瞞得過人瞞不過天地

陸文


【正見網2016年10月26日】

清代的紀曉嵐在《閱微草堂筆記》里記載了這麼一則因果報應的故事:

清康熙年間,獻縣有個叫胡維華的人,以燒香拜把子的方式,聚眾造反。後陰謀 洩露,官軍前去圍剿,用了火攻。結果將所有逆賊,連同他們的家屬和未成年的小孩子,無一倖免。

當初,胡維華之父在河北獻縣是個很有錢的人,平時還喜歡周濟窮人,表面看起來也沒幹過什麼大壞事。

他的鄰村,有位老先生名叫張月坪。張先生有個女兒長得很秀麗脫俗。那胡維華之父一見此女便有意。然而依張月坪的性情,絕不肯將女兒嫁給人去做小老婆。因此胡維華之父就沒敢公然暴露他這種企圖。

由於張月坪家境清寒,胡維華之父就假意延請張月坪來做家庭教師。張月坪父母的靈柩寄葬在遼東,他常為自己沒有能力移父母靈柩還鄉安葬而鬱鬱不樂。有一次閒談,張月坪偶爾提起這件事,胡維華之父馬上慷慨解囊,差人協助張先生把靈柩運回,並贈給一塊墳地。

時隔不久,張月坪的田裡,發現一具橫死的屍體。而死者正是以往與張月坪有怨仇的人。官府以涉嫌謀殺立案,將張月坪逮捕入獄。胡維華之父又廣賄錢財,替張月坪多方斡旋、申辯,才使張月坪得以無罪釋放。

有一天,張月坪的妻子帶著女兒回娘家省親。因為三個兒子還小,張月坪告假回家看守門戶,與胡維華之父約定住幾天後就回來。

待張月坪歸家之後,就在這天夜裡,胡維華之父便遣人將張月坪父子四人活活燒死。

第二天,胡維華之父假惺惺來悼念。再一次慷慨解囊為張家父子料理了後事。以後又時常周濟張氏母女。因此,張氏母女一直被蒙在鼓裡,不知有詐,且懷著一種感恩的心,依附胡家生活。

不久之後,不斷地有人來為張月坪的女兒提婚。那張氏寡居,又出於對胡維華之父的信賴,女兒的婚事必與胡家去商量。胡維華之父每每從中作梗,使婚配不得成就。

時間長了,胡維華之父便漸漸露出欲娶張月坪女兒為妾的意圖。張氏感念胡家的恩惠,就想答應下來,而她的女兒卻從一開始就不願意。

一天夜裡,這位女兒夢見父親對她說:〝你要是不答應嫁給他,我恐怕永遠都無法實現我的願望!〞女兒從夢中醒來,心驚生疑,閉口藏言,依從父言,嫁給了胡維華之父。過了一年多,便生下了胡維華。不久張月坪之女也因病逝去。

胡維華長大成人後,聚眾謀反,終使胡家遭到滅族絕後的報應。

胡維華之父以假仁義實惡人的假面目,為了得到張月坪老人家貌美的女兒,用盡心機,不惜製造出張家滅門慘案,騙得了一時,卻終究難逃天理報應,張家女兒生的孩子,給他帶來了滅族絕後之禍。

古語云:禍福無門,惟人自招。存善心,順應天理而為,得福報;心懷惡念,為了慾望,一己之私,胡作非為,雖能得一時之利、一時之慾望,終究難逃天理報應。

1992年5月,法輪功作為佛家功法中的高層次修煉大法,從中國大陸的長春市傳出,因為其嚴格的修心要求與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短短的兩年時間就以人傳人、心傳心的方式風靡大江南北,老少婦孺皆知。三歲小孩走到大街上,看到胸前戴法輪功章的,都知道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其後的幾年,修煉法輪功的人數直線上升,整個社會的道德水準都在提高,世人感受到了道德回升給自己、家庭、社會帶來的巨大變化。

然而,中共畢竟是一個十惡俱全的邪教,假、惡、鬥容忍不了真、善、忍的存在。1999年7月20日,中共邪靈與當時妒嫉心極強的中共總書記江澤民相互勾結,不顧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事實,喪失理智的發動了針對法輪功的群體滅絕式迫害。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迫害過程中,利用電視、報刊、雜誌、廣播、外交輸出等各種方式散播了彌天大謊,如“圍攻中南海”、“1400例”、天安門自焚等,污衊法輪功,蠱惑人心;同時以暴力作後盾,對站出來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綁架、拘留、判刑、酷刑折磨,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只有人想不到的罪惡,沒有中共做不出來的。

在中共的暴政史上,中共要打倒誰,沒有超過三天的,一篇顛倒是非的文章就能打倒,但是在法輪功問題上,十七年多的迫害,不僅沒有打倒,反而在中共的打壓聲中走向了國際舞台,中共反而在迫害中一步步的暴露出其邪教本質與流氓本性,把自己打倒了。當今大陸出現的中共高官的落馬潮不就是迫害法輪功的報應嗎?!不管是多高的官,只要在中共當局反腐的名義下落馬的,追查他(她)們的歷史,一定有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惡在,只是當局出於保黨的需要不敢公布其罪惡而已。

謊言儘管重複千遍能成為所謂的真理,但是紙終究包不住火。人間不是中共邪黨恣意妄為的樂園,善惡有報的天理在主宰著一切,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從迫害法輪功那天起,善惡之報就如影隨形。相信法輪功真相,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作出良心選擇的就能得福報,或遇難成祥,或逢凶化吉,或絕症痊癒等等不一而足;那些迫害法輪功的,面對真相,執迷不悟,把迫害法輪功當作升官發財的手段的,都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報應。那些身處高層,甚至中共政治局常委級別的,自認為有迫害元兇江澤民的撐腰,不會遭報應,甚至底層的老百姓都認為那些身處高位的,誰能把他(她)們怎麼地。當初民間傳聞周永康要被拿下了,有的人根本不相信,誰敢拿下一個政治局常委,但是接而二連三的事實打破了中國人的黨文化思維,薄熙來、李東生、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等相繼落馬被判刑,或得癌症死亡,人們一下子感受到天理的可怕。

迫害元兇江澤民的處境,據外媒報導,江澤民曾給習近平寫信說,面對社會上的各種傳聞,精神上壓力很大。實際上是精神上的煎熬與痛苦,當初怎麼迫害法輪功的,他(她)們是要加倍償還的,這是天理。他的報應一定比上文中胡維華之父的報應更可怕。

人做什麼,瞞得過人卻瞞不過天地。法輪功學員還在被迫害中講述著法輪功真相,中共的罪惡也在被一步步揭示出來,人在這善與惡的對比中要做出選擇,能作出無愧於天地良心選擇的,神佛必佑之,一定有美好的生命未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明新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