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人筆記中的龍

于海心

【正見網2015年06月20日】

龍在宋朝洪皓所著的《松漠紀聞》中出現過三次。第一次記載是黑龍江境內的兩條已經沒有生命的龍。第二次是甘肅境內渭水邊的兩條戲水的龍,連著出現了三天,一條青龍一條金龍,金龍甚至和嬰兒一同玩耍,而嬰兒竟然不害怕。修煉界的說法,小孩子的眼睛能看見大人看不見的東西。想來小孩子知道龍是祥瑞的,所以不害怕。這個嬰兒和這條龍應該也有宿世的淵源,或是龍族轉世也未可知。第三次是被耶律阿保機射殺的黑龍。阿保機見到龍時龍身長三十多米,從空中掉下來之後只有幾尺長了,可見龍和普通的生物不太一樣。多數的開國皇帝都是真龍天子轉世,作為開國皇帝的阿保機,《遼史》記載他能拉開三百斤重的弓,一般的人是射不下來龍的。

從筆記中可見那時龍如同鐵樹開花,雖然稀罕,但並非不可見。即使在近代,龍也由於一些緣故偶爾現身。大概十年前,筆者在報紙上曾經看到一篇報導,是對遼寧的一個村民的採訪,她說在她童年時見到過一條已經死去的龍,村裡的很多人都見到了。幾年前,有人在乘飛機時在西藏的上空拍到了龍。現在不是龍存不存在,而是敢不敢承認的問題。

筆記中龍的三次詳細記述如下:

一、黑龍江境內的兩條沒有了生命的龍。宋朝時金國的冷山(今黑龍江境內)距離燕山三千裡,距離金國的首都,現在的黑龍江阿城有二百裡地,這些都是草木不生的地方。乙卯年(距離作者赴金後的最近的乙卯年是西元1075年),在這裡見到了兩條龍,不知道名稱,有三米多高,都死了,相距幾步遠。氣味腥冷讓人無法靠近。一條已經沒有角了,像是被截去了。另外一條額頭上有一個孔,有三個銅錢那麼大,像是被斧子鑿出來的。左丞相悟室打算令人截去這條龍的角,有人說不吉利,悟室就罷了。

二、甘肅渭水邊的兩條龍,一條青龍一條金龍,連著出現了三天。戊午年(距離作者在金國的最近的戊午年是西元1018年)夏天,在甘肅臨洮野外的渭水邊有龍連著出現了三天。一開始在水面上見到一條青龍,很久才沉入水中。第二天,一條金龍用龍爪托著一個嬰兒玩耍,嬰兒沒有一點害怕的樣子。第三天照舊見到金龍,郡裡的人爭著去看,離得很近但是沒有大風和波浪。趙伯璘(宋朝皇親,和宋徽宗宋欽宗一同被俘虜至黑龍江,洪皓到金國後傾力相救)曾見過。

三、被耶律阿保機射殺的黑龍。耶律阿保機住在西樓上的毛氈帳篷中。早晨起來見到一條黑龍有三十多米長盤踞在帳篷上。阿保機開弓射箭,龍馬上騰空飛走,在吉林四平市以西掉了下來,相距阿保機的帳篷已經一千五百裡地,這時長只有幾尺了。這條龍的骸骨還在金國的內庫中。左相悟室的長子源曾經見過,龍尾和鬣都在,肢體也是全的,但是兩隻龍角被人截了去了。這條龍和我收藏的董羽畫的出水的龍一樣,但是它背上的鬣不是魚鬣。

註:《松漠紀聞》(宋)洪皓著。洪皓出使金國被扣留十五年方回,全節而歸,被稱為宋朝蘇武。在金國寫了《松漠紀聞》,記述金國風俗,回國時擔心出關被查,只好燒掉。回宋朝後根據記憶從新著述,但是只有原來的十分之一二。洪皓去世後,他的兒子根據他的口述,又補寫了《松漠紀聞 補遺》。

原文:冷山去燕山三千裡,去金國所都(黑龍江城)二百餘裡,皆不毛之地。乙卯歲,有二龍,不辨名色,身高丈余,相去數步而死。冷氣腥焰襲人,不可近。一已無角,如截去。一額有竅,大若當三錢,如斧鑿痕。悟室欲遣人截其角,或以為不祥,乃止。(《松漠紀聞》)

戊午夏,熙州野外渭水有龍見三日。初於水面見蒼龍一條,良久即沒。次日,見金龍以爪托一嬰兒,兒雖為龍所戲弄,略無懼色。三日金龍如故……郡人競往觀之,相去甚近而無風濤之害。熙州嘗以圖示劉豫,劉不悅。趙伯璘曾見之。(《松漠紀聞》)

阿保機居西樓,宿氈帳中。晨起,見黑龍長十餘丈,蜿蜒其上。引弓射之,即騰空夭矯而逝,墜於黃龍府之西,相去已千五百裡,才長數尺。其骸尚在金國內庫。悟室長子源嘗見之,尾鬣支體皆全,雙角已為人所截。與予所藏董羽畫出水龍絕相似,蓋其背上鬣不作魚鬣也。(《松漠紀聞》)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