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人治「未病」

王元甫

【正見網2016年08月06日】

扁鵲到齊國作客,拜見齊桓侯。扁鵲說,您有病在“腠理”(皮下組織),如果不治療,將會變嚴重;桓侯說,我沒病。五日後,扁鵲再拜見桓侯說,您有病在“血脈”,如果不治療,恐怕會變嚴重;桓侯說,我沒病,桓侯不高興。五日後,扁鵲再拜見桓侯說,您有病在“腸胃”,如果不治療,將會變嚴重,桓侯不作聲。五日後,扁鵲再拜見桓侯,看見桓侯就離開了。五日後,桓侯果然生病,派人去找扁鵲,但扁鵲已經逃走,桓侯死亡。(《史記‧扁鵲倉公列傳》)

《史記》說扁鵲可以“視見垣一方人”,有隔牆看物、透視人體的功能。扁鵲果然是神醫,一眼就看穿齊桓侯的病灶所在,但是齊桓侯就是一而再不相信扁鵲,因為他並沒有身體不舒服,怎麼會有病呢?齊桓侯最後一次見扁鵲後,還派人去問扁鵲,扁鵲說,病在腠理,湯熨可治好;病在血脈,針石可治好;病在腸胃,酒醪可治好;病在骨髓,就沒有方法治了;現在您的病在“骨髓”,我也無能為力了。

聖人不治已病,治未病

為什麼齊桓侯的看法會與扁鵲南轅北轍呢?因為病人有他的感受,醫生有他的醫術。扁鵲所看到的是“未病”,身體已經有病灶(病變的地方),只是當時還沒有發病;最後齊桓侯果然生病了,有身體病痛,這是“已病”。疾病的發展是有規律的,先有病灶,是“未病”階段;然後才有症狀的產生,是“已病”階段。“未病”階段好治,“已病”階段難治,所以《黃帝內經》說,“聖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亂,治未亂,此之謂也。”(《黃帝內經‧四氣調神大論》)

《黃帝內經》又說,“夫病已成而後藥之,亂已成而後治之,譬猶渴而穿井,而鑄錐,不亦晚乎。”疾病已經生成再來吃藥,動亂已經發生再去平定,就好像口渴了才去鑿井,戰爭開始才去鑄兵器,這不是太晚了嗎?所以一切事物要看清情勢,未雨綢繆,先有準備,治病也是一樣的道理。

疾病都有一定的發展階段。疾病早期通常沒有症狀,或症狀很輕微,這時病人不會感覺身體有甚麼不舒服,當然也不會去看醫生,此時器官的病變很小,要完全根治比較容易;如果病人已經出現明顯症狀,病人會去看醫生,此時疾病已進入中、後期階段,器官病變很明顯,而且相對的嚴重,此時要完全根治就不太容易了;所以“聖人不治已病,治未病”,疾病要及早治療,嚴重就不好治了。

運用生命三寶精、氣、神

現在已找不到像扁鵲那樣醫術高超的神醫,我們要如何治“未病”呢?其實我們不必向外去求,我們已有三個法寶-“生命三寶”精、氣、神,生命三寶能形成多層保護屏障,護衛生命,防治疾病,我們只要好好運用生命三寶就可以治好“未病”。

那要如何運用“生命三寶”呢?具體做法上,“養精”要注意營養的充足與均衡;“養氣”最好的方法是鍊氣功,氣功古代稱為“神仙術”,有非常神奇的效果,我推薦煉法輪功;“養神”要重視道德,從我們的“內心”做起,要能夠待人真誠、與人為善、有大忍之心,做到真、善、忍。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