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中溶煉 證實法的偉大與殊勝

西雅圖大法弟子 林達

【正見網2017年07月14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同修們好!

感謝偉大的師尊慈悲苦度,在此把在大法中溶煉,體悟法的偉大與殊勝,寫出來與同修分享。

1、走回大法修煉

1998年初因身體不適到醫院檢查,B超查出,卵巢上長了一個桌球大的囊腫,醫生說三個月後來複查,大了立刻做手術。我明白醫生說的嚴重性,要求醫生立即給我做手術,醫生堅持說三個月後再來。回到家中,媽媽說:你煉法輪功就能好了。我說怎麼可能?媽媽看我不信就說:「你看我煉功後,梅尼爾氏症、嚴重的神經衰弱、低血壓等多種疾病全都好了。」 我見證了媽媽煉功前生活不能自理,煉功後判若兩人,發生巨大的變化。

為了治好病我抱著試試看的想法,跟媽媽到公園去煉功,煉功後發現自己不恐高了,不苦夏了,苦夏時吃不下飯,得消瘦二十多斤,煉功後吃什麼都香。以前玩麻將上癮,煉功後玩麻將的癮一下就沒了,感覺心裡很平靜。半年後10月的一天,忽然想起身上的囊腫不知好沒好,到醫院去照 B超,醫生說沒了。當時我對煉功的認識就是祛病健身,從那兒以後就很少煉功了,隨口跟家人說退休再煉。

一晃六年多過去了,在這六年裡身體狀況越來越差。有天妹妹和姐姐來伺候母親,給母親放師父的講法錄音帶,其中一句話清晰的打到我的耳朵裡,說:「你把這顆心放下,四天就給你調整過來。」我把聽到的告訴她們,她們都說沒這句話,我說真的聽到了特別清楚。然後我從新聽,大概是這個意思確實有四天,妹妹說:那你聽到了,就是針對你說的,你還不煉。我隨口說煉。就這樣師父又把我領回到大法中來了。第二天雙眼就封上了,還在往下走,到第五天就徹底消失了,正好四天,還有前面提到的病都不治而愈,修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在我身上再一次得到了驗證。

2、講真相救眾生

2005年初退休走回修煉,正趕上師父發表的新經文《向世間轉輪》、《再轉輪》、還有大紀元鄭重聲明。看後很著急,那麼多中國人如果不退出惡黨組織就沒命了,我得趕緊去救他們,一連出去四天都沒張開口。挺懊喪的回家了,心裡別提多難受了,覺的自己真沒用。我是個性格內向、膽小、懦弱的人,從不敢跟陌生人說話,這回要跟人家講真相,可把我難住了,怎麼辦?我就多學法,看明慧文章,看真相資料,出門前先發正念,鼓足勇氣到家附近的公園去講真相,我一邊走一邊發正念,看到一個老先生坐在椅子上,我過去坐在他旁邊,他主動和我打招呼,我就和他聊起來了,告訴他真相,給他起個化名很順利的就退了。他說:你講的真好,知道的真多,你是大學生吧。我說不是,又聊了一兒,我就高興的回家了。我悟到,這是師父安排有緣人在鼓勵我走出這一步。

還有一次,在公園的椅子上坐著一個五十多歲的男子,手裡拄著一個四個爪的拐棍,我問他得的是什麼病,他說是腦梗。我給他講了真相,他說自己是某區的黨委書記,他同意用化名幫他退出邪黨。分手時,我看他手拄拐棍,兩腳在地上蹭著走。就告訴他常念法輪大法好,會得福報的。他雙手合十說:「謝謝!」囑咐我多注意安全,見到你們師父代我向他問好!我說:「好」。回家的路上,感動的我淚流滿面。兩週後再見到他時,拐棍已經扛在肩上走路了。他看到我很高興,講起他幾年前,幫助單位被抓的一名法輪功學員,代她保管一大包大法書籍,我真為他被大法救度得福報而高興。

從那以後,我越來越敢講,越會講,同學、同事幾十人退出邪黨組織,遇到什麼人也不打怵了。每天查找講真相中的不足,需要如何改進。重視多學法、背法、發正念、向內找。在講真相的過程中,修去了各種的人心、觀念和執著。這一切都是師父的點悟和呵護。也讓我體會到了,不帶著觀念講真相時,大法給的智慧源源不斷,句句說在點子上。

有段時間,三退的人數多了就高興,一連幾天沒有退的,心裡就不舒服,覺得真耽誤時間,還不如在家裡多學會兒法呢,挺懊喪的回家了。學法時,其中一段法驚醒了我,「你覺的治好了病,別人叫你一聲氣功師,你高興的沾沾自喜,美壞了。這不是執著心嗎?治不好病時垂頭喪氣,這不是名利心在起作用嗎?」(《轉法輪》)讓我認識到,是我的名利心在起作用,不能要它,以後再出去講真相,退多退少都不動心了。

3、時刻對照法,歸正自己

我被送到勞教所後,想起被抓的前兩天,師父借同修的嘴點悟我,要多背法、多發正念。那我就多發正念,多背法,從起床開始到晚上睡覺,法一遍接一遍的背法,《論語》、《洪吟二》、《境界》、《何為忍》,又從同修那學會了《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等三十多篇經文。心想,要有一本《轉法輪》該多好啊。沒多久,又得到了一本《轉法輪》,每天午休時,別人睡覺,同修抄在信紙上給我,我就背,有師父的加持,記憶力增強,速度之快不可想像。 法裝在心中,歸正很快。有時忘記發正念了,喜鵲就叫三下提醒我發正念。

剛被送到勞教所時,看到吸毒包夾沒有生活必需品,出於同情心,幫她買了一些生活用品,她挺貪婪的,給她買了她不用,還用我的。而且口氣越來越不尊重,我心裡很不舒服,向內找,沒有找到根本。她又開始瞪我了,還說難聽的話。一天她和另一個包夾讓我唱邪黨的歌曲,我不唱,她們說不唱就別坐著,,一把把我拽起來,把凳子踢飛了。我一急說:「你們告訴我:什麼無敵、什麼最寶貴。」 倆人都愣住了。說什麼是無敵?什麼最寶貴?我自己都不知道。想了一會兒,原來生命最寶貴,善是無敵的。

我對她們產生了怨恨心,真不想看到她們,連聽到她們說話的聲音心裡都難受,但表面上又不能讓她們看出來。我知道,這不是修煉人應有的狀態。沒過多久就把我調到另一個組,終於離開她們了。可是她專門到我眼前晃,還說難聽的話刺激我,心裡那個難受啊!我把這事跟同修說了,同修說:「你不真。」我一驚,我不是個說謊的人呀。同修又說:「你表裡不一」。我立刻想起書中的這段法:「你一恨他,你不就動了氣嗎?你就沒做到忍。我們講真、善、忍,你的善就更無從有了。所以你不能跟他一樣的,你真的不能生他的氣,別看他把你搞的上下很臭,抬不起頭來。你不但不能生他的氣,你心裡頭還得謝謝他,真得謝謝他。」(《轉法輪》)這段法不就是在說我那嗎?終於找到了心裡難受的根源,心立刻輕鬆。

在勞教所講真相,開始時有幾個人退,大部分人都很麻木,我就向內找去掉人心。她們每天晚上七點,看邪黨的新聞聯播被洗腦,我就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這些眾生背後阻礙他們得救的一切邪惡,讓他們認清邪黨假、惡、鬥的邪惡本性,別受電視中謊言的欺騙,加持他們的正念,為自己選擇美好未來吧,請師父加持。她們看完電視後,都議論紛紛說共產黨如何騙人等。這間屋有三十人,二十五人同意退出惡黨組織,五人沒入過,知道大法好。師父的加持讓我認識到發正念的重要性。

4. 在邪惡迫害面前,正念正行

被非法抓到勞教所十個月後,我被轉到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專管隊,非常邪,使用各種手段讓我放棄信仰。我告訴她們:「自從修煉以後,身心的巨大變化帶來家庭和睦。我無法報答師父,只有修好自己,才能回報師父。我修煉時間短,不知道多少法,那我就先從做人開始吧!什麼是人呢?做人就得知恩圖報,所以我不能做對不起師父的事。」她們無話可說都走了。

這招不成,又拿來被她們搜走的經文做要挾,如不放棄信仰就延教,找來另一名警察做延教筆錄,我告訴她們善惡有報的因果關係,這樣做對你和你們的家人沒有一點好處。我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操控她們對大法犯罪的一切邪惡,請師父加持,這時最邪的大隊長坐不住起身出去了,進出幾個來回,最後不了了之;她們又用剝奪睡眠的手段,讓我放棄信仰,我對她們產生了怨恨。想到她們充當首惡,迫害大法弟子這麼多年,早已成為地下的鬼,只是陽壽沒到而已,可憐又可悲,讓她們少造業,少償還吧。該我承受的我承受,不該我承受,一概不要。一切都交給師父。「身臥牢籠別傷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 (《洪吟(二)》-別哀)對照法,放下怨恨心,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不讓我睡覺的邪惡,把困轉到惡警身上去。第二天惡警大隊長渾身乏力,披頭散髮的上班來了,真起了這個作用。大法顯神奇,我身體沒有任何不適反應,精精神神的度過了十四天。

又換招術罰我站,一天站十九個小時,按惡警的要求站那兒,是一絲不許動的。包夾明白真相不管我。但我不會給她找麻煩,見機行事。我被關的這個房間沒有探頭,是專門轉化大法弟子用的,她們幹的一切壞事不會留下任何證據。每天都有兩個以上的邪悟者或警察來邪說。她們的所作所為越來越讓我認清邪黨假惡鬥的本質。越感受到師父的偉大慈悲,使我更加堅定。在這間屋裡也有一件可喜的事,有一天發現尼龍窗紗上盛開了兩排優曇婆羅花,先是白色的,後來又相繼開了很多白色的、綠色的、還有煙色的,有一朵白色的開在窗戶的軌道上。

有一次,2號惡警把我從嚴管組叫出來,推到別的組裡,讓我參加勞動。對她們說:「你們組的定額有她一分,干不完就扣分。」說完她就走了。有幾個邪悟的勸我幹活,不然會完不成任務。我坐那背法、發正念。到了晚上2號惡警又來了,一看我沒幹活就對她們說:「每人扣5分。說完又走了。」 5分會使她們晚回家兩天。這些人聽說扣5分,可都急了,都沖我嚷嚷。我說:「我也不是今天不幹活,我不在這,你們也干不完,她搞的是《九評》中說的煽動、離間。你們有什麼資格沖我嚷嚷,你們因為什麼給抓這來的,不就是修真、善、忍嗎?你們的親人還在家等著呢?她憑什麼扣你們5分?她不講理,我去找所長,總有講理的地方。」她們都不說話了。2號惡警在監控裡聽著,一會兒把班長叫出去了,班長回來說不扣分了。邪惡解體了。當時我的心態是平和的。說話的語氣是有威嚴的。

5. 上RTC平台講真相

來到海外近一年了,我們居住的地方中國人很少,只遇到幾個有緣的中國人,很著急。就詢問用手機向國內撥打電話的同修,有的同修建議我別用這種方法。師父看到了我想救人的這顆心。過了幾天,項目協調同修問我,你想不想參加發正念組,我說可以呀。那你來學法時帶上計算機,就這樣同修幫我裝上RTC平台,她告訴我如何去發正念平台。當我看到講真相平台時,太高興了,我正想打電話救人呢。前段時間學計算機,看初級計算機入門,背鍵盤、學漢語拼音,練打字。現在上平台打電話都能用上了,謝謝師父的安排!

本想上平台講真相對我來說很容易,其實不然。第一天上平台,想聽聽同修是如何撥打的,平台負責人把我叫到一個房間裡,我說明來意,和同修交談了一會兒,同修做了個示範,歡迎我和大家共同撥打。我了解了平台打電話和面對面講真相方式完全不同,我決定先聽聽同修是怎麼講真相的,自己先練一練,再和大家共同撥打。

第一次坐在計算機前撥通電話時,看不到對方的面孔,不能隨機應變。緊張、心慌、說話結結巴巴、語無倫次,對方聽一點就掛斷了,怎麼會這樣呢,這不是舊勢力不讓我救人嗎?我就針對它發正念,繼續撥打,很快就突破過去了,可是勸退率不高。幾次上平台想開口和大家共同撥打,都怕講不好,沒有勇氣開口。向內找,怕講不好,自卑的心,怕自尊心受到傷害,虛榮心、都是名利心在起作用,沒有站在救度眾生的基點上,太執著自我了,發正念清除它。

擺正基點,上平台開口打電話,撥打第一通電話,就給我來個下馬威,同修們都鼓勵我,我說不會被他嚇倒的。現在除了特殊情況,每天都堅持上平台打電話,已經三年多了,兩千多人退出邪黨組織,明白真相的眾生都感謝師父的救度。在打電話的過程中,各種人心都會翻出來,爭鬥心、怨恨心、求數量的心、自卑的心、歡喜心、虛榮心、顯示心、黨文化的思維。我的體會是只有多學法,學好法,去掉各種人心,才能修出慈悲心來。講清真相,才能使眾生真正得救,使救人的事情更加神聖。

6. 轉變觀念發生的變化

2013年西雅圖地區要開大法心得交流會,同修讓我寫一篇交流稿,我說不會寫,每周大組學法時,遇到這位同修總是讓我寫篇稿子,一個月過去了,同修又朝我要稿子,我認真的跟她說,我真的不會寫,只會說不會寫。同修說:「師父度你,你就沒的寫?這句話觸動了我。」是呀,我怎麼就沒的寫呢?當我悟到師父帶領大法弟子開創五千年文化,早有積奠了,這世沒有文化是假相,我一定要把大法的偉大,師父的慈悲寫出來,給世人看。我要破除障礙寫文章的觀念,把它找出來。我就針對形成的觀念發正念,請師父加持。真的寫出來了,寫的過程中,多處我不知如何表達的詞語,師父就打到我的腦子裡,激動的我淚流滿面。

2008年看書時眼睛有些不舒服,聽別人說,花不花四十八,對呀,我剛好四十八,無形中承認了它,眼睛越來越花,就戴上花鏡了。看到那些老年同修,不戴花鏡捧著小本《轉法輪》看,真羨慕她們。而我還得戴著花鏡看大本《轉法輪》。到2015年時,眼睛開始難受,流淚、目糊,看每個字都是重影,摘下眼鏡也看不清,看一講法得休息幾次,有些發愁了。我想,眼睛看法應該越來越好,怎麼越來越不好呢,這個狀態不對呀。轉念一想,這是師父在給我消業那,不能戴眼鏡了,就把眼鏡摘下來了,再看法時,只能把眼睛瞇起一條縫兒,眼睛很累、很難受,兩個多小時才能看一講法。有時我也會跟眼睛溝通,不管你生生世世看了什麼不該看的,今天師父在正法,我在助師正法,你不要起任何干擾作用,跟著我一起同化法,助師正法吧!不管多難受,就相信是師父給消業。大約三個月的時間,眼睛基本恢復正常,去年法會期間還請了小本《轉法輪》。

在大法中修煉,神奇的事太多了。過程中還存在許多不足,有時也會懈怠,只有精進,修好自己,才能讓師父少一些操勞,多一些安慰。十二年的修煉歷程,讓我深深的感受到大法的威德,師父的慈悲引來我從人中走向神。

以上交流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