紅魔之邪。黨文化是反宇宙的,無法在世間立足,唯有剷除毀壞傳統文化之後,經過封閉式的長期灌輸才能登堂入室。紅朝迷眾無疑是黨文化洗腦的犧牲品,是群變異人。

中國民樂有悠久的歷史傳統,在中國歷史上曾經多次出現音樂文化繁榮昌盛的時代。中國民樂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份,它反映出中華民族以音樂修身養性的精神,體現了中華民族的意志、道德、文化和追求。

中國民族音樂文化是根植於中國悠久的傳統文化土壤之中,獨特的中國傳統文化造就了獨特的民族音樂。

傳統音樂與書、繪畫、詩詞共同構成中國傳統文化中獨特的文化。琴、棋、書、畫乃古四藝,琴居首位。古琴樂追求的是超塵脫俗的意境、天人合一的思想,“清、幽、淡、遠”的文化內涵,古琴樂最符合傳統文化的“中和”思想,成為古人修身養性,塑造人格的最好手段之一。

在中國傳統神傳文化中,音樂不僅起著塑造人格的作用,還有安邦治世的理念,《呂氏春秋.適音》曰:“凡音樂通乎政而移風平俗者也。”《禮記.樂記》曰:“致禮樂之道,舉而措之,天下無難矣。”“禮樂”制度有利於古代社會的鞏固發展。儒家便是“禮樂”制的倡導者。

“樂者天地之和也,禮者天地之序也。”樂是指宮廷雅樂,它的實質功能是對“禮”的輔佐,把最具震撼人心的音樂形式與禮法結合在一起,其滲透力和凝聚力是強大的。孔子對音樂的內容與形式是非常重視的,他讚美古代樂舞《韶》樂對舜仁德文治的歌頌及《九辨》完善的藝術形式。周公旦是最早啟用禮樂輔政之人,大周朝綿延了八百載。

《論語.述而》:“子在齊聞《韶》,三月不知肉味。”孔子評價《韶》樂盡善盡美也。而對周朝樂舞《大武》的藝術表現形式給以高度讚揚外,對其表現周武王伐紂滅商的戰爭功績的內容卻給予批評:“《大武》盡美未盡善也”。

“高山流水遇知音”在中國是家喻戶曉,說的是伯牙與鍾子期的故事,見於《呂氏春秋》和《列子》中。

俞伯牙善鼓琴,鍾子期善聽。有一次,當俞伯牙意在表現巍峨的高山時,鍾子期回應道:“善哉,峨峨兮若泰。”而當意在流水時,鍾子期會感慨地說:“善哉,洋洋兮若江河”。無論俞伯牙想彈什麼,鍾子期一定能心領神會。俞伯牙遊覽泰山時遇到暴雨,只好在懸崖下避雨。俞伯牙感到心悲,以撫琴來宣洩自己的情緒。琴聲最初表現久而不停的雨聲,後來是山崩的巨響。每奏一曲,鍾子期都能說出伯牙的心聲,令俞伯牙感嘆不已。

後來,鍾子期因病而逝,俞伯牙悲痛萬分,世上再也沒有值得讓他為之撫琴的人了。於是俞伯牙破琴折弦,終生不再撫琴。成語“高山流水”、“伯牙絕琴”、“伯牙之嘆”等都出於這個典故。後世有“萬兩黃金容易得,知音一個最難求”的感嘆。

傳統民樂是神傳給人的大雅之音,與五行相順、與天地相合融通、與神明感應、與天界相接,民樂有五聲音階和十二律呂,跟五行五臟與十二月相對應,傳統神傳文化崇尚天人合一,抱著一顆虔誠之心,敬天敬神,修養身心,正襟危坐彈奏這些神器,清心操弦習藝,方能領悟天人合一的曼妙感受,從中得到神的恩賜與指引,領悟更多天機。

要學好藝習好藝,首先要學會做人,做個高潔之人方才能真正使得雅韻流動,絲竹撥弄出的大雅之音才能具有靈性,才能觸動人心,改變人、喚起良知與善念。真正起到樂療的作用。我們就不難理解神韻之中西合璧的天籟之音,為何能震撼心靈、感動人、改變人的原因了。高標準的道德修養,加上神的加持,樂人合一、身神合一就能創造出完美奇蹟。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今日神州

神傳文化網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