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玉和太師父涪翁

胡乃文

【正見網2014年07月28日】

漢朝有一位名醫,叫做郭玉。他的醫術非常了得,在和帝的時候,他官拜“太醫丞”。

郭玉最令人稱奇的是,他的切脈論診非常神准。有一次,和帝想測試郭玉的診脈本領。

和帝指使一位臣子,他的手腕美得有如女子。讓這位臣子和女子雜處在帷幕中,讓郭玉各診一手,並且問病人有什麼疾病和苦楚。沒想到,郭玉切脈的時候卻說:“不像是普通人的脈,左陽脈、右陰脈,普通人不該出現這種‘男女脈’,同一人體不可能有男女兩種脈的,太奇怪了。”和帝非常佩服這位太醫丞。

郭玉,是一位仁慈的醫生,沒有什麼醫生的架子。看病時,即使那病人身份低微,也必定是盡心盡力診治,可治療身份高貴的人,卻有時治不好。

和帝覺的奇怪,找了個高貴人故意穿著質地低檔的衣服,找郭玉治病,沒想到扎了針,病就好了。

和帝就詰問郭玉:“為什麼看貧賤人能治好,而看高貴人卻治不好”。郭玉的答覆是,“‘醫’其實是注重‘意’的。人的身體,裡裡外外,皮膚或內臟,都是非常精微的。檢查他的氣,治療他的病,都是很精細的;用針用藥,醫生都得非常的用神啊;診和病,都表現在很細微之間的,差一點都不行的。而‘神’的表現是存在於心手之間,可以意會而難以用語言說出來的。”

“地位高貴的人,以尊高的地位看我,我卻心懷著怖懾卑下之情看他。因此,治療有地位的人絕對不是簡單的事。診高貴人有四難:第一難是,他只信自己的思想正確,對我想的卻不以為然;第二難是,他不能謹慎保養;第三難是,他的身子骨不強,有速效的藥物他不能服用;第四難是,他好逸惡勞。”

“我們為人們扎針治病,是有一定分寸的,有時可能針刺流出血來,可卻因為這四難,對高貴人有那種心懷恐懼,他們的心志又非常的自負,我們當醫生的不能盡心盡意療治他,怎能有益於他的病呢?!這就是為什麼治貴人不容易痊癒的原因。”

郭玉的醫術為何那麼高超呢?

原來他曾經師事程高,學習方、診、六微、陰陽、隱測等道家醫術。

而程高卻是個高人,他尋求了許久,找到了一位被稱之為“涪翁”的老師父學習,涪翁將許多醫療本事教授給他了。程高卻是一位隱跡不願做官的人。

這位老師父為什麼被人叫做“涪翁”呢?

那是因為他常常在涪水那地方垂釣,日子久了,人們也不去探知他的名字,就把叫他做“涪翁”了。

涪翁,過著乞食的生活。可他也有治病的本事;只要見到有疾病的人,常常是只要使用“針、石”,就能有效的治好。不但如此,他還有著作《針經》、《診脈法》流傳於世。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