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常人的工作中兌現誓約

日本青年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9月08日】

有一次送完媒體項目的報紙後去參加小組學法,當時碰見一位同修,那位同修是白領,他對我說:真羨慕你每天都能這樣做證實法的事,像我每天都在上班,非常非常忙,很少有時間能做證實法的事。當時聽著心裡有點沾沾自喜,還想著以後就職就去媒體項目好了,常人的公司不去。但是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那種心態除了有歡喜心以外,也表現出那時自己對法的理解只停留在表面。

以前覺得現在就應該抓緊時間救人,和家人朋友經常聯繫是浪費時間,工作掙錢是浪費時間,處理生活中的日常瑣事也是浪費時間,因為這些極端的想法和做法曾給自己的生活人為的製造了很大的麻煩。在摔了無數次跟頭以後,終於開始靜下心來反思自己、找自己的漏。

師父講:「我們所有的煉功人千萬注意不要在常人中表現很失常。在常人中你不起好的作用,人家講,學了法輪大法怎麼都這樣,這就等於破壞法輪大法的聲譽,千萬注意這個事情。」(《轉法輪》)。師父還講:「千萬不要一學了法啦,常人的事情就不幹了。大法所不能允許的事情,你不幹了,那是說明你悟性好。如果是一個正常的常人工作你不做了,那就是有問題,那是歡喜心造成的執著所引起的。」(《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我想若是我之前的那些想法和做法都是對的,那為什麼這麼多年過去了,證實法的事也沒少做,為什麼自己的修煉狀態沒有越來越好,周圍的環境沒有越來越好,路也沒有越走越寬呢?是不是自己一直在走極端呢?當我開始向內找時,師父就開始點化我,讓我接觸到一些同修並和他們交流,也在明慧網上看到了一些有針對性的文章。慢慢的我悟到,其實那些每天過著朝九晚五生活的同修和每天在景點講真相的同修一樣是在兌現誓約救人,只不過表面形式不同而已。那些每天忙著常人工作的同修,雖然不能像在景點的同修那樣直接去講真相救人,但他們的這種修煉方式也是有好處的。

一是給未來人的修煉留下一個參照。因為未來人還要修煉,我們現在的修煉不只是為了自己的圓滿,也是給未來人修煉留下的參照。怎麼樣在常人社會中一邊工作一邊修煉自己,直至圓滿,這條路是要留給未來的,這也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之一,也是助師正法的一部分。同時海外的很多常人也可能因為受中共謊言的宣傳而對大法有誤解,他知道你是大法弟子,但不一定會直接告訴你他對大法的態度,在這種情況下要想救他,最好的辦法就是認認真真的做好工作,同時在公司裡與人相處時,處處表現出修煉人為他人著想的善,時間長了,可能在公司裡,上到老闆下到員工都會認同你,進而也會認同大法,中共的宣傳也就不攻自破了。其實這種救人方式和每天去景點講真相救人的方式難度是一樣的,在景點講真相只要花幾分鐘或幾小時能破除人的心結就能把人救了。而這種修煉方式則不同,需要幾年如一日的干好工作,並時時嚴格要求自己才能把有緣人救了,威德其實是一樣的。

二是不用為生活分心,還有足夠的資金去做他自己想做的證實法的項目。在常人社會中需要有正規工作的大法弟子,他們積累的人脈、社會地位和收入等都是證實大法的資源。比如向主流社會推廣神韻時,這些同修也可以利用自己在常人社會中的身份,提供各種便利條件,或者自己直接邀請國會議員等上流社會的人來看神韻,有助於打開主流社會,儘快傳播大法真相。

最近在和一同修交流時,他說打算在日本的公司再上一兩年班就申請入籍,然後把常人的工作辭了去打臨時工,掙的錢能養活自己就行,剩餘時間都用來做證實法的事。同修那顆想要為法付出的心很純淨,但是我在想若是這個同修能繼續留在常人公司也許會更好,師父講過「返修」的法:「所說的返修,年齡大了從下往上修來不及了,所以他從上往下修來的就快了」(《轉法輪》)。若是在當地的主流社會裡大法弟子越來越多,那在主流社會的影響也會越來越大,這個影響會慢慢擴散到全社會,師父說過「你們媒體記者採訪也是,我多次說過這個問題。我要做主流社會,你採訪那主流社會的人哪。你電視播出的都不是主流社會的人,都是生活在低層社會的,他跟我們做的事不對茬啊。我不是歧視誰,我是要針對主流社會把救人的門打開,我要救所有的人!只有打開主流社會的門,才能使整個社會打開。」(《大法洪傳二十五周年紐約法會講法》)。新唐人電視台在一些節目中都會用字幕貼出一些大法弟子的常人身份,如醫生、律師、公務員、大學教授、公司老闆等。這些大法弟子的身份就是在向周圍的人無聲的講著真相。

師父說:「大道無形」(《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大法弟子的修煉不拘泥於表面形式,在任何一個環境中都能修好自己、兌現誓約,若是我們在修煉中不斷的多學法、學好法,放下更多的人心,一定能早日結束迫害,讓更多的世人得救。

以上是個人體悟,若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