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警察查身份證時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8月12日】

這幾年,我有兩次去北京辦事時,因住宿登記身份證,被警察查訊。當時登記不到半小時,警察就來了:「根據你的身份證信息,你煉過法輪功,你來北京干什麼?」等我解釋完之後,警察讓我打開所有物品搜查,見沒有法輪功資料時,讓我寫三書。這對一個大法弟子來說,是最致命的,不寫就帶走。一個人在外,最怕的就是被邪惡帶走,是死是活家人都不知道,那種精神壓力是可想而知的。由於受這種驚嚇,心裡產生怕的物質,總也去不掉,每次出門時,總怕警察查身份證。

前些天,一個親戚單位出去旅遊,非要我去,親戚很認同大法,也知道我的情況,說:「你不用帶身份證了,我們登記時就說包房間,不會查你身份證的。」我想了想,便去了。

可是,住賓館時,情況變了:老闆非要每個人出示身份證,說:「最近上面要求可嚴厲了,沒身份證到哪也住不了宿。」我說:「我沒有帶身份證呀。」老闆說:「那你報上姓名。」我一看躲不過了,只好報了姓名:但我有意把名字最後的一個字,改成同音字。說身份證號時,我有意說錯一位號碼。我覺得這樣警察就是查宿,也查不出來,當時還覺得很智慧。可是老闆又說:「還得照一張相,得一起傳到公安局去。」說著,舉起手機「啪」的給我照了一張像。

回到房間後,我很緊張,心想:「如果不照相還好,一照相全露餡了:照片、身份證和名字都碰不上,怎麼看都是假的,那還不來查你?」於是我趕緊發正念。如果一查房,影響大,很多人會對大法有看法,這不毀人嗎?同時我也清除自己的怕心。

發了幾次正念後,輕鬆多了,怕心也少了。可是,我突然想起一個問題:「我為什麼報名字時,有意說假呢?為什麼報身份證號時,有意說錯一位號呢?這是個漏洞啊?另外空間邪惡看的一清二楚,我修煉這麼多年,還說假話,舊勢力能放過嗎?能無不操縱警察來查房嗎?」想到這,我趕緊歸正自己:徹底去掉這個虛假,一定要做到真,絕不膽膽突突,躲躲藏藏的,以後出門,堂堂正正的拿身份證登記,當心性在這一點上達到大法標準時,大法的原則和威力就在制約著一切,一個達到大法標準的生命,誰敢迫害你呢?於是,我接著發正念,但這時發正念內容變了:「徹底清除自己思想體系中一切不真的因素,讓生命歸真!歸真!無條件的同化大法,絕不允許舊勢力操縱警察來干擾。」沒有怕,沒有漏,就是最安全的。發完正念後,我心裡很坦實,似乎有一種肯定的意念:「警察絕不會來。」那一夜,我睡的很實。

一點體會,寫出來意在交流,並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