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招遠市血腥迫害看中共的累累罪惡

石銘

【正見網2017年07月22日】

「七二零」之前的二零一七年七月十六日,明慧網報導了山東招遠市十八年來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綜述,據不完全統計,從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輪功被迫害至今,招遠法輪功學員在當地派出所、洗腦班和外地勞教所被直接虐殺6人;因被迫害在家中含冤離世的104人;被非法判刑的45人次;被非法勞教的134人次;被開除公職29人;被開除大學學職5人。另有被綁架到洗腦班、拘留所、派出所折磨迫害的;被扣發工資勒索錢財的;被非法入室抄家的、搶劫錢財物品、生產資料的;株連恐嚇家人不讓上班、不讓上學的、被電話監控騷擾、敲門騷擾和騷擾家人等,幾乎每個法輪功學員都遇到過。招遠市對法輪功學員的血腥迫害是中國大陸遭受中共血腥迫害的縮影,通過招遠市對法輪功學員的血腥迫害,使我們看到了這場迫害的邪惡程度,更加認清了中共的累累罪惡和邪惡本質與流氓本性。

在此僅舉幾個案例:案例1:趙金華,女 ,時年四十二歲,招遠市張星鎮抬頭趙家村。九九年九月二十七日下午,趙金華正在自家花生地裡幹活,張星鎮派出所多名警察到花生地裡把她綁架到了張星派出所,所長王其德指揮手下對趙金華拳打腳踢、膠木棒打、過電等多種酷刑一下午,晚上不讓睡覺,一直折磨了四天。十月一日晚上八點,因趙金華打坐煉功,副所長孫世勛帶領惡警侯新周、打手付文會闖入室內用膠木棒把趙金華從頭到腳全身猛抽,付文會發了瘋似的抓住趙金華的頭髮拳打腳踢,同時用膠木棒使勁的抽。惡徒們打累了,又把趙金華拖到了值班室用電刑。惡警張海指揮幾個惡徒把電話機的電線纏在趙金華的手指頭上、耳朵上使勁的搖電話機,邊過電邊問趙金華煉不煉了?趙金華只要能說話,始終說「煉」!惡徒們瘋狂的搖電話機,趙金華連續三次被電昏了過去。趙金華被酷刑折磨的臉色蠟黃,雙眼緊閉,不能站立,身體麻木、小便帶血,不能吃飯,腰部以下被打的全是黑紫色,人已奄奄一息了。到十月七日下午四點,趙金華已經不行了,派出所才把她送到張星衛生院,到衛生院後死在了做心電圖的床上。撇下了一個十多歲的兒子。趙金華是全國第一個被打死的法輪功學員。

招遠市玲瓏鎮姜家村姜麗英,女,時年四十五歲。二零零一年正月十九日上午,玲瓏分局的副局長欒德青帶領惡人李桂波、劉少慶強行闖入姜麗英家中,把姜麗英綁架到了610專案組。欒德青對她施以酷刑,為了不在她身上留下外傷,在她胸前和背後貼上鐵板,用重錘使勁敲,用電過,致姜麗英嚴重內傷,三天後生命垂危,就是這樣,惡徒欒德青仍不放人,也不叫家人探望。姜麗英的丈夫去送飯要求見妻子一面,被欒德青拒絕。直到二十四日下午五點,人不行了才通知家人,家人去時她已不省人事,全身紫黑色,左臉青紫,腿上腳上全是血水。送醫院搶救已無生命特徵。僅六天的時間,一個鮮活的生命被欒德青等惡人給虐殺了,身後留下了兩個女兒,小女兒才十三歲。

招遠市大秦家鎮大秦家村陳玉蘭和傅希彬育有一男三女,五個家庭三代人,共十六名家庭成員。九六年十六人陸續走入大法修煉。五家人各自在村裡遵紀守法,帶頭交提留,義務修道補路,各自家庭和睦,鄰裡融洽,村幹部在大喇叭裡號召全村人向煉法輪功的人學習。

在這場血腥的迫害中,陳玉蘭一家。兩人被迫害致死,兩人被非法勞教,三人被非法誣判重刑。傅希彬修煉前是胃癌晚期,醫院已經不給治了。九六年修大法後癌症消失,身體健康,在社會上引起了很大的轟動,很多人因此走入修煉。他四年中被抓九次,被綁架到鎮政府、看守所、招遠洗腦班、王村洗腦班,每次都被當成重點殘酷迫害:他被烈日暴曬、蒙頭毒打、坐老虎凳、遭電刑電昏,逼他轉化放棄修煉。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六日,七十多歲的傅希彬被邪黨迫害含冤離世。去世前他的兒女們正被中共邪黨迫害得流離失所、判刑。去世後,610和公安還在他家蹲坑,妄圖抓捕回家奔喪的兒女,最終兒女們沒能見老父的最後一面。

兒子傅新立被酷刑迫害致死,傅新立的妻子劉琪英也被多次綁架,非法關押。二女兒傅彩霞遭慘無人道的迫害,被枉判重刑十年。傅彩霞的丈夫溫玉林也被多次非法抓捕。因不放棄信仰,被非法勞教三年,家中只剩下兩個未成年的孩子。小女兒傅英霞一家慘遭迫害。傅英霞被枉判八年,她丈夫王彥慶枉判七年,家中只剩下一個年幼的孩子。大女兒傅金霞也因不放棄大法被多次抓捕,非法勞教兩年零一個月。

陳玉蘭老人先後被非法綁架了六次,從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開始,陳玉蘭一家沒過上一天安穩的日子。老伴和兒子的悲慘離世,三個女兒和兩個女婿不是被抓就是流離失所或被勞教判刑,三個家庭五個孩子沒人照顧,陳玉蘭守著五個孩子艱難度日,家中的五畝地也無力耕種,生活悽苦。原來和睦幸福的一大家人被中共江氏集團折騰得家破人亡,支離破碎,老太太守著五個孩子,還牽掛著在外受中共迫害的親人們,整天以淚洗面,在痛苦中煎熬。

山東是江派的窩點,也是中共江派周永康勢力控制的大本營,十八年來,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迫害特別慘烈,直到如今山東省對法輪功的迫害嚴重程度仍位居前列。從1997到2017年山東省歷任省委書記吳官正、張高麗、李建國、姜異康,從此四人的來歷,不難看出山東省對法輪功的迫害嚴重程度的真正原因了。

二零一六年中共法院非法判刑法輪功學員1162名,其中山東省132人,位居第二。1-4月大陸法輪功學員至少有2027人次遭騷擾,山東省400人次位居第二。明慧網五月份報導79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山東省7名位居第三。五月份中共法庭非法庭審36人,山東5人位居第三。從每天明慧網報導的消息我們看到,山東省是非法綁架法輪功學員最多的省份之一。

在近二十一萬法輪功學員及家人控告江澤民,二百多萬國際社會正義人士聯署舉報江澤民,要求將迫害元兇江澤民繩之以法,近兩億八千萬明白真相退出中共邪惡組織的今天,山東省迫害法輪功的形勢仍然表現的這麼嚴重,江派餘孽借迫害攪局可謂是重要原因之一。

據大紀元《十九大前江派地方勢力大潰散——山東篇》一文:「吳官正與張高麗均因緊緊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被先後塞進中共政治局擔任常委。二人也都曾因殘酷迫害法輪功而被「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發出追查通告。2003年10月27日,吳官正在賽普勒斯被以「非法致死、酷刑、反人類罪」起訴。中共十八大後,在習近平當局展開的反腐打虎中,山東省共有王敏、顏世元、楊魯豫等三個副省級以上大老虎落馬。」

「2017年4月1日,大陸官媒報導,劉家義任山東省委常委、書記,姜異康不再擔任山東省委書記職務。山東省作為中國的第三經濟大省,在中國的政治和經濟方面都占據著相對重要的地位。習近平上任近5年來,山東省的江派勢力不斷被清洗,如今江派省委書記姜異康的離職,標誌著江派勢力對山東省的控制走向終結。」

「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迫害法輪功上逆天理,下違民意,報應是遲早的事,只有善待大法和法輪功學員,在迫害面前選擇正義和良知,才能得到真正的福報。中共的解體滅亡是必然的,作惡者必將得到惡報,在這場迫害中的一切迫害者(如不悔過自新)都將得到應有的下場。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