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的旅程

歐洲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10月13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消業的考驗和正念

在成為法輪大法修煉者之前,我經常身體不好,總是看起來很累。在生了雙胞胎之後,我得了皮炎而且落下了多年的浮腫。鞋子和衣服經常時不時就穿不上了。我的父母帶我去看中醫,我又開始吃中藥,最終也沒有解決問題。然而,從2005年成為法輪大法修煉者之後,我開始煉習五套功法,我的症狀也就慢慢地消失了。

2013年5月,我突然間進入一個長期的魔難;病業擋住、干擾我救度眾生長達三年多時間。我悟到這是業力的考驗,事實上我缺少正念以及在修煉上提高不快,給邪惡利用這個漏洞,用業力來考驗拖拉了這麼久。

那天我正準備要去工作,突然間我感到頭暈目眩、心跳加速和感覺很不穩定。所有的東西看起來似乎都很遙遠,我擔心要發生最糟糕的事情。我體內正在經歷可怕的大出血。我無法離開家,所以就打電話給經理說我「生病」了。承認我「生病」了,我是不是就讓邪惡的干擾發揮作用了?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煉功人你老認為它是病,實際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壓進去。作為一個煉功人心性就應該高。你不要老害怕是病,怕是病也是執著心,同樣會給你帶來麻煩。」

日子一天天過去,我感到如此虛弱,甚至無法起床、學法和煉功。難以忍受的痛苦開始穿刺身體的每個部份。我被邪惡迫害得認為自己可能無法多活一天。我吃不下,每天晚上都哭得筋疲力盡而睡著。我不敢告訴女兒們我所經歷的考驗,她們一旦知道就會趕回家直接把我送到醫院。我丈夫和一些同修為我發正念,鼓勵我否定舊勢力的干擾,相信師父和大法。

我得放棄自己「生病」的觀念。我成功地突破了這個困境並否定邪惡的干擾,參加了倫敦「五一三」活動。我丈夫陪著我,需要的時候給予幫助。我蒼白無力和發抖,我的臉和指甲都沒有一絲血色。這次旅程,每走出一步都很費勁,一切看起來都這麼遙遠。當我到達活動地點時,兩個同修說我看起來是灰色的。我嘗試著煉功但是沒有力氣。因為我站得與功法展示隊伍很近,一位同修說我的病態會給常人留下不好的印象。我頓時失去了信心,想躲起來。和丈夫交流之後,他讓我幫著教孩子們折蓮花。我感到臉上的陽光,整個氛圍充滿了強大的能量。

離去紐約參加法會還有五天。我提醒自己師父讓做的三件事。我嘗試著每天完成五套功法,雖然過程很難忍受。煉完每套功法後,我渾身都濕透了,就像是水從我的前額衝下來,從我的指尖往下流淌。每一個動作都讓我感到無法呼吸,但是我決定不讓邪惡迫害我。

啟程去紐約那天,我在機場體會到一種奇怪的感覺。所有的一切還是感覺那麼遙遠,我的疼痛加深了,我直掉眼淚。我丈夫為我發正念。當我正要登機的時候,我看到一些同修來到相同的飛機。一股風吹過我的頭,我突然間感到頭腦清醒。雖然體內還是很痛,但是流血停止了,我吃東西不費力氣了。師父清理了我的身體。

師父在2006年2月的《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說:「在強大的正念下做也擋不住。大法弟子從修煉那天開始,你的一生就已經從新安排了。也就是說你這一生已經是修煉人的一生,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了,也都不會出現偶然的事,人生路上的一切都與你的提高和修煉有著直接關係。」

參加神韻推廣

在神韻推廣期間,我留意到體內難以忍受的痛苦,我每天都在嘔吐。邪惡的干擾想阻止我救度眾生。但是,我否定這個邪惡干擾,一直堅持活躍在神韻推廣期間,或者是發單張,或者是參與購物中心推廣。

在住宅區發單張的時候,我感到耐力增加了。有時候我笑著對自己說,多走路對於天國樂團的成員來說是很好的練習。我發正念,希望房主會出現在前花園,這樣我好面對面跟向他們介紹(神韻)。

有一次,我碰到一位女士在前花園整理植物。我沒有直接走上去介紹神韻,而是問她花園裡的植物。她熱情地跟我聊天,但突然間停下來,問是什麼把我帶到了這裡。我順勢向她介紹神韻。她非常高興,邀請我到她的房子裡觀看神韻短片,並談起她的孫女非常喜愛舞蹈和音樂。

還有一次,一個屋主正在車庫全神貫注地測量一塊木頭。我沒有打攪他,但向他示意我想把宣傳冊放在他前門。之後我一邊離開一邊考慮如何吸引他的注意力,這樣就可以介紹神韻。我想起西方人喜歡談論天氣便說起這個話頭,他馬上從車庫裡走出來,談論那天和那一週的天氣。之後他問是什麼把我帶到這裡,我從而有機會跟他介紹神韻。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同時,修煉人還得能舍,捨棄常人中的各種執著、各種慾望。一下子做不到,我們可以慢慢的就做到了。今天你一下子就能做到了,那你今天就是佛了。修煉得慢慢的來,但你不要放鬆。你說:老師講了,修煉得慢慢來,那咱們就慢慢來。那可不行!你得對自己要嚴格要求,佛法修煉你要勇猛精進的。」

師父來英國給我們講法。神韻是師父領著做的項目。因此,我必須勇猛精進,這是對大法弟子的要求。

向內找

如果我沒有做好三件事,我能稱自己是大法弟子嗎?我沒有放棄的執著是什麼?我向內找的時候,發現自己有追求常人工作中的名聲的執著。我決定提早退休,這樣有更多時間做大法的事。但是被拒絕了。對被拒絕感到不高興也是一種執著。到紐約參加法會的時候,我接到人力部門經理的電話,告知之前是一個錯誤,我的提前退休申請在休假時被批准了。我對這個常人錯誤感到挺高興,雖然離開公司的時間被推遲了五個月。

今年我在三個月內經歷了三次事故,向內找之後,我發現了自己的懶惰和安逸心。我沒有早起發正念,或者當我發正念的時候,容易犯困而且不承認自己睡著了。這是一個嚴重的問題,舊勢力會利用這一點來操縱我和我身邊的人。

第一次事故,我在洗完澡之後滑倒了。我挺確定自己的頭是朝著水龍頭的方向撞過去的,這樣很容易導致災難。但是我的頭似乎被導向並撞到了牆上。我摔回浴缸裡。我在這次事故中沒有被嚇到或者傷到。我只是覺得結果是好像「醒」過來了。我悟到這是對我要快速在修煉上提高和做好三件事的提醒。

一個月後,第二次事故發生了。我端著一盤食物去飯廳吃,沒有意識到一些肉汁掉到塑膠地板上。我到廚房拿碗筷的時候可能是避開了那個地方。這次返回餐廳時我踩到肉汁上。我的整個身體重重地撞到地板上,整碗飯和筷子也摔得到處都是,碗筷都摔碎了,地板上還留著一些血。我丈夫告訴我不要動,他不知道我情況如何。我沒有理會他的提醒,直接指責他拖地板後沒有擦乾。我丈夫又說了一遍不要動,他想看看我摔得怎麼樣了。我還在生氣,繼續指責他。他於是知道我應該沒什麼事,就讓我看看地板上到底是水還是肉汁。我發現真的是肉汁,導致我耳朵被輕微劃傷和嘴巴淤青,但是我還在向外找。我悟到這是第二次對我的提醒。

第三次事故發生在保養車的公司,那裡正在重新裝修。我去廁所的時候要經過裝修工人工作領地。地上什麼導致我絆倒或者滑倒的東西都沒有。但是我居然被絆了三次,最後在停止之前在地板上滑了相當遠的距離。我沒有受傷,但是對此很惱火。我又向外找,指責別人。

師父在之前的病業中救了我,我怎麼能放鬆自己而且認為理所當然。我發誓要早起發正念,但還是繼續在過程中睡著。我說要做到,但是卻只停留在嘴上,行動上沒有做到。我悟到這是師父在提醒我已經滑落了很長一段路。我需要爬起來,返回精進的修煉狀態,正念正行,救度眾生。

這段時間,當我打開《轉法輪》,看到的都是「提高心性」這個章節,這不是偶然的。師父在提醒我要精進修煉,走正路。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