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路上 我們要聽師父的話

RTC青年平台

【正見網2017年07月14日】

大家好!RTC平台青年弟子交流房間成立以來,群裡的同修越來越多,現已有一百多位來自世界各地的青年同修參與其中。在這個環境中大家比學比修,互相鼓勵,敞開心扉的在群裡分享了許多自己的修煉體會或講真相打電話的心得。下面截取幾段群裡的交流和大家一起分享,共同提高。

日本同修

久違了﹗昨天上平台和大家一起打電話。說「久違」是因為已經有半年左右沒打電話了,剛開始的時候就想:「這麼久沒打電話都忘記怎麼打了,今天就先聽聽別人怎麼打的,自己下次再打吧。但是在108房間聽了一會以後感覺身體越來越熱,打電話的想法越來越強烈,但還是有些顧慮。後來就想:要不打打試試,哪怕對方沒退,最起碼讓對方知道海外也有法輪功學員也好啊。於是開始撥打,第一通電話秒掛;第二通無人接聽;等到第三通電話的時候對方接通了,我先從訴江開始講起,然後講到自焚偽案,大法洪傳世界,最後講到三退。對方很認真的聽完了,對我講的真相也都很認同,說什麼也沒入過,但是相信我講的。講完後還和我多聊了一會,他告訴我,他們當地也有很多法輪功學員,我囑咐他要找當地法輪功學員給他家人做三退。

其實在打這通電話的時候,我是很緊張的。因為很久沒打了,所以開始的時候我一直都在擔心他有掛掉沒,但他沒掛,中途聽我沒說話還問怎麼不繼續說了。我體會到在修煉中有時候就是需要向前邁出一步即可,不執著結果,只是看自己在這件事情上怎麼動心的,也許這就是「神看人心」吧﹗一點個人體會,與同修分享。

泰國同修

今天剛好遇到了一位美國同修來我們這兒探親,一起在中國餐館吃飯的過程中,我聽她給身邊的中國人講真相,真的是娓娓道來。一開始我有點兒不耐煩,想著儘快三退吧,我還著急回家呢。可是轉念一想,又是那個急躁心在作怪,我忍住了。幫著在旁邊發正念,同修就從她媽媽修煉後的改變,天安門自焚真相,到自己對活摘器官的認識的轉變,然後深入講解活摘器官的罪行。四個中國人一直靜靜的聽著,還引來店裡的中國店員也一起聽,我估計其它店裡吃飯的都在聽。我聽的眼淚都要掉下來了,那個善的力量真的太大了。

因為我們地區的景點受干擾,沒有給中國人集中講真相的環境。我出門也總帶著資料,但是看到感覺像是中國人的總是很難開口。那個怕心、愛面子的心,總在阻礙著我。很苦惱,就連今天出門自己去坐地鐵的路上,看到好幾個中國人,我都沒有停下來,當時就覺得自己太沒用了,心情特別的不好。師父慈悲,讓我碰到了今天這位美國同修,而且和她交流了很多。聽她在美國給西人、華人弘法的事情,讓我備受鼓舞!而後,今天回家的路上我遇到了看起來像中國人的都主動開口詢問,有的著急的我就給他們翻牆卡片,還退了一位。謝謝師父!

今天還有一個認識,師尊在《大法洪傳二十五周年紐約法會講法》中有弟子提問:

「弟子:台灣去年五月新政府上台後,來台灣景點旅遊的大陸遊客明顯減少,是否是台灣大法弟子修煉狀態的反映?韓國、日本及東南亞其它國家至台灣的遊客則明顯增加,是否台灣景點講真相的對像應擴大?

師父:這沒有什麼特殊的。大陸最近的經濟就不象前些年,遊客少了也很正常。至於說講真相的事情,不管是誰了,你們都要去講,重點是放在中國大陸的遊客上,作為台灣來講,其他的民眾也都可以講,特別是在南亞地區國家的民眾,對法輪功的迫害也都深受其害的,都可以講。」

我理解,對其它國家的人也要和他們講真相。很多人明白的一面都想得法,而且中共惡行要讓全世界知道。希望自己不要錯過有緣的人。謝謝大家。

台灣同修

前幾天參加了一個當地的電話交流會,在參加的前一天覺的特別緊張,有些擔憂,睡不好。交流會上發現自己狀態不對,坐不太住,學法也學的不入心,內心對自己的狀態感到失望。後來聽一個台灣同修講到搭飛機的體會,意識到自己跟她有點像,是被腦海裡演化的執著心,尤其是害怕心理弄糊塗了,主意識精神不起來。因為到了一個不太熟悉的環境,曝光了那個做事情時隱藏的害怕的心,尤其是怕死亡的心。也發現自己對待交流會人情太重,少了一種對修煉交流的殊勝感;同時自己有高高在上的心,覺的自己打的有經驗了,打的還行,把自己放到了整體外,沒有謙卑的想都是師父給的救人力量,和整體同修的幫助。意識到了每一次跌跤,背後都有值得找找的原因,每一次剜心透骨後,都會再更成熟一點,也是好事。感謝師父。

日本同修

前幾天看到同修在青年群裡的分享,說她自己在街上遇到中國人意識到要上去講真相,我很受鼓舞。剛剛又有人來家裡借東西,我藉機把對方留住並講了真相。對方的態度從事不關己到被我講的大法弟子修心做好人的故事感動了,認識到共產黨的邪惡,最後做了三退還答應有時間會默念九字真言。

感謝師尊的慈悲!同時感謝在平台上打電話的那三個月日子,雖然現在做別的項目多一些,但是那段時間讓我突破了口講真相。另外,最近自己還有一些心得和大家分享。最近認識到,自己這些年都沒有很好的符合常人社會修煉。從當學生到工作,總是認為我的生活中只有三件事,除此之外啥都沒有了。並且認為常人的東西不重要,我只要做好三件事,常人的事情都會很順利。

但是事實並不是這樣,我沒有考進好的大學,常人工作也在一段時間後遇到了瓶頸。我開始消極,認為自己什麼都做不好,加上家人表現出對我的失望,我曾一度消極地覺得生活好難,那時還安慰自己有業力,消業不會舒服的,但其實是自己沒有做好導致這些麻煩。

最近同修和我交流說,做什麼都要先考慮別人,對工作要認真負責。還有同修講,以前講真相中認識的你,挺幹練的,工作不應該是做不好的,你拿出做大法事情的樣子去工作,不會做不好工作的。今天給常人講真相時,我講了大法弟子如何兢兢業業的工作,如何善待自己的家人,對方很感動,就是從這裡開始心平氣和的聽我講更多真相的。

最近對待工作態度已經有所改變了,工作量並沒有增加,但是責任心增加了,隨之變化的是內心的充實,也不會懷疑自己能力不足了。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修煉,到哪裡都做個好人,處處為別人著想,希望自己更好的走好以後的路。去掉了心裡壓力,投入工作中,工作也變得沒那麼難了。這一條路我走了好多年,才認識到。寫出來與同修分享,不認真學習不符合真,不會有好成績;不全心全意工作,也不會幹好工作,而且還會影響到修煉,無法踏實的做好三件事。以上一點交流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日本同修

大家好!我是小時候跟著家裡得法的,迫害開始後,家裡情況發生了變化,我也慢慢混同於常人,十八歲生日的前幾天,機緣巧合,學了法輪大法書籍《導航》才走回法中。但一直不是很精進,好一段時間,鬆懈一段時間。每次家人同修問我:「你到底修不修了?」 我就說:「法是好的,我想修,但現在不修,以後再修。」 其實當時心裡想的是:你對我的情那麼重,我要等你把我放下了,我才修煉。所以家人同修有時也會說我可能是下一批,那個時候我心裡是非常反感的。心裡覺得:「你自己不悟,放不下我,還亂給我定我是哪一批。」

就這樣有時精進,有時鬆懈的,走到了2013年。一天我突然意識到,我的藉口不也是一種情嗎?看上去在法上,其實不在,我沒有在法中歸正,而是用了人的辦法。我認識到,修煉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不管家人能不能放下,我要放下,我要好好修煉。走回法中,修煉比以前精進很多,但還是有很多人心阻礙著我,偶爾會偷懶。前幾天聽到明慧網上關於修煉如初的文章,我很有感觸。我想,如果今天我是剛剛得法的新學員,我會偷懶嗎?是因為覺得自己修煉很多年了,所以偶爾偷懶沒關係的觀念在障礙著我吧!我想要把每天都當作得法的第一天,去做好三件事,不能再懈怠了。個人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俄羅斯同修

今天在公園集體煉功前遇見了兩位男士,開始和他們倆人搭話,稍微寒暄了一番後,我說:「經常在公園裡看到很多人煉中國氣功。」緊接著說:「就是中國不讓煉的法輪功。」他們很認真聽我講了天安門自焚真相,我給他們分析了種種破綻後,一位略年輕的說,聽說過,在網上youtube看到過法輪功真相片,他頻頻點頭表示同意。緊接著我接上了活摘器官的真相,那位稍有認識的,聽得專注,但旁邊一位聽到這個扭頭就要走。沒辦法我只好先為明白的做了三退,另一位沒來得及,自己後來分析為什麼會這樣。

師父在《大法洪傳二十五周年紐約法會講法》提到:「所以還是從最基本的,尤其在大陸,中共怎麼造謠的,這些東西給他破除了,把真實情況講出來,然後再去講中共邪黨迫害多邪惡,他才會同情你。你光講邪黨怎麼迫害,他被謊言誤導的思想會想你們也不好啊,所以講真相你一定要把那些謊言破除了,才行。」

今天在講的時候過渡到講活摘器官真相的時候著急了,想倒豆子一樣一股腦倒給對方,沒有考慮對方當時的接受能力和狀態,循序漸進,所以錯失了一個人,我覺得很遺憾。另外講的過程中,我感到了他的害怕,特別聽到活摘器官的時候有些不願意聽,這時多講一些大法美好和邪惡如何造謠可能會更適合一些。但是想走「捷徑」,省事的把對方「鎮住」後,趕緊三退。意識到了自己修煉上的不足,耐心和慈悲不夠。一點體會和大家分享。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日本同修

昨天在青年弟子房間打電話、交流,感覺自己做的不好,和大家差好多。看到最近剛剛上平台的同修,打真相電話時抓緊一分一秒救人。還有平台上的老年同修,有時候打電話打一天,在第一直播室值班後又回到老年同修房間接著打,去聽過幾回,那打電話的語氣真心真意為眾生著想,我聽著感動。我為同修高興,可看看自己,我是慚愧的。

作為青年大法弟子,為什麼就是不能那樣始終如一的精進呢?希望我們聽從師尊的囑咐多學法,學好法,實修自己,做好三件事。在平台上真正做到比學比修,在打電話過程中實修自己!謝謝大家,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