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說

君子硯

【正見網2017年07月12日】

謹以此詩獻給師父,獻給天下同修們,獻給我們共同走過的歲月

童年的星空,燦爛明爍,湛藍的天幕,似乎垂手可得
風兒伴著流水,瑤琴般的嗚咽,月光撫摸著我,灑下樹影斑斕婆娑
大地搖動著身軀碩碩,讓我覺的可笑笨拙,蟲聲嚶嚶,夢鄉的搖籃喚我去安臥
固執的我卻從這靜謐安逸中跳脫,仰面大喝,空間為之震錯:
我是誰,誰是我,今生又是什麼角色
面對我的執著,風兒快速的向遠處林中游梭,月兒躲入了雲紗朵朵
大地拽來夜幕深裹,殘星在曙光前沉默,只有淚水伴隨著苦澀

歲月是河,浪花朵朵,明淨清澈,帝王將相才子佳人,神鑄寫著傳說
我看見一股暗紅的血色,悄默無聲的傾瀉,慢慢的污濁,慢慢的血色
燈紅酒綠,弦管笙歌,名利錢色,惡魔在猙獰的散落著蠱惑
媽媽,急抓衣角聲音促咽,這世界已太多惡魔,要將我們吞沒
快找那大神仙,我們一起離開這狼蠍的險惡
每個人都是錯愕迷惑,就是母親,也只是端來一大碗中藥叫我喝
我的呼喊,無人聽說,譏笑私語,嘲諷切切,蚊蠅般肆虐
精神發作,走火入魔,活該當媽的,前世的債主在折磨
寂寞慢慢挪挪,種植著蕭瑟,編織著無聊的繩索
將我的世界塗層灰色,端來他的湯碗讓我一起喝
歲月是歌,此時悲歌,人們的沉淪,世界在墮落,我也在其中隨波
記憶慢慢覆蓋塵鎖,我的世界也開始瘋狂噪做,神?!真的?傳說?
看不見曙光,絕望慢慢將心侵灼,這世界已末,無路可躲
我準備凌空一躍,向那地獄深淵中落,如果只有毀滅,那我就速戰速決

神的慈悲,在最後一刻光明四射,創世主,他已經聽見了我悲苦的訴說
九五年,那是我新生的歡歌,《轉法輪》,這是神永恆的傳說
天梯?!嘲笑又象當年潮水般涌過,親人們也在其中順流推波
神?!誰見過?都是共產黨在養活,只要爭鬥,只要有錢,才能霸王作
這一次,我的意志變成金剛鑿,沒有動搖,沒有退縮,神路,真金閃爍
那小丑,那紅魔,嫉血攻心的發作,以為暴虐,以為錢色,以為謊言塗抹
就可以將神的光芒覆沒,就可以把眾生毀滅,沒想到卻是它們最後的戲作
七二零,眾神都在復活,創世主的光芒,照亮了永恆的傳說
燈紅酒綠的誘惑,金錢權色的迷惑,親情浪漫的侵濁,不過是風中塵埃落
十八年的風雨穿梭,十八載的血淚訴說,我們不再柔弱,金剛使者在奔波
看見眾生得救的笑靨,看見紅魔的衰落,看見新宇的輝煌,看見師父的巨作
如果歲月可以從來,如果可以再一次面對選擇,如果可以的話
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我們每個人都會義無反顧的再次抉擇著
只是希望自己那時會做的更好,無憾的擁有過
這神的謳歌,這永恆的傳說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