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檢視錄影歸正發正念狀態

台灣台南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6年12月18日】

也許您曾經遇到過這樣的情況,有些同修煉功或發正念時姿勢不正確,你善意提醒他說:“你煉功、發正念睡著了!”他都不相信,甚至還怪你亂說。修煉十五年來,我就是這樣一路迷迷糊糊過來的,直到看到手機錄影才清楚自己是怎麼回事。願以下的匯報能給有同樣困擾的同修一些借鑑,儘快走出誤區,抓緊最後時間迎頭趕上,助師救人。

一、誤把打坐代替睡覺

我二零零二年初得法,長期煉功睡覺,發正念倒掌,學法犯困。多年來,心裡一直很苦,嘗試很多方法,不知如何是好,甚至覺的修不上去了,就怕到時候,是坐在地上哭的那個。

煉功、發正念的不正確狀態,並不是自己感覺到的,而是同修指出的。剛開始修煉的時候,只覺的煉靜功很舒服,經常一閉眼就進入靜的狀態,身體都沒啥感覺了,還以為這就是坐在雞蛋殼裡。

那時候還在學校教學,加上家務以及參與講真相工作,每天非常疲累,還要在短時間內調整到十二點多就寢,四點多起床,準時載媽媽一起去公園煉功。當時,曾有這樣的念頭“用打坐代替睡覺”,或許這錯誤的一念,讓舊勢力鑽了空子,讓我一路睡到底。

不知多少時日後,我覺的煉功時好像罩著很厚的氣帽,眼睛睜不開,身體很沉重,五套功法煉完了,臉色蒼白,覺的很累,完全沒有煉完功神清氣爽、精神飽滿的快樂。我不懂向內找或找同修交流,以為是每天工作太累的關係。

二、找出受干擾的原因

修煉一年半後,去香港講真相,第一次被同修糾正倒掌,才知道自己會倒掌。之後,陸陸續續,同修說我姿勢不正、睡著了、倒掌等等。起初,我不太相信,因為看不到也完全感覺不到這些現象。不過,發正念時往往聽了第一響聲,聽到第二聲已經是結束了,自己也很錯愕。

有一次,坐在桌前發正念,很疑惑怎麼手掌邊緣老是碰到東西,碰到桌子嗎?睜眼看,立掌,沒錯啊!我比比距離,這麼遠,何況沒感覺手掌倒下來,不可能!過了好長一段時間,才確定是碰到桌子了。怎麼碰的?不知道。又過了幾年,才發現是身體不自覺的向前傾碰到的。

我曾經向內找出造成干擾的可能因素,發現自己並沒有嚴肅對待修煉。學大法之前,我很喜歡一邊做家事,一邊聽其它宗教的講法,這樣的習慣一直延續到修大法。做菜時,我會把播放器放到廚房烘碗機上;洗衣服時,放在馬桶蓋上,完全沒有覺察到,這是多麼不敬師敬法的行為!

修大法之前,會做其它宗教中的早晚課,學大法後,知道那是副元神修煉,容易招來不好的生命。知道修煉不二法門的法理,就不再接觸過去法門的東西或書籍,不過,家裡仍有一些書籍等物品沒有重視,任它放著。

還有,我將發正念變成走形式,念指令和口訣像順口溜,沒有意識到這是在另外空間正邪交戰,明知犯困睡著了,也不當一回事,忽視了發正念的嚴肅性。

此外,我也看到自己在講真相工作中有很多執著心:歡喜心、顯示心、爭鬥心、傲慢心、幹事心、證實自己的心等等,甚至把真相工作擺在學法、發正念之上。

三、主意識要強

通常我對自己的煉靜功和發正念狀況是不清不楚的,偶爾,以為今天狀態很好,冷不防被同修慈悲指出“睡著了”,一下子仿佛掉進谷底,羞愧、沮喪、無可奈何。

幾年前有一天,煉靜功時主意識被嚴重干擾,痛苦掙扎如溺水螞蟻,內心突然吶喊:“主意識要強!”,頓時眼前清朗起來,我想是法的力量。後來,當我陷在其中不能自拔時,如果還想的起告訴自己“主意識要強!”就能暫時清醒。

不知什麼時候,氣帽消失了,不再有被罩住的感覺。同修都說睜開眼睛煉啊!我知道啊!可是,眼皮沉重酸澀,就是睜不開,反之,只要閉上眼就感到渾身清涼舒適。勉強睜開眼睛,一來感覺很無聊,不像打坐;二來,全身好像有刺,靜不下來。勉強撐一會兒,不知不覺眼睛一閉,馬上不行了。

四、手機錄影 歸正動作

兩年前,一位同修用手機在不同時間不同場地,給我短暫錄影過三次,看到手機上傳來的畫面,才知道別人眼中的自己,好丟臉!決定暫時不出去煉功,躲在家裡調整。

在家裡對著鏡子煉功、發正念。一兩個月後,情形似乎有所改善,頭腦清楚了,睜開眼也沒那麼難過了。既然睜著眼沒倒掌,就閉上眼睛吧,還自我感覺良好的,豈知被邪惡給蒙了!

同修不再糾正我,而我卻自以為情況大有改善,對煉功、發正念稍具信心,不過心裡還是不踏實,一則學法狀況仍然不佳,二則我總不明白為什麼好端端的坐著,頭髮老往前覆蓋臉頰?我不知道怎麼幫助自己。

今年五月,早上煉完功,輔導員善意的跟我說,如果遲來的同修看到我姿勢不正,提醒我一下,可以嗎?當下我暗暗吃驚,很心虛,又怎麼了嗎?

那天下午,我試著用手機錄下自己發正念的過程。一次一次的錄影和回顧,終於看清楚也承認自己是怎麼回事。從錄影中發現,我只要一閉眼,頭一低,就倒掌、合掌,身體還會歪斜,前後搖晃,一副睡到不醒人事模樣。可悲的是,我的意識卻停留在腰直、頸正、立掌的假象裡。邪惡似乎非常狡猾的間隔著我的身體與主意識。

了解自己的狀態後,我儘量腰直頸正,清楚的念出指令和口訣,想像自己是個高大的神,清除穿梭在自身空間場內外的邪惡生命與因素。並在第三階段加上剷除干擾我學法、發正念、煉功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發完正念後檢視錄影,狀態不正確就再發一次。

想改變不正確狀況,真不容易。十幾天下來,無論怎麼集中精神,都會忍不住閉上眼睛。感覺上閉眼與睜眼像是在不同的時空裡,閉眼時間過的很快,仿佛才閉一下已經過去好幾秒鐘。

閉眼發正念時,表面上看,我的手掌不斷的倒下、挺起,開開合合,可在我感覺是保持不動的,如果不是錄影根本就覺察不到。

這樣持續了約兩個月,我感到很悲觀,趕緊找同修交流。輔導員提醒,或許是過去的法門干擾。電話交流後,我連忙從堆著雜物的佛櫥中清出供杯、杯台、引磬、坐墊,還有許多年前好友贈送的佛珠等相關物品,接著十二點的發正念,狀態非常好。果真的跟不二法門有關,修煉好嚴肅啊!

然而好景不常,沒兩天,發現自己又不行了!唉!我不明白為什麼老是反反覆覆?

五、同修慈悲交流 助我過關

有同修說,我的問題癥結在沒有斷絕夫妻關係。雖然,從法上理解並非同修所言,不過,自己的思想念頭確實出了問題。

我和先生仿佛來自不同的世界,結婚以來矛盾很多,修煉前積怨很深,修煉後,還是常感到委屈、不滿。先生是常人,對色慾難免有所執著,經過多次的溝通,好不容易答應不給我壓力,哇!好感謝他,三十多年來的怨氣頓時煙消雲散,感到身心輕盈自在,原來“善解”最開心的是自己。同時,我對夫妻之間色慾的法理似乎更明白了,看淡、平衡、為他,不必硬生生的把先生推到對立面去。

幾個月過去了,我的空間場仍然沒有清理乾淨,閉上眼睛主意識就弱,干擾就來,心裡很苦。我把整個過程寫下來跟輔導員交流,她很慈悲,馬上給我回應,並且跟我交流關於發正念的法。

所有關於發正念的法,我讀過很多遍,但是具體怎麼做,卻沒抓到要領。同修為了幫助我過關,想了個辦法,雖然不是法中教我們這樣做的,但只要能讓我清醒的發正念,我願意試試看,同修教我寫一個大大的“滅”字放在眼前,就一直盯著滅字看,她一再叮嚀我:“集中精神一直去想那個滅,大到像宇宙一樣大。”

我按照她的建議,寫了一個大大的“滅”字,擺在面前,開始發正念。先想著師父在《正念》經文中講的:“要集中精力,頭腦絕對的清醒、理智,念力集中、強大,有搗毀宇宙中一切邪惡的唯我獨尊的氣勢。”我極力睜著眼睛盯著滅字,使盡力氣,在心裡不斷的大聲喊著“滅!滅!滅!”。

奇妙的事發生了!我全身充滿能量,一直往上沖,蓮花手印都定住了,這樣持續發了三十五分鐘。我檢視錄影,不管是睜眼、閉眼,全身動也不動,立掌蓮花手印都維持正確狀態。接下來凌晨十二點的正念也發的很好,而且精神奕奕。好感謝師父的加持鼓勵和同修的慈悲協助!

六、多次練習 掌握髮正念要領

在《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中,弟子問:發正念時第一個五分鐘,是否可以用師父教給我們的口訣去清除它?

師父回答:“發正念時不是說老是念口訣,你念一遍就行了,就起作用了,除非特殊情況。你覺的靜不下來從新調整正念那是可以,但是也是一個暫時的。其實真能靜下來的時候那一念就足以驚天動地、無所不能了,一下子簡直把你所覆蓋範圍之內一切都定住、抑制住一樣。你象一座山,一下子都抑制住它們。不要思想老不穩哪,不穩就做不到那一點。”

於是我在清除自己空間場時,讓自己靜下來,清楚想著指令,我想像自己內在是空虛的、純淨的,有雜念就讓它“死”。我穩坐如山,蓄勢待發。

讀師父的詩《洪吟四》〈正念〉:“疾風電掣上九霄 雷霆萬鈞比天高 橫掃穹宇無盡處 敗類異物一併消”我想像發出的功像一道白光,急速的層層往上沖,大面積的消除敗類異物,直到宇宙之頂一片光明。我體悟,守住“滅!”就是不斷的把功能打出去。

交流後第三天,我不需要再看“滅”字了,從中午十二點到晚上九點,我陸續發了九次正念,看錄影都是腰直頸正,沒有晃動、倒掌、合掌現象,而且還都是閉著眼睛。修煉十五年了,如今才學會發好正念,真的很慚愧!

一個多月來,歸正的過程雖然有反覆,藉著多次檢視發正念、煉靜功的錄影,我慢慢掌握了發正念的要領,糾正了煉功狀態,學法也較能夠清醒入心了。我知道,法學的好,提高心性,正念就會發的更好,這是相輔相成的。

雖然目前還沒有做的很好,但是想到還有很多同修跟我一樣,長久走不出誤區,所以很慚愧的在此報告個人歸正發正念的歷程和粗淺體會,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感謝師尊的慈悲加持!感謝同修的無私協助!

(二零一六年法輪大法台灣法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