倆位耄耋老人的修煉路

黑龍江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11月05日】

這倆夫妻同修就是我們的學法小組,男同修(A)九十歲,女同修(B)八十二歲。在偉大師尊的慈悲呵護下,無論環境如何邪惡,我們小組始終是和諧、平穩的。修煉環境與人的心性是密切相關的。師父講:「不管那個邪惡怎麼瘋狂,你如果沒有毛病它不敢碰你。」[1]並不是說我們都修的好,我們之間也有人心的干擾,也有矛盾的衝突,但是我們能遵照「向內找」的法理隨時化解了。我們都珍惜倆老同修為我們開創的學法環境,覺得這屋的能量場非常好,誰有什麼心性關、病業關都願意來這交流切磋,集體發正念,效果有時立竿見影。我們互相促進,倆老同修在佛光普照下,生活的輕鬆、充實而快樂。

下面我把倆老同修苦去甘來的人生和真修實修的事例寫出點點與大家交流:

(一)苦海無邊,倆同修都是事業單位退休。俗語講「人生如戲」,他們戲劇般的人生非常坎坷。A同修二十歲參軍,參加過所謂的抗美援朝,隨軍南征北戰,九死一生,八年多,歷盡艱辛。B同修出生在高級知識分子家庭,隨父母在戰亂中南北輾轉,死裡逃生,飽嘗了人世間的悲苦,目睹了中共邪黨草菅人命,扼殺人性的殘忍。我想,這可能就是他們能夠看破紅塵,放淡名利情,面對任何艱難還能修煉如初的前因吧!師父講:「有許多人確實是來得法的,早就在吃苦。」[2]

(二)闖病業關。有一次A同修脖子後長個人們叫作「砍頭」的怪東西。聽這個名字都夠嚇人的!孩子催著去醫院,可是老同修知道,這是修煉路中的關難,忍著劇痛,憑著堅定的正悟、正信、正念,一週之內戰勝了病魔。師父講:「正法是絕對嚴肅的,開始修煉時應該做的師父都已經給你們做了,現在就得靠你正念闖關了。」[3]

B同修一次在自家衛生間滑倒,胯骨摔壞了,煉功時淚水伴著汗水,就這樣天天堅持著把功煉完,一個多月後終於闖過這一關。師父講:「每一關、每一難都存在修上去或掉下來的問題。」[4] B同修一九九五年得法,二十二年來面對幾次這樣的關難從沒吃過藥,沒有對師對法堅定的正信能闖過來嗎?這超常的堅強意志是真修實修修出來的。

(三)在抄法與大量學法中昇華。A同修抄法時心無雜念,全身心都溶入法中,無論室內外如何嘈雜,抄法不誤。書寫的勻稱、清晰,沒有塗抹,而且從不戴花鏡,現在已抄十多遍了。A同修讀法時底氣足,神情專注。身體變化更大,面色白裡透紅,頭髮逐漸變黑,走路輕快,腰板挺直。十幾年從未在單位報過醫藥費。過年時,單位領導去慰問,問他:「這麼大年紀身體怎麼這麼好?」答:「法輪大法給予的。」用自身形像證實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使那幾位小年輕的領導心悅誠服。

B同修雖已八十二歲,但精力充沛,按照師父的經文目錄系統的反覆學習各地講法。學法時始終雙盤,腰直頸正,雙手捧書至胸前,手不蓋字。我想:這麼大年紀,能這樣恭敬、虔誠的面對書中的每個字,背後那層層疊疊的佛道神,那法的內涵一定會打入她的心靈深處,打到微觀中去。她說:「越學越覺得佛法博大精深,高不可及!愈感自己的思想更加開闊。」這就是「學法得法」。 [5]

(四)一次我與倆老同修去農村發真相檯曆和資料,步行往返四十多裡路,B同修的腳磨破了,可是看到那麼多眾生高興的接檯曆,有些還「三退」了,得到了師父的加持和保護,平安而歸,不覺疲憊。

(五)中秋節的第二天,B同修買了八十多斤大白菜,她肩上扛著,手裡提著,一氣上了七樓。我好奇的把那些菜提一提,就平地提還費勁呢!她大我十二歲,怎麼背上來的!法的威力!個人認為,B同修人心少,正念足,心性高。師父講:「心性多高功多高。」[6]

我與B同修是老同事,已相識四十多年了。我們的一位老同事提起B同修說:「她怎麼比上班時還年輕呢!」就是說她比三十年前還年輕。是啊,她修煉前「少樂多憂苦奔波」 [7] 「幾度風雨幾度滄桑」 [8]輕生、厭世。修煉後,「了悟了生命的歸宿」, [9]大法開啟了她身心健康的人生。因此B同修非常珍惜師父用巨大承受延續來的時間,總覺得師父給予的太多,自己付出的太少,正在時刻用大法歸正自己,盡力做著三件事,勇猛精進,以報師恩。

倆老同修的精進實修也啟悟著我。當我遇到關、難時,特別是雙盤,腿、踝骨疼痛難忍時,除了想到師父的有關法理外,還把倆老同修當作一面鏡子,那麼,那關難很快就闖過來了。小組學法時,有時累了,剛要彎腰或雙手捧書而讀,手累了想放在腿上,看到倆老同修對師對法那無比崇敬心態,我會立即歸正。師父要求我們集體學法,就是讓我們「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10]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周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一》〈美國第一次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6]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7]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能得〉
[8]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有望〉
[9]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義無反顧〉
[10]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添加新評論