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的修煉路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5年11月30日】

我出生在一個敬天信神的家庭裡。父親每逢初一、十五都要燒香敬天神、敬灶神。母親則教育我們為人要正直,不能做虧心事,否則要遭報應的,因為舉頭三尺有神明,人眼不見天眼見。除此之外,我對神佛的事就一無所知了。在氣功高潮中,我也曾練過一種功法,之後才知道有如來佛、觀音菩薩等等,並由此而生出了想出家的心,那時也不知道什麼是修煉。只是打算退休後找一個遠離塵世的地方去修行,了此一生。所以每次單位組織外出旅遊,我都會特別關注那些廟宇,別人去遊玩,我就和廟裡的那些出家人交談,而且每次都會從那裡帶回來一些經書之類的,然後反覆閱讀。雖然心很虔誠,有時還背上幾段,但對自己並沒有實質性的幫助,還是覺得很迷茫,不知何處是歸途。

九五年五月,我在外地工作的親屬給我請回來一本《轉法輪》,當我接過這本書時,渾身不禁為之一震。迫不及待的拜讀了一遍,我一下子全明白了:啊!這就是我要找的!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從此我走上了一條返本歸真的大法修煉之路。

這裡就說說自己這二十年來的一些修煉經歷。

一、學法

剛開始學法時,對法理並沒有多高的認識,只是覺得這本書好,就想讀,喜歡讀。因此我停了原來訂閱的所有報紙和雜誌,一心一意就讀這本書。在讀的過程中,經常感受到大法的超常與美妙。那時我還在上班,每天下班回家,一有空就盤著腿坐在地板上捧著《轉法輪》讀,就這樣讀啊讀,很容易就進入一種空曠的境地,感覺我周圍的一切已不復存在,在這茫茫宇宙中,只有我一個人坐在那裡大聲的誦讀著《轉法輪》,那種感覺真是無以言表。

隨著學法的不斷深入,我越學越覺得這本書的珍貴,越學越覺得這本書已是我生命的重要組成部分。想起“書讀千遍,其義自見”的古訓,我想我得到了這麼珍貴的寶書,我至少要讀一千遍!到九九年邪惡迫害大法時,我已學了一百五十多遍。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惡對大法和大法弟子進行了史無前例的迫害,到處都是一片恐怖的氣氛。即便如此,我在學法上也沒有絲毫的懈怠,每天至少學一、兩講。那時候傳言滿天飛,在二零零零年秋天,聽說正法要在什麼什麼時候結束了,我的第一反應就是要抓緊學法,感到時間格外的緊迫,再不抓緊就要留下遺憾了。於是我把所有的空餘時間全用來學法。從黃曆九月十九日起,我就開始了一天讀一遍《轉法輪》,直到當年的臘月二十九(除夕),整整一百天學了一百遍。新年後過了一段時間,從黃曆四月上旬開始,又堅持一天一遍學到七月中旬,後來才改為兩到三天學一遍。到零七年的黃曆三月二十一日,我學完了一千遍就開始背法了。背到二十八遍時,在外地被邪惡綁架了。一年後回家,到現在又學了(有時讀有時背)三百三十多遍。

正是有了這較為堅實的學法基礎,才使我在最險惡的環境中一直平穩的走了過來。即使是在被邪惡非法關押期間,也能很順利的做好三件事,更沒有人要我寫什麼“保證書”或說“不煉了”之類的事發生了。

二、煉功

我是在學法一年之後才開始煉功的,那時大法已經洪傳到我們鄰市。我學會動作後,就在我所居住的小區建立了一個煉功點。那時我們每天早上五點集體煉功,晚上七點集體學法,整天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中,感到無比的充實和快樂。

這樣修煉了一段時間,到一九九七年三月,我想延長煉靜功的時間,就三點半鐘起床,先自己在家裡煉完第一、二套功法,然後到點上就和他們一起打坐。這樣他們煉完靜功開始煉第一、二套功法時,我就可以繼續坐下去,到煉第三、四套功法時,我再和他們一起煉完,這樣我就可以連續坐一百分鐘了。後來我又覺得站樁的時間太短了,就改為兩點半起床,在家中站兩小時的樁,再出來和大家一起煉功,感覺非常好。

在站樁的時候,因為煉功時間不長,腦子還是靜不下來。我想站這麼長時間的樁,與其想一些別的,不如背法好。於是我就開始背《精進要旨》,兩個小時的樁站完,剛好背完一遍《精進要旨》。我覺得這樣很好,就一直堅持了半年多的時間。後來我在一次和同修的交流中談起這事,同修說煉功的時候不能背法,從那以後我也就沒有堅持這樣做了。

這期間還發生過一件神奇的事。一次我剛剛開始站樁,就聽見“滴答滴答”的水滴聲。原來是老伴買了幾條黑魚養在桶子裡,擔心它缺氧死了,就把水龍頭打開,讓水慢慢的滴著給它增氧。聽見這聲音,我覺得有些鬧心,就埋怨自己太大意,沒有事先關好水龍頭。就這樣想著,突然滴水聲沒有了,四周靜悄悄的真好。我覺得很奇怪,就想:這聲音怎麼沒有了呢?煉完功我一定去看看是怎麼回事。誰知煉完功在疊扣小腹的時候,還沒等結印呢,滴水聲又響起來了。當時自己悟性太差,後來才明白是慈悲的師父一直在看護著我,讓我煉功不受干擾呢,謝謝師父!

三、發正念

發正念是師父要求大法弟子必須做好的三件事之一。二零零一年五月,開始看到明慧網有關發正念的通知時,我只是按照網上要求的時間發,並不是那麼重視。到十月份,我地一個同修被鄰市的惡警綁架後,為營救同修,我才開始堅持每個整點發正念。也是從那時起,為避免遺忘,我就準備了兩個報時表,提前五分鐘報一次,整點再報一次,這樣就不會因為做事而忘了發正念。有時在外面做講真相的事時,到了整點我也會坐下來發正念,有時中午做菜時,到時候我也會關了火去發正念。記得那時發正念最多的是一天二十三次,一般都是在十八次左右。現在由於每天上午都要走出去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發正念的時間也就減少到只有十三次左右了。但只要是在家中,我都堅持做到每個整點一次不落的發。

四、講真相

1、給熟人講真相

講真相救眾生是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也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迫害之初,我就給身邊的同事,親友等講法輪功都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師父要求我們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有問題向內找”等,而且祛病健身有奇效,好多得了絕症的人通過修煉法輪功都神奇的康復了,還舉了一些例子,讓他們對法輪功有一個正面的認識,以清除邪黨對他們的謊言灌輸。

特別是天安門自焚偽案出籠以後,對民眾的誤導是很大的,好多人就是因為看了這個節目而仇視法輪功的。當時一個同事和我談起這事,我說:“這個宣傳是假的,千萬不要相信。”她說:“堂堂的中央電視台怎麼會造假呢?”那時還沒有這方面的真相資料,我就憑著自己的認識跟同事講。我說:煉功人都是要按師父的要求去做的,師父告訴我們“煉功人不能殺生”(《轉法輪》),“自殺是有罪的”(《法輪大法 雪梨法會講法》- 雪梨法會講法 ),所以我們連活魚活雞都不買,怎麼會去自殺呢?由此可見這事決不是法輪功學員所為。並指出了裡面的一些疑點:如王進東的照片和自焚者對不上號,打坐的姿勢不對,人燒成那樣了,頭髮還好好的,兩腿間的雪碧瓶還綠瑩瑩的,劉思影的氣管割開了還唱歌等等。同事聽後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最後我說:“這個劉思影不管怎樣,她都是活不了的。”同事問:“為什麼?”我說:“俗話說:‘豬嘴封的住,人嘴封不住’,尤其是小孩說實話,如果一旦把她放出去了,有人問她,她和她媽媽是怎麼回事,她就會如實道出。這樣一來,邪黨精心編制的彌天大謊不就穿幫了嗎?”同事說:“是不是像你說的這樣,那就拭目以待吧!”果然沒幾天,活的好好的劉思影卻突然間猝死了。

二零零四年《九評》發表以後,師父又相繼發表了《再轉輪 》和《向世間轉輪》,這標誌著正法已進入了一個新的進程。我悟到這也是需要我們大法弟子全面轉向面對面向世人講真相勸三退的時候了。

悟到就要去做,從那時起,我也投身於講真相勸三退的洪流中了。開始只是給親朋好友講,這部分人比較好講,因為是至親或摯友,講的時候沒有顧慮,可以放開來講,所以成功率也很高。在我講過的親友中,幾乎是講一個退一個,極個別一次不退的,我就見一次面講一次,決不放棄,直到他退出為止。有些不能見面的,我就多方打聽他們的電話號碼,一旦得知就趕緊和他們聯繫告訴他們天要滅中共,三退保平安,效果都很好。

我的一個老師,是個有幾十年黨齡的老黨員,五十年沒有見過面了。一開始三退時,我就想給他退,可我也不知道他的聯繫方式和家庭詳細地址,我就向我見過面的老師和同學打聽。有人說他退休後就到外地兒子那去了,也不知道具體是在哪兒。有人說他有一個女兒在本地的一個學校教書,但不知叫什麼名字。最後打聽到一個老教師說和他有過聯繫,可電話號碼一時找不到了,說等找到了再告訴我。這一等就是好幾年,去年年底,我到這位老師家去,他告訴我電話號碼找到了,他當時就撥通了那位老師的電話,我接過電話問了個好就給他講真相、講三退,結果一點障礙都沒有,幾句話就把他勸退了。

還有一個同事也是這種情況,四十多年沒見面了,我幾次回老家時想找他都沒有找到。今年清明回去,在公共汽車上,我向一個熟人打聽他的情況,那人說他從退休後就搬到外地去了,這些年都沒有碰到過他,不知他的聯繫方式。這時剛好被旁邊的一個女孩聽見了,她說:“他是我的么爺爺,我知道他的電話號碼。”於是她告訴了我(當時我也給她退了團、隊並送給她一個護身符)。回來後,我就給那個同事打電話,給他講法輪功真相,講三退保平安,他很高興的退出了邪惡的黨團隊組織,並對我表示感激,說這麼多年了,我還惦記著他,給他講這麼好的信息,真不知道怎麼感謝我才好。還說以後有什麼好消息一定不要忘了告訴他。

2、給陌生人講真相

清明期間,我回老家掃墓(實際上是藉機講真相去的)。在車上,看見我後面坐著一個老大伯,我問他今年高壽,他說八十歲了。我問他是不是黨員,他說是。我就給他講退出邪黨保平安的事,他很爽快的答應了。接著我給他神韻光碟,他拿在手裡翻來覆去的看,最後還是給我了,說他沒有影碟機不能看。這時旁邊的一位老人看見了,說:“給我吧!”我就把光碟給他了。我又拿了兩份小冊子給那老大伯,讓他了解大法的真相,他接過看了看標題又不要了,還是那位老人要過去了,並迫不及待的打開看了起來,還說:我看完了就幫你傳出去。

看他這麼有緣,我就坐到他旁邊的空位置上給他講真相。我問他是黨員嗎?他說他聽不見,我說了幾遍,旁邊的人也大聲告訴他,說我問他是不是黨員,他還是聽不見。這時我就拿出紙和筆寫上“你是黨員嗎?”他看後說是的。我又寫“現在都講三退保平安,我幫你把這個黨退了吧!”他說好。最後我寫“記住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逢凶化吉遇難呈祥的。”他很高興的一邊點頭一邊說好好好!後來我又給了他幾份內容不同的小冊子,他小心翼翼地把他們包好,放在貼身的口袋裡,再次說“我看完了就幫你傳出去!”真是一個有緣人啦!

一天早上,我出去講真相,在一個早餐店門前,看見一個老人在那裡喝早酒。我就走過去跟他打招呼:“您好!在喝早酒啦。”他笑眯眯的說:“退休了,就這點愛好。”他說話聲音洪亮,我誇他中氣足身體好,他很高興。我說:“看您像個幹部,是老黨員吧?”他說他十八歲參軍,不久就入黨,提干。轉業後,在單位當過科長、局長,後來當到縣長,黨齡都五十五年了。我給他講三退保平安,讓他退出邪黨。他說:“不退,我不但自己不退,還要我的兒子孫子都入黨。”還講了一些對邪黨感激的話等。我說:“您可千萬別這樣想,咱老百姓不就是圖個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嗎?您想想共產黨灌輸無神論,宣揚鬥爭哲學,歷次政治運動害死多少好人啦!現在天災人禍這麼多,就是老天爺在示警哪!”接著跟他講藏字石的故事,告訴他中國共產黨亡是天意。聽了我的話,他說歷史就是這樣的,唐宋元明清哪朝哪代還不都是滅亡了的。我說共產黨要滅亡了,你是它的一份子,你不是要給它陪葬嗎?就像是一座即將坍塌的危樓,您在裡面不跑出來能行嗎?有什麼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的呢?而且不需要您的真實姓名,也不需要向組織上退,自己從心裡退出來就可以了,何樂而不為呢!最後他很高興的三退了,還連連向我拱手致謝。

五、結語

回顧二十年的修煉路,我從一個滿身業力的常人,成長為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深知自己每一次的提高與昇華,都離不開師父的諄諄教誨與慈悲呵護。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洪流中,師父更是賦予我很大的智慧與能力,讓我能夠更好的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弟子對師父的感激之情是無法訴諸筆端的,唯有精進精進再精進,以謝師恩!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