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煉路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8月19日】

我是一名女大法弟子,今年58歲,修煉至今已滿二十年。感恩偉大的師尊慈悲苦度,把我這個業力滿身的常人,錘鍊成了一名堅定的大法弟子。下面,我將自己個人修煉與正法修煉的故事寫出來,和同修交流。

一、 個人修煉

1997年12月,我正式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嚴格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修心性,做一個好人。很快,奇蹟出現了——身體上的所有病痛全部不藥而愈、不翼而飛,平生第一次品嘗到了「沒有病」的幸福滋味。大法不但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而且還提升了我的心性與道德水平。得法之後,我不但改掉了自己的壞脾氣和動輒罵人的毛病,改掉了沉溺於打麻將的惡習,還做了很多的善事,比如——義務為大家打掃整棟樓房;義務幫助別人挖溝;收留一位瞎子乞丐,幫他買新衣服,帶他去澡堂洗澡,幫他剪頭髮;給討飯的老婆婆做了碗肉蛋麵條,吃完後還給了她一些錢……。凡受過我恩惠的人,都感受到了我學大法之後的巨大變化,都交口稱讚說:法輪大法真好!

二、 正法修煉

1999年7月20,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大法的殘酷迫害。11月,我與同修約好,一起上北京去證實法輪大法是正法,還師父一個清白,還大法弟子一個公道。當時我所在的單位,廠長、副廠長、科長、主任等一共六人,為阻止我去北京,守在我家大門前,並嚇唬我。我心中發出強大的正念——我是大法弟子,有師父保護,一定要上北京證實法!他們把前門堵住,我就從後門出去,和同修一起坐火車前往北京。剛到北京廣場,警察把我和同修抓起來送到收容所,一路上我給警察講真相。後來又把我們送到我省辦事處,我市正保科與派出所來辦事處將我接回我市,關在看守所。就這樣,我前前後後經歷了多次迫害與反迫害的正邪之戰。

2000年正月,我打電話給某市同修,結果電話被監控,警察又把我抓進看守所。他們要求我寫保證,不煉功了,還要我罵師父。我單位的廠長、副廠長、科長、主任來接我回去,警察暗中要求廠長勸我寫保證書、罵師父,寫完罵完就可以放我回去。副廠長根據警察的要求來勸我,我義憤填膺的說: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師父傳的大法,使我道德昇華,身體健康。師父對我恩重如山,我豈能恩將仇報,我絕對不會罵我師父!副廠長豎起大拇指,佩服我對大法的堅定。警察們沒轍了,就強制不准我煉功,我偏要煉功,他們逼我跪了2個小時,我就絕食一個星期。所長提審我說:「你還是不屈服是吧,看來我要好好治治你,給你點顏色看看!」我說:「我是大法弟子,我不怕!」他氣急敗壞,摔門而去。有一次,警察要求我簽字,我不簽字,他們就打我,抓我頭髮撞牆,扇我耳光,問我:「簽不簽字?」我堅定的說:「不簽,堅決不簽!」一個警察趁我不注意,朝我心窩猛蹬一腳,把我踢飛起來, 「叭」的一聲重重的摔在地上,周圍的人都驚呆了。我從地上爬起來,絲毫感覺不到疼痛,我知道這是師父法身在保護我。3個月之後,他們就把我放出去了。

2000年冬天,我和十幾個大法弟子被抓進看守所。正保科科長指使他的手下,逼我說出其他大法弟子的下落,我拒絕出賣同修。他上來就扇我耳光,抓我頭髮撞牆,用皮鞋踢我脛骨……惡狠狠的對我說:「老子要打到你說為止,從來沒人在老子手上挺過去的!」我心中發出堅定的正念——我不說,我要保護大法弟子!就這樣,從下午2點一直打到晚上7點。7點左右,這個打手接到了公安局局長的電話,要他去抓人。他就停止打我,把我送去看守所,關了2個月。後來我又被送到武漢獅子山勞教所,關了5個月。在獅子山勞教所,我跟警察講真相。講完後,我說:「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去。」她說:「你在這裡歸我管,你出去怎麼煉都行,快點幹活去!」我說:「我是被冤枉的,這活兒我不干!」她說:「你這個文盲,真不講理,我不跟你說了。」他不理我、不管我了。後來,我又被送到沙洋勞教所,關了5個月。他們白天罰我和其他同修一起站軍姿,中午頂著烈日暴曬,晚上還要我背邪黨的東西。班長帶我們讀書,我故意不配合,心裡說:「我只聽師父的,不聽你的。」她讓我讀這句,我就讀那句;讓我讀那句,我就讀這句。幾次三番,把班長搞煩了,她說:「算了,一個文盲。」於是不再理我了。有一次,教官見我不幹活兒,質問我說:「你是來勞教的,怎麼不幹活兒?」我說:「我不是勞改犯,我是修煉人,我是受迫害的!」教官也煩了,說:「不跟你這個文盲嘮叨,說也說不清。」說完,轉身氣呼呼的走了。

2003年,我與A同修去G鎮發真相資料,被不明白真相的老婆婆構陷。接到構陷電話的警察,開來兩輛車抓我們。為了保護真相資料,我往山坡上跑,5個農民(被警察出錢收買的)在後面追。情急之下,我一頭鑽進荊棘中去,將資料推入荊棘深處。5個人將我從荊棘中拉出來,再從山坡抬到平地,把我塞進車裡。我拚命掙扎,他們就對我拳打腳踢,邊打邊往車裡塞。周圍全是村裡跑來圍觀的百姓,我拉開車窗,伸出頭對百姓們大聲喊:「各位鄉親父老,我發真相資料,是為了救你們的,你們一定要看啊,一定要看懂啊!你們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警察見我喊,就扇我一巴掌,我的頭本能的往後一縮,他連忙把車窗關了;過了一會兒,我又把車窗拉開,伸出頭去又大喊一遍剛才的話,警察又過來扇我,關上車窗。就這樣,反覆了四五次。我聽到一位老人說了一句對大法不敬的話,他兒媳婦對他說:「公公,別人是救你的,你還這麼說,等你老了不能動了,我就不管你了。」老人聽他兒媳婦這麼說,就不敢吱聲了。我聽了心裡很欣慰,這個生命真是很有正念吶,我為她的得救感到高興。當地派出所所長開車來了,把我和A同修送到鎮派出所。副科長提審我,他問我:「你是某某某嗎?」我說:「是!」他就扇了我兩巴掌。這時,我看見5個警察正在毒打A同修,我一陣難受,心裡說:請求師父,請求天上的佛道神,趕快救救同修吧!隨著我這一念的發出,警察忽然就停止打人了。接著,我就跟他講真相,講善惡有報的天理和迫害大法弟子遭惡報的例子,勸他不要迫害大法弟子。聽我這麼一講,他害怕了,就把我帶到拘留所拘留了15日,就放出來了。

2004年,我在H省發真相資料,被人發現構陷了。我就往山上跑,跑到一個隱蔽的地方,趕快坐下來發正念,請師父保護我,讓他們看不見我,也找不到我。果然,一直到天黑,他們都沒發現我。我就把資料包用樹葉蓋好,準備以後回來取。做好這一切,我就開始返回家鄉,走著走著看見三條岔道,我選擇其中一條最好走的路,結果走了幾步,連跌三跤,我忽然悟到:這是師父在點化我這條路不能走,前面有危險。於是,我換了一條路,走的很順利,最後平安回家了。過了幾天,我再來取資料,發現資料居然還在,我就把資料全部發完了。

三、總結

回顧我這二十年風風雨雨的修煉過程,有成功的經驗,也有失敗的教訓。有做得好的,也有做得不好的,甚至還有做錯的。感恩偉大的師尊,在您一路的慈悲呵護,弟子才能堅持下來。現在,正法已經接近尾聲,弟子一定要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眾生,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不辜負眾生的期盼,完成好自己的史前誓約,「圓滿隨師還」(《洪吟•緣歸聖果》)!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