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庵遺錄》原文破解:第十九篇 弓乙論(上)



【正見網2003年04月27日】

序:本篇題為“弓乙論”,弓乙即法輪,那麼本篇是論法輪的。首先較詳盡地談到法輪形態,之後論及大聖人出世。末了點到了韓國大法傳播中曲折的歷程。

 

弓弓不和向面東西 背弓之間出於十勝
人覺從之所願成就 弓弓相和向面對坐
灣弓之間出於神工 人人讀習無文道通
右乙雙爭一勝一敗 縱橫之間出於十字
人覺得智永保妻子 左乙相交一立一臥
雙乙之間出於十勝 性理之覺無願不通
四口合體入禮之田 四口之間出於十字
骸垢洗淨沐浴湯田 五口達交達成之田
五口之間出於十勝 脫劫重生變化之田
精脫其右米盤之圖 落盤高四乳出於十字

“弓弓不和向面東西 背弓之間出於十勝 人覺從之所願成就” :“弓弓不和向面東西”,這是指法輪圖裡的先天大道符號。先天大道符號形似不和並其特點是其陰陽向面各東西,呈現背弓之勢。而十勝真理(法輪大法)出於這裡,如果人人知曉其理就可所願成就。

“弓弓相和向面對坐 灣弓之間出於神工 人人讀習無文道通” : 這裡“弓弓”與上幾句不同是“相合”之狀而不是“不和”之狀,另,強調了“向面對坐”,是指法輪里的太極符號。顯然,太極與先天大道符號不僅在其顏色上有區別,而在“向面東西”(先天大道)與“向面對坐”(太極)的形態上有著十分明確的區別。而法輪里在此“灣弓之間”(太極)出於神工,人人學煉則無文道通。

“右乙雙爭一勝一敗   縱橫之間出於十字   人覺得智永保妻子” :法輪里什麼是“右乙雙爭一勝一敗”而“縱橫”的形像呢?這是指佛家“卍”字符。何為?說起右邊的乙,“雙爭”即兩個“乙”在爭中一勝一敗,勝者其形為立狀,即乙狀;敗者顯然倒下呈橫倒之狀,將此乙的一勝一敗之立狀與橫倒之狀予以“縱橫”,便成為卍。“十字”即出自於卍。如果人知曉其理永遠保你好(妻子即女子,“女子”合字即“好”)。

“左乙相交一立一臥   雙乙之間出於十勝   性理之覺無願不通” :說起左邊的“乙”,“相交一立一臥”顯然就成“卍”字形,在此雙乙之間出十勝真理(法輪大法),若知曉其理則無所不通。

“四口合體入禮之田 四口之間出於十字 骸垢洗淨沐浴湯田” : “四口合體”自然成“田”字,而此“田”並非泥土之田而是“入禮之田”,此“田”之間出於“十”字,此“田”即修道之田,是“骸垢洗淨沐浴”即淨化被世間污染的心靈的修心之田。

“五口達交達成之田   五口之間出於十勝   脫劫重生變化之田”:“四口合體”為田,順利成章,而何為“五口達交達成之田”? 此乃是指法輪里五位卍字符達交成“田”,即各位於東西南北的四位卍字符,加位於法輪中央的大卍字符便成“五口達交達成之田”。此五位卍字符里出十勝(法輪大法),此“田”是眾生脫劫的變化之田。

“精脫其右米盤之圖 落盤高四乳出於十字”: “精脫其右”已解過幾次,即成“米”字盤的法輪圖,此法輪圖里坐落了“四乳”(即兩位太極、兩位先天大道),之所以說“高”是兩位太極各位於東北與西南,兩位先天大道位於東南與面北。十字出於此“四乳”。

神人用以上二十句形像完整地敘述了法輪(法輪圖),明確地指出“十勝真理”就出於此法輪。因而明確地告訴世人,十勝真理就是法輪大法(法輪功)。
 

先師此雲覺者得福 一鮮成胎四方連交
四角虛虧出於十字 奧妙遠理世人難知
龍馬太白靈龜小白 背山之間出於十字
求人兩白避亂之本 黃字入腹再生之身
脫衣冠履出於十字 命哲保身天坡祈禱
須縱白虎青林走東 西氣東來再生神人
木變為馬何姓不知 乙乙合身向面左右
背乙之間出於工字 世人覺之科學超工
雙乙相和向面相顧 乙乙之合出於凡字
理氣之中大元之數

“先師此雲覺者得福   一鮮成胎四方連交   四角虛虧出於十字   奧妙遠理世人難知” :“先師此雲覺者得福”,“先師”即向南師古傳授其《格庵遺錄》的神人在此道,能知其法輪者將得福。“一鮮成胎四方連交”,何為“一鮮成胎”?即法輪中央位於鮮艷的金黃色卍字符,那麼“四方連交”何意?即法輪里位於中央的卍字符與其四方的太極、先天大道相連交。那麼何為“四角虛虧出於十字”呢?若將法輪四角的太極、先天大道脫落去,便成為中央位於大卍字符,東西南北各位於卍字符而形成的“十”字。其中的奧妙遠理世人卻難知。筆者認為“一鮮成胎四方連交”正如河圖洛書中央數五個白點其位其數相同; 而“十”則表明此乃是無極大道。

“龍馬太白靈龜小白 背山之間出於十字 求人兩白避亂之本” : 此幾句也是在談論法輪,上幾句談到.d字符里出“十”字,那麼這兩句是談到太極與先天大道之間出於“十”字。在此談河圖的先天太白與洛書的後天小白,“龍馬太白”是指“龍馬河圖”先天之白即“龍馬太白”也叫“先天太白”; “靈龜小白”,是指“靈龜洛書”後天之白即“靈龜小白”也叫“後天小白”。“背山之間出於十字”,其形類似繁體“亞”字,實際是“弓”字相背合成一個字 ── “*亞”。此字韓國發音為“佛”,“背山之間出於十字”就是佛家出於十字。“求人兩白避亂之本”,“兩白”是指法輪大法語言淺白、道理明白,這裡是講修煉大法才是避亂之本。

“黃字入腹再生之身   脫衣冠履出於十字” : 何為“黃字入腹”?是指金黃色卍字符位於法輪中央,“脫衣冠履”,若脫去法輪圖裡的“弓弓”即“落盤四乳”就出十字; 若脫去法輪里的“乙乙”即卍字符也出十字。

“命哲保身天坡祈禱 須縱白虎青林走東 西氣東來再生神人 木變為馬何姓不知” :“天坡”在末世處於何去何從的分水嶺,你要是明哲保身的話就得祈禱過天坡。若要過此天坡就得“須從白虎青林走東”,跟隨白虎青林。何為“白虎青林”?“白虎”何意?“青林”何意?“白虎”即四九金,意西方;“青林”即東方木,東方兩木;“白虎青林”正好說明下一句“西氣東來再生神人”。那麼必須隨從曾經在西方轉世過,當今降世在東方的“兩木”神人。也就是說,《格庵遺錄》稱之為大聖人的正是“西氣東來再生神人”,此人曾在某一個歷史時期在西方國家當過君主,如今“東來”降生在東方。也就是你若過天坡明哲保身,那麼你就跟隨“西氣東來再生神人”即“兩木聖人”吧。“木變為馬何姓不知”,何為“木變為馬”?“木”即此大聖人天干五行,“馬”即天,意指天神,此處強調了“兩木”聖人是天神。“何姓不知”故隱其真實姓氏而未述。

“乙乙合身向面左右   背乙之間出於工字   世人覺之科學超工    雙乙相和向面相顧   乙乙之合出於凡字   理氣之中大元之數” : 此處仍是在談論法輪。“乙乙合身向面左右”即成“卍”字; “左右背乙之間出於工字”,“左右背乙”相合即成“工”字。“世人覺之科學超工”,世人覺得科學是超越一切的“工”,而此“左右背乙”合成的“工”卻超越科學。而此“工”似乎也是在指“功”,因為“工”與“功”韓語同音。“雙乙相和向面相顧”,即成“幾”字,“乙乙之合出於凡字”,“乙乙之合”其實就是指前一句“雙乙相合向面相顧”,實際成“幾”字,使用破字法可除可加若干筆劃,此處添上一點即成“凡”字。而此“凡”字並非是形態之意,而是字意,是“都是”或“總共”之意。此“凡”字與下句“理氣之中大元之數”緊密相連,也就是說科學也好,什麼也好,宇宙間的所有理(“理氣”)統統算在內,唯“乙乙”法輪功之理為最大(“大元之數”)。

 

天地應火諸惡消滅 心裂門開死後極樂
三印之中之火 如雨遍濟心靈變化
恆常喜盤不老長春 三印之中海印之水
甘露霧臨重生之理 心發白花不死永生
無谷豐登三印糧露 石井妙理水升火降
湧泉心中毒氣不喪 天牛耕田利在石井
彌勒出世萬法教主 儒佛仙合一氣再生

“天地應火諸惡消滅 心裂門開死後極樂” : 關於末世劫難,《格庵遺錄》曾談到是遭“天火”,那麼到時候天地應和天火將諸惡統統都消滅(“天地應火諸惡消滅”),世界諸惡將“心裂門開死”之後,將出現極樂幸福的新世界。此兩句之意是,再造新人類之際,當今世間的人類將會遇到最後一次劫難,上天用“天火”最後橫掃將淘汰的生命,此後迎來新世界、新人類。此新世界、新人類是幸福與幸運的。

“三印之中之火 如雨遍濟心靈變化 恆常喜盤不老長春 三印之中海印之水 甘露霧臨重生之理 心發白花不死永生 無谷豐登三印糧露 石井妙理水升火降 湧泉心中毒氣不喪” : 此九句談論了海印法輪“三印”即“三豐”“真善忍”。每印用三句概述,無所難解,倒是此三印“火、水、露”,通常叫“火露雨”,而此“三印”正是“三豐”。經對此九句的研究,筆者認為三印之火指的是“真”,三印之水指的是“善”,三印之露指的是“忍”。

“三印之中之火”,此三印之火指的是“真”。何以見得? 既然是“真”,道家是修真的,那麼就得體現出道家修煉的某些特點。第二句“如雨遍濟心靈變化”,“雨”是指“善”,修善為佛家特點,且“遍濟”體現普度眾生之意,“心靈變化”以此改變心性之根本。那麼“火”指“真”,屬道家,何為在此談論佛家之“善”。此意是提示世人,其實道家也修善的,只不過重點是修“真”。第三句“恆常喜盤不老長春”則示道家修煉。“恆常喜盤”突出道家盤腿打坐的煉功態; “不老長春”,強調長生或長生之道也是道家的一個特徵之一。

“三印之中海印之水”,此處有別於“三印之火”之處在於強調“海印之水”。“海印”已知是指法輪,“海印之水”即法輪生命水。是何? 是“石井水”,是“真善忍”。但在此九句中以三句為組分解其“真善忍”,上面“三印之中之火”已解為是指“真”,那麼此處“三印之中海印之水”是在“善”與“忍”中到底指哪一個? 是指“善”。法輪功資料表明,法輪大法修煉也修“真”,也修“忍”,但重點落在“善”字上修。故此處所指“海印之水”是指“善”。其實兩張法輪圖中,左圖“真善忍”其形像比喻為“石井”、“石井水”,此圖就是“海印之水”之形像。“甘露霧臨重生之理 心發白花不死永生”,可見,“火” ── “真”; “水(雨)” ── “善”; “露” ── “忍”。

“無谷豐登三印糧露 石井妙理水升火降 湧泉心中毒氣不喪”,三印之中“露印”,形容為“無谷豐登三印糧露”。世人道“五穀豐登”,此“露”為“無谷豐登”,“無谷”更顯其意為“天谷”、“天糧”即修煉。第二句“石井妙理水升火降”,“石井”已解為有“真善忍”字樣的法輪圖,妙理直指“水升火降”,若從“日根月窟”而言則是天氣下降三度、地氣上升三度,實際則是講“三陽三陰”;若從“心性”角度去論,“三六之度行則乃至六六宮也 九六三度升降習道乃作萬象則六九之數可通也”;若從身體論之則是陰陽平衡。在此,第二句的“水升火降”與第三句“湧泉心中毒氣”,有力說明此“三印之露印”是指“真善忍”之中“忍”字。因為“忍”,心情能夠平靜,能夠沖洗“心中毒氣”而呈和平,故修此“忍”“不喪”。顯然,“三印”即“三豐” ─“火雨露” ─ “真善忍”是相連而成為一體的。

“天牛耕田利在石井 彌勒出世萬法教主 儒佛仙合一氣再生” :修煉者修煉“利在石井”,利在修法輪功;法輪功是涵蓋佛、道、儒家修煉的高層次修煉。

(待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其它預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