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向內找」的修煉體悟

拉脫維亞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10月14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我是來自拉脫維亞的法輪功學員。我在2007年得法,真正走入修煉是2009年。雖然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我卻從沒有參加過紐約大法弟子修煉交流心得會。今年我覺得一定要去參加法會,但是最後我卻沒有拿到簽證。未能參加法會的事實令我震驚。因為任何發生在法輪功學員身上的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我明白自己得向內找無法成行的原因。我悟到:師父會光臨美國的法會,這是非常神聖的,就像一個朝聖,就像是猶如達到圓滿般的莊嚴時刻。那麼我為什麼不能去呢?

從表面上看,我對做好三件事挺積極的。但是實際上,卻缺乏熱情,沒有一顆熱切的心。我是在哪裡開始失去了得法時的初心?一開始,學員們組織的活動對於我來說都像是一個盛會。我還記得穿上印有大法標誌的T 恤衫時的高興勁。當我第一次穿上這套衣服,我都不想脫下來,我感到如此美好,如此驕傲。每次和同修們相處的時間都是一個令人高興的機會。我不僅參加同修組織的活動,而且也參與組織。為什麼這種美好的感受會隨著時間而消失呢?

無求而自得

我在想:其他大法學員已經在紐約了,我卻無法去。我開始評估那些同修是如何精進的,我開始拿自己和他們比較。我得到的結論是,在很多方面我都修得比他們好。為什麼他們能去,我就不能去呢?我再次發現了自己對其他同修的妒嫉心和自以為是,我想抱怨別人,我懶惰,有安逸心。我的安逸心表現在以下方面:我不想再多做事情,我不想給自己負擔。我發現一旦我承擔了更多的責任,我就得面對更多的魔難。我從師父的講法中悟到:面臨魔難是一件好事。這是一個消業和提高自己的機會,但是如果我不想提高自己,那麼還算是修煉嗎?我看到了自己想圓滿,卻又想過得舒服。但這怎麼可能呢?我悟到自己對修好自己這一點並不嚴肅。我還看到自己希望看女性的身體,我有色慾心。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咱們說句笑話,如果有人在常人中七情六慾都有,就讓他升上去當佛,大家想一想可能嗎?他說不定一看那個大菩薩這麼漂亮,他生了邪念了。因為妒嫉心不去會跟佛搞起矛盾來,能允許這種事情存在嗎?那麼怎麼辦?你必須在常人中把各種不好的思想全部去掉,你才能提高上來。」 (《轉法輪》)

我在心裡想,不奇怪為什麼去不了紐約,我的執著太多了。然而,發現了這些執著心之後,我為什麼還去不了呢?

我去美國大使館面試的時候,包括打電話給大使館的時候,都和他們講了真相。而且,我還給美國駐拉脫維亞的大使館寫了一封講真相的信。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已經做了可以做的事情。我還注意到了自身的很多東西,想辦法解決。但是,儘管付出了這些努力,我還是沒有能參加法會。我悟到一定還有其它沒有悟到的原因。那會是什麼呢?

我第一次面試後沒有拿到簽證的時候,一位同修和我交流經驗。我記得他說,我們對相信師父要有一顆純淨的心,所有的事情都會解決的。我同意,但是我沒有太留意。

一次我和另一位同修交流,我說發現自己對其他同修的自以為是。她說留意到我對師父有怨氣。我聽到後感到很震驚。我和她說的是另一回事,她卻看到了這一點。

近期,我發現自己對師父的相信減少了。在艱難的時候,我甚至允許自己對師父不尊敬。我留意到自己對任何事情都抱怨。兩年前,我已經開始意識到自己的不滿,但是沒有引起足夠的注意。

抱怨和病業

2014年,我承擔了組織拉脫維亞大法弟子的修煉交流心得會。在過程中,我發現了自己對其他同修的不滿和怨氣,因為他們的不負責任和惰性。最後,一些其他的同修提供了必要的幫助,我們最終解決了所有問題。看起來好像是我的不滿和怨氣被消除了,但實際上那只是停留在表面。

一個月之後,我的右邊膝蓋開始疼痛起來,不久之後,左邊的膝蓋也開始疼痛。當我從椅子上站起來的時候,很難行走,疼痛難忍,但是我沒有太留意。我認為這只是在消業,不久應該會消失。我越來越難堅持打坐一個小時。甚至一想到要雙盤,我就想嘔吐。一步步地,我開始只打坐半個小時。過了一段時間,我悟到不管我感到如何疼痛,我必須保持每天打坐一個小時;如果我不這樣嚴格要求自己,很快我可能都無法雙盤。我知道一些學員原來可以雙盤,但是後來因為某些原因停止了。我看到他們很難再從新雙盤了。我不想走上那樣的路。我開始找尋腿疼的原因,我開始向內找。我悟到是我的不滿,怨氣和生氣。一點點的,疼痛停止了。

樹立正念

2014年的拉脫維亞法會結束後,我把師父法像和法輪圖帶回了我住的地方。回到家後,我馬上把照片掛在牆上,因為我認為把照片收在某個地方是不敬的。

從2014年開始我為圓明網翻譯文章,我還幫助「真善忍美展」的國際藝術展出,我負責邀請重要人物到展會上。我還在自己的城市組織學法小組和講真相活動。到了2015年,我感到疲憊不堪,無法再承擔這些責任了。我開始向內找,我悟到自己很長時間都沒有靜下心來學法了。我在學法的時候無法保持清淨心。我在想著如何做事,想著我的責任等等。在這種情況下學法,大法不可能向我展現。

我悟到精進不是由做多少項目來衡量的,而是通過我如何做好所承擔的責任的能力。要做好這些被委任的事情,必須得修好自己和嚴格要求自己。我很多時候只是在表面上學法,這只是走形式。如果一個人這樣做,就會忘記向內找。我沒有修自己,卻開始去修別人。

自從我時不時地失去正念之後,我開始對師父不敬。表現在我對於在家裡掛師父的照片的看法,認為給客人看到後感到不好意思。我好奇他們可能會想什麼。我還有一點對師父的不滿情緒,因為我不可能再象以前那樣半裸著在自己的居所裡走動。我還開始抱怨師父不幫我。這種情況在我無法闖過魔難的時候就會出現,特別是我狀態不好時。在2015年的拉脫維亞法會之後,我不再把師父法像和法輪圖帶回家了。我感到這和我的羞恥心有關,但是沒有往深處去想。2016年紐約法會後,一位同修給我帶來師父法像和法輪圖,雖然我沒有索要這個。但是我還是得到了照片,我把照片收了起來,而不是放在相框裡。

8月初的時候,我對自己無法去參加紐約法會還是沒有深刻的認識。

2017年我又承擔了組織拉脫維亞法會的責任,我認為自己得去做。我相信自己能夠比過去做的更好,我相信自己能夠改進過去幾年沒有做好的地方。但是,面對學員們的被動行為,我的不滿又出現了。這一切讓我感到自己仿佛是唯一一個需要這個法會的人。

大體上,所有與組織有關的問題都完成了,法會可以進行。同修們寫了交流稿件,雖然及時但是數量不夠。交流稿也翻譯了。但是雖然這些事情都做了,一個不舉行莊嚴法會的決定產生了。原因是:我的不滿。我告訴主要協調人,我對繼續組織法會沒有任何興趣。我可以做,但是就像是在「磨牙」。之後,他決定用通常的集體學法來取代莊嚴的法會——大家一起學法和交流。

這次集會沒有在莊嚴的情況下舉行,當學員們讀他們的經驗交流稿件時,我感到了巨大的後悔,我是如此的自私自利。我想到了做大法事情時自己採取的態度和心態。在這次集會之後,我才開始知道什麼是「向內找」。我開始明白自己要修一思一念,包括我所說的話和我所做的事情。表面上,我之前已經意識到自己在所有事情上的不滿,包括細小的事情。我感到自己承認了這已經是我的一部份。直到現在我才悟到這一切都需要努力改變。我開始停止抱怨別人,放棄怨恨、不滿和生氣。最後,我開始修煉!我真正地開始修煉了。當不滿情緒出現時,我拒絕它。我告訴自己那不是我。我看到了自己的改變。我的心平靜了許多。我開始希望微笑。我可以說自己是快樂的。

兩週之後,8月17日,我悟到自己應該改變對待別人的態度,我應該控制自己的想法。我從更深層次悟到,在日常生活中保持尊敬師父是如此必要,全心全意地相信師父是如此重要。一個想法出現了,我應該用相框把師父的照片放起來,我應該掛到牆上。

8月18日,我收到美國大使館的電話,他們在問我簽證的事情。我還需要簽證嗎?我告訴他們目前沒有去美國的打算,但是明年的五月份要去參加法輪大法在紐約的法會。他們告訴我要給我五年的簽證,我需要把護照拿給他們。

結語

在經歷了這些考驗之後,我開始對修煉是嚴肅的有了更深的理解。越接近正法的最後,對法輪大法弟子的要求越高。我注意到:當我經歷魔難的時候,我加強向內找和做好三件事。但是當我闖過魔難之後,就又放鬆了。我決定勇猛精進,改變發現的自己的問題。我悟到對師父失去信心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我悟到知道法理還不夠,還得在生活中修煉和做到。

最後,引用師父的講法與大家共鳴。師父說:「以前我一直在講,我說大法弟子有這麼大的歷史使命,要承擔救度眾生的責任,肯定是有你們自己能走通的路。這條路必須是一條能達到標準的路,這樣宇宙眾生才佩服,才能干擾不了,你在這條路上才會沒有麻煩,才會走的很順暢。」(《二十年講法》)

謝謝您,尊敬的師父!

謝謝同修!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