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勞教所的一次同修緣

秦明

【正見網2017年09月08日】

2009年在勞教所認識一位同修,30多歲,個高,敦厚靦腆不愛講話,哪些包夾常使喚他,車間幹活,外面掃地,洗衣服疊鋪蓋被子之類的就喊他,他也不拒絕,一個是怕,一個是想感化他們。

一次在壩子裡開會,有個邪警指導員叫大家匯報思想,他繞同修們走了一圈,邊走邊說思想匯報不深刻不能過關,同時嘴裡罵著師父,當走到那位同修面前時,忽然看見他緊張起來,嘴裡不由自主的冒了一句對師父不敬的話。

當時我很驚訝也很難過,開完會回到宿舍我就質問他:「你怎麼能那樣啊,那是師父啊!再怕,你也不能對師父不敬啊!」

他一臉茫然,很痛苦也很羞愧,隨後激動的說:「謝謝你指出我的怕心,我在勞教所幾年來,你是第一個指出我缺點的人,我對不起師父!我會改正的!」

從此我們有了更深的交往,他告訴我他內心是尊敬師父的,對大法非常堅信,就是膽子小,怕心重,所以在高壓下有時會糊塗失去真我。他說他家住農村,妻子也修大法,他本人不識字,修大法後竟然能神奇的通讀《轉法輪》了,所以他對大法深信不疑!他和妻子靠種菜為生,迫害發生後,為了世人了解真相,他們每天配合同修發了大量的真相資料,每天一袋一袋的真相資料到各地散發!因此建立了極大的威德。家裡冰箱背後沙發背後都開出了聖潔的優曇婆羅花,有的村民對他倆說你們家有仙氣,有時看見房頂在冒金光呢!所以他倆心裡非常感激師父的救度之恩和慈悲點化,同修說他有天晚上做了個夢,夢見眾生敲鑼打鼓載歌載舞的迎接他,他高興的笑醒了。

他說後來在一次發真相資料中大家被國保大隊的邪警包圍了,他為了引開邪警就挺身而出向一條小路跑去,結果邪警追上他把他給抓了,但其他同修安全的走脫了。他說那時他沒有怕,就是要掩護其他同修安全的撤離並保護好真相資料。

到勞教所被迫害後他才察覺自己有很重的怕心,有時怕的渾身發抖!他被勞教兩次,他說第一次進勞教所和其他同修被關在小屋裡,被逼寫三書,罵大法罵師父,那時大家都很堅定,都不配合邪惡的要求,所以經常挨打,用木板打頭打背腰,打的鮮血直流,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他雖然很怕還是硬挺過去了。還有其他酷刑折磨真是苦不堪言!他說他當時快崩潰了,積了很重的怕心,但在大的環境下就是同修們都很堅定的狀態下他跟著走過來了。

第二次進勞教所,有個邪警看他又來了,就問他還煉不煉?他說煉!旁邊的管教上去就是一腳踩在他大腳拇指上把腳拇指都踩裂了,血流了出來,他疼得眼淚都流出了,打那以後他怕心更重了,後來在多次高壓逼迫下他違心的寫了三書,從嚴管室調到了普教室。我來時也是在多次高壓逼迫下才違心的寫了三書調到了普教室。我怕心也很重,但我對師父從來沒說一句不敬的話,剛進勞教所時一個邪警官問我:「你覺得你師父怎麼樣?」我說:「我們師父是好人!最善良的人!」旁邊的管教一聽,惡狠狠的說:「你膽子真大,敢在這兒說這話」,那警官一使眼色,幾個管教就把我往嚴管室裡推,邊推邊說:「你找死,給點顏色你看看」。

到了普教室我就和那位同修相遇了,直到那天他說了對師父不敬的話我才想和他交流下,了解同修的內心世界!原來同修經歷了這麼多痛苦魔難,積累了很重的怕心,所以我不應該看不起他,應該包容他和他一起走出怕心的魔難關。

從此以後我們彼此了解很多,其實同修正念強的時候有很強大的功能,他可以使惡人發瘋,還可以元神離體到另外空間除魔。他說有一次一個惡警找他談話,想迫害他,他當時正念很強沒有怕心,眼睛直視惡警,心裡默念正法口訣,不一會就見那個惡警雙手抱頭在操場跑了起來,邊跑邊喊:「救命呢!救命呢!」,大家以為他瘋了。同修被關小號時在暗室裡心靜下來時真念就出來了,他就能元神離體到另外空間除魔,那時另外空間邪惡很多,一見他就敲鑼打鼓排著隊上來了,他就念動正法口訣除魔,有時是一整天在另外空間和邪惡交戰!人心重怕心重時這些功能就使不出來。一次我問同修:「你會背《論語》嗎?」,他說會,就很虔誠的背了起來,背的比我還流暢,我說我們有空就背《論語》和發正念吧,大法弟子只有多學法在法中修和多發正念才能清除怕心和其他不好的執著心和另外空間迫害我們的邪惡因素,才能昇華上去提高層次境界,他說行,之後我們狀態都有了很大的改變,人心怕心都沒那麼重了,環境也較之前寬鬆了許多。有天同修對我說他早晨發正念時看見了自己世界的天空烏雲已散去,天空變的很藍很藍的,非常潔淨祥和。他非常高興,當時我就在心裡默默的祝願同修,願我們在助師正法的道路上清除人心執著的障礙,清除最大的怕心,救度眾生圓滿隨師還!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