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際網路上交友聊天 影音並茂真相廣傳

海外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2年12月07日】

今天在此與大家分享在網絡上講真相的點滴體會,不足之處懇請慈悲指正。

一、「我們在講清真相中還得去符合現代人的口味去度他」

一年前在網絡上講真相時,我從在公共聊天室裡貼真相消息起步。我從明慧網上把各種真相消息複製到公聊處,不少人看到後,主動找我來私聊。我的手指配合越來越靈活,貼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可是招來的罵聲卻不見少。這些主動來找我私聊的,本身就願意了解真相。可是許多人罵師父、罵大法,無論我專門找來什麼樣的有針對性的文章,特意貼給他們都仍然無濟於事。我很難過。

為什麼會招來一片罵聲呢?我退出了聊天室,換一個名字,主動找剛才那個罵得最凶的人。先聊聊常人話題,相互不再覺得陌生之後,問他,剛才有個法輪功在這裡貼資料,是怎麼回事。他很輕鬆地答到:「嗨,只是覺得煩而已,我們是來聊天室輕鬆的,生活本來就夠沉重了,又看到那些迫害的消息,真讓人心情好不起來。而且萬一被網警抓到,大家都會有麻煩。再說,也是為他好,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啊!」原來這個人雖然不明真相,可並不是真的恨大法啊!

師父在《在加拿大法會上講法》中說:「是,我講過,我說叫一個人做好人很難!不是從表面形式上使一個人達到改變,得人的心真正動他才能夠改變的。而這種改變是什麼力量都不能使他再改變的。(鼓掌)我也看到了人有佛性在,不管人類社會敗壞到什麼程度,人還有善念,所以我就做了這件事情。」師父就是看到人還有善的一面,才來救度,我們做為弟子,就該學會怎樣去發現和開啟人們這明白的一面,這正是對我們大法弟子的要求。

從那以後,我不再只是簡單地貼消息了。師父說在講清真相中還得去符合現代人的口味去度他,那就不僅僅是不自說自話,而是要首先真正用心去了解人們的口味到底是什麼。我開始願意留些時間出來,聆聽他們訴說自己的生活、分享他們的喜怒哀樂。我的網名不再是「正義之聲」什麼的,換之以一些比較親切、有吸引力的名字。再進入聊天室,迎來的也不再是一片罵聲,而是常常幾個人同時邀我私聊,令我應接不暇。我也不再是一上來就講自焚真相,而是把選擇聊天話題的權利留給他們。看上去漫不經心、聊得海闊天空,從電影、音樂、文學,到學習、工作、家庭,無所不能談,但每個話題都能使他們感到大法弟子的正。因為常人無論聊什麼,都在常人這一個層次面上,而大法弟子的細胞中,都洋溢著真善忍的純正。我和他們分享我對工作、學習、人際關係的態度,許多人覺得有一種清新的感覺,他們常常覺得這樣的談話不僅是聊天,而且很受啟發,這時我才會告訴他們,因為我是大法弟子。有位網友說,本來我對聊天已經失望了,因為這裡全是不好的和罵人的東西。你來了,讓我看到了希望。在這種情況下,我再介紹大法真相,人們很容易接受,通常都會主動問一串問題,即使有些問題不能馬上理解,他們也表示尊重我的看法。這,就不再是人們由於我們要講真相而被動地得知真相,而是他們主動地想了解真相。區別在於,主動了解真相的人們,會更加積極地把真相告訴家人、朋友,一傳十,十傳百,起到人傳人、心傳心的作用。

在這個前後對比的過程中,我也深深地體會到師父的慈悲,體會到在我這個層次上所理解的什麼是符合現代人的口味。師父當年傳法時,就將這個法門流傳的形式定為在常人中修煉,不脫離常人社會,並一再告誡我們要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狀態去修煉,其實也是在當時就為今天的講清真相做了周密的安排。如果我們在講清真相中,所使用的語言,和所講的內容不能被常人所接受,那麼就達不到世人被救度的目的。

我理解,講真相與講清真相之間是有區別的。講真相,出發點是我,考慮的是我想要講什麼。而講清真相,出發點是別人,考慮的是別人想聽的是什麼。要講清,就不只是滿腔熱情懷著一顆好心去講自己所認為好的內容,而是更進一步地用心去尋找人們能夠接受大法的契合點,這個點找到了,大法才能真正進入人心,否則我們就是在自說自話。而這個找契合點的過程,既是一個修善、修耐心的過程。也涉及到對法的理解程度,以及怎樣把高深的法理恰到好處地,從不同的人所能理解接受的不同的角度切入人心。「……我們在講清真相中還得去符合現代人的口味去度他……」,師父簡簡單單的一句話,這就是法。這一句法,使多少人更容易地接近了大法,明白了真相。這就是師父的慈悲,法的力量。

師父說,「你們要講對法的高層次認識,常人就不容易理解,而且還容易誤解。你們是經過了一個很長的修煉過程才認識到今天這麼高的,你想叫人一下子理解這麼高,他們理解不了,所以不要跟人講高了。」(《北美巡迴講法》)師父還說:「現在救人也很難,你得順著他們的執著去解釋,為了救他們別給他們思想中造成任何障礙。」(《北美巡迴講法》)

我曾經同一位網友接觸了很久,明慧網上的電子書他幾乎都有了,《見證》這部片子也看過,但我總覺得他離大法還是有些遙遠。我沒有每次都和他除了大法不談別的,而是儘量地談他感興趣的話題。有一天,他告訴我生意上遇到了一些矛盾,心情很不好。我一邊安慰他,一邊介紹了我們同修是怎樣妥善處理類似矛盾而獲得「怨緣皆得善解」的效果的,使他終於有了一個滿意的答案。他說,為此他已經難過了好幾天,就是不知該怎麼辦好,而大法弟子的這種處理方法,使他茅塞頓開。自那以後,他終於覺得大法的確與他有著實實在在的切身聯繫,而不再只是同情大法而已。

象這樣的故事,還有很多很多。許多時候,常人之所以攻擊我們,攻擊大法,是因為他真的不了解真相,雖然我們堅持不懈地做了很多大法工作,一直在努力地講真相,但有時真相只進入了人們的耳朵眼睛,卻沒有進入他們的心。所以,正法時期的向內找不僅僅是像個人修煉時期那樣找自己的心性不足,更多的是找沒有理解當前正法進程對我們要求的內容,找我們自己沒有跟上正法進程要求的部份。當我們在法理上明白時,生命明白的那一面同化了這一層的法,表現在人的這層空間就是真相深入了人心。否則我們只能停留在憑著一顆對大法滿腔熱情的心講真相的層次,卻不能憑藉無邊的法理去突破。

二、講真相,重實效

在《轉法輪》第七講,醫院治病與氣功治病一節,師父談到拔牙的問題時說:「我們不能看表面的工具,得看它的實效。」火柴棍雖然簡單,但就是好使。在網際網路上,我深深地體會到了這一點。

在聊天室一段時間後,網友們介紹給我一種實時聊天軟體,講真相的方式方法一下靈活豐富了很多,效率也大大提高。同網友互相自我介紹後,花5分鐘左右聊聊輕鬆話題,我就會問對方,「我那天看了一部好電影,很難得看到的!「對方通常都比較好奇,主動問片子是什麼,這時我就把真相影片「見證」發過去。這部片長21分半的片子,是大陸學員冒著生命危險,通過插播有線電視播放的,而我們坐在家裡,輕輕鬆鬆地點擊兩下滑鼠,就能通過影視媒體,把自焚真相真實的鏡頭,西人大法弟子在天安門用中文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的場面,怵目驚心的迫害事實,真真切切地擺在人們的家裡,擺在計算機螢幕前,勝過多少張傳單和打字的萬語千言,看過的網友們無不受到震撼。

有位朋友看過後說好,我說,只可惜中國能看到的人太少了,可他回答我,他已經在兩天之內讓他周圍的近10人看了片子,並且那幾天每天都在網際網路上把這部片子發送給他的至少三位網友。還有一位朋友經營一家商店,只要生意不忙時就在店裡的網上聊天。他告訴我,《見證》這部片子他讓全體雇員都看了。

我也經常以一段音樂開始與網友聊天。一支鋼琴曲「普度」,不到兩分鐘就發送過去,網友說,聽得都醉了,他特意把家裡的高級音響打開連接到電腦上聽。於是,在好聽的音樂伴奏下,網友自由地鍵盤上飛馳,又有人認真地聆聽他想訴說的話題,他覺得與法輪功學員聊天原來是這麼輕鬆,都是美的享受。也有看過大法弟子的文藝表演後,對我們刮目相看。

除了影視媒體,電子書也是講真相的利器,傳送時間更短,兩三分鐘足夠。看過一兩本電子書後,網友再過一段時間上網,總要問最近有沒有新製作的電子書,因為這些都是他們在國內看不到的。還有大量的圖片,我們平時洪法用的街頭展板,都在網際網路上一一向每位網友單獨展出,伴著大法慈悲的音樂細細道來,這就是網絡上的是正法之路圖片展。

師父說,「如果一個普普通通的常人,不是大法弟子,告訴另外一個常人,你不要迫害法輪功,法輪功怎麼好怎麼好,從此以後這個人真的不迫害法輪功了,挽回了影響後就很可能進入到未來,那麼在法正世間中,他還可能得法,因為他的生命來的高,他修得也會快,他的圓滿是與當初告訴他真相的那個人有直接關係的。就是那個普普通通的常人,我想都得圓滿,是不是這個道理?」「那麼通過在大法弟子的全力講清真相中,有很多人真的認識到這一切,正念很足,那麼我想這些人就不只是一個一般的認識大法的問題了,反過來他還可能去為大法去說公道話,那麼他實際上已經為自己奠定了很好的未來生命的基礎。」(《在美國佛羅裡達法會上的講法》)在這種輕鬆愉快的聊天方式下,我再也沒經歷過因為講真相而被挨罵的場合。表面上是好像自己不再承受被罵的尷尬,其實是使得人們不再有機會對大法造業,並且真切地貼近大法。人們主動地流傳這些真相資料,就在為自己奠定著美好未來。

此外,「法網恢恢」網站是我聊天時必然同時打開的一個內容。人們對自己身邊的事情是最為關心。網友們一般都主動介紹自己的所在的城市,我就會告訴他,「網上關於你們那裡的消息很多啊!」他們都會問,什麼網,什麼消息啊?我馬上在法網恢恢網上輸入他們家鄉的名字,點擊搜索,立即顯示出大量他們當地的消息。但我會把先把法輪功字樣刪去傳給他們,人們讀了這些惡人惡行,義憤填膺,不禁問為什麼,這時再告訴他們是因為修煉法輪功被如此迫害。人們可以認為各國政府對大法的支持對他們來說無關緊要,但面對這些發生他們身邊有名有姓有電話號碼的殘酷事實,他們震驚了。有一位網友雖然在看了《見證》片子後同情大法,卻一直認為他們當地對大法沒有什麼迫害。看到這些實實在在的消息,他受到極大的震撼。他一個勁地說,為什麼這些就在我身邊的事我都不知道?那次他告訴我,謝謝你今夜把我從夢中救醒!就是他,把「見證」這部片子傳給了很多人,還在第二天上班時與單位同事議論這件事情。邪惡的惡行,就這樣在當地逐漸被曝光。

還有一些網友,因為不知道我在國外,幾天不見我上網,都在擔心我的安全,一再叮囑我小心。我告訴他們這些天在忙一些大法工作,他們不僅很關切地鼓勵我們做好,還說「有時候覺得你們真的很偉大,好像在做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相信你們一定能成功!」

在網際網路上,我真真正正地交了很多網友,遇到過節的時候,我寫好一句祝福的話,用拷貝粘貼的方式,不到多少分鐘之內快速地發給每一個人,讓他們知道,即使我這段時間沒空,他們擁有我這個網友的祝福。其實許多人一直沒有聊過,每次上網都是一句匆匆的話例如「對不起,我今天很忙不能和你聊,但特意祝你周末愉快!」時間長了,心理距離就拉近了,好像很長時間的老朋友一樣。

就是他們,這些可貴的中國人,在節日裡發給我美麗的圖片和好聽的音樂,在平日中幫助流傳真相資料,幫助我們測試網站,我們海外同修一製作好突破網絡封鎖的網站,他們就幫我們測試是否能在大陸打開,在我們失敗時一次次地給予我們鼓勵。

師父說過,「此次人類的文明都是為大法而造就的,為大法而開創的。」(《解梅花詩後三段》)那麼當年研製網際網路,到底今天是要為大法做什麼呢?

師父說,「萬古事,為法來。」(《戲一台》)網際網路上有一個說法,一個小小滑鼠的力量勝過多少顆原子彈。為什麼?邪惡最怕的就是真相,對真相的懼怕遠遠勝過原子彈,在螢幕上輕輕一點,真相就直達中國人家裡的電腦,速度比原子彈還快。讓我們充份發揮出所掌握的每一種資源的作用,更加深入細緻地把真相帶給千家萬戶!

最後,與大家分享師父的一首詩:

快講

大法徒講真相,
口中利劍齊放。
揭穿爛鬼謊言,
抓緊救度快講。

謝謝大家!

(2002澳洲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