擴大胸懷 不動心

印度尼西亞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6月02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從7歲開始修煉的年青同修,至今已修煉19年。當時雖然沒有像有些同修剛得法時那種「我這輩子就在等這個」的強烈想法,但是大法的美好已經在幼小的心裡紮根了。尤其是在被迫害之初,面對父母雙雙被關押,警察威脅逼迫時,是師父加持弟子,讓我喊出:我師父就在我身邊!把邪惡嚇走,穩住了當時充滿恐懼的心。而今很幸運的來到海外。我就談談來到海外這段時間裡經歷的一些心性關,體悟師父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中說:「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

一、被誣陷不動心

剛來海外不久,我就碰到好幾件自己被人誣陷的事情,從委屈到一笑而過,心性逐漸的提高了,體悟到「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 (《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的喜悅。

一開始一位大嫂誣陷我把女生用的東西放在裝有香(給師父上的香)的盒子下面,由於沒有守住心性,我就傷心的哭了。這無中生有的事情,怎麼就炮製出來了?我不明白。還鑽在人的那種對錯裡、委屈裡。

隨後不久,她又跟另外一個人談論我,我被告知,她們在說我是特務。這次心態好很多,不再委屈的哭。但是心裡還是沒有完全放下,我告訴自己無所謂,就想著這是好事兒,心態慢慢平復下來了。只是偶爾心裡還有些翻江倒海:這齣來都碰到的是什麼事情啊,這環境怎麼這麼複雜啊……後來就不斷的背「難忍能忍,難行能行」 (《轉法輪》)。逐漸不再去想,也不再去執著了。

可能是前兩次關沒有完全過去吧。沒過多久,她又一次誣陷我。不過這次自己倒是一笑而過。這位嫂子的丈夫因去另一城市被難民署移民監的警察抓起來了,我也不知道中間發生了什麼。她卻說是我去舉報的。這次一聽,我「哈哈哈……」的樂起來了。真像師父說的:「大家知道啊,修煉人嘛,總講那麼一句話:你有那個心哪,你的心才會動;你沒有那個心哪,象風吹過一樣,你根本就沒感覺。有人說你要殺人放火,你聽了之後太有意思了,(師笑)這怎麼可能?一笑了之。根本就不當回事,因為你沒有那心,這話動不了你。沒有那心,碰不著你。」(《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第三次終於守住了。因為覺的她的說法實在是太好笑了,不再在心裡掛念了。放下輕鬆許多。

被罵心不動、不被對方地位帶動

來到海外後,很幸運能和青年大法弟子小組的同修在真相平台打電話。這期間要過的心性關,也不亞於平時遇到的事情。因為師父說:「因為你是個修煉的人,你的生命的路是改變過的,你的修煉之路是從新安排的,所以這條路上就沒有偶然的事。」(《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在撥打普通真相電話時,好幾次碰到眾生罵人的情形。剛開始表面上沒有動,但是心裡總是想把他說回去。幾次回撥都不理想。隔天再打時,想著他越罵,我就越打。還是有一種爭強好勝的心理。向內找,這不對啊,這種好勝心,雖然表面上看沒有生氣,但事實上還是動心了,沒有生出慈悲來。悟到了,調整心態,告訴自己他們都是可貴的生命,要去救他們。觀念一轉,無論他接著罵,還是掛掉電話,沒有了那種爭搶的心,接通後告訴他:謝謝您接聽我的電話。沒有了因他罵而被帶動的心理了。反而覺的他不聽真相,真的好可憐。

上平台打電話不久,趕上同修撥打媒體專案,於是自己也毫不猶豫的加入進來。剛開始是同修幫忙領的號碼,看到都是什麼主編或者是文化部的主任等等頭銜的人。第一念完全沒有覺得他們會怎麼樣,那一刻腦子是空的。只是想:哦,我領到了一包電話,要打真相電話了。所以當時那一包電話,基本都接聽了,也有聽的較長。雖然沒有三退的,但是,保持不動心的狀態,告訴眾生真相也是需要去做的。在大陸時打語音真相電話時的不穩心態相對來說去掉很多,好像當時對對方地位的想法被閉塞掉了一樣,那一刻感覺師父在加持弟子,謝謝師父!

以上就是這次要交流的內容,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