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信息日的體驗和對此生使命的記憶

德國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10月07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正好在兩年前,我開始在大法中修煉。在我決定修煉大法初期幾周的一天夜裡,我被隔壁一個生病孩子嘶聲力竭的哭喊聲吵醒了。他不間斷的哭聲使我越來越生氣。我在想,這個孩子的母親怎麼就不管他呢,又想,這孩子不是生病了嗎,怎麼還有這麼多力氣大哭大鬧,而且沒完沒了!我在床上翻來覆去,完全被他鬧醒了,而且越想越生氣!

不知何時,我才想起來:「《轉法輪》裡不是說,我們作為煉功人不應該生氣嗎?我們要學會忍。」這樣我才慢慢的壓制了內心的怒火。接著我又想起來,我們作為修煉的人,還應該感謝那個置我們於不愉快境地的人,我們應該置身事外地思考問題,而且還應該感謝那個給我們提供提高心性機會的人。這樣我從內心裡感謝那個把我置於這個境地的孩子。

然而,這對我而言是一種全新的思維方式,以致於我還不太確定,這樣的思路是否正確。於是,我在思想中請求師父:「師父,如果這是提高之路,請給我一個信號吧!」好像有一個聲音回答:「什麼樣的信號呢?」我回答道:「不需要太大,我能感覺到就足以了。」正在我這樣想時,一股強大的能量流象閃電般穿越了我的身體,似乎我的每個細胞都接受了一次洗禮。在這之前,我還從未有過如此強烈的體驗,好像我身體裡的每個細胞都在告訴我:「是的,這就是提高之路!」然後我恍然大悟:原來剛才的體驗就是我想要得到的信號。我感到內心無比的滿足,並在之後很快安然入睡。儘管隔壁家的孩子還在時不時的繼續哭鬧。

2、慈悲救度眾生對我意味著什麼

當我二零一六年搬到漢堡,並找到當地的同修之後,我很快就加入到集體講真相的活動中去了。在中領館前,我一開始就感覺到,那裡的請願活動和在其他地方完全不同,雖然看起來都差不多。即使只有兩個人,在煉功和發正念時,我都感覺到很強的能量流。而路邊大聲鳴笛而過的汽車也使我更清楚,我們的請願活動其實是在給眾生思考決定和進入未來的機會。

直到不久前,我還在儘可能的參加信息日和其他大法活動,並把其他的義務儘量推後。在活動中,我的感受也更加的強烈。我總是從開始擺展板待到最後拆展台,從不想去休息一會。當我每次去喝一口水或者啃一口麵包時,我都想儘快回去發傳單,給世人介紹大法和講迫害真相。我甚至不想去煉功,因為擔心哪怕只有一個眾生失去他命中注定的機緣。這個期間,我總是滿懷喜悅,面帶微笑地和過往的行人搭話。有時,因為我想跟每一個從我身邊路過的人講真相,以此來救度他們的心是如此的強烈,所以幾乎每個人都願意接受我遞過去的傳單。而我在那一天也能和許多人交談並講真相。但有時也會有負面因素和想法出現,它們想把我往下拽。這時,我會藉助正念很快克服並排除這些負面的因素,並聯想到師父的講法,大意是「一正壓百邪」!最大的鼓勵和肯定,也是在我跟人們在信息日展台邊講真相時所得到的。一方面,許多人稱讚我們做得好。我經常感到,他們清醒的那面明白,這件事在這個時候對他們來說是多麼的重要,所以他們發自心底的感謝我們。偶爾我的身體也會感覺到,他們得救了。這體現在,我和他們對話時,告別時,聽到對方的感激之詞或者和他們握手時,我都能感覺到身體裡有一股強大的能量,好像我的每一個細胞都在顫動。這樣的經歷曾經並一直激勵著我,再接再厲的告訴世人法輪大法的真相和迫害的事實。

在這期間,我對真相點的幾個顧慮解除了。比如我現在可以理解,在展位煉功也是一種講真相的方式。比如說,這可以讓中國遊客看到,修煉的人群中也有不同年齡階段的西方人。而且對西方人來說,演示功法也頗有益處。如果我在真相點帶著這樣的想法煉功:我在為來來往往的行人而煉,因為這樣他們所有的人都會從正的場中受益。這樣想時,我通常會比較容易入靜。我也想,人們對通過這個發出的場可以看到並感受到靜和大法的特性。有一次,我們在煉第二套功法時,一些行人駐足觀看。其中的一位男士說:「他們是那麼的放鬆!」顯然他被我們在這樣一個到處都是人,而且非常嘈雜的環境裡煉功,還能達到入靜而感到欽佩。

最近我對信息日的看法或理解發生了很大變化,主要是不再有這種充滿喜悅的感覺,而是有時才這樣。特別是開始時,我覺得我必須做別的事情,需要緊急地完成。於是我想到了另一個項目,一個我們與幾個同修重新啟動的項目。這是一個YouTube頻道,我們希望儘可能多的人看到視屏,這需要投入很多時間。

然而,在展台講真相的喜悅和願望最晚在第一次與路人交談後又會回到了我的心中。這往往使我很矛盾,以至於雖然我想離開,去做這個新項目,但是不知何故同時也想留下來。所以有時我感到很為難,因為同時想做好兩件事。這使我有時很難下決心去信息日,或在結束前就想離開。

3、記憶中,我為自己選擇了此生!

二零一六年一月中旬當我在一位同修的建議下讀《北美巡迴講法》時,我突然回憶起前生前世的一個情景。

那時我在一個沒有牆,但還是有一定範圍的宇宙空間中。在那裡,我在和一個生命說話,我對他談起了此生和與此有關聯的安排。

我轉生到這個空間太晚了,其實本來我是想早點轉生的。因為我本想轉生到那個大法起源的國度。我很清楚,那裡有很大的機會。但是我來的太晚了,轉生到中國的位置都已經安排給別人了。當時我很有顧慮,怕我用另外一種語言就理解不了大法的深刻內涵了,還擔心我因為轉生去了離大法開傳的國度太遠而得不到法。但是我被告知,原則上這些都不是問題。而且我可以下決心學習大法弘傳的語言。記憶中,我覺得西方語言遠遠不如中文美觀和意義深遠。

然後我們看到一系列已經安排好的生活。一個我身邊的生命給了我一個建議,他說:「這個看上去不錯!」這樣我們就進入了這個安排,我現在的生活就是這麼來的。

然而我當時並不十分滿意對這種生活方式的選擇。但是當時沒有更好的可能性了。

我們能夠在一起一一探討這些安排,也就是說,要通過我的環境創造些什麼框架條件,我應該具備哪些性格特點。甚至我們還可以更詳細的觀察一些生命和生活中的片段。

還有一點很清楚,就是從我的家庭條件來看,我至少要長到二十歲,或者更可能是二十五歲時,才能得法修煉。當時我非要給自己爭取得法的最好條件,就問,我是否允許出生在一個大法弟子家庭。可惜我還是晚了一步,因為如果那樣的話,我就連現在的機會都不會有,而在現階段修煉對我卻是極其重要的。

我的顧慮還包括,我將以什麼樣的方式得到大法。我被告知,我將在朋友圈裡聽聞佛法,這已經是一個非常好和對我非常有利的安排了。然而,我又問自己,是否存在我得不到法的風險,比如說那個將把大法介紹給我的人自己卻沒得到法。回答是,我無需擔心太多,一切都會如願以償的。然而最終還取決於我自己是否可以認識到法。

我們也一起看這個安排,我將怎麼賺取生活費。對我來說,重要的是經濟上無憂,因為這樣我才能專注於修煉。另一方面我也不想賺太多錢,因為物質條件越好,越可能對修煉起負面作用。只要有足夠的錢可以生活,不用為生存擔憂我就滿足了。

在我們達到這些特點的同時,我們也看到了比如悟性和執著心這些東西。在執著心這個問題上我把記憶中那些濃稠的物質團去掉了。我得到這些東西,正是為了消弱執著心和更好的修煉。

通過一定程度上「贖回」這些物質,就能減弱各種各樣的執著心。但並不是我想像的那樣。因為同時另一個執著又會被加強。也就是說,不可能很大程度上消弱所有的執著心,而不同時加強這個執著。我的意思是,如果不這樣,那修煉也太容易了,就不算數了,修煉也就不值當了。

我就曾經非常自信地想,去掉這個強大的執著心是輕而易舉的事。然而我卻被告知,不能輕視它。今天我明白這話是什麼意思了。

在有關審視生活片段的問題,二零一六年一月以來曾出現過不同的情況,我又一次回憶起曾經看到過的場景。比如說我通過了一場考試,或者遇到一些人。這裡我想給你們舉幾個例子。

在我參加一個單位組織的討論課時,我覺得做報告的講師好像不太會演講。我甚至相信,如果我稍作準備,會比他講的好,而且氣氛會輕鬆自如的多。就這樣,我想,幾年後如果我在這個職業領域主持相應的講座課,一定會比這位講師主持的好多了。

就在我心裡這麼盤算的時候,我第一次在修煉中非常明顯的注意到了對自我的執著。我意識到了自己的爭鬥心,顯示心,自我為事和驕傲自滿的心。我明白了:「我是一個修煉者,不能這麼想。這正是我必須和想要去掉的心。」接著,我又能看到這樣的場景和回憶起了這個安排,因為這正是我曾經看到過的。我悟到:這對那個時刻是多麼的重要。如果我這次還不能悟到的話,就要等很長時間才能有下一個讓我悟到的機會。

一次我在聚會中的一個特定的場合第一次遇到一位同修,突然我的記憶中出現,眼前這位不起眼、安靜和非常普通的同修曾經卻是一位很了不起的王。我甚至還能回憶起他那原本優雅和威嚴的形像來!

有一次在我煉第五套功法時,我得到一個鼓勵的暗示,這使我明白,原來我是可以選擇在修煉中想得哪些指導的,有不同方式的點化,而我是允許從中選擇的。但是我不允許隨心所欲的想要多少就要多少,因為記憶中,我只能得到一定數量的點化。我想,如果我能儘可能多的回憶起此生此世之前發生的事,我就會堅定不移。因此我很看重能回憶起來的事。然而我又得到建議,告訴我不要單純的注重這種形式的點化,也要注意其他方式的點化。現在我明白這話的意思,並非常感激其他的點化。因為在這期間存在模糊的時間段,那時的記憶模糊不清,而且有時哪怕是過了相當長的時間還是不清楚,直到我能夠從新回憶起來,才記憶猶新,並理所當然。然而,理清並寫下這些回憶還是很難。因為對我來說,好像這些記憶都是同時同步發生並儲存下來的。

隨著時間的推移,有關功能的記憶也恢復了,就是關於什麼功能何時出現的問題。不知道為什麼我對這個說法不太滿意。記憶中,功能的出現也是有安排的,並且有一個特定的原因,它不會無緣無故的出現。而且它是為了讓我們完成使命而指定(安排)的。自從這些記憶出現在腦海中,我對《轉法輪》中的這句話有了新的理解:

「佛家是講緣份的,大家都是緣份化來的,得到了這可能就應該你得,所以你要珍惜,不要抱著任何有求之心。」(《轉法輪》)

每當發生什麼事時,就會有新的記憶出現。而這些記憶讓我知道,這件事情的成功,其實也就是這麼安排和預見的。然後我越來越清楚,完成好我們的任務是多麼的重要。因為只有這樣,按照我的理解,事情才會象安排好的那樣按部就班的進行。

4. 結束語

在我開始修煉大法之前,在一次冥想中,我問自己:「我到底想要什麼?」在我反覆的問自己這個問題之後,答案來了:「我想做好事和幫助世人。」那時我想,表面上幫助別人究竟意味著什麼,比如,為別人抵著門。當時我想,好事別人會說一聲「謝謝」來肯定。現在我明白,我在打坐中得到的答案是什麼意思了。

每當我在修煉中遇到困難,以至於我都幾乎放棄了的時候,都會出現兩個關鍵的,使我保持堅定的想法:

我知道,此生此世正是我自己選擇的,是我想要的,包括所有的困難和不愉快。因為克服了這些,我就會得到做真正善事的機緣,並可以真正的幫助他人。

最後,我想引用師父在《精進要旨(二)》中的經文來與大家共勉:

「為俄文版《法輪大法》的題詞

珍惜吧!神的誓言在實現;珍惜吧!這就是你要找的;珍惜吧!法就在你面前。」

謝謝大家傾聽我的發言!

(2017年歐洲法會修煉心得交流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