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賢祠」的傳說

大陸大法弟子 覺緣

【正見網2014年08月09日】

在我小的時候,記得在板橋村北有一個方圓三、四畝地的土台,上面有一座城隍廟,廟西有一座“二賢祠”,裡麵塑著兩尊人像。一個姓謝、一個姓焦。

每年的三月初三是這裡的廟會,南來北往的客商雲集於此,好不熱鬧。老人們敬佛燒香的、上供祈福的絡繹不絕。打扮的漂漂亮亮來到廟會上購置一些自己喜歡的花布或生活用品的年輕小伙子和姑娘們熙熙攘攘。最盼望這一天的還是小孩子們,他們在這一天不但可以看大戲,還可以買到自己最喜歡吃的糖果,並有機會和小夥伴們盡情的玩耍,他們來來往往,好一派太平盛世的繁榮景象。

城隍廟咱就不提了,說起這“二賢祠”還有一段感人的故事呢。

相傳,在很久以前,一個士兵把一個百姓當作敵人的密探給誤殺了,下一世,這個百姓和士兵轉生成軍官和士兵的關係。這個軍官故意找茬把這個士兵給殺了。然後,他倆又在山東某山村轉生成了鄰居,一個叫趙長有,一個叫何振起。一次趙長有家鬧矛盾,何振起去勸架,在家人毆鬥中,趙長有又把勸架的鄰居何振起給誤殺了,為了逃脫法律的制裁,趙長有趁人亂在家中逃了出來,準備逃往關外。當逃到板橋村時,由於天寒地凍,又加上生了病,在一天夜裡就病倒在板橋村張財主家門前。張財主是個大善人,他早晨起來發現了這個病倒在家門前的小伙子,就叫人把他抬了進去。進屋後,張財主不但給他準備了飯食,還找郎中給他治好了病,並收留他住了下來。趙長有為了感謝張財主的救命之恩,又不敢說出自己的真實姓名,就謊稱自己姓謝,叫謝長有。從此,板橋就有了獨門獨姓----謝家,謝長有也就給張財主做了長工,張財主見謝長有勤勞、肯干,又非常忠實於主人,就自己出錢給謝長有娶了一房媳婦。謝長有就算在此正式定居下來。

三十多年後,清兵入關的時候,兵荒馬亂,人們紛紛躲避戰亂,謝家也不例外準備逃難。這一天夜裡,謝長有做了一個非常清晰的夢。夢到自己的前世今生,看到了輪迴轉世的因緣過程。知道了一個叫焦陸青的人就是何振起轉生的,最近就來向他索命,因為殺人償命、欠債要還這是天理。謝長有知道想躲也躲不了,於是,他醒來後就安排好妻子、兒女都到北山上去避難。自己在家裡等著焦陸青的到來。果然,幾天後焦陸青帶領一小隊士兵把院子圍了起來。他們闖進院子一看,只見院子裡只坐著一個老頭兒,就把他圍了起來,老頭兒很坦然的說:“你們這群人中有沒有一個叫焦陸青的人,我在此已等你多時了。”大家都感到很詫異,就問他為什麼?謝長有就一五一十的說明了他和焦陸青幾生輪迴轉世的因緣關係。說自己不走的原因是為了還焦陸青一條人命。焦陸青一想,我們倆冤冤相報何時了,上世你殺了我,這世我殺了你,下世你不是還得再殺我嗎?於是,就用刀背砸了謝長有一下,就算還了命,了結了這段惡緣。就這樣謝長有感謝焦陸青的不殺之恩,焦陸青敬佩謝長有的忠義,兩個人就結拜成了異姓兄弟。後來,人們為了紀念這對兄弟的賢德,就在城隍廟的旁邊建起了這座“二賢祠”,受世代人們的敬仰。

可是自從來了共產邪黨說這都是封建迷信,不許人相信有輪迴轉世的存在,沒有天理,沒有善惡報應,不要相信五千年的傳統文化,世界上根本就沒有神的存在,那些都是階級鬥爭的產物,只有相信共產邪黨的無神論才是正確的,特別是經過“文化大革命”那場浩劫,那真的是割了傳統文化的命,在那場浩劫中,造反派扒廟宇、砸佛像、毀祠堂,殺信徒,鬥好人。所以,“二賢祠”從此成為一片廢墟。

那麼,共產邪黨為什麼這麼害怕有神論呢?因為有神論是符合天理人性的,是神傳文化,人們在這樣的文化教育下,會敬天知命、順應天理,這樣人們就會得到神的佑護,人們善良的一面就會不斷的顯露出來,逐漸的就會達到心地善良、寬容忍讓,人們就會安居樂業,國富民強。人類就會生生不息,源遠流長。

可是,共產邪黨畢竟是十惡俱全的邪教,它的目的就是毀滅人類,所以它就極力的宣揚無神論,不叫人相信人是神造的,宇宙中根本就沒有神佛的存在,沒有善惡報應,這就是當今人類道德下滑的根本原因。如今人類道德下滑後的中國大陸是最可怕的,現在人們如果誰做了一件好事,馬上就會遭到別人的諷刺、挖苦、打擊。好人被說成是壞人。如果你做很多壞事,不但自己沒有負罪感,相反的別人還會誇獎你有本事、不吃虧、能掙錢,把壞人當成英雄一樣的崇拜。所以說共產邪黨宣揚的無神論就是要把人導向邪惡,是害人的邪說,最終把人導向毀滅。而修煉法輪佛法的法輪功,是教人積德向善的佛家高深大法,是救度於被無神論毒害了的中國人和各界眾生的宇宙大法,是真正的在救人。所以,共產邪黨才不惜自己倒台的後果來進行打壓、迫害。然而,邪不勝正,這是天理,中共不亡,天都不干,所以說:相信法輪功,天滅中共,退黨保命,這是中國大陸民眾走向未來的唯一的選擇。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